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与柳传志的区别,在于一个喜欢毛选,一个爱读蒋介石日记

任正非正好相反。一直拒绝媒体采访,拒绝各种荣誉,直到美国杀上门来,封杀华为。危急时刻,任正非一改常态,密集接受媒体采访,力挽狂澜,不仅顶住了美国的疯狂进攻,华为业务还大幅增长。反观联想,柳传志销声匿迹,联想一会儿说我们不是一家中国公司,而是一家国际公司;一会儿又说联想可以把生产线搬到国外去......真是疾风知劲草,板荡识忠臣。

任正非与柳传志的区别,在于一个喜欢毛选,一个爱读蒋介石日记

在最近的公开演讲中,(柳传志最新演讲:此刻真打起来,吃亏大的肯定还是我们),柳传志开场就引用了《蒋介石日记》,称要谈几句肺腑之言:

【“1931年,'九·一八',老蒋一枪没打,东北就被日本人占了。后来蒋介石这个日记揭秘以后,看出来了,老蒋不是不想打,是打不了,于是就只能做出一副挨打受委屈的模样向国际社会讨个公道。”】

任正非与柳传志的区别,在于一个喜欢毛选,一个爱读蒋介石日记

过去,我一直在想任正非和柳传志的本质区别到底在哪里,为什么华为起步比联想差得多,而如今的差距却那么大?

今天柳传志终于自己说出了答案:这就是喜欢看毛选和爱读蒋介石日记的区别。

我们都知道任正非在企业管理中非常喜欢引用毛主席的语言和战略:比如“农村包围城市”、《反骄破满,在思想上艰苦奋斗》、《华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要从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在自我批判中进步》以及《目前形势与我们的任务》等等。

任正非与柳传志的区别,在于一个喜欢毛选,一个爱读蒋介石日记

学习毛泽东思想标兵

在财富分配上,任正非认为公司不属于他个人,而是属于全体员工。无论是华为的股权还是薪酬制度上,任正非都做到了最大限度的分享,开创了全员持股制度,而他个人的股份不到2%。华为坚决拒绝资本的介入,而是坚持让华为的奋斗者共同分享公司的利润。

任正非具有强烈的危机意识,抓住一切机会学习最先进技术的同时,从不放弃关键技术的独立自主能力。

任正非很清楚华为和美国迟早会起冲突,就像毛主席当年的三线建设一样,任正非十几年前就开始投入巨额资金和人力物力,在芯片、操作系统等核心技术方面开始了备胎计划。

正因为如此,华为才能以一己之力,抗住美国的全球封杀,仍然保持增长。

可笑的是,就像蒋介石幻想着“国际社会”介入帮他反对日本侵略一样,柳传志还幻想着美国企业家会为他联名上书呢。

柳传志至今还在强调,美国贸易战的“棒子落不下来,是因为现在的格局,真的要抡棒子,美国的企业家就会联名上书。”

那么,中兴通讯被美国制裁的时候,你看到美国企业家联名上书了吗?明明是美国发现封杀不了华为,才不得不松手。

而柳传志还说,真打起来,吃亏大的肯定还是我们。

没错,吃亏大的肯定是你联想,可不是华为。

任正非说了,非常感谢特朗普,在全世界为我们做了这么好的广告,现在我们生意做不过来......

柳传志给改革开放的定性是:

【“当年就是人家拿钱我们出苦力,做了好东西卖到国外,人家挣十块,我们挣一毛,但就这么滚着,雪球就越滚越大。”】

问题是华为可没有人挣十块自己挣一毛。华为靠的是研发和高科技,而不是联想靠捡人家不要的东西。

任正非与柳传志的区别,在于一个喜欢毛选,一个爱读蒋介石日记

任正非说,华为的利润太高,钱花不出去,所以在全球高薪抢研究人才。

而你联想呢,连人挣十块自己挣一毛都没做到,靠的是用打着民族企业的牌坊在中国市场赚的钱,常年去补贴国外的亏损。

【“但是在当前困难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有信心,必须众志成城地抢占有利地形,不是嘴上不怕打,而是行动不怕打,真正要做好不怕打的准备。”】

听听,这种话从柳传志嘴里说出来,真有蒋介石“日记强国,地图开疆”的特色。

任正非与柳传志的区别,在于一个喜欢毛选,一个爱读蒋介石日记

【“华为一战,是非抢不可的科技战略制高点。”】

说的好像华为打赢是你的功劳一样。

【“现在我们虽然有了一定的科技实力,但我们的基础确实还是很薄弱,一遇到考验就会表现出来。所以我们要格外地保持冷静,格外地虚心学习,更加积极主动地融入到世界科技社会。”】

这句话描绘的是联想的真实状态,一遇到考验就露底了。

而且,柳传志并没有反思没有核心技术的联想为什么弱不禁风,却称要更虚心更主动的融入世界科技社会。

柳传志接着洋洋得意的说,现在有钱了,联想控股追求了两年,终于收购了卢森堡国际银行90%的股份,因此“在任何一个领域,今天的中国企业都能国际化,都能和世界紧紧地融合在一起。”

怎么说呢,柳传志这么多年了,还是没有吸取教训,投资研发和投资人,依然想着走捷径收购、投机。

当年,日军进攻上海,孙元良跑了,留下谢晋元带着几百人在租界旁一个仓库里守了4天,士兵们的确很英勇,但是领袖们就是另一回事了。

上海公共租界当局害怕打下去会危及租界安全,要求国民党政府下令谢晋元撤退。

蒋介石在日记里是这样写的:

【“今谢晋元死守闸北一隅,任务与目的已达,故令其为荣誉之撤退,不必再作无谓之牺牲矣!”】

谢晋元奉命“荣誉”撤退,被英军缴械后退入租界,关入“孤军营”。营地住房十分简陋,四周铁丝网高架,由白俄士兵把守,壮士们只能在铁丝网内活动。

就这么一直被关了4年无人过问,直到太平洋战争爆发,蒋介石这才对日宣战。日军闯入孤军营,抓捕了全体士兵,强迫去做苦力。

不是国军士兵不勇敢,只是他们遇到了这种“日记强国”的领袖,必然要以悲剧收场。

而联想的兄弟们也不是不努力,只不过他们遇到了喜欢看《蒋介石日记》的领导。

任正非与柳传志的区别,在于一个喜欢毛选,一个爱读蒋介石日记

从歌功颂德的文字中发掘真相

1. 学习蒋介石,用利益搞定人。

柳传志重视的不是科技,而是用利益搞定人。在关于柳传志的这些传记中,津津乐道的都是关于他如何在困难条件下拉关系、找门路、打点关键人物、赚快钱等等,而不是如何科研、攻关、建立核心技术能力。

2. 学习蒋介石投机赚快钱

柳传志投机赚快钱的思想由来已久。联想刚开业,柳传志听说江西妇联有一批彩电,兴奋的汇了14万出去,结果20万创业金一下子被骗了14万。

全靠中科院计算所给了联想生意,并把倪光南和汉卡无偿给了联想,才活下来。

1994年,柳传志拒绝倪光南投入研发资金的同时,联想花6000万在惠州买了50万平米土地投机,结果地价一下子跌了70%,损失惨重。柳传志最后硬着头皮让郭为救火,让联想把板卡基地建在惠州来解套。

柳传志在香港联想的投机活动,利用了他父亲的公司为其担保。

柳传志的父亲柳谷书,早年在上海加入地下党,从事银行业。1984年,63岁时赴香港创办了中国专利代理公司:香港国企-中国新技术转让公司。

柳传志让联想、他父亲的公司和香港导远公司各出30万,合作创办了香港联想。导远公司是个皮包公司,由吕谭平等四个年轻人创办。

香港联想的主要业务,就是让柳谷书任董事长的中国新技术转让公司担保,从香港银行大量贷款,用于囤积电脑配件投机倒货。

1994年香港联想投机获利8000万。紧接着香港联想囤积了66万块奔腾和486芯片,准备大赚一笔。但是由于AMD与Intel的激烈竞争,奔腾上市不久就大幅度降价。另外,内存条的价格从12美元/M跌到2美元/M,因内部管理原因未能及时处理。香港联想连续两年巨亏2.45亿港元,不但把过去投机的获利全部亏完,且已资不抵债。

因为1992年香港联想上市增资时,联想投入了1270万美元,其中717.42万美元作为北京联想的增资,另外的552.58万美元由柳传志作主违规借给港方股东。理由是股份给少了对方没有动力好好干活。倪光南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要借钱给港方买联想股份的做法,强烈反对,最终导致了倪柳彻底决裂。

现在好了,香港联想已经事实上破产,对香港银行的借款无力归还,这笔坏账如果算到担保人中国新技术转让公司头上的话,柳传志父亲柳谷书一世清白就要被他儿子毁了。

而柳传志自作主张借给导远公司的入股金对方也无力归还。

创业教父只得到中国科学院“求救”。周光召和严义勋两个人亲自陪柳传志去中国银行,以科学院的名义担保,让联想拿股票抵押,贷款6000万元,再加上中国银行的特别支持,一共解决了一个亿的资金,归还了香港银行借款。

这时候香港联想已经没有赚钱的业务了,1亿的贷款怎么还呢?柳传志想到的是把北京联想最赢利的业务包括联想电脑、联想科技等注入到联想香港上市公司,才避免了倒闭。

导远的股东因投机导致公司濒临破产,符合逻辑的办法就是收回对方的全部或大部对方的股份,以归还552.58万美元借款。但是这样一来,当初的借款条约就是违约了,而且倪光南的告状也就成了实锤。

所以柳传志只是让对方退出了联想的经营,但仍然保留全部股份。此后北京联想注入上市公司,联想股价从几毛钱涨到了几十块。导远的股东卖掉了少量的股份就轻松还掉了联想552.58万美元的借款,股东吕谭平由此成为几十亿元的巨富,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宁可把钱拿去投机,也不肯踏踏实实的投入研发,这就是柳传志的基因。

3. 学习蒋介石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例一

柳传志在联想一言九鼎,容不得他人侵犯自己的权威。

孙宏斌有样学样,也在联想企业部如法炮制,凭着过人的业绩,在企业部全力树立自己的权威,使得企业部只知有孙宏斌,不知有柳传志。

后来,孙宏斌却因挪用公款13万的罪名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出狱后孙宏斌向柳传志认错并东山再起。2003年10月,法院改判孙宏斌无罪。

例二

柳传志把倪光南驱逐出联想,更显示了柳家天下的手段。

联想的程控交换机,1994年元旦的时候就在河北廊坊开局成功,从技术含量上来说比当时的华为强。倪光南要求将程控事业部改成子公司,当时程控事业部有80人,是仅次于杨元庆领导的微机部的第二大部,由倪光南学生罗争领导。

柳传志谎称程控事业部本身就亏得厉害,变成子公司完全没法控制,坚决不同意。但当时研发部门的调查显示,在从开始研制到当时,前后三年时间内,程控交换机不仅收回了开发收入,而且还获得净利润近300万元。

同样是1994年,倪光南与复旦大学和长江计算机公司达成合资建立芯片设计中心(“联海微电子设计中心”),还为联想争取到了经贸委《多媒体技术产业化》项目的1100万人民币的拨款和数千万元的贷款,在实际上完全解决了向“联海”集成电路设计中心的投资资金问题。柳传志称没钱否决了这一项目,却在同期投入6000万去惠州炒地皮。

此外,1993年,倪光南组织了软件中心、小型机部、R&D部三个部门联合开发LXBS金融平台软件,市场反映良好。

而这一切随着倪光南的出局,全部被放弃了。

例三

2009年,柳传志的好朋友,民企泛海集团卢志强以27.55亿元的价格从国科控股手中收购了29%的联想控股股权。这样国科控股36%,联想控股职工持股会35%,中国泛海29%。

同为泰山会会员,在卢志强的泛海入股联想这件事上,柳传志居然毫不掩饰的说:

【“我与卢总在办公室谈了一次,三个小时。在谈这件事情上,我们肯定有默契,可谓一拍即合,甚至没有过任何反复的磋商。”】

这种私相授受,私下出卖国资的猖狂言论令人叹为观止。

柳传志一直热衷于抛头露面,热心名利,担任各种企业家、商人协会主席,自称创业教父,民族脊梁,还提出要承认以他为代表的企业家的突出贡献,给予相应的政治地位、承认他们是社会财富的创造者、保护他们的私有财产。

任正非与柳传志的区别,在于一个喜欢毛选,一个爱读蒋介石日记

任正非正好相反。一直拒绝媒体采访,拒绝各种荣誉,直到美国杀上门来,封杀华为。

危急时刻,任正非一改常态,密集接受媒体采访,力挽狂澜,不仅顶住了美国的疯狂进攻,华为业务还大幅增长。

反观联想,柳传志销声匿迹,联想一会儿说我们不是一家中国公司,而是一家国际公司;一会儿又说联想可以把生产线搬到国外去......

喜欢看《毛泽东选集》,和爱读《蒋介石日记》,居然有这么大的差别。

看来,以谁为榜样,真的能决定一个人的成就。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拨开迷雾看世界”,授权察网发布,发布时有删节】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任正非与柳传志的区别,在于一个喜欢毛选,一个爱读蒋介石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