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任正非始终正视中外技术差距的客观存在。他在一次讲话中强调,中国离世界先进水平还很远,永远不能有狭隘的民族主义。如果我们不向美国人民学习他们的伟大,我们就永远战胜不了美国。另一方面,任正非也并不认为有什么技术是中国人无法掌握的。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中国引进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一定能够迎头赶上,化不可能为可能。这种集中攻关的工作方式,给任正非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成为后来华为研发过程中的典型工作方式。1994年,成为华为发展史上关键转折点的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研发出来的。

引子:

如果时光倒退十年,五年甚至两年,恐怕谁也不会想到,任正非和特朗普,远隔半个地球,成长经历差距极大的两个人,此生会有什么交集。

然而,今天所谓的中美毛衣占,或者中美的国运之战,归根结底,其实就是特朗普和任正非这两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之间的战争。

但是,如果仔细揣摩两个人的人生轨迹,又会发现,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始终推动着两人,他们迟早有一天,会一同站在命运的擂台上。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20岁   穷小子与高富帅

1968年5月,位于美国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又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毕业季。这家全美排名第一的商学院,是全球商界精英心目中的圣地,学校的信条是通过总结传授商业知识,培养未来商业领导人才,促进世界的发展。

距离22岁生日还差一个月的唐纳德·特朗普,成为这所顶级商学院的毕业生。这个出身于纽约地产商家庭的年轻人心中踌躇满志,他的面是一条铺满了鲜花的阳光大道,通向由财富堆积而来的荣耀与名位。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年轻时的特朗普

特朗普的大学生涯十分特立独行,他很喜欢出风头,举手投足表现出一副自信的派头,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领袖气质。但是根据他的同学回忆,他从不参加学校中的任何社团。可能在他看来,参加这些校园活动不如去忙他的生意更重要。

在特朗普当年同学记忆中,他总是开着一辆绿色的敞篷车,使用化名倒卖房地产。在同学们都在看漫画书或者报纸的体育版时,他却在看联邦住房管理局没收的房产列表,并从中做成了他自己的第一笔地产生意。

特朗普走出大学校园两个月之后,半个地球之外的中国四川省重庆市,重庆建筑学院也迎来了该年度的毕业生。在水暖专业的毕业生名单中,有一个后来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名字:任正非。

任正非出身于中国贵州山区一个乡村教师家庭,是家里七个兄弟姐妹中的老大。他小时候家里生活十分拮据,他家当时两三人合用一条被盖,破旧被单下面铺的是稻草。任正非童年时期最大的梦想就是吃上白面馒头。

考上大学那年,需要自带被褥,这可难倒了任正非的父母。后来母亲有了一个主意,捡回毕业学生丢弃的破被单缝缝补补,洗干净做好让他带上。这条破被单伴随着任正非度过了五年的大学生活。

由于家里条件不好,又是从山里来的,任正非带有农村学生常见的羞涩,在同学当中很不出众,属于不受关注的边缘人物。

任正非在大学时,不顾周围喧嚣的停课闹革命风潮,常年躲在学校图书馆和宿舍里,自学专业知识以及电子计算机、数字技术、自动控制等工程技术。“知识就是力量”,成为他持续终生的信仰。

25岁   毛选与“自私圣经”

特朗普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每年暑假他都前往商界名流汇聚的曼哈顿,广结人脉,在高级社交圈结识有钱有势的政经名流。这些人脉对于他日后发展房地产事业,有莫大助益。

他一毕业,就进入父亲创建的公司,子承父业做起了房地产生意。他认为自己天生具有做生意的直觉,将来一定会飞黄腾达,成为万众瞩目的焦点。

特朗普年轻时最喜欢看的书,是俄籍美国人安·兰德的小说《源泉》和《阿特拉斯耸耸肩》。安·兰德在美国影响极大,可以说影响了数代美国人,《阿特拉斯耸耸肩》销量超过千万,对美国大众的影响仅次于《圣经》,因这本书宣扬彻底的个人主义,因此也被称为“自私圣经”。但是该书在北美之外的地方知名度都不高,只有在欧洲有零星的书迷。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阿特拉斯耸耸肩》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曾不止一次在演讲中公开声明:“我是安·兰德的粉丝!”他还提到安·兰德的代表作《源泉》,说:“这是一本有关商业、美、人生、(内心)情感的书,里面几乎谈到了一切”,并以小说中的主人公霍华德·洛克自诩。

安·兰德是美国文学史上最具争议的作家和公共知识分子,她提倡自私的美德,公开为资本家辩护,而且毫不掩饰她对大政府的憎恶。在她的所有著作中,《阿特拉斯耸耸肩》占据了核心地位。据安·兰德自己所言,“《源泉》只是《阿特拉斯耸耸肩》的序曲而已”。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安·兰德

这本书描绘了一个由自私而精明的商人、科学家、艺术家等社会精英组成的世外桃源,有着田园诗般的诗意和现实社会中的欲望的满足。在这里,维系着一切的不是道德而是金钱,金钱被视作为崇拜的偶像,是自由交换和公平正义的象征,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创造者和思考者。小说结尾,由于强者罢工、抛弃了弱者,世界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在小说中的主角难以置信地富裕、聪明、俊美、并且免于遭受质疑,而他们的对手则是虚弱的、可怜的、不稳定的、并缺乏想像力和天资。

很显然,这些书在特朗普心里留下了很深的烙印,他以书中的主人公作为极力模仿的对象,并时常幻想自己正是书中的主角。

青年时代的任正非最喜欢看的书是《毛泽东选集》。毛泽东思想的精髓被他融汇贯通,成为他为人处世以及日后经营企业的方法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农村包围城市”、“建立统一战线”等思想,被他活学活用,成为日后驱动华为成长的思想引擎。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青年任正非

按照他自己的话说:

【“华为创业的阶段谈不上有公认的企业文化,毛泽东思想就是公司的思想。作为昔日的“学毛标兵”,我喜欢读《毛泽东选集》,经常琢磨毛泽东理论怎样为华为的市场攻略、客户政策、竞争策略以及内部运作服务,华为的成长就是一部中国民营企业在特殊历史时期和生存环境下的战略战术指南。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全靠我们自己。’”】

任正非大学毕业后,入伍当了一名基建工程兵,在军队整整呆了14个年头,直到1982年以副团级干部身份转业。这段军旅生涯对任正非的一生影响很大。在商海中拼搏几十年,任正非始终保持了一个军队干部雷厉风行的作风,说话直来直去,脾气暴躁、不留情面;华为高效的执行力,唱军歌的传统,无不打上了军队的烙印。

30岁  技术标兵与地产商人

特朗普父亲做的生意,是在纽约市郊的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出租廉租房,服务低收入人群。但是特朗普认为这样赚钱太慢,而且只不过是赚辛苦钱,他想做更大型、更高利润、有吸引力的生意。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他把目光瞄向纽约地价最贵、豪宅林立的曼哈顿地区,想在那里成名立万。但是曼哈顿的地价太贵,特朗普虽然有从父亲那里拿来的100万美元,再加上自己做生意积累的20万美元作为启动资金,但是想在曼哈顿买到一块心仪的地块,耗费动辄上亿美金,他的这点启动资金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1974年到1975年,是特朗普商业生涯起飞的起点。

1973年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为打击以色列及其支持者,石油输出国组织的阿拉伯成员国宣布收回石油标价权,全球石油价格猛增,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最严重的全球经济危机。持续三年的石油危机对发达国家的经济造成了严重的冲击。所有的工业化国家的经济增长都明显放慢,美国的工业生产下降了高达14%。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经济危机严重打击了美国的经济,却给特朗普打开了通向亿万富翁之门。

特朗普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一家叫做“宾夕法尼亚中央铁路公司”申请破产,要拍卖其位于曼哈顿地区的地皮。由于经济危机严重影响了纽约的房地产市场,没有人愿意出价购买,因此特朗普能够以很低的报价把地皮买下,甚至连开发资金都是宾州中央铁路垫付的。

由于特朗普并没有足够的启动资金,他向纽约市政府建议开发成会展中心,以便套取政府补贴来完成这个项目。由于纽约市政府的财政状况恶化,以及拖延和扯皮,过了许多年才得以建成,并且超支严重(花的是政府的钱)。特朗普没从这个项目挣到多少钱,但是特朗普因为这件事名声大震,在纽约市地产圈大大的出名,为他下一步“空手套白狼”奠定了基础。

1975年,特朗普以1千万美元买进邻近纽约中央火车站的破旧旅馆,历经五年的运筹帷幄,不仅说服市政府给予40年减税优惠,而且办妥了银行贷款。他的主要挡箭牌就是说服政府和银行,在纽约经济岌岌可危的时候,他是惟一愿意在破败街区买濒临倒闭的酒店的人。

这桩生意大获成功,建成的君悦酒店为特朗普赢得了更大的知名度,成为他迈向更大成功的垫脚石。

在特朗普赢得商业巨大成功的同时,任正非正在中国东北辽阳市的土坯房里挨冻。他来这里,是跟随着基建工程兵部队参与辽阳化纤厂的建设。

化纤制品对于当时的中国来说是不折不扣的高科技,中国哪来的化纤技术呢?

由于西方遭遇了那场严重的经济危机,工业生产极度萎缩,需要打开中国这样的市场。而中国也急需引入先进生产技术,双方一拍即合。

1973年1月,计划经济委员会向中央提交了一份名为《关于增加设备进口、扩大经济交流的请示报告》文件。里面写着:

【“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进一步加深,急于找产品市场资金出路。积极利用这一大好时机,扩大对外经济交流,不仅有利于配合国际政治斗争,而且有利于加速国内经济建设。”】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一九七三年三月,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副总理李先念在北京参观英国工业技术展览会

在具体的方案中,计划引进26个技术项目,共需要资金43亿美元,所以被称为“四三方案”。之后在这个方案的基础上又追加了一批项目,计划总额51.4亿美元。“四三方案”包括26个大型的工业项目,主要覆盖化肥、钢铁、化纤、发电四类基础能源和材料门类。

这是中国继1950年代引进苏联援助的“156项工程”之后,第二次大规模的技术引进。由于这次引进的对象主要是欧美国家,因此,四三方案也可以看作是改革开放之前的一次预演和试探。

尽管条件十分艰苦,但是任正非觉得很快乐,因为他可以接触到世界最先进的工业技术和设备。为了搞懂这些现代化设备,他没日没夜地看书学习。

在建造辽阳化纤厂时,需要一种检验设备的仪器,中国还没有。一个技术员曾在国外看见过,就给任正非讲了下大概是什么样子。没想到,任正非竟然用数学推导的方式,把仪器的设计给推导出来,并且制作成功了。这个仪器的名字叫“空气压力天平”。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在东北的这段经历让任正非印象深刻,他不仅看到了国内外技术的差距,也亲身感受到中国人昂扬向上的奋斗精神。

任正非始终正视中外技术差距的客观存在。他在一次讲话中强调,中国离世界先进水平还很远,永远不能有狭隘的民族主义。如果我们不向美国人民学习他们的伟大,我们就永远战胜不了美国。

另一方面,任正非也并不认为有什么技术是中国人无法掌握的。他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中国引进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一定能够迎头赶上,化不可能为可能。这种集中攻关的工作方式,给任正非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成为后来华为研发过程中的典型工作方式。1994年,成为华为发展史上关键转折点的C&C08数字程控交换机,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研发出来的。

45岁  债务危机的转机:金融大亨和研发工程师

1990年代初期,全球经济危机再次来袭,美国房地产业不景气,特朗普拥有的房地产也贬值,收入随之减少,他的个人资产从17亿美元遽跌至5亿美元,他的房地产生意的资金链也骤然变得紧绷起来。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为避免破产,特朗普经常要调度周转资金,为此他债台高筑,每年单是利息的负担就多达两亿余美元。

曾经慷慨借贷巨款给特朗普的银行团,意识到一旦特朗普宣告破产,不仅失去利息,可能本钱都拿不回来,各银行遂允许他暂缓支付部份贷款利息,同时规定暂由银行团监管特朗普手下的房地产,直到他有能力还债。

按照美国破产委员会的规定,当时他的午餐不能超过10美元,也就是一顿麦当劳的价格。特朗普当上总统之后还被人发现经常吃麦当劳,可能就是那时候留下的习惯。

一个名叫小威尔伯·罗斯(Wilbur L. Ross, Jr.)的犹太人,是特朗普的大债主。他慧眼识珠,认为特朗普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因此大笔一挥,减免了后者的债务,帮助特朗普度过债务危机,成为特朗普安然度过人生低谷的大贵人。

罗斯比特朗普大七岁,毕业于美国另一所顶尖商学院——哈佛商学院。他在罗斯柴尔德银行(Rothschild Inc.)担任执行董事总经理长达 25 年,专门研究破产案例。70年代中期,罗斯名声鹊起,成为了美国最出名的破产顾问。他被人称作“资本秃鹫”,干的就是在企业尸体上刨食的行当。

按照罗斯的惯用套路,特朗普的公司遭遇不幸,正是他这个“资本秃鹫”伺机捕食的绝好时机,但是特朗普却“罕见地”被放过了,因此特朗普十分感激罗斯的不杀之恩。罗斯表示,在那以后他和特朗普成为了“好朋友”。度过债务危机后,特朗普再度活跃于房地产,并在赌场、娱乐界、体育界和交通界进行了一系列成功的投资活动。

特朗普当选总统后,自然要对罗斯这样的“好朋友”投桃报李。于是罗斯当上了商务部长,这也是在美国二百多年的历史上,商务部长首次由犹太人出任。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小威尔伯·罗斯

特朗普陷入债务危机的同时,任正非也被高额的债务压得喘不过气来。他从军队转业后,在1987年开办了华为公司,从倒买通信设备起家,很快走上了自主研发的道路。

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

任正非(右一)创业初期的照片

92年邓小平南巡,表明中国要正式走向市场经济。全国的资金疯狂涌向深圳和海口,炒作房市和股市,上演了无数一夜暴富的神话。连钢铁厂车间主任许家印都转行去搞房地产了,毕业于建筑学院的任正非却不为所动,甚至未向其瞥去一眼,仍然专注于通信领域,并且在未来几十年一贯如此。

任正非还在各种场合多次表示,绝不会引入资本,因为资本是短视的,使得企业无法专注于长期目标。

任正非对于资本的冷漠,渐渐出了名,甚至被许多人当做厌恶风险的反面教材。中国人大证券研究所所长吴晓求教授,曾经评价道:

【“有些企业,银行账户上有稳定的大量资金余额,但这些企业老板是极端厌恶风险的,甚至厌恶证券,一谈到股票他就生气,就害怕。我就碰到这样一位,他就是华为总裁任正非先生。我跟他谈过两次,他一谈到股票,就极端厌恶,他说股票纯粹是不务正业。”】

当时各路枭雄有的是“空手套白狼”,要么仅有很少的启动资金,就能在房市股市迅速暴富。任正非当时事业也算是小成,手里攥着至少1亿,但是他却完全抵住捞快钱的诱惑,义无反顾地将全部身家性命,压在比房市股市风险大得多的技术研发上。

在最艰难的时期,他曾站在五层会议室的窗边,说过这样一段话:

【“新产品研发不成功,你们可以换个工作,我只能从这里跳下去了!”】

幸好,被任正非寄予厚望的华为小伙子们,成功研发出的C&C08万门机,不仅为华为带来可观的收入,更成为华为后来发展的基石,华为后来的所有网络侧通信产品:传输、无线、智能、数据通信等等,都是在这个平台上发展起来的。研发团队成为华为的黄埔军校,从中源源不断地走出中高层人才,成为支撑华为大厦的骨干。

(未完待续)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北山浮生”,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任正非与川普,一场持续七十年的人生马拉松(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