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这个极右派学院,位于罗马后面的山区,距离罗马市区仅一个小时车程。选择意大利首都罗马,作为极右派基地,不是偶然,因为意大利“副总理萨尔韦尼”,是全欧洲第一个强烈支持班农理念的人。意大利目前也是由民粹主义政党在执政,所以选择意大利作为极右翼的核心基地,然后再辐射全欧洲。用班农自己的话讲。我们提供一个西方基督教的主基调,弘扬什么是我们的价值观,什么是我们的理念。然后通过现代的媒体网络,教他们如何在新媒体时代,成为一个嗅觉敏锐的蜜獾,准确找出他们的目标。班农在极右派学院里,经常发表颠覆性的演讲。既然班农可以在2016年帮助实现“真正的美国”。那今天他也能帮助实现“真正的欧洲”,一个反建制,反多元,反全球化,更反欧盟的极右保守欧洲。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大概30年前,1990年的时候,纽约有本不大不小的社会杂志,叫做《间谍》

有一天这杂志突发奇想,决定做个社会实验

他们给包括当时政治名人基辛格在内的一票社会显赫人物邮寄支票

支票的数额不大,一开始是1.11美元

1.11美元的58张支票寄出,其中26张被兑现

随后杂志又给这26个人,寄了0.64美元的支票,其中13张被兑现

最后杂志给这13个人又寄了数额更小的0.13美元的支票

结果还是有两个社会名人兑现了这张0.13美元的支票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这两个人中,一个是现在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而另一个叫阿德南.卡舒吉,这人是个混迹于沙特和美国间的军火贩子

他的亲侄子,贾马尔.卡舒吉,就是去年被沙特王子杀人分尸的那个美国记者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Graydon Carter

这家《间谍》杂志后来倒闭了,创始人哥顿.卡特(Graydon Carter)转头去当了纽约东区的一份精英报纸的主编

这份精英报纸叫《纽约观察者报》,可后来在互联网时代的冲击下,报纸连年亏损

2007年《纽约观察者报》以10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犹太青年

这个犹太青年,名叫杰拉德.库什纳,就是特朗普的亲女婿

事情就是这么有意思,当年用0.13美元试探出特朗普有多爱占小便宜的哥顿.卡特,多年后自家的报纸不得不卖给特朗普的女婿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库什纳和特朗普女儿

不过库什纳花1000万买《纽约观察者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想借着“观察者报”老板的身份,跻身纽约上流精英团体

因为观察者报,一直是份精英报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有钱,不等于跻身上流,当年特朗普为了跻身上流,傍的是克林顿夫妇,老特当年和克林顿夫妇可谓是谈笑风生

不过一转眼,在2016年的总统辩论上,特朗普又恶狠狠的要把希拉里送进监狱

特朗普一开始根本不认为自己会真的当选

在采访特朗普军师,班农的纪录片《美国达摩》(American Dharma),很清楚的点出了特朗普的心思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班农纪录片《American Dharma》

他一开始并不认为自己会当选,特朗普甚至都不是真的想当总统

他竞选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商业价值

特朗普心底里的算盘是,将“竞选”这桩事的未来利益最大化

通过竞选,让特朗普(TRUMP)这个品牌的价值更上一层楼

他的女儿和女婿,也通过大选大幅提高社会地位

而跟随着他的那群胡乱的,匆忙拼凑起来的幕僚团队,也能在华盛顿政治圈找份好工作

军师史蒂夫班农说

除了我,没人相信我们真的会赢

竞选团队经理,后来的新闻发言人,凯里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

在大选开票当晚还在给全美各大电视台的头头打电话,她一边找工作,一边解释特朗普输掉大选和她无关

当时的特朗普竞选团队,一个个都是各怀鬼胎的正常人,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利益盘算

包括特朗普自己在内的很多人,都不相信能赢,如果说这个利益团队里,有一个非正常人的话,那这人就是班农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班农痴狂的相信,特朗普一定会赢,只要特朗普按他的计划,以他的人设去做,就一定能赢

班农,当时被视为,信息时代的右翼悲情疯子

注意,这里每个词都有含义

信息时代,右翼,悲情,疯子,这几个因素综合在一起,缺一不可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班农1953年出生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一个普通工人家庭

老妈是社会民主党人,老爸是在当地铺设电话线的工人

因为家里条件普通,暑假里班农还要去废品站打工,赚取读大学的学费

班农在取得哈佛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选择了去当兵,还是去中东,去波斯湾当兵

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班农在海军服役7年,这七年间,在班农眼前发生了让他震惊的“伊朗人质危机”

1980年4月24日,美国总统卡特终于忍无可忍,发动“鹰爪行动”,企图以军事力量救出被伊朗绑架的美国人质

当时在波斯湾服役的班农,就作为后勤支援的一员,全程参与了“鹰爪行动”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然而“鹰爪行动”遭遇重大失败,两架救援直升机机械故障,两架遭遇沙尘暴后导航完全失灵

负责救援的EC130运输机,和RH53D直升机相撞,坠毁,机上人员全部罹难

亲眼见证这次重大失败的班农,从原先不关心政治的军人,成为了里根崇拜者

里根是接替卡特的共和党总统,右翼政治人物,更是美国新保守主义的奠基人

到后来美国发生了911,更让班农成为了一个坚定的右翼保守主义者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到了2008年,班农的家庭遭受重创,在雷曼兄弟破产而引发的金融危机中,班农父亲投资的股票全部化为乌有,老人一辈子的积蓄全没了

班农母亲也陷入长时间的精神不正常状态

直到2013年,那时候的班农在搞极右翼网站,这个极右政治网站叫“布赖特巴特新闻网”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专门宣扬民粹主义,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排外情绪等右翼政治理念

2013年,班农在接受采访时说出了这样一句令人胆寒的话

他说

我现在觉得,我是个"列宁主义者"

因为列宁想要摧毁国家,而我也是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班农想要摧毁国家,用最极端的革命方式摧毁美国

如果我们分析一下的话,班农讲出这话,其实是对于美国国内的保守派势力,大失所望

美国国内的传统保守派势力,也就是共和党那群人,班农认为他们无能,自大

要重塑美国,就必须先摧毁它

而要摧毁美国,就必须先从摧毁美国保守派开始

2016年,班农成为了特朗普竞选团队的首席军师,这给了他摧毁美国保守派的机会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班农他不是机会主义者,不是利益主义者,

他是个疯子,是个坚定的疯子

当特朗普自己都不信自己会当选时,班农坚信他可以,只要特朗普按照他所描绘的人设去走

特朗普被打造成了一个国家主义者,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

脸色橘黄的亿万富翁特朗普,一个连0.13美元都不放过的斤斤计较的生意人

一个对政治一无所知、连《宪法》都没读过的商人

他纯粹的商人式利己主义,让班农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信息时代的右翼悲情疯子

右翼、悲情、疯子,这些因素都有了,接下来最重要的因素就是,信息时代

信息时代的资讯产生和传播方式,让有心者有了能操控民意,操纵民粹的机会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班农找到了当时名不见经传的,但却非常专业强大的剑桥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

该公司可以利用大数据收集,分析,投放

来深入了解,暗中操控,某一地区的选民喜好和厌恶

比如在黑人社区,挑唆种族主义

在蓝领社区,挑唆全球化下的工人失业

在新教社区,挑唆其他宗教移民的侵蚀

挑拨挑唆,制造矛盾和对立的方法有一百万种

但解决矛盾的方法就一种

来吧,走进投票站,投给“唐纳德.特朗普”吧

同样的大数据分析,投放,操控等手法,在英国脱欧投票中,也如出一辙的在进行着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没人知道这是不是“大数据”第一次直接影响民主选举的结果

但绝对是影响最严重的一次

可以百分之百的讲,如果当时没有班农和大数据公司的勾结和联系的话,特朗普的民粹主义不可能那么横行

通过煽呼,大批美国人投了特朗普

疯子班农曾经大言不惭的说

我不在乎剑桥分析是不是捏造或者在推送假新闻或假消息

我要的只是结果,因为我们要打赢的,是一场“美国文化战争”

美国文化战争,这还真符合班农极右派的作风

在特朗普当选后,头号功臣班农,成为了白宫首席顾问,同时也是特朗普最重要的幕僚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但特朗普这么一个精明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一个疯子的危险性

疯子可以为你打天下,但却不能为你坐天下

特朗普很快意识到,班农对所有人都看不惯

首当其冲的是共和党传统保守派

上面说了,班农想当列宁,想摧毁美国,而摧毁美国的第一步,就是摧毁美国传统保守派,也就是共和党那些大佬们

这就让“白宫”和“共和党大佬”产生了矛盾和对立

共和党大佬混迹政坛几十年,手上握着丰富的政治资源

特朗普要顺利执政,不可能和他们撕破脸,还需要依靠他们

但班农则坚决排斥传统保守派,他要打造的是一个新保守派势力

面对疯子班农,和共和党大佬,精明的特朗普怎么可能选择疯子,当然选大佬咯

另外,班农也对特朗普的任人唯亲,大为不满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特朗普一上台,他全家都跟着鸡犬升天,他女儿女婿全都大摇大摆的出入白宫最重要的办公室

屁事不懂的在那里对国家大事指手画脚,这让班农非常不满,他坚决反对伊万卡和库什纳进入白宫

而伊万卡和库什纳又怎么会喜欢班农呢?

班农曾讥讽伊万卡,蠢得像块石头

伊万卡也曾大骂班农,fucking liar

fuck美国国骂,liar是说谎者的意思

不过这里的fucking liar,翻译成“他妈的傻比”更合适点

特朗普最疼的就是这个女儿,女儿和班农水火不容,特朗普当然选择帮女儿

和共和党大佬有矛盾,和特朗普千金又撕破脸,那等待班农的结局就只有一个了

那就是滚蛋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班农很快离开了白宫,离开了华盛顿,继续去当他那个极右翼网站的站长了

只不过班农哪还能甘心寂寞,通过美国总统大选,他已经摸索出一套弘扬“新保守主义”的方法

就是利用信息时代的特质,来煽呼广大人民

而且他很快就选定了新目标,那个新目标就是欧洲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彼时,欧洲饱受难民危机之苦,经济不振,失业攀升,很多欧洲国家的人民都产生了不同程度的文化危机

我的城市里怎么到处是难民?

他们长得和我不一样,说的和我不一样,信仰和我不一样

他们什么都和我不一样,他们还抢走我们的工作,强奸我们的女人

我痛恨他们,我希望他们全都死绝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班农横跨大西洋,踏上的欧洲,是充斥着这股情绪的欧洲

他知道,机会来了,欧洲需要他,欧洲右翼需要他,欧洲民粹需要他

欧洲就是一片洒满了愤怒火药的土地,只稍一点火星,就能燃起熊熊大火

所以这些年,我们再看到班农时,他几乎都是活跃在欧洲,他在欧洲宣扬民粹,串联欧洲各国的民粹主义政党

最终目标是,让民粹主义政党执政,以及让民粹杀入一向以平等,公正,民主为核心的欧盟

欧盟是一个应该被彻底消灭的组织

它的存在,完全违背了民粹们的信仰

班农来到欧洲,来给欧洲下指导棋

教会欧洲极右翼们,如何像川普一样赢得选举、如何像英国一样“脱欧”、

使欧洲重新恢复成一个一个的民族国家,最终使欧盟像苏联一样自动解体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而要达成这目标的重要一步,就是让更多极右翼政客进入欧盟

像木马屠城般,从内部瓦解欧盟

班农的背后,有一个庞大的秘密资金在支持他,目前还不知道这个秘密资金的来源到底是哪

但只要我们想一下,倘若欧盟解体,对谁最有利的话,就不难猜出谁在幕后提供秘密资金了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靠着秘密资金的注入,班农在欧洲搞了个“极右派学院”

“极右派学院”,是要打造一个未来可以领导欧洲民粹主义,和国族主义运动的,吸收精英领袖在此训练的意识形态基地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这个极右派学院,位于罗马后面的山区,距离罗马市区仅一个小时车程

选择意大利首都罗马,作为极右派基地,不是偶然,因为意大利“副总理萨尔韦尼”,是全欧洲第一个强烈支持班农理念的人

意大利目前也是由民粹主义政党在执政,所以选择意大利作为极右翼的核心基地,然后再辐射全欧洲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用班农自己的话讲

我们提供一个西方基督教的主基调,弘扬什么是我们的价值观,什么是我们的理念

然后通过现代的媒体网络,教他们如何在新媒体时代,成为一个嗅觉敏锐的蜜獾,准确找出他们的目标

班农在极右派学院里,经常发表颠覆性的演讲

既然班农可以在2016年帮助实现“真正的美国”

那今天他也能帮助实现“真正的欧洲”

一个反建制,反多元,反全球化,更反欧盟的极右保守欧洲

以班农为中心,欧洲那些原本互不联络的右派政党纷纷来到这间“极右派学院”

其中包括

法国国民阵线党魁勒庞

德国另类选择党主席尤尔根·莫伊藤

意大利北方联盟党魁萨尔维尼

比利时弗拉芒右翼党人

荷兰反穆斯林自由党党魁维尔德斯

奥地利自由党秘书长维利姆斯基

正统芬兰人党党魁

洋洋洒洒一大票各国右翼政党,原本各自为战,而今被班农组织起来,誓要煽动更多民心,杀入欧洲议会

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

在美国煽动恐惧,在欧洲煽动愤怒,历史上绑架民意的阴谋家们惯用这种策略

不同的是,班农手上还有个杀手锏,那就是“大数据武器”

精准分析,精准定位,精准投放

这对于欧洲的新型态政治,影响巨大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微观系列”,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世界第一所极右派学院开幕,我来毁掉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