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英国人似乎有贩卖奴隶的传统和天赋,曾经英国是全球最大的奴隶贩子。目前英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性奴贩卖集散地。每年全球有数百万的性奴被贩卖,而英国就有数十万。就连ISIS的坎莎旅,也有不少英国女性前往投奔,帮助ISIS贩卖性奴。吉莱妮成功地帮助爱泼斯坦经营起了跨大西洋的国际性奴贩卖网络,爱泼斯坦的许多员工都被她发展为下线,帮助寻找性奴。这背后的黑幕或许永远也无法真正揭开。

这个夏天,我们中国吃瓜群众吃到的最大的瓜是港闹,而在太平洋对岸的美国,吃瓜群众吃到的最大的瓜是亿万富翁爱泼斯坦(Epstein)的萝莉快线(或译洛丽塔快线)。港闹的瓜我们吃多了,吃腻了,现在换一下口味,尝尝美国群众的大西瓜。说真的,这个大瓜要比港闹的大瓜有意思多了,相信大家吃了会上瘾。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1999年7月13日,美国著名导演斯坦利·库布里克拍的一部电影《大开眼界》在美国上映,这部电影由好莱坞一线巨星汤姆·克鲁斯、妮可·基德曼、西德尼·波拉克联合主演,可谓是阵容强大,当时的影评家都称这部电影为惊悚片(恐怖片)或色情片,这还真的小看了斯坦利·库布里克,这部电影他拍了三年多,是他最后一部,也是他最满意的一部电影。为什么要说这部电影?因为如果你看懂了这部电影,你就能看懂爱泼斯坦之死了,或者反过来,你看懂了爱泼斯坦,你就看懂了《大开眼界》这部电影。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库布里克的这部电影既不是什么色情片,也不是什么惊悚片,而是一部批判现实主义的力作,用它超越时空的洞察力照见了美国的未来,也就是今天发生在美国的故事。汤姆·克鲁斯和妮可·基德曼饰演了一对纽约中产阶级夫妇,属于那种“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的恩爱夫妻。电影的情节围绕着夫妻两人参加了两场超级权贵们的派对而展开,第一场是克鲁斯的客户亿万富翁维克多组织的家庭舞会,另一场是一次神秘的带着面具的、富有宗教仪式的群P淫乱派对。

故事情节迷人,想像一下如果有一部中国电影里面有刘亦菲的全裸出镜,还有海天盛筵的集体淫乱,是不是足够吸引人。然而这部电影又不仅仅局限于表面上的色情和惊悚,还有它对于人性与欲望、爱情与婚姻、性与权力、资本与阶层的关系的深刻探索,以及貌似风光的中产阶级注定被吞噬的命运的揭示。可谓是让人大开眼界,回味无穷。而爱泼斯坦的大瓜就是一部现实版的大开眼界,果然是现实比电影更丰富、更精彩。

一、爱泼斯坦之死

美国亿万富翁爱泼斯坦之死,在美国和全球引发的舆论风暴,已经远远超过了去年好莱坞影视大亨伯恩斯坦性丑闻,不单单是因为死了人,这个人死得还很离奇,更因为他背后庞大的政商关系网,洛丽塔快线的丑闻,以及深不可测的黑幕,卷入其中的包括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现任总统特朗普、美国首富比尔·盖茨、英国的安德鲁王子、前首相布莱尔等众多的欧美政商精英。这些都很吸引人们的眼球,我们先从爱泼斯坦之死说起。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2018年8月10日凌晨6:30分,爱泼斯坦在纽约大都会惩治中心的牢房里被发现“心脏骤停”,然后被监狱方面送往纽约市中心医院,在那里他被宣布死亡。事实上他在被送往医院的时候,已经死亡,就连狱警也说不清楚他的确切死亡时间,而联邦监狱局则向媒体发布消息称,爱泼斯坦死于“明显的自杀”,但是这个说法招来巨大的争议。

爱泼斯坦自7月6日被捕以后,就一直关押在纽约大都会惩治中心,号称比美军在古巴的关塔那摩监狱还要戒备森严,包括黑西哥大毒枭古兹曼等重要犯人都曾关押在这里。爱泼斯坦死后两天,美国司法部长巴尔愤怒地谴责了联邦监狱管理局和大都会惩治中心,认为他们渎职,没有看管好如此重要的一个犯人,严重违规并要求彻查此事,当天便派出FBI登上了爱泼斯坦美属维京群岛的“性奴”小岛进行调查。巴尔的愤怒应该来自特朗普,爱泼斯坦如果活着,他会成为特朗普对付民主党的一张王牌,赢得2020大选的重要筹码,这事儿我们放到后面再说。

8月16日,纽约市首席法医芭芭拉·桑普松确认,尸检结果表明,爱泼斯坦“死于上吊自杀”。再一次为爱泼斯坦死于自杀盖棺定论,但是在沸腾的民意面前这棺材板实在盖不住。由于他并没有提供有说服力的依据,反而引起舆论更大的猜疑。要知道在美国纽约,尸检报告属于“不可调阅”的公共资料,目前爱泼斯坦的三位私人律师坚决不相信他会自杀,并且声称要就此事展开独立调查,彻底查清他的死因。而民调显示,美国民众也纷纷表示不相信爱泼斯坦会自杀。

从目前来看,爱泼斯坦之死疑点重重,支持自杀的依据和支持谋杀的依据一半一半,各自都言之成理,论之有据。首先我们来说自杀的依据,前面说了监狱和法医都认定为自杀,这算是一个依据,至少目前还没有确凿证据可以推翻他们的官方结论。

然后呢,我们还可以找出至少三条依据,第一条是爱泼斯坦曾经在7月23日自杀未遂,后来被抢救了回来;第二条依据是爱泼斯坦死前一天,检方向法庭提交了2000多页的起诉材料,这意味着他的女友吉莱妮彻底背叛了他,为求自保向检方提供了牵涉到大量权贵的罪证,爱泼斯坦几乎难逃终身监禁的重罪,死亡可能是最好的解脱;第三条,爱泼斯坦在死前两天留下了遗嘱,将自己所有的财产委托给一个叫1953的信托基金,虽未明确受益人,但是按照法律,唯一受益人将是他的弟弟马克。

其实这个支持自杀的证据链条是很强大的,一个66岁的富豪习惯了骄奢淫佚的生活,哪里受得了监牢之苦,如果出狱无望,真的是生无可恋。而且他有过自杀未遂的前科,再加上女朋友的背叛,以及他在遗嘱中将所有的财产都留给了自己的弟弟,都足以说明吉莱妮的背叛可能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但是在另一方面,怀疑他死于谋杀的说法也得到了许多证据链的支持。第一,美国总统特朗普率先发难,用一条看似随意的推特,暗示克林顿夫妇谋杀了爱泼斯坦,杀人灭口了。事实上特朗普在当选总统之前,有媒体采访时问他对克林顿的看法,他就对媒体说过,克林顿是个好家伙,但是他早晚会因为与爱泼斯坦在小岛上的事儿遇到大麻烦。再加上特朗普与克林顿都曾是爱泼斯坦的朋友,互相知根知底,查出来的航行日志等证据也表明克林顿与爱泼斯坦过从甚密,至少27次搭乘过爱泼斯坦的萝莉快线,以及克林顿夫妇此前曾被媒体揭露有50个相关人士被神奇死亡,再多一个爱泼斯坦也不稀奇。

第二个依据是有执法人员15日向媒体透露过,尸检报告显示爱泼斯坦“颈部多处骨折”,特别是舌骨的骨折,让人们相信爱泼斯坦可能是被人勒死的。有媒体拿出还存在绞刑的印度法医鉴定报告论证说,在100起被绞死的犯人中,只有6起是舌骨骨折的。也就是说,爱泼斯坦被谋杀的可能性要大得多。特别是一些法医界的名人也站出来支持这种说法。

第三个就是爱泼斯坦自杀当天,狱方取消了对他24小时的自杀监控,将其单独留在监狱,监狱的监控摄像头居然离奇的坏了,本来应该每半个小时就要检查牢房的狱警也没有出现,而且他也曾对自己的狱友说,可能会有人想杀死他。按理来说,这么重要的犯人是不应该单独监禁的,就在爱泼斯坦自杀的当天,他的狱友被调离到别的牢房。这么多的巧合,不能不让人怀疑他是死于谋杀。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第四个是律师的态度,因为最后一个见到爱泼斯坦的是他的律师。他的律师说爱泼斯坦在与他会面的时候精神状态很好,绝对不可能会自杀,即使FBI不调查,他们也要将爱泼斯坦之死调查到底。

所以,支持自杀和谋杀的证据都一样强大,谁也说不清楚,这事儿可能又会跟肯尼迪遇剌案一样成为历史悬案。外媒还有一种说法,说是死亡的人并不是爱泼斯坦,声称有目击证人说抬走的尸体虽然长相相似,但是耳朵轮廓明显不像是爱泼斯坦的,也就是说有可能爱泼斯坦并没有死,只是被调包了,会隐性埋名在某个地方度过余生。这种可能性并不是没有,因为古今中外历史上类似的案例也不少。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说法,我们可以看到,其实最重要的并不是他是自杀或是被谋杀,抑或是他被调包了,而是他必须永远地对公众闭上嘴巴。也就是说他的身上藏着惊天大秘密。就在一年前,他还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虽然他很有钱,但是在上层社会面前,他还是个“贱民”,所以很多权贵都愿意向他倾诉秘密。也就是说他掌握着太多太多的秘密,尤其是欧美权贵们的隐私。

所以不管是他自己上吊自尽,还是被人勒死,又或者被人调包了,都不可能是畏罪自杀,事实上他根本就没有认罪。就算他真的是上吊自杀了,那也可能是有人逼着他不得不自杀,他失去了一切的自由,包括生与死的自由。

值得说道说道的是美国的监狱,管理如此混乱,令人吃惊。特朗普和巴尔的愤怒是有道理的,这么一个重要的犯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找谁说理去。但是美国的监狱就不是说理的地方。事后,联邦监狱管理局也只是调换了大都会惩治中心监狱长的岗位,两位当值的狱警被停职,如此重大的渎职,可谓是官官相护,罚酒三杯了。

中国的公知们一直宣扬美国是法治社会,司法独立多么美好。事实上美国的监狱是世界最黑暗的地方。美国人口只有全世界的5%,但是美国的监狱里关押着全世界25%的犯人,据美国政府统计,美国成年人有坐牢纪录的高达7000万人,也就是说每三个美国人就有一个坐过牢,这在全世界也是绝无仅有的。

而且美国的警察有1000多万,是中国警察数量的五六倍,比中国全国的公务员还要多,去年拨给警察的经费是5160亿美元,而美国人每年付给律师的费用高达一万多亿美元,占到美国GDP的6%,如此高昂的法治成本,并没有给美国人带来真正的安全感,每年数万人死于枪杀,一到晚上就不敢出门。

特朗普上台以后,大肆抓捕非法移民,使美国的在押犯人越来越多。特别是特朗普还大力支持私营监狱的发展,据《纽约时报》报道,在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第二天,美国监狱巨头CCA和 GEO 的股价分别窜升 43 和 22 个百分点。私营监狱行业居然迎来了特朗普时代的春天。

在特朗普的力推下,美国各州与监狱签订合同,规定州政府一定要保证私营监狱最低入住率达90%以上。如果没有达到,空床由政府买单。州政府当然也想省钱,但这就要求犯人只能多于90%不能少,扭曲了司法的本意。政府为了省钱而抓犯人充数,这么奇葩的地方也只有美国了!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人满为患的美国监狱

爱泼斯坦死得不明不明,并不稀奇。美国监狱的混乱和黑暗,举世闻名。美国的犯人只要有钱,不但可以在监狱里嫖妓,而且还可以嫖女狱警,甚至还不断爆出女狱警跟犯人生孩子的丑闻。

但是对于狱警来说,被犯人嫖了生娃或者被强奸,还不是最可怕,更可怕的是美国犯人还会谋杀狱警,在那些关押终身监禁犯人的监狱里面,狱警得把犯人当大爷伺候着,否则的话,哪个重刑犯一不开心,就要杀人,通常他们会几个人一起合谋下手,通过抽签抽出一个主杀手,然后以电灯坏了、下水道不通了等借口骗来狱警,埋伏着的犯人一拥而上,制伏狱警,然后由主杀手动手杀死狱警,反正对他们来说无非多加一个终身监禁而已。由此可见,法律党鼓吹废除死刑是多么荒谬!

二、逆袭与贵人

爱泼斯坦是个犹太人,于1953年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区(相当于贫民区),父亲是一个公司管理员兼园艺工人。一般媒体只是说报道说他出生于中产阶级家庭,但是中产阶级这个概念过于宽泛,像汤姆·克鲁斯扮演的年薪百万美元的纽约内科医生也是中产阶级,而爱泼斯坦的父亲无疑处于社会的底层了。所以从出身来看他也是妥妥地屌丝,当然是后来逆袭成功了的屌丝。下面我们将会看到,他的逆袭离不开几位贵人的相助。

爱泼斯坦应该是继承了犹太人的学霸传统,他在中小学时代的成绩很好,而且脑瓜子好使,五岁就开始学琴,弹得一手好钢琴,精通古典音乐,还有“惊人的数学头脑和想像力”,在十六岁就跳过两级参加了高考,后来上了纽约大学。有人说,如果他一辈子在科学的道路上前进,没准还真有可能成为爱因斯坦那样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和爱泼斯坦都是犹太人的著名姓氏,血缘关系应该也比较近。

但是爱泼斯坦进了大学就学坏了,可能受到当时叛逆思潮的影响,这一点跟他的好基友克林顿完全相反,克林顿上大学时就是一个不修边幅图书馆的书呆子形象。爱泼斯坦在纽约大学数理系呆了五年,也没有拿到学位,估计毕业证应该是拿到了。

然后遇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贵人道尔顿学校(Dalton School)大学预科校长唐纳德·巴尔(Donald Barr),他在1974年聘用了当时年仅21岁的大学肆业生爱泼斯坦在学校教数学,后来转教物理及微积分。

道尔顿学校是美国著名的常春藤联盟的预备院校,其中大多数学生都出身中产以上家庭,且其中的大多数最终都会走进常春藤学校。在这样一所学校中,没有人理解为什么老巴尔会聘请一名毫无教学经验,甚至还是肆业生的人教授基础学科。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所以,老巴尔可以说是爱泼斯坦的第一贵人了,而道尔顿当老师也是他的第一份工作。特别巧合的是,现任美国司法部长竟然就是当年的老巴尔校长的儿子,真的是无巧不成书,可以写成小说了,拍成电影了。

老巴尔早已经在2004年仙逝,但是他聘任爱泼斯坦的事儿,差点给他的儿子带来大麻烦。就在前不久的国会听证会上,国会议员们纷纷质疑小巴尔会不会像他老子一样对爱泼斯坦照顾有加,徇了私情。最后这哥们拍着胸膛起誓,才过了这一关。

当时还是文艺青年的爱泼斯坦在贵族学校如鱼得水,深得学生的喜欢。然而在见识了上流社会的奢侈生活以后,爱泼斯坦也开始钻到钱眼里了。1976年,爱泼斯坦给一位道尔顿学校的一位学生做兼职家教,成功地勾搭上了这位学生的姐姐,并通过她进入了华尔街五大投行之一的贝尔斯登,从此踏上了华尔街的金光大道。他这位学生的父亲就是贝尔斯登公司董事长格林伯格,也是帮爱泼斯坦挤身上流社会的第二位贵人。

格林伯格看到年轻的爱泼斯坦脑瓜子好使,数学又学厉害,就邀请他加入贝尔斯登做交易员。事实证明,爱泼斯坦没有让格林伯格失望,仅仅干了四年,爱泼斯坦就实现了从最底层的交易员到合伙人的跃升,当上了合伙人以后,爱泼斯坦见了大世面,学到点金之术,一颗野心蠢蠢欲动,不再满足于做小股东,想要自己当大老板了。

一年之后(1981年),爱泼斯坦拿着从贝尔斯登赚到的第一桶金,成立了自己的财务管理公司,当然也带走了他的大批客户。用爱泼斯坦的话来说,开始了“专捡华尔街遗落的钱包”的历史。三年以后,公司越做越大,钱包越捡越多,爱泼斯坦开始跻身千万富翁的行列,买下了纽约上东区的一所学校并改建成了自己的豪宅。

然后,爱泼斯坦又遇到了他的第三位贵人。1986年,在保险公司高管罗伯特·梅斯特的介绍下,爱泼斯坦结识了“维多利亚的秘密”母公司的董事长兼CEO维克西纳,并在1987年成为他的财务顾问,开始步入真正上流社会的“名利场”。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1991年,爱泼斯坦得到了维克西纳的“全权代理”,可以用维克西纳的名义招人、签单、借贷和买卖房产,从此成为维密的核心管理层。并在1995年升任维克西纳资产管理公司的总裁,维密秀的常客。在成为维密核心成员以后,爱泼斯坦借助于这个情色帝国,结识了大量的权贵,包括克林顿和特朗普等等。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喜欢美女。

我们知道维多利亚的秘密是美国著名的内衣品牌,早在90年代初年销售额就超过了10亿美元,在美国有上千家内衣专卖店,上百家的美容院。每年都要举行大量的走秀活动,旗下汇聚着全球顶级的美女模特。2017年,维多利亚的秘密在上海举办走秀活动,门票被爆炒到20多万一张,堪称天价,但是中国的富豪们还是蜂涌而去,趋之若鹜。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爱泼斯坦充分利用了维密的美女模特资源,结识各路权贵,为自己也为维克西纳创造财富。至少在1997年,爱泼斯坦已经开始借招聘模特之名“潜规则”女模特了。

这一年,27岁的维密名模爱丽莎(Alicia Arden)为了得到一项活动安排,来到爱泼斯坦的办公室面试,爱泼斯坦除了要她表演内衣走秀以外,还撩起她的裙子摸她的屁股,爱丽莎见势不对就跑了,然后向警方告发了爱泼斯坦性骚扰。这是爱泼斯坦第一次因为性犯罪被起诉,但是他很轻松地摆平了这件事儿,直到22年后的今天,爱丽莎也没有拿到警方的调查报告,现在当然是永远也拿不到了。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可以说老巴尔校长、贝尔斯登的董事长格林伯格和维密董事长维克西纳是将爱泼斯坦带入上流社会的三位贵人,尽管后来爱泼斯坦结识了许多比他们更有钱、有权的权贵,但是从阶层跃升的角度来讲,这三个人起到的作用是最大的。

三、财富与故事

有人说爱泼斯坦是华尔街的金融家,也有人说爱泼斯坦是美国的超级“老鸨”,还有人认为是他是著名的慈善家,更有人称他为“恋童癖”,还有人说他是性奴贩子或性奴岛岛主。或许这些头衔都是对的,却只是描述了爱泼斯坦多面人生的一面而已。不管这许多头衔如何,爱泼斯坦确实是个有钱人,至少他拥有令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望尘莫及的财富。

在爱泼斯坦临死前两天,也就是8月8日,他曾立下遗嘱,将名下的将名下5.77亿美元(约合40亿人民币)交由一家名为1953信托基金保管,但没有写明信托的受益人;而在8月19日法庭的文件显示,既然爱泼斯坦没有立下遗嘱,根据美国当地的法律,那么他的亲弟弟马克将是唯一继承人。也就是他多年的女朋友兼合伙人吉莱妮将拿不到一分钱,这就是结婚与未婚的区别,尤其是女同胞们,一定要记得这个教训。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爱泼斯坦在纽约的豪宅

那么爱泼斯坦都留下了哪些财产呢?综合美国媒体的信息,爱泼斯坦名下的财产包括约3亿美元的股票,两架私人飞机,其中一架是29座的波音727,一架是22座的湾流飞机,30多辆豪华汽车,至少五艘游艇,两个小岛,分别叫小圣詹姆斯岛和大圣詹姆斯岛,以及纽约上东区价值7700美元的豪宅,佛罗里达棕榈滩的别墅,新黑西哥州40万公顷的农场,还有巴黎的别墅和其它地方的房产。

这些财产从此肥水不流外人田,成为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在了马克的头上。当然作为爱泼斯坦之死最大的受益者,马克不太可能参与谋杀了自己的哥哥。马克事实上跟爱泼斯坦一样神秘,他只比哥哥小一岁半,最开始做丝印生意,后来也成为了房地产大亨,然后激流勇退,在39岁就退休了,是个明白人,要那么多钱干嘛,一辈子够花就成了。否则像他的哥哥,赚了那么钱又怎样?钱在银行,人去了天堂。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马克的生活很低调,生活朴实,对金钱没有爱泼斯坦那么永无止境的渴求,没有像爱泼斯坦那么豪华的别墅和小岛,他住的楼房看起来甚至有些破旧。穿着也很随意,不太讲究。但是这并不影响他是有钱人,因为他的慈善捐款就超过了他明面上的资产,所以媒体对他到底有多少钱,也是一个谜。

他们两兄弟平常的交往也不多,至少在目前媒体曝光出来的信息看,没有马克乘坐过爱泼斯坦萝莉快线或去他的性奴岛狂欢的纪录。而在爱泼斯坦今年7月被捕入狱后,马克曾提供自己的房产作抵押试图保释哥哥出狱。可谓是患难见真情,爱泼斯坦死后第二天,也是马克第一个去认尸的。

爱泼斯坦是个有故事的人,关于他与那些权贵们在萝莉快线与性奴岛的故事,我们后面再说,我们先说几个与财富有关的故事。

有钱就是任性,爱泼斯坦曾经有一段时间迷恋优生学,有一次当他听说,一家名为生殖选择库的基因库为诺贝尔奖获得者留下精子库的故事。于是他马上就在新墨西哥州买了一大块地建了一个农场,农场面积多达40万公顷,并且在农场的一座山顶修建了一座山顶别墅群。用来干什么?用来播种,只不过不是给庄稼播种,而是给自己播种。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为了达到优生目标,爱泼斯坦经常邀请富有魅力的高知女性参加豪华宴会和舞会,从中挑选优质的女性来播种,最好是哈佛、耶鲁这样的名校毕业的美女或在校大学生。这个优生计划堪称疯狂,要一次同时跟20个女性播种。至于这项计划进行了多少年?播下了多少种?收成如何?没有人知道,他到底生了多少孩子,也没有人知道,恐怕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爱泼斯坦的宴会和舞会

反正当爱泼斯坦死了以后,有几十个人打电话给法院声称是他的孩子,要继承爱泼斯坦的遗产,更绝妙的是美国的DNA鉴定机构公开在报纸上刊登广告招揽生意,为所有自称是爱泼斯坦孩子的人提供DNA鉴定,一时间问询者不绝,电话都被打爆。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爱泼斯坦另一个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是他与美国名校和科学家的关系,并提供了巨额的捐款,赢得了慈善家的美誉。

随着爱泼斯坦的死去,《哈佛大学校报》一篇发表于2003年6月5号的旧文出乎意料地名列哈佛大学校报阅读量榜首。这篇文章的开头写道:

【“长袖善舞的金融大亨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今年慷慨解囊,向哈佛大学捐款三千万美元,作为一个生物数学和进化动力学项目的启动资金。”】

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是马丁·A·诺瓦克(Martin A. Nowak)教授,除此之外,爱泼斯坦的哈佛朋友圈还包括哈佛林赛心理学教授斯蒂芬·M·科斯林(Stephen M.Kosslyn)、前教务长亨利·A·罗索夫斯基(Henry A.Rosovsky)和法兰克福法学教授艾伦·M·德肖维茨(Alan M.Dershowitz)等杰出学者,值得注意的是,德肖维茨也去过爱泼斯坦的性奴岛,后来德肖维茨还帮助爱泼斯坦免于牢狱之灾。

诺瓦克对爱泼斯坦在科学界的众多关系赞不绝口。他说:

“他在科学界的关系令人惊讶。他熟悉的科学家数量惊人,几乎认识你能想到的每一个人。”】

还说,

“他是最令人赏心悦目的慈善家之一。与很多支持科学的人不一样的是,他无条件地支持科学。与他来往有益无害。”】

而德肖维茨则认为爱泼斯坦“才华横溢”,科斯林也称爱泼斯坦属于“我认识的人中最聪明的。”真的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所谓的哈佛也不过如此。

这篇文章还诚实的记载了,在爱泼斯坦与克林顿总统、凯文·斯派西(Kevin Spacey)和克里斯·塔克(Chris Tucker)等好莱坞明星一同前往非洲,探讨该地区面临的艾滋病和经济发展问题之前,这位数学老师出身的亿万富翁并没有太大名气。

更重磅的消息是,爱泼斯坦还与哈佛大学(时任)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H.Summers)过从甚密。他们两人一起服务于美国三边委员会(Trilateral Commission,系大卫•洛克菲勒在1973年创立的一个智囊组织,其目的是增进北美、西欧和亚太地区的交流与合作)和外交协会,这两个大名鼎鼎的机构,毫无疑问,爱泼斯坦出事,也让这两个组织蒙羞。也让人们怀疑他的国际性奴贩卖生意与全球影子政府(共济会)有关。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爱泼斯坦还对未来学、超人工智能非常感兴趣,他还告诉一位超人类主义的拥护者表示,他希望自己的大脑和生殖器被低温冷冻。甚至就连国际上最为大名鼎鼎的神棍霍金也他关系非同一般,霍金光顾他的性奴岛拍下的照片也流传开来,可以说,这一次爱泼斯坦之死简直是捅破了天,美国灯塔原本暗淡的光芒,几乎要熄灭了!如果背后的黑幕被完全揭开,那将是真的令人大开眼界的!

四、萝莉与小岛

爱泼斯坦最为英美媒体津津乐道的是他的萝莉快线(或译洛丽塔快线,空中性爱包机)和性奴小岛(或译狂欢岛,娈童岛),在他的两架飞机和两座小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现在也只知道冰山一角,或许这不仅是一个欧美权贵纵欲的淫窟,还是一个国际性奴贩卖网络的中转站。让我们不禁回想起几百年前纵横大西洋的奴隶贸易,只不过当年贩卖的是黑奴,如今贩卖的是性奴,当年用的是船,如今用的飞机!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爱泼斯坦成为娈童癖,可能与他在道尔顿学校担任过教师有关系。不过他当时在学校里面却是没有传出过什么绯闻,因为当时的社会风气其实也是比较开放的,正是性解放流行的时候。可能是因为他当时太穷,也可能是因为他那时还没有变质。不过,在心理学上会有所谓的补偿心理,这可以解释他后来成为变本加厉的变态娈童癖。

当然更可能跟英美上流社会的娈童文化有关系,要知道他正是通过他的未成年性奴编织了一张无比巨大的政商关系网,卷入这张网里面的都是欧美上层社会的精英。这种传统其实是非常久远的,当年哥伦布抵达美洲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抓了一个12岁的印第安小姑娘并且把她强暴了。去年美国童子军协会就曾经披露,该协会有上万名男女儿童被性侵,还有美国的一些基督教会也不断爆出娈童丑闻。

那么爱泼斯坦是如何成为性奴岛岛主和性奴贩子呢?爱泼斯坦获得未成年性奴的途径很多,最初的套路是这样的。他付钱给一些无家可归或贫困的女童,诱骗她们去他位于纽约上东区的豪宅,或弗洛里达州棕榈滩的别墅提供按摩服务。在这个过程中,他会以言语挑逗或金钱为诱饵哄骗小姑娘给她裸体按摩,然后他会趁机性侵或嫖宿幼女,随后发展成为他的下一个性奴。

这些女孩年纪最大的也不过16岁,大部分在12-16岁之间,正是中学生的年纪,心智都不成熟。不少小女孩被爱泼斯坦性侵后都会成为他的性奴,并且会加入他的性奴军团,帮助他去诱骗别的小姑娘来为他服务,从受害者变成加害者,成为爱泼斯坦的同谋去帮他招募更多的少女。其中一个名叫特尼·瓦德(Courtney Wild)的女士,就帮爱泼斯坦招募了70-80个小姑娘。

长相甜美的纽约小女孩詹妮弗·阿罗兹(Jennifer Araoz)的遭遇,就是众多此类女孩的一个典型代表。2001年,14岁的阿罗兹还是纽约城市高中的学生。有一天她遇到了一位看起来很友好的女性,很关心的问及她的家庭情况、经济条件。不久后,那个女人将阿罗兹带到了爱泼斯坦在纽约的豪宅去赚钱。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一开始爱泼斯坦只是见面寒暄,面对这位成功人士,阿罗兹渐渐敞开心扉,倾诉了自己12岁时父亲死于艾滋病的悲伤往事。爱泼斯坦也友善地听她讲述希望成为百老汇演员的未来梦想。爱泼斯坦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并支持她的梦想,以取得她的信任。

詹妮弗不会想到,这是她噩梦的开始。她被一步步算计,掉进性奴陷阱的诱饵。从最初的友好交流,到付费按摩,再到半裸或全裸按摩,每次几百美元,最终被诱骗进入一个墙上挂着裸体画像的私密卧室,被爱泼斯坦强奸施暴,彻底沦为性奴。

老司机爱泼斯坦的套路,不仅对詹妮弗管用,整个纽约、新墨西哥和佛州棕榈海滩市的那些爱艺术、丧父(或单亲家庭,美国家庭问题严重,非婚生育子女占到了一半)、漂亮的寒门少女,都很难逃脱爱泼斯坦的魔爪,几乎都成为淫魔的猎物。很难说得清楚爱泼斯坦到底强奸和玩弄了多少小女孩,据他的私人按摩师所述,爱泼斯坦说性对他来说就像吃饭,每天需要3次高潮。

其中有一个受害的小性奴告诉法官说,爱泼斯坦还有一个“小黑本”,里面详细地记录了爱泼斯坦性奴军团的成员、网络,以及她们在各地的住处,更详细记录了“性奴军团的少女们”与那些政商名流,达官贵人的会面地点,时间,以及交通方式(有些时候会用萝莉运送女孩去巴黎)。如果这个小黑本被曝光,肯定又会引发轩然大波。

在美国本土的中小学校寻找性奴资源只是他的一个途径,爱泼斯坦后来把他的魔爪伸向了世界的各个角落,尤其是原苏联和东欧地区,以及中东地区,在他的小岛上甚至还有一个小清真寺,应该就是他关押中东穆斯林性奴的地方。就连东亚和非洲也不例外,他的萝莉快线有大量飞往北非、东南亚、日本、印度等地的航行纪录。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爱泼斯坦送给吉莱妮的吉莱妮号游艇

说到爱泼斯坦性奴贩卖网络的国际化,就不能不提到他的女朋友吉莱妮·麦克斯韦尔,帮助他发展了大量的客户和性资源,成为他最得力的助手。现年58岁的吉莱妮出身名门,是伦敦的社交名媛,她的父亲曾是英国大名鼎鼎的镜报集团的老板罗伯特,身家高达30亿美元!后来于1991年突然在游艇上溺水而亡,这里面也是黑幕重重。然后呢,吉莱妮一家就发现父亲欠下了太多的债务,根本就还不清,所以只好申请破产了。

1991年,吉莱妮在纽约遇到了爱普斯坦,两人一拍即合,开始了长达她们长达28年的孽缘。吉莱妮是落难的千金小姐,空有深厚人脉,急于找个金龟,回归曾经的奢华生活;爱普斯坦则是新晋的亿万富翁,需要扩张人脉,将全球的顶级富豪变成自己的客户。

很快吉莱妮就搬进了爱泼斯坦在纽约的豪宅,成为它的女主人。在2009年的一次证词中,爱普斯坦手下的几名家庭雇员作证时称,吉莱妮在爱普斯坦的公共和私人生活中发挥着核心作用,至少从1992年起,吉莱妮负责爱普斯坦所有家庭物业的招聘、监督和解雇员工。员工们称她为“女主人”。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爱泼斯坦与吉莱妮

总之,爱泼斯坦很需要吉莱妮的名门背景,而陷入经济困境的吉莱妮则非常想嫁给爱泼斯坦,重新过上贵妇人的生活。然而,爱泼斯坦似乎对婚姻不感兴趣,而是把吉莱妮发展成为了他的“鸨母”,从而成为他在性奴岛上的大管家。光是吉莱妮给爱泼斯坦介绍的英国名人就高达几百人,被爱泼斯坦纪录在小黑本上,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安德鲁王子。

随着爱泼斯坦的死亡,他在美属维京群岛中的两个小岛也被揭开了神秘面纱,成为美国热闹的旅游景点。这个曾经戒备森严,连个小鸟都飞不进来的小岛,树倒猕猴散,如今又变成了加勒比海上一个风景迷人的小岛。许多记者和游客跑到这里来自拍、探秘。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初开始,爱泼斯坦通过在美属维京群岛注册公司,以帮助自己和客户逃税。后来业务越做越大,爱斯斯坦干脆在1998年花795万美元购买了圣托马斯海岸附近的一个风景如画的小岛,面积为72英亩(约合432亩),紧接着他在岛上建造了面积达24000平方英尺的私人住宅群,还配备了两个大游泳池。慢慢开始了他和达官贵人狂欢派对和性奴生意。

随着爱泼斯坦性丑闻的不断发酵,媒体也在不断进行深度的挖掘。这段日子英美媒体和社交网站都在盛传有关性奴岛的信息。IT工作者史高丽(Steve Scully)是性奴岛上的老员工了,她从1999年到2006年一直在爱泼斯坦的小岛上工作,在长达七年的时间里,见证了性奴岛的隐秘。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她在接受美国NBC新闻记者的采访时说:

“我经常在那里看到年少的女孩,在那几栋房子的起居室里,摆满了小女孩的半身裸照,……我不知道这些小女孩算不算儿童。在我看来,这里几乎每个女孩子年纪都很小,她们工作于主卧室、办公室和岛上的体育设施。”】

而据英国《每日邮报》8月13日的报道称,当地许多社区成员认为爱泼斯坦把他奴役过的年少女孩藏在清真寺或岛上其他建筑的地下室里。也就是说这个岛屿可能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甚至我们不能排除有小女孩被爱泼斯坦杀害,埋藏在小岛上的某个地方,或者抛入大海。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岛上私人机场的前空中交管员告诉美国《名利场杂志》说:

“我多次看到爱泼斯坦从直升机上下来,站在停机坪上,俯瞰着我们的塔楼,带着小女孩们一起登上他的私人飞机,有一件事在我脑海里尤为突出,因为女孩们都很小,在我眼里她们没有人可能超过16岁。”】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的权贵都喜欢小女孩,或者只喜欢小女孩,岛上的服务员告诉媒体说,维密的老板维克西纳也曾带着他的名模们光顾过性奴岛,那些名模们也会在岛上为权贵们提供服务。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维密老板维克西纳和他的名模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爱泼斯坦经常住在性奴小岛上,每次一住就是好几天,他在岛上的时候,每天都会带着十几个小女孩陪他游泳,然后做不可描述的事。当然,在他回到性奴岛的时候,也会经常有权贵圈的朋友们搭乘萝莉快线过来造访,然后他就会用这些小女孩招待他的客人,举行狂欢派对。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成千上万的欧美权贵光顾过爱泼斯坦的性奴岛,那些记录在小黑本上的长长的名单会惊掉你的下巴,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安德鲁王子就不说了,其它的权贵包括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美国首富比尔.盖茨、哥伦比亚总统帕特拉纳、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哈佛大学教授德肖维茨、凯悦酒店董事长汤姆.普里茨科、民主党参议员米切尔、前墨西哥州州长及民主党大佬比尔.理查森,所以,这个大瓜欧美媒体可能一年都吃不完,必须吃到明年大选。

我们以英国约克公爵安德鲁王子(维多利亚女王的次子)为例,看看权贵们是如何在爱泼斯坦小岛上享受性服务的。据英美媒体分析,安德鲁王子应该是在1992年认识爱泼斯坦的,并从此与他交往甚密。这个时间点正好与吉莱妮成为爱泼斯坦女友的时间吻合,显然是她安排了爱泼斯坦结识安得鲁王子的。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爱泼斯坦死后第二天 安德鲁与维利亚女王在一起 看他多开心

据原先在岛上工作的小女孩弗吉尼亚向英国媒体透露,她第一次被带到小圣詹姆斯岛上,就被带到了爱泼斯坦的按摩室里,爱泼斯坦躺在床上,说要对她进行面试,试试她的按摩技术,结果才按了不到两分钟,她就被爱泼斯坦推倒了。年少貌美的弗吉尼亚算是比较幸运的,因为爱泼斯坦决定把她献给安德鲁王子。

安德鲁王子第一次来岛上玩的时候,爱泼斯坦给了她一万五千美元,要她好好伺候这位权势赫赫的王子。就在岛上豪宅的书房里,书房里有一张巨大的书桌,书桌上用玻璃压着少女们的裸照,王子进来后,她跟另一名少女一人坐在王子的一条大腿上,玩起了双飞。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安德鲁王子、弗吉尼亚和吉莱妮

英国媒体曝光此事后,英国王室和安德鲁王子坚决否认,然而安德鲁、弗吉尼亚和吉莱妮的合影传得网上到处都是,恐怕他再怎么否认也是百口莫辨,没有人相信他是清白的。而且安德鲁王子也绝不只上过一次性奴岛,他与吉莱妮关系紧密,在2000年的时候,他还专门在英女王的诺福可庄园举办了一场派对,以纪念吉莱妮39岁的生日,这些都是抹不掉的。

很显然位高权重的安德鲁王子是爱泼斯坦重点拉拢的对象,既然掉进了爱泼斯坦的玫瑰陷阱,就不是那么容易脱身的。早在2014年12月30日,弗吉尼亚就向佛罗里达州法院状告爱泼斯坦性侵她,在递交的补充材料里,提到当时不到17岁的她也曾被迫在伦敦、纽约和小圣詹姆斯岛上与安德鲁王子发生过性关系。只是那次官司告的是爱泼斯坦,在罪证里顺便提及到了安德鲁王子。但是此事也让安德鲁声名狼籍并丢掉了公职。

如今爱泼斯坦终于是死了,安德鲁和那些曾经光顾过性奴岛的权贵们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据弗吉尼亚回忆说,在小圣詹姆斯岛上的豪宅里,每次去都能看到十几个一丝不挂的少女。随时等待着像安德鲁王子这样的贵宾,提供性服务。

2016年1月,为了服务更多的英美权贵,爱泼斯坦又豪掷1800万美元买下了性奴岛附近的大圣詹姆斯岛,面积为168英亩,约合1008亩。这样一来大小圣詹姆斯岛附近的海域就完全变成了他的私人领域。就在爱泼斯坦被捕前,他还向大圣詹姆斯岛上运去了工程车,准备大兴土木,建一个更大的豪宅,贩卖更多的性奴,招待更多的权贵。

王诚:爱泼斯坦之死,以及他一生中不为人知的故事

大、小圣詹姆斯岛

据美国媒体透露,按照爱泊斯坦的修建蓝图,大圣詹姆斯岛上的建筑将包括一个驳船码头,一个水下办公室与特色游泳池,两个家庭农场,一组原生态休闲农舍,一个圆形剧场,一系列特色花园,一条他专属的船用电缆,一套环保太阳能电池组和发电机设备,以及存储大楼和安全大楼,工作棚、机器车间。在岛上的航拍照片中,可以看到那艘驳船和一些完工的结构以及施工设备,然而这一切都因为爱泼斯坦的死而划上了休止符。

美国检察官办公室负责人拉尼·杰弗里·伯曼(U.S. Attorney Geoffrey Berman)在一份声明中说,对于那些已经站出来的,勇敢的年轻女性和许多尚未站出来维权的受害女性。我重申,我们仍然致力于为你们辩护,我们对起诉书中指控的行为进行调查,包括一起阴谋指控仍在进行中。

只是关押在纽约大都会惩治中心的爱泼斯坦都被灭口了,那些曾经的性奴,又有多少敢于站出来起诉那些加害于他们的权贵们呢?事实上,当FBI抵达性奴岛的时候,那个小岛早已人去楼空,自然是有人把那里的性奴都接走了,并转移了那里的该转移的东西。就连当地的渔民都在说,你们FBI怎么现在才来詹姆斯岛搞事情?

性奴岛或许不久就会取代自由女神像,成为新的热门旅游景点,而灯塔国好不容易树立的形象也崩塌了。詹姆斯岛这个名字就容易让人联想到奴隶贸易,早在1651年,一位叫名詹姆斯的荷兰公爵在非洲冈比亚河里的一个小岛上建立了要塞,此后这个岛就命名为詹姆斯岛,它的名气来源于奴隶贸易,来自英国、法国等国的奴隶贩子先后成为这个小岛的主人,非洲黑奴从这里被贩卖到了美洲。

英国人似乎有贩卖奴隶的传统和天赋,曾经英国是全球最大的奴隶贩子。目前英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性奴贩卖集散地。每年全球有数百万的性奴被贩卖,而英国就有数十万。就连ISIS的坎莎旅,也有不少英国女性前往投奔,帮助ISIS贩卖性奴。吉莱妮成功地帮助爱泼斯坦经营起了跨大西洋的国际性奴贩卖网络,爱泼斯坦的许多员工都被她发展为下线,帮助寻找性奴。这背后的黑幕或许永远也无法真正揭开。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王诚说人生”,原标题《爱泼斯坦之死 美帝衰亡之兆!》,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爱泼斯坦之死 美帝衰亡之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