鹿野:《权力的游戏》终究逃不出维护西方政治正确的套路

像《权力的游戏》极力渲染史塔克家族的高尚品质,但是他们给大多数人的印象却反而是一帮自诩不眷恋权力却又在事实上垄断权力,标榜诚信守诺却又一再背信弃义,利用了龙母又杀害了龙母的卑鄙小人。以致不少人将史塔克家族称之为“白眼狼家族”……很多人宣称,这是编剧功力不够的结果。然而事实上,想要在歌颂剥削阶级,反对人民革命这种西方资本的“政治正确”下创作出优秀的文艺经典,本身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现实当中的“史塔克家族”们究竟是个什么货色,老百姓又不是不知道。非要把白眼狼写成道德模范,恐怕神仙也做不到吧。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权力的游戏》终究逃不出维护西方政治正确的套路

2019年5月20日,美剧《权力的游戏》落下了帷幕。在大结局当中,龙母被雪诺在拥吻中并表示“你是我的女王”时暗中捅刀杀死。随后,最后一条龙喷火烧毁了铁王座,并带着龙母的尸体离开。最终,雪诺又回到了野人部落当中当上了守夜人,二丫(艾莉亚·史塔克)扬帆出海,布兰·史塔克在众人的推举之下成为了新一代的王,三傻(珊莎·史塔克)宣布北境独立……值得一提的是,每集投资达1500万美元的这个“超级大制作”当中,还出现了不少矿泉水等穿帮镜头。

这个大结局被不少人称之为“史诗级的烂尾”,有上百万人表示希望重拍。有的朋友可能对此感到非常遗憾。然而事实上,“烂尾”并非美国电视剧当中特别的现象,而是一种非常普遍的规律。试问,《越狱》、《纸牌屋》、《迷失》……这些近年来广泛引发中国关注的美国电视剧,哪一部不是以烂尾告终的?甚至更多的美国电视剧因为后期收视率低下干脆太监了,连个烂尾的机会都没有。

那么,为什么美国电视剧总是要么太监要么烂尾,永远拍不出八九十年代中国的《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那种有始有终的经典电视剧呢?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是,因为美国电视剧那种资本操控下的流水线式生产模式单纯以利润为中心,本身就是与作品的艺术价值相对立的。

中国之所以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能够拍出《西游记》、《红楼梦》、《三国演义》为代表的一系列经典电视剧,根本原因就是当时在公有制体制之下,拍摄这些电视剧是为了实现其社会价值,是作为艺术品而不是商品来进行制作的。在当时,从编剧、选角到拍摄的整个过程,都是经历了反复的打磨与斟酌,自然便可以形成精品。

相反,在美国那种流水线式的电视制作模式之下,电视剧往往都是分成很多季,一边拍一边播,在开始的时候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构思,更没有经历过严密的审查推敲,只是采取一些曲折离奇的情节,加上淫秽血腥等噱头来冲高收视率,借机打一大批广告来挣钱;到了中段,只要还有着较多的观众,相关制作人员就大量在电视剧当中注水,源源不断地扯出新人物新情节;后期的观众厌倦了“歹戏拖棚”,制作人员也编不下去的时候,便胡乱编一个结尾草草收场……这种制作模式下,怎么可能生产出有始有终,让人回味无穷、百看不厌的精品呢?

习近平总书记曾经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

【“经济效益要服从社会效益,市场价值要服从社会价值。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不要沾满了铜臭气。”】

而这,恰恰是被资本操控的美国文艺界所不可能做到的。

不过,除了这种生产机制上的缺憾,对于《权力的游戏》这种和政治、历史密切相关的作品来看,更为突出的是西方资本主导的“政治正确”的套路的压制。

恩格斯曾经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当中指出,资产阶级的一个特点就是既反感国家的存在对于剥削一定程度上的限制,又离不开国家对于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镇压,所以他们总是一方面利用和掌控国家,另一方面又丑化和排斥国家:

【自由竞争不能忍受任何限制,不能忍受任何国家监督,整个国家对自由竞争是一种累赘,对它来说,最好是没有任何国家制度存在,使每个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剥削他人,譬如说,就像在可爱的施蒂纳所鼓吹的“联合会”里那样。但是,资产阶级为了使自己必不可少的无产者就范,就不能不要国家,所以他们利用国家来对付无产者,同时尽量使国家离自己远些。】

当代西方流行的文艺作品就充分体现了恩格斯的论断。大家可以想一下,美剧与好莱坞电影当中,国家机器是不是一般都是作为反面形象而存在的?但是,这种所谓的“反面形象”反对的是抽象的国家,而不是作为某个阶级统治工具的国家。因此,这些影视作品所引申出来的结论并不是说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应该掌握国家政权,而是说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应该逃避政治,远离带有“原罪”的国家政权。那么政权应该归谁呢?自然也就是应该归“不怕沾染上罪恶”的那些剥削阶级了。于是,其在情绪的宣泄当中也就巧妙的实现了对于现实统治秩序的辩护。

可是,单纯把国家权力进行抽象化、原罪化的描写还是不够的,万一有不开眼的无产阶级等劳动人民还是想要革命可怎么办呢?因此,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影视作品当中,总是要把威胁剥削阶级的革命者当成最大的反派,极力描写其残忍与堕落,从而编造“革命后必然堕落,除了混乱不会带来别的”这样一种套路,以实现其“告别革命”的目的。

《权力的游戏》便明显的体现了这种资本的套路。其虽然用了很大的篇幅来描绘贵族、商人与教士之间的勾心斗角,但是却有意无意的漠视了权力与群众之间的关系。在电视剧的描绘之下,这些人大多是小心翼翼的避免战火波及到群众身上,唯一一个做出了屠城等残暴行为的,恰恰是发生在解放了奴隶,带有一定革命者的气息的龙母身上。最终,政权也落入了早在开场时就在统治阶级当中声望最高的史塔克家族身上。这种看似完美的结局否定了一切革命和进步的合法性。

然而,这种做法却导致了无可避免的逻辑矛盾。在现实当中,革命者再怎么“残暴”也不可能超过剥削阶级。因为剥削阶级在人口当中只是极少数,普通劳动者才是大多数。指责革命者“残暴”来为剥削阶级辩护很荒诞的。这就好像5亿人口的新中国在镇压反革命运动当中处决了70万带有血债的反革命分子,听起来似乎“残暴”,但是只要了解到蒋介石集团在只有300万人口的中央苏区就屠杀了80万人等事实,一般人都会认为“杀得不够”。

这种逻辑矛盾蔓延的结果就导致了文艺作品没有什么感染力可言。像《权力的游戏》极力渲染史塔克家族的高尚品质,但是他们给大多数人的印象却反而是一帮自诩不眷恋权力却又在事实上垄断权力,标榜诚信守诺却又一再背信弃义,利用了龙母又杀害了龙母的卑鄙小人。以致不少人将史塔克家族称之为“白眼狼家族”……

很多人宣称,这是编剧功力不够的结果。然而事实上,想要在歌颂剥削阶级,反对人民革命这种西方资本的“政治正确”下创作出优秀的文艺经典,本身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现实当中的“史塔克家族”们究竟是个什么货色,老百姓又不是不知道。非要把白眼狼写成道德模范,恐怕神仙也做不到吧。

如果要是和一些长期流传的文艺经典比较起来,《权力的游戏》当中所体现的这种西方资本的“政治正确”就更加明显了。

比如说,不少人把《权力的游戏》和《三国演义》相提并论。但是,如果要是我们认真看一下这两部作品,就会发现其中体现的政治立场是截然相反的。像《权力的游戏》一开头便是描述旧贵族的道德模范史塔克家族享有的崇高声望和抵御“凛冬将至”的决心,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剥削阶级的一边。而《三国演义》的一开头却是描绘了史书上从未记载过的“桃园三结义”,强调书中的主人公刘关张等人都是出身于普通劳动者,宣扬的是人民群众中平等的“四海之内皆兄弟”观念。

如果说《权力的游戏》强调的是“劳动者应该远离权力,告别革命”这样的一种“政治正确”,《三国演义》则体现的是一种“倒挂的政治正确”。也就是其虽然也有少量为了躲避统治阶级的政治迫害而攻击黄巾起义的内容,但是总体上认为出身越高的人越不应该享有权力,只有普通劳动者才有资格享有权力。

像前期书中最重要的三大集团——袁绍、曹操与刘备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袁绍出身于世家大族,所以在这三者之中的评价最低,虽然有很多忠义之士辅佐,但是由于本身的昏庸无能,最终还是一败涂地。曹操的出身属于宦官养子,或者说是小地主官僚的家庭,所以书中就一方面肯定其有一定的政治才干,另一方面又尖锐的批判了其残暴不仁等等剥削阶级作风。总的评价是“奸雄”,也就是正负皆有,但是负面多于正面。而刘备出身最低,属于织席贩履的平民百姓家庭,所以书中就极力渲染其爱民的仁德,作为一个高度肯定的正面人物。其他如诸葛亮、张飞等正面人物,也都进行了平民化的改编。

清代著名历史学家章学诚据此评论道,《三国演义》其实是披着历史小说外衣的一部鼓吹农民起义的著作,严重违背了历史的事实:

【《演义》之最不可训者《桃园结义》,甚至忘其君臣,而直称兄弟。且其书似出《水浒传》后,叙昭烈、关、张、诸葛,俱似《水浒》中萑苻啸聚行径拟之。诸葛丞相生平以谨慎自命,却因有祭风及制造木牛流马之事,遂撰出无数神奇诡怪,而以昭烈未即位前,君臣寮宰之间,直似《水浒》中吴用军师,何其陋耶?张桓侯,史称其爱君子,是非不知礼者,《演义》直以拟《水浒》之李逵,则侮慢极矣。(《章氏遗书外编》卷三《丙辰札记》)】

然而事实上,正是这种引发了封建士大夫仇视的阶级意识,才是《三国演义》一书的精华所在。如果要是其和《权力的游戏》一样遵循“政治正确”的原则,排斥与反对人民群众的革命斗争,那么它就一文不值了。试问,中国古代那些歌颂豪强地主,攻击谩骂农民起义的文艺作品,现在不是全都被扔进历史垃圾堆里了吗?

无独有偶,大仲马的代表作,堪称世界上影响力最大的通俗文学作品《基督山伯爵》,同样奉行了这样一种“倒挂的政治正确”原则。原本事件的原型是在法国大革命与拿破仑帝国统治之下的受害者,然而大仲马却把事件颠倒了过来,把主人公写成了受到反动势力迫害的革命支持者,使得这部作品在170多年的时间内长期流行。相反,在当时占据主导地位的那些诅咒谩骂革命的作品,今天大多连名字都没有流传下来。

有的朋友可能会觉得奇怪,为什么《三国演义》与《基督山伯爵》这种违背历史事实的写法反而使他们更加受到了欢迎呢?其实答案也很简单,因为他们虽然违背了某些历史的细节,却遵循了历史发展的规律。劳动者身上当然也有缺点,革命当中当然也有问题,可要是像《权力的游戏》那样拿着这些缺点和问题来说事,认为不应该实现劳动群众当家作主,不应该进行革命,那就变成了“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虽然可能会喧嚣一时,但是最终免不了为人民群众所唾弃。

权力从来不仅仅是剥削阶级内部的游戏,人民群众才是历史的创造者,革命更是社会进步的火车头。历史将宣告劳动者无罪,历史将宣告革命者无罪。这才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主旋律,也是优秀文艺作品绕不过去的主题。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5/49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