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美国为什么一定会输?

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美国再工业化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的去工业化,不是哪个美国政客的失误造成的,而是美国的体制问题,更准确一点说,是资本运动的必然结果,这是美国作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必然要发生的事情。美国曾经完整的工业体系,就是这么自己瓦解的。结果就是只保留了部分利润最高的工业部门,而服务业占比越来越高。美国最赚钱的企业,没有几个是从事工业制造了。美国的三大汽车公司,实力已非昔日可比。美国引以为豪的通用电气,上个财政年度亏损223亿美元。美国以市场本自由为资本的自由开辟空间,但资本从骨子里,只关心利润,不关心美国是否强大。去哪不是赚钱呢?虽然,美国企业,这次也在遵守美国对华为的禁令,但任正非也透露,美国企业正在加班加点的利用美国的90天缓和期给华为提供配件。国家的目标,跟自己的利润比,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一次,美国为什么一定会输?

上一篇,我们主要从华为的角度,分析了华为为什么一定会赢得这次反美国科技围剿的胜利。这一篇主要从美国的角度,分析为什么美国一定会输。

围绕华为的科技战,是中美国家博弈的缩影,说到底是中美之间的一场国家较量,因此,此战胜负的结果,最终还是取决于中美两个国家间的国力、战略、策略的较量。我们说美国必输,正是在这个层面做出的判断,为此,本文主要从三个方面尝试分析:

一、美国输在道义尽失。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美国发动对华为的围剿,已经撕掉了所有的遮羞布,让美国利用世界话语权,穷尽几十年宣传功力打造的美国形象、信誉和信用处于自毁模式,美国的软实力正在被美国加速消耗。在此之前的特朗普政府,美国就在迅速透支自己的软实力。特朗普不但把小布什政府的单边主义玩的很嗨,美国优先的策略玩的不顾吃相,而且还增加了贸易保护主义,跟世界大多数国家的全球化共识,进行对抗。特朗普上台之后,就启动了退群模式,退TPP,把日本等盟友败了一道。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让法德很不开心。退出伊核协议,是一家单挑中俄英法德。其他诸如退出世界教科文组织,美韩、美墨、美日、美印、美土、美欧都存在贸易争端,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真是做到了打遍天下。

这么一通下来,美国“契约精神”已成笑柄,“负责任国家”成为笑话。

美国对中兴和华为的封杀,更是采取切断全球科技与产业体系的方式,采用逆全球化的政治手段。这就吃相太难看了。美国对华为,采取绑架任正非家人的手段,本就已经相当不得人心。这一次,美国要采取切断全球科技和产业协作体系的方式,来限制目标国家和目标企业的竞争力,等于是启动了加速摧毁其软实力的按钮。美国还越来越频繁的适用切断SWIFT全球结算体系的方式进行威胁和制裁。这样的美国,不光是对手,连美国的盟友都会感到恐惧。

先前是一言不合就“退群”,现在又加上了一言不合就“制裁”。连动用快递公司这样的手段,都用上了。

经过这样的折腾,美国的道义形象和国家信用还能剩下多少?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说美国已沦为“流氓超级大国”。

二、美国输在特朗普政府四面出击的战略失误。

兵家之大忌是两线作战,而特朗普政府岂止是两线作战,简直是四面开火。从对手到盟友,就没有特朗普政府不招惹的。美国国内有两种力量,一种想把中国作为主要对手,跟俄罗斯要缓和关系。一种是要跟俄罗斯死磕到底。两种力量妥协的结果是同时跟中俄较量,这就为巩固中俄练手抗美的基本格局做出了突出贡献。脑补一下三国演义的主要情节,就知道美国这样做错在哪里,最终会结局如何。

更要命的是,美国还把自己的最重要盟友欧洲给得罪狠了。巴黎气候协定给欧洲开的场子拆台,就不必说了。美国连俄罗斯与多个欧洲国家合作的“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都要进行制裁。

真是上帝要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

美国最绝的一招还是退出伊核协议。伊核问题是关系大国利益,牵扯大国神经的核心问题。美国这一退,等于同时站在了中俄英法德的对立面。各国从能源和地缘政治的角度考虑,伊朗不能成为美国的势力范围,伊朗问题上都没有退路。正是美国在伊核问题上的毁约和制裁行为,倒逼欧盟要建立独立于美国控制的SWIFT的国际结算系统,用于和伊朗进行交易,还公开说中俄也可以加入该系统。现行的国际结算和支付系统,是美元地位的重要基石,欧盟如此布局,是要公开加入到中俄的去美元化行列。

美国这一通王八拳下来,美国在伊朗问题上和世界主要大国“怼”,在贸易问题上和世界主要贸易国家“怼”,这就有问题了。政治嘛,都需要遵循基本的策略,那就是要把自己的朋友搞得多多的,把自己的对手搞得少少的,国际政治也不能例外。但美国特朗普政府,显然是要反其道而行之,而且已经取得了“良好”效果。

伊朗问题上,中俄英法德,都找到了共同利益的交集,都在跟美国人博弈。货币问题上,中俄和英法德,都在支自己的摊子,共同目标都是美元。

美国自恃自己依然是世界最强国家,但就是再强的国家,也经不起这么折腾,何况,美国的实力也已经不是以前了。小布什时代,美国的实力达到了巅峰,所以小布什就抽风搞单边主义,时间长了身子骨也经受不住,到了奥巴马时代,就采用“巧实力”外交来替代“硬实力”外交。特朗普时代的美国,相对优势已经远没有那么大,在叙利亚问题上,美国败于俄罗斯,这就是美国实力严重衰退的表现,结果特朗普的单边主义比小布什玩的还嗨。

美国的战略性失误,决定着美国无法把力量针对某一个目标。而美国现有的实力优势,又不足以支持美国可以多线作战多线胜利。美国有限的力量跟美国无限的贪婪,产生了结构性矛盾。

美国这届政客确实不大行,比奥巴马政府那届都不如,更不用说跟基辛格这些老油条比了。

战略水平的下降,也是美国实力下降的表现。

三、美国在硬实力已经不如昔日的同时,也正在加速消耗自己的软实力。

美国的硬实力的衰落,集中表现在美国的工业体系,已经是残缺不全的,美国的工业制造能力已经没有那么强势。就以美国引以为傲的ICT产业为例,在5G方面,美国已经没有 “华为”这样的通讯运营商,能够代替华为的服务。美国用政治手段把华为逼出市场,也只是把市场空间留给诺基亚和爱立信等欧洲通信设备商。美国在ICT的某些关键环节还保持着绝对性优势,但这一优势,随着华为等中国企业的崛起,随着美国动用科技战倒逼中国坚持科技自强,这一优势会迅速缩小。

而美国朝思暮想的再工业化,却成效不大,再造一套完整的工业体系,等于美国跟资本的逻辑对抗。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可以提供的劳动力更是美国的好几倍。

美国的希望还有两个:其一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通过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领先,弥补劳动力数量人工成本的不足。但在未来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的基础设施5G上,美国又实际落后于中国。

其二是诱导中国出现战略失误,按照美国设计的路线,自己走进美国的“陷阱”。但美国这一波严重摧毁了美国的形象,美国现在就给人一种负面形象,对中国的战略误导能力会大为下降。即便是美国寄希望于中国的某些“内部力量”的配合,这种配合,也因为中国人民对美国的整体认识能力的提高,而阻力重重。不可否认,美国曾经有过这种能力,美国通过“麦道”合作,就能够在“内部力量”的配合诱使中国放弃了自己的一些重大研发项目。美国能够让中国部分精英相信他们说的那套理论,在投入支持自己的自主创新方面,犹豫徘徊,不愿意相信美国会采取“断供”的方式对中国高科技企业釜底抽薪。

但现在呢?我相信,有美国这个好的老师,很多人已经放弃了不该有的幻想。加强自主研发的共识,自此不可阻挡。

美国当然可以通过下届政府进行形象修补,但问题是美国还有那么多时间吗?现在已经是美国遏制中国的最后窗口,这个窗口应该在三五年内关闭。

硬实力已经不如以前了,软实力这么疯狂的消耗,这是很要命的事。一条腿瘸了,另一条腿还能撑一阵,但特朗普同志对美国的另一条腿也不放过。

分析至此,那么下一个问题自然就是:美国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战略失误?

这只是特朗普自己的问题?只是特朗普团队的问题?

先谈美国本届政府的问题。

我个人至今都认为特朗普上台对中国更为有利,特朗普是美国版的赫鲁晓夫,他能够让美国以最快速度消耗美国的国力。可以说,特朗普同志做的比奥观海同志要更为出色,并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

本届美国政府,和往届比较,特点还是比较鲜明的。整个特朗普团队,给世界感觉是特别喜欢斗争,而且喜欢四面出击,因此又给人以缺少章法的印象。战略雄心很大,但战略水平又明显不足。

特朗普政府是本届的核心人物,当然会有特朗普的个人因素在起作用。特朗普最让大家熟悉的,是他喜怒无常、变化无常的特点,推特治国,但特朗普更本质的特点,有两个,一个是强烈的民族主义,一个是明显的商人思维。民族主义的特朗普,想让美国再次伟大,商人思维的特朗普,让美国的战略和策略,出现了更为严重的问题。商人治国的局限性,在特朗普身上表现的非常明显。他很敏锐,能认识到美国确实生病了,但他对病因的分析,是有问题的,给出的药方,更不对症。比如,他看到美国的衰落跟美国的去工业化有关,这是有道理的,但他把美国去工业化归结为外部原因,要通过退群来重建贸易体系,通过切断现有的全球产业链来遏制对手,这就错的离谱了。

即便如此,美国的锅也不应该让特朗普一个人来背。特朗普这样的人物能够上台,本身就说明美国已经遇到了大麻烦。正是原来的美国主流精英,已经无法解决美国的问题。所以,美国人寄希望于新人。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长期坚守在自由主义的框架之下,两党的差别,从未超出自由主义的边界,名为两党,不如说是自由主义党的两个内部派别,自由主义是最代表资本利益的政治思潮。既然自由主义不大灵了,那就试试其他的吧。上届美国大选,美国民主党的桑德斯和代表美国共和党出战的特朗普,作为非主流的政治新人进入美国主流政治视野。桑德斯,是一个民主社会主义者,虽然也尊重资本利益,但比自由主义政客相对更关注劳动者的利益,要重分美国蛋糕,这不符合美国资本的诉求。特朗普的极右民族主义立场,并不打算重分国内蛋糕,他的重点是要把美国人民的不满引向外部,从其他国家夺取利益,美国资本相对更能接受,特朗普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竞选成功的。

美国的大麻烦是什么呢?问题很多,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美国制造业已经不能长期支撑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了。美国的去工业化,让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建立在了沙滩上。而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国,拥有世界上最齐全的工业体系,美国人认为中国的工业能力对美国的竞争力形成了最大的挑战。尤其是在通过实施中国制造的2015计划后,中国得以完成产业升级之后,美国连现在的高端产业和高科技优势都会消失。

美国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的。美国现在退守一个个工业高端领域,固守一个个点,周围越来越被连成片的中国制造包围。这是不是就会变成我们似曾相识的形势:国军固守大城市和主要的交通线,周边都是解放区。中国一层层向上升级,留给美国的空间就会越来越小。美国现在是想通过再工业化,让美国的工业向下延伸,让体系更完整的同时,也能在城外多占一些地盘。

特朗普是喊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上台的,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施政目标,又是和美国再次工业化的政策联系在一起的。美国想再次伟大,就必须让美国再次工业化。反之,就不能。

但是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美国再工业化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的去工业化,不是哪个美国政客的失误造成的,而是美国的体制问题,更准确一点说,是资本运动的必然结果,这是美国作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必然要发生的事情。美国不过是走当年英国的老路。当年的英国,是第一次工业革命的主导者,曾经也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工业体系,但是发展到一定阶段,工业就开始向外转移,去工业化就成为不可阻止的过程。难道英国就没有有识之士,看到了这种趋势的危险性?即便是看到,也无力阻止。因为个人无法阻止趋势,无法对抗资本的规律。

现在的美国,正面对着昔日的英国的苦恼。这是英国的,也是美国的“不治”之症。

原因也很简单,在马导师的著作里就有答案。资本只关心利润,只是为了价值增值进行生产,不是为了使用价值而生产。什么有利润,资本就去做什么。如果利润足够,违法的事情也一定会有人去铤而走险,违背道德更不算个事。哪个行业、那个区域成本更低,利润更高,资本就流向哪里。

美国曾经完整的工业体系,就是这么自己瓦解的。结果就是只保留了部分利润最高的工业部门,而服务业占比越来越高。美国最赚钱的企业,没有几个是从事工业制造了。美国的三大汽车公司,实力已非昔日可比。美国引以为豪的通用电气,上个财政年度亏损223亿美元。

美国以市场本自由为资本的自由开辟空间,但资本从骨子里,只关心利润,不关心美国是否强大。去哪不是赚钱呢?虽然,美国企业,这次也在遵守美国对华为的禁令,但任正非也透露,美国企业正在加班加点的利用美国的90天缓和期给华为提供配件。国家的目标,跟自己的利润比,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不只是美国的资本这样,这是全世界资本的共性。

华为之所以成为一个例外,恰恰是因为华为最大程度的排斥资本的干预,克服了短视。任正非说,除了不让资本进来,其他什么都可讨论。他还说:“我们对资本不感兴趣”,“资本贪婪的本性会破坏我们理想的实现。”如果资本进来,那就要服从资本的指挥棒,来自股东分配利润的压力,企业很难坚持长期大投入准备一套“备胎”。资本更关注眼前利润,有机会赶紧变现,像华为这种做法,都是资本眼中的异类。除了任正非个人的境界,华为的特殊股权结构在发挥重要作用。华为的股权结构在最接近集体企业,但又在管理层面实现了高效率。华为的做法,集中为一点,就是通过最大程度的限制资本,最大程度的实现发展共享。

华为就通过这一点超越了美国的诸多同行。华为带给中国的,远不只是自主创新的底气和信心。

特朗普,克服不了美国的体制病,何况,特朗普自己也是美国体制的受益者,否定美国体制等于否定自己。美国问题的解决办法,在美国的体制之外。特朗普做不到这一点,所以美国也就赢不了。

中国也应该吸取英国的、美国的教训,在追赶美国的现在就应该开始思考,超越美国之后怎么办?下一篇准备从中国国家层面探讨一下中国的应对之策。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明人明察”,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这一次,美国为什么一定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