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关于最近“舆论战”的一些感想

舆论战,我们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被动。相反,我们获得了最好的效果——作为反面教材,对全国人民来了一次深刻的爱国爱社会主义的教育。顺势推出的上海临港、深圳示范区,也获得了很好的关注,出身时候就自带流量支持,以后一路成长也会得到“加速度”。中国古话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在舆论场上,国外的互联网都是英美的管道,所谓“言论自由”,本就是不切实际的幼稚幻想。我们教育好自己的国民,就是重大胜利,至于影响全世界,那还是从影响全球的实业家、明眼人开始,那些顽固要和我们为敌的,秋后总有算账的机会。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关于最近“舆论战”的一些感想

与西方国家发动颜色革命呼应的,无疑是西方特别是英美媒体。

我曾经设想过,如果中国媒体在全球的影响力,能够和西方媒体相匹敌。可以说,以眼下的工业能力对应,西方国家的软实力,还要急剧地衰落一个台阶。甚至会更大规模地爆发社会危机。

因为西方发达国家在很多工业和基础设施领域,光环早已经褪去。现在很多对西方崇拜的光环,更多的是舆论的“美颜滤镜”加上去的。没错,现在的西方国家,更像是58岁的乔碧萝,通过互联网伪装成青春的90后。只要真实面目曝光,粉转黑也就是瞬间的事。

这么说来,舆论的“美颜滤镜”,实际上已经是很多西方国家的“安全底线”。关系到金融安全,关系到国家形象,关系到国民信心,关系到东西方博弈,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全球影响力,甚至关系到白种人vS黄种人的种族之争.......

如果说,因为核武的存在,以及东风快递的温柔问候,大国热战很难打起来。那么,舆论战,实际上就是在经济战以外,争夺“人心向背”的国运之战。西方的媒体主要功能,实际上就是资本体制“维稳”力量的核心部分。

正因为国外的媒体,担当的是对现有资本主义“维稳”的重任,还要顺便进攻中国。所以,很遗憾!我们在全球的舆论场,很难发出声音。因为中国以外的舆论管道,特别是有影响力的发声口,全部都被西方国家,特别是英美国家牢牢占据着。

这一次,在乡岗发生的事情真相上,国际互联网的FaceBook和Twitter大量删除中国账户。大家估计是见识到了:不管你发出什么样的声音,人家只要看你不爽,直接屏蔽掉你的声音。

别人的舆论平台,维护的自然是人家的话语权,抹黑中国更是一种日常,因为在西方世界里,意识形态上已经把中国当做了敌人。就像在谷歌,你搜索关于中国的信息,总是铺天盖地的都是负面信息一样。

人种不一样,社会制度不一样,历史不一样,最重要的是中国是一个超级大国。正如我前面的文章所说的,西方的资本主义体系要维持下去,要保证1:10的剥削率,只要中国迈过去中等发达国家这个门槛,这套体系就很自然地轰然倒塌。

西方崛起500年的路径依赖,在中国复兴以后,这条路实际上已经堵死。想当年,西方列强给我们强加了“三千年未有之剧变”,如今这百年未有之变局,实际上很可能预示着“西方中心论”的彻底破产,也意味着白人世界统治地球五百年历史的终结。

如果从人类的整个大历史看,这个变局要比一战、二战,更要剧烈,也更为深刻。一战二战是资本主义体系内部,分赃不均大打出手。而这一次的中国崛起,并没有遵循之前争夺殖民地和势力范围的战争模式。想想一战、二战、冷战时期,敌对双方的战争手段,想想当时双方的舆论宣传攻防战,完全可以理解如今西方媒体的无底线。毕竟,在白人的世界里:谎言重复一千遍就会成为真理这,其实是他们的舆论手法。

幻想在全球的舆论场上,很快就有中国广泛的声音,有中国的正能量,有中国的故事,这并不现实——我们能够做好自己国内的舆论,就已经很了不起。我们需要清醒地意识到:西方的舆论场,不是为了介绍世界真相,恰恰相反,主要功能是做两套滤镜,一套美化西方,一套丑化对手,特别是中国和俄罗斯。

舆论场形势更不好的一面,是新自由主义资本(包括李家城一类的资本),已经从中国的“老朋友”,渐渐变成了中国的“陌路人”甚至是“敌人”。而新自由主义资本,恰恰掌控着全球大部分的舆论管道,特别是互联网管道。他们手里有非常充足的资金,当这些资金集中在某个城市或者地区的时候,可以收买大量的“群众演员”配合舆论炒作。

当然,新自由主义资本,现在其实也成了美国保守派的敌人。特朗普一直非常痛恨这些美国新自由媒体,说他们是人民的敌人——从99%的意义上来说,他是正确的。但是,如果这些新自由资本,反过来对付中国,其实他还是愿意幸灾乐祸地看着。毕竟看着敌人被攻击,是很爽的一件事。

新自由主义资本之所以越来越“不爽”中国,是因为中国拒绝再让这些资本吸血。在中国经济的前些年,为了发展,为了解决就业问题,全球的各路资本我们都吸收都利用(其中也有很多来路不明的钱),而这些资本伴随着中国经济的成长,也在中国赚得盆满钵满。

通过我的数学推演,如果中国经济增长率超过8%,并且外贸进出口增长达到15%以上,在中国改开的黄金30年。各路西方资本(包括地下资本),在中国大约可以获得25%-30%的年回报率(主要是投资于高利润行业以及各种融资贷款)。这大概可以理解李家城在改开的历史进程中,迅速膨胀为华人首富。

在中国进行供给侧改革以后,经济增速进入了“新常态”。中国拒绝再以牺牲国内环境和资源作为代价,继续饲养这一群全球贪得无厌的“吸血鬼”。投资实业、搞高科技,中国当然会继续保持开放政策,欢迎他们与中国经济继续成长。但是经济增速减缓,这些钱依然追求高利润,中国6.几%的经济成长率,让他们难以获得很好的赚钱机会,自然就会投奔金融和高利贷(后来也遭遇打击)。

2014-2015年的股灾,外加后来出现的各种互联网金融,还有李半城的资本撤离中国投资英国。其实都意味着新自由主义资本在中国的黄金时代,已经渐渐成为过去时。

而各种各样的国企“混改”,实际上并不能让这些资本满意(改天我来继续写)。所以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国企并没有太多太实质的改变。

更直白一点地说,如果西方国家不能继续输送高于中国的科技过来,那么外资对中国的意义将会越来越小。不能够提高中国的科技生产力,不能有效提升中国的国际地位,只是想过来“白嫖”赚钱,甚至想捣鬼。对不起,现在已经不再是那个中国“饥不择食,寒不择衣,穷不择钱”的时代,没点干货,就不要来蹭吃蹭喝了。

FaceBook、谷歌,都想入华。谷歌当年曾经在中国营业过,自己怎么走的,难道没有点B数吗?这些西方互联网公司,想再进军中国,想干什么,难道不是昭然若揭的事情吗?甭说你有多少技术,有多少金钱,中国还真就不需要。

新自由主义资本,无法在中国营业的西方互联网公司,西方的传统白人至上理念的精英,还有我们内部的一些“带路党”,在反华的这个事情上,已经形成了相当坚实的同盟。而且要钱有钱,要人才有人才,要管道有管道,要炮灰也随时可以花钱买来炮灰,各路街头戏码,还真的是说来就来。

当然,我们的朋友也很多,除了广泛的第三世界国家,还有更多的全球实业的企业。说实在的,如果波音能够放下身段,接受中国的红色混改,中国一样会不计前嫌与之合作。就算是特斯拉,明知道马斯克是大忽悠,但是投身于制造新能源汽车,中国一样也欢迎。

最重要的是,中国人民就是中国最可靠的朋友。中国自己内部团结,其实任何敌人都是纸老虎。

乡岗的事情,一直以来我都关注着国内外的舆情动向。这可以暴露出来,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谁的沉默是支持哪一方。

我并不担心,甚至觉得有点幸运,毕竟人们没有选择用枪炮来解决世界矛盾,你来我往的嘴炮,远比二战那时候“文明”了很多。(插一句,那是因为东风快递,之所以我们能够互相骂架,是因为彼此不愿意动刀)。虽然我们在国际舆论上有点发不出声音,但是因为我们的大国定力,我们并没有授人以柄,至少到现在为止,西方攻击中国的调调,说来说去都是那些陈词滥调,夹杂一些最近的热点——实际上,以我阅读英文内容来看,HK并不算多大的热点。即使是纽约时报,乡岗内容也都是出现在中文版,英文版的HK内容极少——西方人真的对这群长相猥琐,做事更猥琐的家伙们,提不起兴趣,要知道西方人的街头运动,远比这个猛得多,劲爆得多。优越感深入骨髓西方普通白人,更不会关心中国的事(相反,我们对美国的政治斗争,感兴趣得多)。

舆论战,我们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被动。相反,我们获得了最好的效果——作为反面教材,对全国人民来了一次深刻的爱国爱社会主义的教育。顺势推出的上海临港、深圳示范区,也获得了很好的关注,出身时候就自带流量支持,以后一路成长也会得到“加速度”。

中国古话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在舆论场上,国外的互联网都是英美的管道,所谓“言论自由”,本就是不切实际的幼稚幻想。我们教育好自己的国民,就是重大胜利,至于影响全世界,那还是从影响全球的实业家、明眼人开始,那些顽固要和我们为敌的,秋后总有算账的机会。

所以,纽约时报扬言中国在舆论上已经大输,中国软实力全球大败,我只是微微一笑。心想就这样下去,中国人了解西方,西方人根本就是在想象一个落后的中国,愚弄自己的国民以“维稳”,这样的舆论战,我们输的不过一城一池,而西方人最终会输掉整个世界。

【巨龙,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龙语天下事”,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 关于最近“舆论战”的一些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