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网络战可能已经打响

随着5G技术和物联网的发展,一国社会运行将更加依托网络空间,网络战所带来的潜在危害也随之扩大。相比传统战争,网络战的攻击目标更多、攻击范围更大,更容易产生不可预料的连锁反应。例如,针对他国电力系统的攻击可能会引发变电系统故障,造成电站爆炸或核电站事故;针对一国军事设施的攻击也可能造成武器系统爆炸,进而牵连无辜民众。网络战通常没有宣战信号和预先警示,被攻击国不会采取疏散措施,这会让攻击更容易造成连带伤害。

7月8日,香港亚洲时报网站发表文章称,美国情报界每年支出近800亿美元,其中电子窃听(信号情报SIGINT)占据了预算的最大份额,这与中美之间刚刚开始的“科技战争”有很大关系。

文章称,虽然这笔投入又拿中国说事——再提“中国窃听威胁”,然而,真相是中国先进的量子密码技术或将使得美国电子窃听失效。这与中美之间刚刚开始的“科技战争”有很大关系。

实际上,美国的目标不止中国……

无尽的网络战可能已经打响

美国总统特朗普6月22日宣布对伊朗追加制裁,不久后批准美军网络司令部对伊朗发动报复性网络攻击,目标是伊朗控制火箭和导弹发射的电脑系统。

此前,伊朗击落了一架在其附近巡逻的美国无人机。特朗普政府在最后时刻叫停了使用空中打击进行军事报复的计划,换而采取新一轮制裁措施和网络攻击。

据美国多家媒体报道,美国网络部队对伊朗多个军事、情报机构展开了带有破坏目的的网络攻击,并且取得一定效果。而伊朗方面声称挫败了美国的网络攻击图谋,并未受到实际损失。

此次攻击的具体结果也许将永远是一个迷,但此次行动表明了美国已经将网络攻击作为打击报复的常用手段,这种新情况将对全球网络空间带来巨大危险。

1、美国网军已伸向几乎每一个战略对手

对伊朗的网络行动并非美国网络部队近年来的首次行动。除了伊朗之外,俄罗斯、委内瑞拉、朝鲜也都成为美国网军的攻击对象。这四个国家加上中国恰好是特朗普政府在《国家安全战略》等战略文件中标注的主要对手或威胁。

美国对伊朗的网络攻击历史最为久远。据《纽约时报》首先披露,美国与以色列的情报部门在2010年对伊朗核设施实施了网络攻击,致使伊朗近千台铀浓缩离心机毁坏。这一被称之为“震网”攻击是国家间网络战的首个实战案例。

2012年,有报道称美国所研发的工业互联网病毒“火焰”让伊朗的油气管道发生了故障。此次已经是美国第三次对伊朗实施网络攻击。美军此次的攻击目标包括伊朗的情报部门、军事指挥部门和导弹发射部队,美国媒体称此次攻击严重损害了伊朗的军事指挥和控制系统,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类似对伊朗导弹系统的网络攻击先出现在朝鲜。2017年,《纽约时报》披露美国网军在奥巴马授权下对朝鲜的导弹发射活动开展了网络攻击和网络干扰,朝鲜不少导弹在发射升空后不久就发生爆炸。分析人士称,此类网络攻击降低了朝鲜导弹试射的成功率,增加了其导弹研发成本。

针对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的网络攻击则指向了这些国家的核心基础设施。2019年3月,委内瑞拉发生大规模断电事故,给本已经处于困境的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带来了更大压力。

马杜罗政府称,美国的网络攻击导致了这场事故,目的是帮助反对派推翻其政权,并邀请他国就此到该国展开调查。外界一开始对于马杜罗政府的说法将信将疑,但此后美国的另一个网络隐蔽行动被披露,从侧面证实了针对委内瑞拉的网络攻击很可能存在。

2019年6月,《纽约时报》披露美国网络部队在特朗普政府授权下向俄罗斯电网系统植入“进攻性”的木马软件,试图在特定时刻启动这些暗雷,对俄罗斯造成重大伤害。

上述做法表明,美国已经将网络攻击视为一种“更为安全、门槛更低”的军事打击手段,在美国看来,其他国家对于这种新型打击手段缺乏防御和反制能力。这让美国在发动攻击前不再遮掩,也全然不顾攻击可能带来的后果和连锁反应。

2、表里不一,美国在网络安全上的战略误导

事实上,在美国绝大多数战略界精英眼中,网络攻击并不是一项安全有效的报复或威慑手段。《纽约时报》披露美国在俄罗斯电网植入木马后,美国舆论一片哗然,认为这种行动极为危险,甚至可能导致两国的全面战争。特朗普也对此事曝光大发雷霆,在推特上批评《纽约时报》的行为在伤害美国的国家安全。

在奥巴马任期,美国以网络攻击“受害者”自居,指责他国对美国发动网络攻击。2011年,美国推出《网络空间国际战略》,提出在网络安全领域增进合作,增强美国及全球互联网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美国战略精英也认为,网络空间军事化和网络军备竞赛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其一,网络攻击的效果多数不能观测,其威慑效果并不明显。

其二,对方对于网络攻击的反应并不可控。一些国家会忍受攻击后果,避免事态升级。另一些国家则有可能对网络攻击采取“升级报复”,对美国或美军设施发动军事打击,从而让事态迅速失控。

其三,相比其他国家,美国对网络空间的依赖程度更深。一旦网络攻击演变为网络战,那么美国将在这场冲突中遭受更大程度的损失。

然而,从实际情况看,美国并没有把这些担忧放在心上。

在美国军方看来,网络空间与现实空间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有拳头和力量算数。

从2010年起,美国显著加快了网络军事能力的建设。2010年,美军网络司令部正式成立,成为美军网络作战的指挥中枢。2013年,美军启动了网络部队建设的“三步走”计划,计划在5年内建成规模超过6000人的网络部队。2018年5月,美国国防部官员称,美军133支网络作战部队已全部具备全面作战能力。

在网络武器研发方面,美国也走在世界前列。

2017年4月,黑客组织“影子经纪人”公布了一大批美国网军开发的网络武器,包括针对浏览器、路由器、手机系统的攻击。同年,维基解密公开了中情局在全球实施的网络入侵活动及其攻击工具。其中,美国网军所利用的“永恒之蓝”漏洞很快被黑客组织改造为“想哭”病毒,并在全球大范围传播。该漏洞至今仍未被完全修补。

上述做法表明,美国在网络军事化问题上采取了表里不一的态度。

一方面,美国试图让外界相信美国希望避免网络空间军事竞赛,避免出现灾难性的网络战;

另一方面,美国军方却在加速网络武器的研发,率先实现网络部队的建制化。

到2018年,美国终于不再遮掩。在最新发布的国防部《网络空间行动战略》中,美国表示美军联合部队将采用攻击性网络能力和创新概念,允许在各种冲突中使用网络空间行动。

3、无尽的网络战可能已经打响

相比传统战争,网络战看不见、摸不到,在造成巨大破坏前没有迹象。这使得各国在网络领域的明争暗斗并不会引起注意。美国如今频繁对他国发动网络攻击将让各国重新认识全球网络空间的安全态势,进而产生不可逆转的后果。

其一,各国将把网络攻击能力建设视为迫切需要。

网络空间处于攻防不对等的局面,攻击成本低、易实施,而防御难度大、难持久。在这种局面下,其他大国只能积极研发对应的网络攻击手段,试图实现“相互确保摧毁”,对美国产生一定威慑。中小国家无法承担防范大国网络攻击的成本,为了避免被他国讹诈,只能将有限资源投入针对性强、破坏性强的网络杀手锏技术。在两者的共同作用下,全球网络军备竞赛可能快速升级。

其二,美国与其他国家的网络冲突可能将继续升级。

当前,美国自恃在网络军备领域有先发优势,并不认为他国会对美国的攻击采取回击。但是,网络空间军事优势并不稳固,他国可以从美国的攻击手段、策略中快速学习攻击理念,并且通过各种手段研制或购买相应网络武器。在充分准备后,这些国家也会对美国采取类似的攻击和报复手段。如果这些攻击也指向美国的军事机构或关键基础设施,那么将在美国国内引起巨大恐慌,双方的冲突将快速升级。

其三,网络黑客力量将不断壮大。

黑客组织将成为网络空间军事化的最大受益者。黑客不仅将成为网络武器研发的重要外包商,也能够通过各种渠道获取他国军方研发的网络武器库。一些国家也可能将一些黑客组织改组为“网络民兵”或“网络私掠组织”,部分替代常规化网络部队的角色。这些新的任务和资源都会让黑客组织不断壮大。在主要国家缺乏网络安全合作的情况下,跨国黑客组织甚至有可能成为对他国构成安全威胁的新势力。

其四,网络领域的“9·11”或者“珍珠港”事件随时可能发生。

随着5G技术和物联网的发展,一国社会运行将更加依托网络空间,网络战所带来的潜在危害也随之扩大。相比传统战争,网络战的攻击目标更多、攻击范围更大,更容易产生不可预料的连锁反应。

例如,针对他国电力系统的攻击可能会引发变电系统故障,造成电站爆炸或核电站事故;针对一国军事设施的攻击也可能造成武器系统爆炸,进而牵连无辜民众。网络战通常没有宣战信号和预先警示,被攻击国不会采取疏散措施,这会让攻击更容易造成连带伤害。

【李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瞭望智库”。原标题《港媒揭秘,美国情报界抵制中国5G的真实原因!》】

 

 

相关阅读:
港媒揭秘,美国情报界抵制中国5G的真实原因!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参考消息”(ID:ckxxwx),原文首发于2019年7月11日。

香港亚洲时报网站7月8日发表文章称,美国情报界对中国在5G移动宽带领域的领先地位的警惕,与其说与所谓的中国窃听威胁有关,不如说是中国先进的量子密码技术使得(美国自己的)电子窃听将几乎不可能实现。

文章介绍,美国情报界每年支出近800亿美元,信号情报(SIGINT)——主要是电子窃听——占据了预算的最大份额。

文章称,2017年,美国国家安全局记录了超过5亿条美国人的电话和短信。间谍监听的能力——包括潜在恐怖分子、外国领导人以及他们想要的任何人的对话——既是(对监听)继续提供资金的理由,也是巨大权力的源头。

然而,所有这一切即将结束。文章指出,这与中美之间刚刚开始的“科技战争”有很大关系。

无尽的网络战可能已经打响

美国情报机构妄称,如果中国的华为公司主宰5G的安装,它可以在自己的硬件上设立“后门”。美国威胁盟友,如果使用华为的设备,美国就将减少情报共享。华为则否认自己有能力或意图窃取数据。

文章指出,数据安全的终极形式是量子通信,这方面中国正走在前列。这项技术的商业应用或许并不遥远。2018年,华为和西班牙电话公司进行了光纤网络的数据安全实验。

文章指出,中国的目标不是窃取全世界的数据。相反,它希望主导世界通信基础设施的建设和未来的升级,将其与中国的商业化、中国的工业技术、中国的金融和中国的物流联系起来。

文章称,人们可能会得出如下结论:美国情报机构在捍卫自己的SIGINT地盘时,没有充分考虑美国的战略利益。一个明显的例子是,有人扬言要阻止华为获得谷歌公司手机操作系统安卓的更新内容。作为回应,华为将推出自己的移动操作系统与安卓展开竞争。

无尽的网络战可能已经打响

文章指出,中国手机市场足够大,足以说服外国开发人员为自己的操作系统改写170万个安卓应用程序中的大部分(以适应华为系统)。届时,世界各地的消费者将可以在功能不丧失的情况下,在谷歌系统和华为系统之间作出选择。包括欧洲在内,世界上有足够多国家的政府对谷歌心怀不满,从而使华为在重要市场上占有优势。

文章称,美国科技公司已经尽最大努力向特朗普解释,对华为的禁令对它们的伤害可能大于对中国人的伤害。而这些规劝似乎影响了特朗普的思维。

文章最后写道,美国试图在本国没有华为的竞争对手的情况下,压制华为在5G领域的市场领先地位。这是美国外交政策史上最奇怪的事情之一。就目前而言,美国阻止华为的努力已经变得令人尴尬。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港媒揭秘,美国情报界抵制中国5G的真实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