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不得不经历“不打不相识”的困难时期

现在的态势是资本主义正在走下坡路,弊病丛生,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外交都积重难返,特朗普想要改革,但打的是老掌柜的老算盘,没有新思维。但美国仍是最强大的国家,且还能维持相当长的时间。有人形容今天的美国是“口袋缺金钱、两手缺力气、头脑缺好主意”,这就是近10多年来常见西方舆论的“战略焦虑”。而中国正在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若说中国做得不成功,美国又何必着急成这个样子呢?一个华为就吓得它宣布“紧急状态”。可笑的是,失灵的一方却强逼成功的一方放弃自己的一切,必须按它的办法办,天下哪有这等道理?美国《雅各宾》杂志网站5月19日刊登编委文章说了句公道话:“中国不是问题,资本主义才是。”
【原编者按:本文写于5月24日,当时作者并未料到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会主动打来电话,特朗普的主动来电让人坚信,作者的预测与判断是符合中美关系最终的客观走向的。】

中美不得不经历“不打不相识”的困难时期

世事难料,常与主观愿望相违,应采取的正确态度是:正视、应对、引导。中美已不得不经历一段“不打不相识”的困难时期,如果引导得好,则中美幸甚,世界幸甚,而出现大的风波和冲突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只能“顺天命,尽人事”。

1.中美“贸易战”的实质。现在已经看得很清楚,这决非仅仅是一场“贸易战”,而是两种思想、两条道路、两种制度和两种前途的斗争。美国认为他们是正统,凡不跟它走的就是“异端邪说”,就是侵犯了它的利益,所以要主动跟你“文明冲突”。你想躲是躲不开的,只能正视矛盾,主动应对。

2.中美态势是一升一降。现在的态势是资本主义正在走下坡路,弊病丛生,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外交都积重难返,特朗普想要改革,但打的是老掌柜的老算盘,没有新思维。但美国仍是最强大的国家,且还能维持相当长的时间。有人形容今天的美国是“口袋缺金钱、两手缺力气、头脑缺好主意”,这就是近10多年来常见西方舆论的“战略焦虑”。而中国正在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若说中国做得不成功,美国又何必着急成这个样子呢?一个华为就吓得它宣布“紧急状态”。可笑的是,失灵的一方却强逼成功的一方放弃自己的一切,必须按它的办法办,天下哪有这等道理?美国《雅各宾》杂志网站5月19日刊登编委文章说了句公道话:“中国不是问题,资本主义才是。”

3.世道真的变了。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亚尔·弗格森说:“如果你在30年前告诉我,到2019年美国将跟另一个共产主义超级大国陷入另一场冷战,我不会相信你的话。如果你还告诉我,对美国年轻人来说,社会主义代表着时尚前沿,我会要求你去看精神科医生。但如今,我们正面临这样的局面。”

30年前是1989年,那时正是东欧剧变、苏联瓦解的时候,西方一片狂欢,“历史终结论”风行一时。中国那时改革开放才10年,在西方看来,只要继续让中国当好“打工仔”,乖乖安于生产链下端,再为中国培养一批代理人,中国肯定会“融入世界(实际是西方)主流”。没想到今天,“打工仔”自己创业,建立了华为这样的企业,“威胁”到了老板的“国家安全”。中国人的本心真的既不想挑战美国,也不想取代美国,只不过是想让中国人都过上好日子,如此而已。中国人招你惹你了?以至于要打“新冷战”了?弗格森文章的结尾部分谈到了美国年轻人的“社会主义”向往,他很担心,写道:“假如重新启动冷战,而半个国家的人都站在敌人一边,那该如何是好?这不会是历史的终结,但可能是自由的终结。”世道真的变了,这是“天命”!

4.美国的病根是宗教式的傲慢。曾效力于5位美国总统、10位国务卿的退休外交官威廉·伯恩斯出的新书《内部渠道》中说:“美国人常常禁不住认为,世界是围绕我们、我们的问题和我们的分析旋转的。正如我自己经历了一番艰难才领悟到,其它人和其它社会都有自己的现实,这些现实对我们并不总是友好的。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必须接受或纵容这些想法,但是了解它们是明智外交的起点。”

为什么美国总偏执地认为世界应该围绕自己转呢?根子是他们的哲学:盎格罗·撒克逊白人基督教伦理是世界上唯一的真理,只有将此普世,世界才能和平繁荣。这也是最近提出的以人种为划分的“文明冲突论”的理论基础。中国人成了“非白人”中的佼佼者,所以要枪打出头鸟。

5.“新冷战”打什么?哈佛大学教授格雷厄姆·莱尔2017年的著作《注定一战》提出了“修昔底德陷阱”这个概念,中美会不会打仗似乎还是个悬念。但美国和平与安全专家迈克·克莱尔2月21日发表文章《对华战争,它已经开战了!》,他认为“美国和中国已经在交战。即使它们目前处于缓慢燃烧状态,未必会导致像常规热战那样的直接破坏,但事实会证明,其长远的后果是一样可怕的。”

打什么呢?一打贸易战,目的是阻挠中国的未来增长;二打科技战,旨在防止中国在技术突破的关键领域超越美国;三打外交战,意在孤立中国,防止中国在全球扩大影响力;四打网络战,美国在这方面有很大优势,天天在网上作恶,却反诬中国对它发动攻击。西方曾总结经验,说当年整垮苏联靠的是“电波的力量”,其实它一直也在针对中国。五打军事包围,以战略再平衡名义增加亚洲军事力量,以航行自由为名对中国威慑,以强硬姿态吓阻其它各国发展同中国的关系。美国新任代理国防部长上任第一天对高级幕僚说:“在专注于当前行动的同时务请记住:中国、中国、中国。”

克莱尔说:“中国唯一能让美国接受的身份是明显软弱的大国。”美国正以一切手段来实现这个目的,中国没有别的选择,只有放弃幻想,务求打赢。

6.其实美国心里很虚。美国现在很难,其遇到的困难远远超过我们面前的困难。经济上,特朗普常常吹嘘现在美国经济好得很,从数据上看,有一定道理,这与2008年以后美国收紧市场有关,商业银行从2008年的7000多家降为5000家,一定程度上达到了市场出清的目的,但也有不少亮起的红灯:美股风险溢价远超历史平均水平;时隔11年后,美国国债收益曲线出现倒挂,而根据历史经验,利率曲线倒挂预示经济衰退即将来临;失业率虽已降至百分之三点七,但实际上劳动参与率低,且就业人数偏重服务业,实体经济无明显改善,阻缓了社会总生产效能的增长。特朗普的减税好处偏重富人,同时增加了财政赤字。总的来看,手握印钞权的美国可以剥削全世界来推动自己的经济,但美元的地位其实是美国的一块心病,这就是它大力增强军费的根本目的。

政治上,美国多党议会民主带来政党恶斗和机制失灵有目共睹。外交上,特朗普为了眼前利益,向一切人伸手要钱,全不顾盟国的感受,另外,从叙利亚、委内瑞拉、乌克兰到伊朗,特朗普没有顺心过。科技上,美国第一的地位已动摇。文化上,特朗普作为美国文明的代言人实在难看,他已把美国的软实力糟塌得差不多了,美国已从人人向往的“天堂”跌落下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美国究竟有多大的底气来打这场“新冷战”呢?哈佛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斯蒂芬·M·沃尔特4月26日在《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上发表文章的题目就是:《美国不像它自己想的那样强大》。他说:“就连弱小得多的国家也不愿屈服于敲诈,一条重要的理由是:一旦你表明自己可以被胁迫,以后的要求就可能永无止境。”

7.制度性弊病在掏空美国的霸气。资本主义顾名思义是建立在资本赢利上的,一旦资本不能赢利了,赖之以维持的“自由、民主、博爱”的面纱便成了骗人的空话,金融资本加剧了两极分化,人民的不满已造成了西方持久的社会动荡。法国的“黄马甲”和美国的“占领华尔街”便是明证。

希腊前财长亚尼斯·瓦鲁法基斯3月19日文章说,现在欧洲中央银行的存款利率为负0.4%,即便如此仍有3万亿欧元(3.4万亿美元)贷不出去,资本家拒绝用其进行生产性投资。据估测,要想让欧元贬值到足以消除经常账户盈余,欧洲央行的利率必须至少降至负5%,这个数字将瞬间毁灭欧洲各银行和养老基金。

美国由于掌握着印钞权,可以用各种金融手段玩弄“我的美元,你的问题”,转嫁国内矛盾。但这种日子是长不了的。特朗普心里是很焦虑的,他善于打过了时的老算盘,满足眼前利益,但无法从根本上振兴实业,发展经济,真正做到“美国第一”。有人形容今天的中美关系是发育中的小伙子遇到了更年期的老妪,颇为神似。

8.打了之后美国会认识到一个什么样的中国?“不打不相识”,打了就有新的认识。只要中国冷静应对,不急不躁,努力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哪怕发展慢一点,也不要紧。那时美国会认识到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呢?①中国是打不倒的,反而越打人心越齐,发展越快;②中国不是当年的苏联,当时美苏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而现在中国不想打倒美国,相反还现实地承认它的老大地位,不想改变1945年后建立的国际秩序,只是想根据实际情况的改变而加以改革。美国如何变,是由美国人民决定的,中国无需操心;此外,两国经济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③中国在主张合作共赢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美国在主张“美国第一”“大国竞争”,到底哪个有号召力,谁的朋友多,答案是很明显的。

美国整了一下中兴,似乎得手;又想整华为,却激起很大的反作用,反而会推动华为的发展。这是中美关系如何发展的一个典型案例。那么,中美之间要打多久呢?这是一场战争,时间将很长,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较量。但是,一场战争中有很多战役,作为战役,是有阶段性的,到一定时候会停下来。资本的野蛮性遵循两条规律:第一条是赢者通吃,恨不得独吞;第二条是无法独吞时,相信“我打不败你,就同你合作”,“有钱大家赚”。因此,中国除强大外已无路可走,强大了,对方就会来求和。斗争策略是很微妙的,总的还是有理有力有节。

9.世界处在十字路口。当前国际形势看上去很乱,对各国来说都很陌生,但总的来说,和平与发展还是大家的主要愿望。现在有两个现象比较明显,一个是民粹主义,即百姓不满意大声嚷嚷,左的右的都有;一个是强人执政,在乱局时老百姓都喜欢强人出来收拾局面,给人安定和希望。这样的强人领导已不少,特朗普就是其中之一,他被生活不如意的蓝领白人和其他受苦人群拥戴着,他骗他们说一切都是中国不好,他们就信。

这两个现象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是资本主义到了晚期,苦思改革却找不到出路,而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却一步步走向成功。这种根本矛盾是无法用讲道理来解决的,也无法用一场战争来解决,只有用事实来解决,发展是硬道理,谁发展得好,谁站得高看得远,谁就有号召力和亲和力,这考验着各国政治家,也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机遇。只要我们不忘初心,相信“和为贵,忍为高”,不走极端,气定神闲,发挥我们的优势,就一定能为人类的光明未来作出出色的贡献。

【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美贸易战

原标题:中美不得不经历“不打不相识”的困难时期——对当前中美“贸易战”及国际形势的几点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