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的“民主教育” ——读《台湾人给香港人的一封信》有感

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则是亲身体验了一把西式的自由民主。当台湾在两蒋之后开始“民主转型”时,一些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曾经觉得自己过上了美国人那种自由民主而又富足的生活,而大陆的中国人却依然生活在贫穷与落后之中,于是有的人便趾高气扬地对大陆的中国人进行冷嘲热讽。可是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台湾二三十年来毫无休止的政治纷争,严重拖累了经济与社会发展。台湾的GDP 在二十多年前为大陆的40%,而现在只有大陆的4%,少了一个“0”。他们曾经引以为骄傲的大台北、大高雄,如今甚至不如大陆的一个地级市。而贫富差距依然存在,靠普选上台的陈水扁成了大贪官,高喊“民主、自由、平等”的蔡英文依然在为资本家打工。实践是最好的老师,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也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受到了深刻的“民主教育”。雁默的这封信,就是一份有代表性的作业。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投稿。】

中国人的“民主教育” ——读《台湾人给香港人的一封信》有感

8月5日,台湾自由撰稿人雁默在网上发了《台湾人给香港人的一封信》。看了这封信(实际是一篇文章),我的感觉是,雁默在这封信中谈的一些看法,实际上是许多台湾人这二十多年來的亲身感受。

“自由、民主”,多么美好的字眼!但雁默通过二十多年来的亲身经历,对西方式的民主有着刻骨铭心的认识。雁默认为,在台湾搞西方式的民主,“那就是一个自困的开始”,导致“台湾二十多年来沦为意识形态战场,社会撕裂,空转”。民进党搞“去中国化”,强化本土意识,煽动排外情绪,外省人成为第一个牺牲者。接着,在本土民粹政治的推动下,“兴起了各种壁垒分明的意识形态,人与人之间时常为了与自己生活无关的政治话题冲突起來,小则口角,大则互殴,”友情社交、亲情生活、父母相继成为第二、第三、第四个牺牲者。“于是,台湾社会陷入混乱与撕裂,人民相互对立”。

雁默认为,

【“台湾民众是在生活条件高与收入相对平等的优越环境里,吃饱了撑的,贪食所谓‘参政权利’而误入了歧途。大家以为政治是依循自己的意志決定的,其实根本不是,在利益挂钩的政媒环境下,人民的投票意志被看不见的手所遙控,而政客为重要的专長,就必须是‘綁架群众’。”】

雁默从二十多年來的亲身经历中认识到,

“普选绝无可能得出缩短贫富差距的结果,尤其是在滥用自由民主概念的人手上。那会是另一场阶级分化的开始,只有各种形式的选举椿脚(引者注:“选举椿脚”指帮候选人拉选票的人)能获利,这群既得利益者会不断推动对自己有利的政策,导致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里。不看台湾,看美国也能一目了然,看泰国也行。”】

因此,雁默在信中告诫香港人,

“想要西式自由民主?请別来台湾,怀念被殖民的感觉?请移居英国,表面同情你们的英国人会接受吗?也不必多,十万人就好,英国绝不肯收香港难民,即便是大量的经济移民。他们若接纳了你们,还干嘛脱欧呢?”“纸短情长,这封信給那些对社会运动产生狐疑的香港民众,你们的直觉沒有错,这就是作死。台湾人已耽溺于怎么想都有问題的‘自由民主’太久了,要找祸首,也只能怪民众自己当初沒有把狐疑展现为有力的行动,阻止悲剧愈演愈烈。”】

雁默在信中特别提醒香港人,

“那些状似思想进步的公知啊,你們一般民众要特別要留意,最黑暗的心,外表都是光鮮亮丽的。索性自己用功点,将台湾现状与30年前比较,从民众福祉的角度审视,得出的答案才最可信。”】

看了雁默的这封信,我最大的感受是,我们中国人近二三十年受到的“民主教育”太多了,也太深刻了。

生活在大陆的中国人,在改革开放之初,有不少人也曾受到涌进国内的西方思潮的影响,受到西式自由民主的蛊惑,狂热地追求过“民主”。但在三十年前那场政治风波过后,大部分人开始冷静下来,特别是大家从近三十年来中国台湾以及前苏联、东欧等一些国家和地区搞西式民主的恶果中,逐渐认识到西式民主的道路在中国根本就行不通。

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则是亲身体验了一把西式的自由民主。当台湾在两蒋之后开始“民主转型”时,一些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曾经觉得自己过上了美国人那种自由民主而又富足的生活,而大陆的中国人却依然生活在贫穷与落后之中,于是有的人便趾高气扬地对大陆的中国人进行冷嘲热讽。可是让他们始料未及的是,台湾二三十年来毫无休止的政治纷争,严重拖累了经济与社会发展。台湾的GDP 在二十多年前为大陆的40%,而现在只有大陆的4%,少了一个“0”。他们曾经引以为骄傲的大台北、大高雄,如今甚至不如大陆的一个地级市。而贫富差距依然存在,靠普选上台的陈水扁成了大贪官,高喊“民主、自由、平等”的蔡英文依然在为资本家打工。实践是最好的老师,生活在台湾的中国人也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受到了深刻的“民主教育”。雁默的这封信,就是一份有代表性的作业。

而对于生活在香港的中国人来说,他们的“民主教育课”开始得比较晚,现在还正在进行着。也许他们所上的这一课会更加惊心动魄,也更加触及人们的灵魂。我相信,生活在香港的中国人早晚会明白:西方式的“民主”实际上是资本和金钱操纵下的“民主”,这种“民主”是撕裂社会和分裂国家的催化剂,其结果必定会象台湾一样,严重拖累经济与社会发展,而“民主实验”所付出的代价都要由全社会来买单,仅有的收获也基本归富人所得。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看到一条消息:8月6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竟再次发表声明,公然支持香港暴力抗法分子,并妄称:“美国国会里的民主和共和党人,都同香港民众站在一起,希望他们能拥有一个充满希望、自由和民主的未来。”

看到这条消息,我真想问一下佩洛西:如果美国示威者在华盛顿冲击打砸国会,在纽约街上和地铁阻塞交通,在城市街头袭警、纵火,你还支持吗?实际上,美国政府对于这些行为,从来都是坚决镇压毫不手软的。佩洛西的这个“声明”再一次给我们中国人上了一堂“民主教育课”,她告诉我们,西方式的“民主”有多么的虚伪!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香港 颜色革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8/50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