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红色恐慌”只会加速美国霸权的衰落

对中国来说,不可能以牺牲自身核心利益诉求以及重大利益关切的方式,去消除美国虚妄的恐慌。只能希望美国国内那些真正意义上的有识之士,能够尽快鼓起勇气作出正确的选择,这意味着避免用指责中国来替代美国自身应该作出的改变,意味着美国自身的创新、调整与变革,以最终避免美国自身的核心利益,以及中美关系、世界稳定等,为了这种被煽动和凭空制造出来的“恐慌”,支付过高的代价。中国的选择也是非常清楚的,就是勇敢地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沿着已经选择的正确道路和方向,勇敢地前行。用充满勇气和智慧的选择,实现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为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新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

制造“红色恐慌”只会加速美国霸权的衰落

一股所谓的“红色恐慌”正在华盛顿上空徘徊。2019年7月22日的《纽约时报》刊发了题为“反华情绪蔓延,新一轮红色恐慌侵袭华盛顿”的文章,描述了被踢出白宫的冷战狂人班农复活所谓“当前威胁委员会”,聚合起包括林林总总的乌合之众,通过制造恐慌来影响乃至劫持美国对华战略制定和执行的各种细节。这或许是极具历史性的一幕。若干年后,人们将回忆起,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向前走还是往后退,出现了两种不同的选择:站在历史正确一边的中国,选择了勇敢地向前进;而少数脑袋停留在冷战时期的“活化石”,努力用向后退的方式,来保留和挽救他们心目中的美国霸权地位。

美国历来标榜自己是开放、多元和包容的象征,但现在,极具讽刺意味的是,一些散发着陈腐气息的冷战“遗老”,挂着仇外者和边缘分子的标签,凭借操弄对中国的仇恨与恐惧,开始在华盛顿决策圈兜售与这个时代以及美国核心利益本质上格格不入的方案:开展一场与中国的战斗。这是极具讽刺意味的。早在1984年,里根政府时期,美国学者曾经出版一本名为《霸权之后》的专著,自信满满地从自由制度主义视角出发,客观探讨当美国不再是霸权国家之后,国际体系将如何运转,美国如何通过制度的设计,来继续维系自身的利益。但是,在30多年后,当美国真的面临力量对比日趋平衡的世界,当霸权之后的场景隐隐约约出现在远方的地平线的时候,人们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美国:没有理论上应有的淡定和从容,只有惊慌失措和满满的恐惧。

如前所述,当前在华盛顿搅动风雨,制造、放大和刺激所谓的“红色恐慌”的,核心是一小撮非主流人群。而他们得以登堂入室的根本原因,是美国面临的尴尬局面:美国的衰落是一种不可违抗的历史趋势,主要是美国自身的政治经济结构所决定的,但是,美国就是没有勇气面对这种现实,不甘心采取正确的决定,而是宁可满世界寻找最后一丝侥幸,以图扭转历史前进的车轮,退回到过去。一如恐惧死亡的古代君主,为了一线希望宁可相信江湖术士吹嘘的“长生不老药”一样;从一个侧面来看,此前流行的美剧《权力的游戏》中描述的“疯王”,可以作为一种近似的心理参照:被恐惧支配的决策者,有相当的概率采取各种冒险的举措,追求注定要失败的目标。

由所谓“当前威胁委员会:中国”制造和煽动的红色恐慌,是极其荒诞的,但是这种荒诞的主张,不但能够存在,而且还能在华盛顿扩散,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行动,促使美国政府去打压中国的企业,去监视和阻挠中美之间正常的交往,甚至采取人员监视和驱离等极端荒谬的举动,就是因为一个极其微妙而耐人寻味的事实:中美两国之间力量差距的急速缩小,在根本上是由中美两国选择的发展道路和模式所决定的;中国的崛起,本质原因在于中国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适合自身特点的发展道路,而美国面临的问题,根本原因是美国的发展模式以及相应的制度设计,当前已出现了问题。正确的方法,当然不是煽动恐慌,而是进行深层的改革。这种改革,对美国来说,当然是困难甚至是痛苦的,因为这要触及利益,庞大且固化的利益,而显然,在今天的华盛顿乃至整个美国,缺乏作出正确选择的勇气。于是,人们看到了一小撮原先被边缘化的跳梁小丑,在超级大国的决策机制里上演着劣币驱逐良币的闹剧;看到了当今世界的唯一超级大国,选择了容易的而非正确的道路,并令人遗憾地不断退回过去,而非勇敢向前。如果这种局面没有尽快得到实质性改变,未来的历史将留下这样的记载:通过制造和煽动恐慌来作出的各种选择,不但没能挽救美国霸权,相反,却加速了它的衰退。

需要指出的是,至少有一点,癫狂的班农是看得非常清楚的,即美国如何处理与中国的关系,是这个时代的决定性事件。但遗憾的是,美国一些人正在错误的认知框架的支配下,尝试错误的选择,而不愿接过中国递出的充满诚意、善意和建设性的橄榄枝,相向而行,共同进步。

对中国来说,不可能以牺牲自身核心利益诉求以及重大利益关切的方式,去消除美国虚妄的恐慌。只能希望美国国内那些真正意义上的有识之士,能够尽快鼓起勇气作出正确的选择,这意味着避免用指责中国来替代美国自身应该作出的改变,意味着美国自身的创新、调整与变革,以最终避免美国自身的核心利益,以及中美关系、世界稳定等,为了这种被煽动和凭空制造出来的“恐慌”,支付过高的代价。

中国的选择也是非常清楚的,就是勇敢地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沿着已经选择的正确道路和方向,勇敢地前行。用充满勇气和智慧的选择,实现自身与世界的共同发展,为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新世界,贡献自己的力量。

【沈逸,系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助理、副教授。察网(www.cwzg.cn)摘自《光明日报》2019年07月27日08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红色 美国 霸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