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色革命”来袭,俄军不做旁观者

“颜色革命”打的是信息战争与意识形态战争,是不同价值观与发展模式的激烈较量。为此,俄军也十分注重加强“软实力”建设,把牢牢捍卫视之为国体基石的俄传统精神道德价值观,作为抵御“颜色革命”思想冲击的主要手段。

苏联解体是美西方长期和平演变的结果,西方曾为此欢呼相庆。冷战后,美西方仍不竭余力地对俄发起“颜色革命”攻势,俄军也曾一度对此无所作为,绍伊古出任国防部长尤其是乌克兰政局突变以来,情况发生变化,俄军在“颜色革命”面前不再充当旁观者。

把应对“颜色革命”作为己任

2014年11月,俄总统普京在联邦安全会议上表示,一些国家发生的“颜色革命”,对俄是教训与警示,誓言将“竭尽全力”,避免在俄发生。

俄视“颜色革命”为国家安全与公共安全主要威胁。2015年底普京签发的俄新版《国家安全构想》指出,维护俄联邦宪法制度、主权、国家和领土完整,保障自然人和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保持公民和睦、国家政治和社会稳定,保护居民和领土免遭损害是俄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的战略目标。而实现这一目标面临的主要威胁有8项,“颜色革命”便是其中之一。

俄军把应对“颜色革命”作为新型任务。近年来国际政治形势的变化,对俄军在维护国家安全上提出全新的任务,主要分为遏制军事与军事政治安全威胁或对俄联邦利益的侵犯;捍卫俄联邦的经济与政治利益;实施和平时期的武力行动;动用军事力量等四个方面。“颜色革命”危及政权安全,损害国家政治利益,威胁国家军事政治安全,应对“颜色革命”便成为俄军新型任务题中应有之义。

开展并加强“颜色革命”理论研究

俄军方多次组织各种形式的国际国内学术会议,研讨“颜色革命”及其应对问题。“颜色革命”特点、手段方式、后果与防范、应对与打击恐怖主义等问题成为2014年以来俄军事外交活动的重要议题与内容。2014年5月在莫斯科召开第三届全球与地区安全国际会议、集安组织峰会即以此为题。2014年底,俄军总参军事学院自发组织应对“颜色革命”问题研究。2015年6月,俄国防部举办“军队—2015”国际军事技术论坛。期间,总参军事学院作为组织者,召集军地专家以“应对软实力与颜色革命:可能的方法与手段”为题进行了专项研讨。2016年2月27日,俄联邦军事科学院举办学术大会。俄军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大将专程与会做主题报告,“颜色革命”及其应对成为报告的主要内容。会上还提出了开发俄版“软实力”概念,以弥补对该概念仍沿用西方粗线条解释的缺陷。

二是下达委托研究订单。2015年6月,俄国防部长绍伊古在陪同梅德韦杰夫总理参观“军队—2016”国际军事技术论坛时对与会人员表示,国防部已向总参军事学院下达委托研究订单,进一步“深化‘颜色革命’应对研究工作”,国防部将采购其研究成果。绍伊古指出,对近年来全球蔓延的“颜色革命”进行科学研究,是社会科学工作者的一项重要任务。军队在这些事件中应处于什么地位,是否要置身事外?“有人说军队应该对政治进程袖手旁观,有人说正与其相反。”埃及的经验表明,唯有军方的干涉才未使危机恶化到致命的境地,军队应站在保卫国家的立场。“我们无权重蹈1991年和1993年的崩溃,而必须清楚,怎样才能避免这类事件重演”。在这方面,国防部需要的不是泛泛的成果,而是深入的科学研究。绍伊古的话道出了“深化‘颜色革命’应对研究”的动机与目的。

三是集中优质资源展开攻关。此前,“颜色革命”课题基本上是由俄联邦安全会议下属的科学委员会从事研究。俄军总参军事学院领受任务后,组织曾参与策划北高加索反恐作战行动的军事专家与俄国民经济与国家行政学院、人民友谊大学、莫斯科国立大学、莫斯科国立国际关系学院、俄科学院南方科研中心等地方顶尖高校诸多学者参与研讨,汇集智慧与成果,以形成统一方法识别、预防和应对“颜色革命”,巩固俄政治体制,加强社会政治文化。

今年3月2日,总长格拉西莫夫在出席俄军事科学院全体大会上,再次提出要把应对美国策动的“颜色革命”(“混合战争”)作为军事科学与军事战略研究的一项重要任务。

“颜色革命”来袭,俄军不做旁观者

格拉西莫夫在会议上发言

形成应对“颜色革命”共识与原则

“颜色革命”是当代一种战争,具有武装斗争的性质并按照军事艺术规则制定,国防部不能置身研究事外,作壁上观;“颜色革命”是混合战争的形式之一,无法使用常规军队来应对它,必须同样使用混合手段才能与之对抗;“敌人通过实施颠覆恐怖主义行为破坏国家内部安全”“斗争方法越来越多地转向综合使用以军事力量为基础的政治、经济、信息和其他非军事措施”;“‘积极防御战略’是‘我们回应’的基础”“积极防御将从对‘第五纵队’的进攻开始我们必须在军事战略发展上先敌一步、走在前面”;防止“颜色革命”不仅要在本国领土上进行,还要对邻国和盟友提供保护;西方政策迫使俄“用制造威胁回应威胁”;坚持斗争,依靠迅速行动,先敌采取预防性措施,及时发现其弱点并令其感到威胁,保证夺取和保持战略主动权,等等。

提高危机应对能力

“颜色革命”是一场国家政治动乱与社会危机,果断而有力的反应,可以控制事态蔓延发展。俄注重加强决策机制与专业力量建设,以硬的一手应对“颜色革命”。

一是建立国家国防指挥中心。2014年成立的“国家国防指挥中心”是抵抗“颜色革命”(混合战争)的关键工具之一。其建立,不仅可以统筹调动政府、军队各方资源应对危机,而且可以从决策、指挥层面提高危机处理能力与反应效率。

二是组建特种作战部队。使用特种部队展开行动也是“颜色革命”策划方的惯用手段。组建特种作战部队,俄军酝酿已久,但真正付诸实施还是近几年的事。

三是组建快速反应部队。乌克兰危机不仅刺激北约作出加强快速反应部队的决定,而且也加快了俄罗斯组建快速反应部队的步伐。

加强军队意识形态领域工作

“颜色革命”打的是信息战争与意识形态战争,是不同价值观与发展模式的激烈较量。为此,俄军也十分注重加强“软实力”建设,把牢牢捍卫视之为国体基石的俄传统精神道德价值观,作为抵御“颜色革命”思想冲击的主要手段。

一是稳定并壮大专业机构队伍。绍伊古2012年11月出任国防部长以来,十分重视加强俄军教育与文化机关建设。提高教育工作军官的地位。在普遍提高工资待遇的基础上,把基层部(分)队教育工作军官一职由“助理”升格为“副部(分)队长”;编制超过150人的营(连)一级单位,均配备相应的副营(连)长;在兵团(指师旅级)和国防部所属院校中恢复相应副职;各军种司令部设立主管教育工作的“总司令助理”,为其配备全员教育工作军官小组。去年俄军又整合教育工作资源,重建了军事政治工作体系——军事政治总局,新机构由国防部一名副部长亲自出任局长。增设新的文化工作机构。2013年1月,宣布建立国防部文化局,5月1日起全面运行。主要工作目的是,提高军人的总体文化水平,继承、发扬爱国主义传统并为此开展军事历史和文化工作。此外,组建网络司令部与网络部队,应对网络空间威胁与挑战。

“颜色革命”来袭,俄军不做旁观者

二是广泛开展思想道德与爱国主义教育。2013年7月底以来,针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西方信息舆论的攻击,俄国防部在全军展开了一次广泛的思想道德与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基层单位实行晨起唱国歌制度。借鉴主要国家军队的通行做法,作为“保持官兵爱国情操的最重要特征”,要求各基层分队现役军人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唱俄罗斯国歌,以此开始一天的工作。编发军史简明读本。编发俄军史简明教程,使之成为部队“抵制、反驳近年来猖獗泛滥的篡改、伪造历史现象的好教材”。恢复并弘扬俄军传统。在各兵团、军事院校普遍设立荣誉称号制度,把塔曼摩步旅和坎捷米罗夫卡坦克旅恢复为师的历史荣誉称号。

三是对西方展开反宣传。为回应并抵御西方媒体的恶意诋毁,树立在西方社会的正面形象,2014年9月起,俄军开始在推特、脸书、优兔等多家社交网站和视频网站开设专用账户,正面介绍部队日常生活、训练、演习过程及其他重大活动,让西方社会能够实时看到俄军活动的客观信息。2015年9月30日,俄军在叙利亚反恐行动展开后,又在社交网络上及时发布打击恐怖主义轰炸视频,以大量的视频资料,回应西方媒体的不实报道与指责,吸引成千上万人分享和点赞,赞扬轰炸行动打击了极端组织,拯救了叙利亚,树立了俄军正义之师的形象,收到很好的宣传效果。

此外,积极推动并参与国际协作。

朱长生,华语智库执行秘书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所研究员、上海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