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美国的“文明较量”论和孙公知的“文明野蛮两极”论

孙公知很狡猾,这些年自由派用所谓的“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来分别为西方国家和非西方国家贴标签,忽悠民众,但是他们却无法解释货真价实的专制国家海湾六国得到美国的支持尤其是庇护沙特王室派人对卡舒吉进行活体肢解的这种惨无人道的行为的现象,于是改变一种说法,使用了“文明”和“野蛮”两分法,企图和忽悠进行到底。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评美国的“文明较量”论和孙公知的“文明野蛮两极”论

孙公知是美国《时代周刊》册封的“中国100名公知”之一,堂堂两所中国最高学府之一的知名教授。

五月初,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斯金纳说,国务院正在以“与一个真正不同文明的较量”想法为依据,制定对华策略。

于是就有人搬出孙公知2018年的一篇文章与斯金纳的“文明较量”论遥相呼应,里应外合,配合美国发起的新一轮对中国的意识形态进攻。

孙公知是个什么样的人,凡是经常上网的人基本上都了解了,我就不在这里专门介绍他的“丰功伟绩“了,倒是有兴趣就他的“文明野蛮两极”论谈谈感想。

他的文章不长,本人接下来会一一反驳。

我不知道在美国把开展与中国的“文明较量”作为制定对华政策的依据的时候有人抛出孙公知一年前的大作来里应外合是否征得孙公知本人的同意,因为把某个事件与发布在不同时间的文章扯在一起,产生的的效果是不一样的,就像当年“毕姥爷”的视频在网络上曝光以后,自由派人士拿事情发生之前几个月的《人民日报》发布的针对其他事情的评论文章出来混淆视听,制造《人民日报》保护“毕姥爷”的假象。如果孙公知此时此刻能够发表声明,同这些打他的旗号与美国开展与中国的所谓的“文明较量”遥相呼应的人的行为划清界限,那么还是值得欢迎的。

然而,不管他本人是否乐意他的文章被用于与国外敌对势力里应外合的用途,都不会影响本人联系到世界历史就他提出的“文明与野蛮”的话题发表评论。

他下面的这段话很有意思:

前几天我说:“在眼花缭乱的变化面前,在莫衷一是的纷争之中,不要模糊了一条最基本的边界——文明与野蛮。”有时间想谈谈这个话题。
特朗普上台,英国脱欧,对政治正确的反思,民粹主义的卷土重来,整个世界变得扑朔迷离,似乎清晰的图景又变得一片混沌。我想强调的是,在这变幻莫测、眼花缭乱的时候,我们不要迷失。如果说发达国家还多少有点迷失的本钱的话,我们付不起这样的代价】。

众所周知的是,特朗普上台以后,信奉“我是流氓我怕谁”的信条,把这些年来美国苦心经营披上的“普世价值”的遮羞布完全撕掉,美国成为了名副其实的最大的无赖国家,而最让孙公知等痛心疾首的是美国政府充当反面教员教育了千千万万的中国人,看清楚了美国的罪恶本质,所谓的“普世价值”在美国都变成了擦屁股纸,对中国人的忽悠效果更加是大打折扣,于是孙公知自不量力地产生了单骑救主,“挽狂澜于既倒”的冲动。而他的“整个世界变得扑朔迷离,似乎清晰的图景又变得一片混沌”的这句话就是对美帝露出本来面目,被全世界人民尤其是中国人民看清楚本质的状况的哀叹。

不过本人还得感谢孙公知,他写这篇文章的动机是想使出他的浑身解数把已经露出青面獠牙的美帝再化妆成为羞花闭月的美女,同时继续恶毒攻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但是他的文章结构却能够为我所用,因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孙公知之流与中国的绝大多数人本来就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之间根本没有共同的评价标准,他支持和鼓吹的,恰恰是大多数人反对的,而他提出的“文明野蛮两分法”恰好为我所用。

他说得对,

在国际上,用不断的战争征伐的方式来解决争端,与用建立国际组织、订立国际条约、谈判妥协的方式解决争端,这其间文明与野蛮的区别有疑义吗?”】

西方和美国政府对曾经的大恩人印第安人采取极端措施,16世纪后来到美洲的欧洲殖民者带给当地印第安人是毁灭性的灾难。据统计,殖民时期,西班牙所属的领地有1300万印第安人被杀,巴西地区有大约1000万被杀,美国西进运动中又有100万左右印第安人被杀,造成后者几乎种族灭绝,搁现在,就是“反人类罪”,“种族灭绝罪”。

而几乎是与美国对印第安人的大屠杀同时期的是,中国明朝的国泰民安以及与周边国家的友好相处。

马丁德拉达是一名西班牙人,1574年,拉达从菲律宾来到中国,他停留的第一站就是福建,在中国期间,马丁·德·拉达仔细考察了每一个地方。

回到菲律宾就写了一本著作《菲律宾群岛奥斯定修道会神甫马丁·德·拉达与其同伴赫罗尼莫·马林以及与他们随行的士兵在中国观察与体验到的事物》,即《马丁·德·拉达札记》。

马丁·德·拉达在他的书中赞叹道:“人们食品丰富,讲究穿着,家里陈设华丽,使它可以正当地被称做全世界最富饶的国家。”

马丁·德·拉达还在书中写道:“港口的官员允许商人到邻近的各岛去进行贸易,如去菲律宾,每年都有很多装满大宗货物的船只前往。”

请问孙公知,到底是谁文明,谁野蛮?

美国立国243年中,打了222场战争,没有一个美国总统是和平总统,每位总统都至少参与和发动了一场战争,双手沾满了无数无辜者的献血。美国历史上只有大萧条的5年没有精力发动战争。

而在中国,除了铁木真建立的元朝曾经主动横扫欧洲(其实当时的中原也是被征服的)以外,其他时候基本上与周边友好相处,有战争发生也是自卫战争或者是被迫反击。

请问孙公知,到底是谁文明,谁野蛮?

马克思说过一段耐人寻味的话:

“当我们把自己的目光从资产阶级文明的故乡转向殖民地的时候,资产阶级文明的极端虚伪和它的野蛮本性就赤裸裸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因为它在故乡还装出一副很有体面的样子,而一到殖民地它就丝毫不加掩饰了”

殖民列强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法国和英国以地球为战场,展开了空前激烈的商业战争和殖民角逐,在征服与劫掠亚洲、美洲和非洲的过程中,奴隶贸易是令人发指的最黑暗的一页。

殖民列强就利用这个强有力的工具进行掠夺性的贸易、奴隶贩运甚至:征服殖民地。欧洲列强在非洲的角逐,主要是争夺贸易权。它们在每个地区听掠夺的并不限于一种货物,而黑奴贩卖是资本原始积累时期西方殖民主义者侵略非洲的主要内容,当时贩奴贸易也仅在奴隶海岸。欧洲列强自侵入黑非洲之日起,就开恰把非洲转化为商业性的猎获黑人的场所,他们用"黑色象牙"这种侮辱性的名词来称呼黑人奴隶,黑人成为他们贪得无厌、多方搜寻的"商品"。

请问孙公知,到底是谁文明,谁野蛮?

还有,在已经建立有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的情况下,美国政客威胁联合国100多个成员国,谁不支持美国提出的方案就把谁纪录在黑名单上以后进行制裁。面对国际法院对美国在阿富汗犯下的战争罪的审判,美国政客居然威胁要用美国的国内法审判国际法院的法官。另外,在美国操纵下菲律宾的前总统阿基诺上演南海仲裁闹剧以后,美国派双航母编队逼近中国的领海进行军事威胁。

请问孙公知,到底是谁文明,谁野蛮?

英吉利和法兰西“两个强盗”入侵中国以后,把人类的共同文化遗产圆明园一把火烧掉,而二战后期,盟军轰炸日本的时候,梁思成在地图上标明日本的一些古建筑的位置,以至于日本的这些文化遗产免于毁灭于轰炸之中。

请问孙公知,到底是谁文明,谁野蛮?

孙立平说得对:

在国内政权更迭上,是用死伤无数、血流成河的方式来实现,还是用人们认可的程序与选举的方式来实现,这其间文明与野蛮的区别有疑义吗”?】

蒋介石曾经因为北伐战争实现全国表面上的统一,被公知们称为英雄,在日寇入侵,大敌当前的情况下,仍然是“用死伤无数、血流成河的方式”来维持统治,甚至在国共合作抗日的情况下,仍然发动“皖南事变”同室操戈,抗战胜利以后,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发动内战,叫嚣“三个月内消灭中共”,更为可怕的是,在他玩下野的游戏,在用“人们认可的程序与选举的方式”推选李宗仁代理民国总统以后,他居然企图通过暗杀的方式除掉李宗仁,以至于李宗仁最后的归宿是,不留在美国,不去台湾,而是回归祖国大陆,而蒋介石集团却一直得到美国的支持。但是毛主席等第一代领导核心一再通过各种渠道与蒋介石沟通,希望他能够率部回归。

请问孙公知,到底是谁文明,谁野蛮?

还有,美国先后支持和扶植韩国的全斗焕、朴正熙,越南的吴庭艳,泰国的銮披汶,伊朗的巴列维,智利的皮诺切特,古巴的巴蒂斯塔,海地的杜瓦利埃,菲律宾的马科斯,柬埔寨的朗诺,伊拉克的萨达姆,印度尼西亚的苏哈托,哥斯达黎加的菲格雷斯,玻利维亚的巴利维,  罗马尼亚的依利埃斯库,尼加拉瓜的索摩查家族,哥伦比亚的皮尼利亚,厄瓜多尔的卡斯特罗,乌干达的阿明,巴拉圭的斯罗特罗斯纳,刚果的蒙博托等独裁者通过军事政变推翻原合法政府,建立亲美政权。

还有在原独联体国家和一些北非国家,美国或者策动颜色革命,推翻原合法政府,或者对实施军事政变建立的军政府给予认同。

请问孙公知,到底是谁文明,谁野蛮?

孙公知说得对:

在公共事务上,由少数人专断与能有更多的人参与,从而使更多人的意志能得到体现,这其间文明与野蛮的区别有疑义吗?”】

曾任美国前国务卿科林•鲍威尔(Colin Powell)办公室主任(Chief of Staff)的劳伦斯•威尔克森(Lawrence Wilkerson)2015年9月在接受拉脱维亚Baltkom广播电台时表示,美国的政治决定在极少数人手中,400人在幕后操控美国政府的决策。

【威尔克森对Baltkom广播电台说,美国的政治由大约400人决定,他们掌握着数万亿美元的资产,在幕后操控美国政府的决策。
“因此,政权掌握在约占美国总人口0.001%的人的手中。”威尔克森对Baltkom广播电台强调说:“这是巨大的不平等。”
美前国务卿办公室主任:美国的政治由400人操控 - 环球视野 -
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5675.html】

美国人民曾经发动“99%反对1%”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还发动反对“金钱政治”的“美国之春”运动,希望能够“使更多人的意志能得到体现”,但是这些都遭到了美国政府的镇压。之前的席卷美国全国的反对越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的抗议遭到的镇压就更加不用说了。

请问孙公知,到底是谁文明,谁野蛮?

这样的区别还可以不断列举下去。

还是孙公知说得对:

【“如果说发达国家还多少有点迷失的本钱的话,我们付不起这样的代价”“再说一遍,在文明与野蛮之间,我们这个民族付不起迷失的代价”。】

感谢美帝及其走狗这些年来在世界上的所作所为和自由派公知这些年来在国内紧密配合境外敌对势力的倒行逆施已经深刻教育了中国的大多数人,让大家清醒地认识到什么是文明,什么是野蛮。

孙公知很狡猾,这些年自由派用所谓的“民主国家”和“专制国家”来分别为西方国家和非西方国家贴标签,忽悠民众,但是他们却无法解释货真价实的专制国家海湾六国得到美国的支持尤其是庇护沙特王室派人对卡舒吉进行活体肢解的这种惨无人道的行为的现象,于是改变一种说法,使用了“文明”和“野蛮”两分法,企图和忽悠进行到底。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更加胜于诡辩,自由派公知的用自己的观点论证自己的观点的做法是不敢也无法回答我上面提出的问题的。

但是他的这个问题提得好,有助于从另一方面促使国人认真思考这个大是大非问题。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5/492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