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香港反对派媒体是如何颠倒黑白的

香港反对派嘴上高喊拥护“言论自由”,然而在实际上却是只允许他们有仇警、反政府、颠倒黑白的自由,而对于坚守新闻操守,坚持客观持平报道的正能量媒体却疯狂地进行围攻。只要媒体机构的报道立场或表述没能让示威者或“反送中”行动的支持者满意,说出所谓“亲中”甚至“反暴力”的话,就可能招致网络上的舆论攻击和人肉暴力。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请看,香港反对派媒体是如何颠倒黑白的

媒体作为社会公器,理应着重维护公共利益,客观地进行报道,以对社会产生正面的影响。可是,香港反对派控制的媒体和一些西方媒体却出于搞乱香港和让反对派乱中夺权的政治目的,不顾业界操守,无所不用其极地利用舆论策略和技巧,肆意歪曲事实,颠倒黑白地进行报道,企图欺骗公众和控制社会舆论,为反对派的乱港行动造势。根据香港媒体揭露的事实,下面以四个事例来说明这个问题。

第一个事例,香港反对派媒体对7月14日沙田新城市广场流血暴力冲突事件的报道。

7月14日,大批戴口罩并持有自制攻击性武器的黑衣示威者在新城市广场采取“先游行,后占领”的策略,在商场集结不肯离去。其后,防暴警察到场展开清场行动,双方发生激烈冲突,有示威者疯狂以木棍、雨伞围殴警员,更有示威者咬断警员手指。

本来,警方到场执行清场任务,是基于公共安全考虑和职责所在。示威者暴力抗法,公然袭警,本应受到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然而,香港反对派媒体却歪曲事实,在报道中称:当日示威者本打算离开商场,警方却违反了让示威者安全离开的承诺,突然封锁商场入口并派警员入内展开清场,过程中更牵连普通市民,形成“困兽斗”引发大冲突。同时声称警方在清场过程中,对示威者过分使用武力,诸如《示威者疑似被警察挖眼》、《沙田街坊怒骂喝退闯入新城市广场的防暴警察》、《逼青年跳桥乱棍打女记者》等报道内容,将警方彻底污名化。

更有甚者,反对派媒体还竟然为示威者咬断警察手指的极端暴力行为辩解,强调是警察“自己伸手入示威者口中”“示威者被挖眼自卫”云云,挑动强烈的对立和仇警情绪。《纽约时报》报道警察手指被咬一事,与某港媒保持了高度一致的报道口径,称“一名警官在用手指挖抗议者的眼睛时,一根手指被部分咬断。”

在这样的舆论声音下,真相被扭曲,全港社会也未能就谴责暴力行成一股舆论声势。在新城市商场冲击事件后一连数日晚上,有市民因认为“新城市商场不应该随便放警方进入商场内部”,而发起围堵商场问讯处的行动,要求商场业权所有者交代事件,否则不会离去。其后,这种肆意瘫痪、围堵公共场所正常运营的做法如瘟疫一般在全港蔓延。

第二个事例,香港反对派媒体对7月21日黑衣示威者围堵涂污中联办大楼和元朗“白衣人”与“黑衣人”暴力冲突事件的报道。

7月21日夜,香港再次发生两起暴力事件:

一是大批戴口罩并持有自制攻击武器的黑衣示威者围堵中联办大楼,投掷油漆弹玷污国徽,并在中联办门牌旁涂上侮辱国家、民族的字句“支那”等,狂言成立“临时立法会”。

二是另一批黑衣示威者来到元朗区挑衅当地居民,遭到元朗守护者“白衫军”的抵抗,双方在港铁元朗西站内发生激烈冲突,以棍棒、雨伞、竹枝等作武器,混乱场面更一度蔓延至地铁站月台和车厢内,叫喊声及打斗声响彻整个车站,导致西铁线港铁列车决定暂时不停元朗站。

同一晚发生的这两起事件,媒体本应秉持公正原则,客观地加以报道,以求社会了解事件的性质和真相。但香港反对派媒体和西方媒体却刻意淡化国徽蒙污事件,同时以大篇幅内容报道元朗冲突,并在政府未对元朗事件调查清楚的前提下,声称当晚“白衫军”是香港黑帮“三合会”成员,别有用心地将冲突事件描述为“黑社会恐袭港铁内普通市民”,完全隐去了当晚黑衣示威者主动挑衅和参与暴力打斗的事实,同时将警方暂时撤离现场寻求增援的行为描述为“逃跑”、“不顾市民死活”、“与黑社会里应外合勾结”。

BBC(英国广播公司)中文网记者撰写的《香港元朗白衣人暴袭记者平民引众怒,警方否认纵容勾结‘黑社会’》一文,更是抛出“元朗暴力事件目击者:香港陷入无政府状态”的论调,极尽所能地挑起社会恐慌,以极端偏颇的表述:如“这晚的香港是最真实的一面,我们一直被这儿的繁盛所欺骗,但底层的真相是政府、警察、黑社会与乡民的关系,这晚一清二楚了,警黑勾结是社会上的严重不公”,极力煽动仇警情绪,煽动反政府情绪,煽动社会对元朗居民的厌恶及仇恨情绪。

在这种舆论的渲染下,随后就有示威者因事发当晚元朗籍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与多名穿白衫人士握手,人肉出何君尧双亲墓地信息,并前往墓地推倒墓碑,污毁坟地,引发社会哗然。在华人社会的传统中,“逝者为大”,类似毁坏坟墓之举历来被视为突破人伦、泯灭良知的罪行。然而港媒《苹果日报》的报道《何君尧双亲墓碑被毁,坟位隐世还霸占官地?》、《何君尧祖坟逾半面积涉非法霸占官地,凌晨fb污蔑朱凯迪支持者毁坟》,非但没有谴责暴行,甚至对受害者进行人格绞杀,意图继续挑起更多突破底线的非理性报复行为。随即,有认同“反送中”行动的人在社交平台撰文《何君尧家的祖坟被“破坏”是否有其道义的“合理性”?》,为匪夷所思的刨坟恶行狡辩,更抛出了“刨人祖坟是弱势方的武器”这种流氓逻辑。

第三个事例,香港反对派媒体在对黑衣暴徒制造的7月27日元朗暴力事件和28日上环暴力事件进行报道时公然散布谣言。

一是“催泪弹点燃手推车,顺下坡滑向警方”

7月28日,暴徒在上环公然纵火攻击警方防线,香港反对派媒体却美化暴徒行径,称周日在上环的纵火事件,是因“手推车的紙皮被警方的催泪弹火光点燃引起燃烧,又由于手推车位于斜路,令手推车由斜路高处滑到警方防线,因而引起误会。”

然而,真相却是暴徒在永乐街纵火后,又在西港铁城外点燃装滿纸皮的手推车,並推向警方防线,警方随后发射催泪弹反击。

二是“示威者要撤退,警方却施放催泪弹”

7月27日晚在元朗地区,暴徒阻碍警方执法,香港反对派媒体却称:非法集会者要撤退,警方却施放催泪弹。

然而,事实上,所谓撤退的暴徒不过是“诈退”,转而从港铁站前往西边围村,再攻往南边围村,所幸警察及时发现后迅速派出人员防御,危机才得以化解。

三是“警方向养老院投掷催泪弹”

27日晚在元朗地区,暴徒在养老院前制造骚乱,香港反对派媒体却发假新闻,说警方故意向养老院扔催泪弹。

然而事实却是暴徒有意引诱警方靠近养老院。当晚就有人在网上转发暴徒们在网上聊天的图片,一名暴徒“庆功”时表示:“引到佢地系老人院射催泪弹,完胜。”

四是“警棍疑套金属环增加杀伤力”

27日晚元朗地区暴力事件发生后,香港反对派媒体播放有新闻片段称,有警员手持的警棍被质疑套上银色金属环,以增加杀伤力。

之后警方澄清指出,该名警员使用的警棍尾部系有胶索带,用以固定警棍尾部的绳索,使用警棍时绳子松脱,令胶索由警棍尾部滑至警棍前端。

五是“黑色私家车与中联办有关,必须暴力损毀”

27日晚在元朗地区暴力事件中,有一辆黑色私家车被暴徒损毀。香港反对派媒体称,当晚有人发现南边围有疑似载有武器的私家车,是“属于中联办新界工作部副部长叶虎”的,示威者听闻,即刻打破私家车玻璃,打开车门和车尾箱,又在尾箱发现大量木棍、軍刀及铁通,结果导致这辆私家车体无完肤。

而事后经查,该车车主为南亚裔人士,与中联办新界工作部毫无关系。

六是“警察欺负婆婆”

27日当日在网上有一段所谓警察把婆婆欺负到哭的视频。该视频传出后,马上被网民发现是剪辑版,原来婆婆是哭着对暴徒大叫:“走啊!走啊!不要在元朗搞事。”

第四个事例,香港反对派疯狂围攻坚持客观报道的正能量媒体。

香港反对派嘴上高喊拥护“言论自由”,然而在实际上却是只允许他们有仇警、反政府、颠倒黑白的自由,而对于坚守新闻操守,坚持客观持平报道的正能量媒体却疯狂地进行围攻。只要媒体机构的报道立场或表述没能让示威者或“反送中”行动的支持者满意,说出所谓“亲中”甚至“反暴力”的话,就可能招致网络上的舆论攻击和人肉暴力。例如,香港无线新闻因客观报道,新闻女主播在社交网络上遭到无理谩骂,迫使其暂时关闭账号以求清静。无线电视台也遭示威者抵制,日本饮料公司宝矿力水更配合示威者的行动,叫嚣要撤销在无线电视台的广告合约。有示威者还建议发起围堵TVB(无线电视)的行动。一贯被视为“亲中”的大公文汇传媒集团,更发生了员工外出就餐,在办公楼下被埋伏在暗处的黑衣人以棍棒围殴的流血事件。

香港反对派这些日子的表演,已经使人们越来越看清了他们所谓的“民主、自由”的真相。

(望长城内外整理)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7/50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