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的衰落是否预示着西方发达国家的集体沉沦?

从本次G7峰会我们能够知道,西方发达国家主导这个世界一切重大事务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从G7向G20进行政治转移,从G7向G20让渡权力已经不可避免,2018年G7加拿大峰会尚能听到骂声一片,虽然最后仍然没有达成任何共识,甚至都没有发表联合声明,但那也好过今年的G7法国峰会,悄无声息,几乎到了连放屁都不响的地步,如此你还认为G7有前途有未来吗?G7的衰落注定是整个西方发达国家衰落的先兆,当G20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就预示了G7已经开始走向坟墓。

G7的衰落是否预示着西方发达国家的集体沉沦?

8月24日至26日在法国比亚里茨召开的2019年度G7领导人峰会成了一次真正的尬聊峰会,既尴尬又无聊,这次会议讨论的主要议题有英国脱欧、俄罗斯重返G7、巴西大火、伊朗问题、全球贸易摩察问题,甚至还聊到了中国香港问题,虽然最后发表了一页纸的会议声明,但没有对以上任何一个议题达成共识。曾经对全球经济政策和走势具有无上权威、虽不是全球经济政策决策机构却有着重大影响力的G7,如今已不风光不再,沦落到相互争吵、也需要全世界拯救的破落贵族俱乐部的地步。

两年前的2017年,在第53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发布了一份由慕尼黑安全会议基金会编写的一份以《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为题的90页报告,这份报告似乎对今天的G7预示着什么。数百年来,以欧洲为发端、此后发展到美国和日本的“西方”发达国家靠殖民地、不平等贸易、高技术和高端制造业垄断和货币霸权为主要方式的掠夺式发展模式到今天发生了重大变化。随着一批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崛起,“西方发达国家”这样一个企图永久垄断世界政治和经济主导权的常规被打破,完全由“西方发达国家”制定规则的常态被打破,这一变化的标志性事件是世界主导权由G7向G20转移,从前是G7统治世界经济,现在G7已经无法单独解决世界上出现的复杂问题,于是西方国家寻求中国等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参与解决世界难题,这是西方发达国家的无奈之举,实际上也是“后西方”的发端,G20的崛起预示着G7的衰落。

随着西方发达国家长期陷入经济和金融困境,随着资本主义陷入无法自拨的经济衰退,随着全球事务中的贸易保护主义、白人至上的民粹主义、现代法西斯主义抬头,也随着中国等国家影响力的大幅提升,世界出现了一个不再由“西方发达国家集团”说了算的新形态,这一新形态不仅让新兴大国感到陌生,也让传统西方强国感到陌生,他们有一种末日来临的感觉,正如电影《后天》中描写的场景一样,对他们来说,“后”成了他们可怕的梦魇,于是出现了一系列“后”的词汇,“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就是在这种心态下产生的概念。

从英国脱欧开始,这个世界被传统政治精英认为脱离了他们理想的发展轨道,因为在传统精英看来,欧盟应该逐渐强化,最终成为一个具有主权性质的大欧洲国家形态,然而英国脱欧打破了这一历史定势,随后意大利、法国、荷兰等欧洲大陆国家也出现了大规模的极右翼思潮,一股在欧洲恢复传统国家形态、从欧盟收回国家主权的运动风起云涌。

随后是代表贸易保护主义、白人至上的民粹主义和现代法西斯主义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这一结果完全出乎传统政治精英的设想和预料,对他们来说,这不符合历史和政治逻辑,社会精英应该是国家和社会的主宰,而现在却发生了一次“美国白人起义”,他们不仅否定了传统精英,而且否定了多种族的美国传统价值观,于是“建制”被打破,理想被碾碎,特别是特朗普对自由贸易的抛弃和全面实施贸易保护主义使得全球经济形势变得令人十分忧虑甚至让人感到恐惧,世界正在走向一次大规模冲突甚至是全面的战争,贸易战、金融战、科技战、网络战、地缘政治战相继爆发,甚至军事冲突也因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而变得扑朔迷离。欧洲和美国出现的新动向让整个“西方世界”感到迷茫和恼怒。

在反思的过程中,他们需要寻找真相,到底是什么改变了“西方发达国家集团”主导世界政治、经济、金融、贸易、军事和文化走向这一“常态”的呢?是地缘政治因素还是科学技术因素?是历史的周期率还是人性的报复?“后真相”是他们希望寻找到让世界重新恢复到“西方统治世界”这一“正轨”的密码,然后继续主导和统治世界。

所谓真相,并不是指事件背后所隐藏的黑幕,而是在当前出现的一系列“黑天鹅事件”让西方世界的传统思维、传统价值观、传统理论失效,让经过西方理论家包装的各种精美的政治、社会、经济理论都无法解释,让整个精英建制派无所适从的时候,他们需要寻找到这些事件发生的历史逻辑。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整个世界开始了“后西方”的思考。在“西方”统治世界长达数百年之后为什么会衰退?“西方”世界如何从他们认知的世界历史上唯一的“终极文明”变成“后西方”的?

面对新兴国家的冲击,面对“东方”的崛起,“西方”产生了焦躁与不安心理。他们认为,“西方”不会没落,“东方”不会崛起,“发达国家”不应该衰退,发展中国家无法追赶。以前的世界秩序是西方发达国家制定的,是按他们的意志和需要制定的规则,而现在随着“西方”的衰落与东方的复兴,需要重新制定规则,而主导未来规则制定的将不再是“西方”一家,而会是“西方”与“东方”共同制定。这就是“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产生的逻辑,这其中的核心是“后西方”,没有了“西方”,也就没有了“西方”主导权,也就没有了为“西方”服务的规则和秩序。

如果站在“西方”的立场上,是无法寻找到所谓的“后真相”的,因为他们不会承认所谓“西方”的文明史其实是一部“强盗史”,这一点他们是不会承认的,他们只会认为“西方”是一个最文明的世界,他们的文明是与生俱来的,是一种必然,他们对世界的征服是带领各个处于野蛮状态的国家和民族走向文明的过程,他们的文明曾经被福山等西方学者定义为这个世界的“终极文明”。然而他们不会去想他们所谓的数百年来的文明的基础是掠夺,是无耻的掠夺,而且将这种强盗式的掠夺打扮成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文明事业,他们认为是他们发现了“新大陆”,是他们给野蛮人送去了文明的火种,所以他们的屠杀和掠夺便被赋予了神圣的光环。

然而到了现代,当从前的“野蛮”国家和“野蛮”民族通过抗争或非暴力抵抗实现了独立,在挣脱了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的奴役之后,当新兴国家在高科技领域开始追赶甚至开始超越“西方”、开始打破“西方”科技垄断的时候,当“西方”再不能躺在掠夺来的巨额财富上享受生活的时候,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他们所要的真相,其实就在他们所躺着的天堂般的安乐窝里,从前他们合伙欺凌穷国小国弱国,现在这些穷国小国弱国通过自己血与火、生命与灵魂的抗挣取得了胜利,要与他们分享社会财富,于是他们感到了极度的恐慌和不安。

从前每当发生经济危机,他们可以发动军事战争,发动金融战争,向殖民地,向落后国家转嫁危机,如今由于他们的发展已经顶到了天花板,无论是货币霸权还是技术霸权或者是军事霸权都无法向“西方”外的国家和地区转嫁危机,于是他们听到了他们享受的那间屋子发出的倒塌前的“吱吱”声响。这时他们回头再去寻找“后真相”就只能是真的“后”了,因为当衰落成为趋势,当垮塌即将来临的时候,便只能听着挽歌,看着日落西山。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后西方”必然出现,也必然成为世界主流。“后西方”是相对于“西方”而言,是指数百年来这个世界就是西方的世界,是西方统治、主导、制定规则、享受财富的世界,其他的国家、民族、人民只是依附于“西方”而存在,是奴隶,是殖民地,是被屠杀、被奴役、被剥削的对象,是为“西方”服务的底层“贱民”。

到了“后西方”,随着殖民地国家的独立,随着新兴国家从血汗工厂向现代国家的迈进,随着中国等文明古国的复兴,随着东方文明的再发现和再认识,世界进入了一个多元文明平等共存的时代,这个世界不再仅仅关注西方人的命运,而是关注人类全体的命运,这时由中国提出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回应了世界形势的新变化,希望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视角,寻求人类共同利益和共同价值的新内涵,由此跳出了“西方”的政治语境和思维定势,形成了一种不仅包含西方命运,也包含发展中国家命运的新的世界形态。

“后西方”是一个结束,也是一个开始。这里我要强调的是,“后西方”不仅仅是相对于中国的崛起而言,而是整个“西方”之外的世界,是在存在了数百年的“西方”主导世界的形态坍塌之后出现的新形态,这个形态属于全人类,而不是属于哪一种文明或哪一个区域的国家。

“后秩序”是“后西方”的继续。有人说现在的世界秩序是“二战”后由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其实那只是世界秩序的主导者由英法等欧洲国家向美国的转移,仍然是“西方”主导世界秩序,并没有本质的变化,由英法主导和由美国主导对“西方”之外的国家和民族而言并没有不同。而现在出现的“后秩序”则是对数百年来由“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的一个重大颠覆,我们会发现,当世界进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时候,制定规则的将不再仅仅是“西方”,而是由东西方文明、南北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共同制定,这种秩序主导权的转移和规则制定权的多元化是当今世界政治变革中最本质的变革。

我们应该清醒的认识到,无论是对“后真相”的追问,还是对“后西方”的感知,或者是对“后秩序”的恐惧,这只是“西方”世界对当今世界变革的一种回应,由于当今世界依然是“西方”主导的世界,当今世界秩序依然是“西方”制定的规则,“西方”仍然有很强大的力量维护他们的统治,因此这种由“西方”向“后西方”的变化是一个力量博弈的漫长过程,既然那是一种趋势,就必然不以谁的意志为转移,毁灭的会自然毁灭,坍塌的会自然坍塌,那是历史更迭的自然过程,是腐朽、衰败、新生的自然发生,中国理应在这个过程中逐步形成自己的权威和力量。

这是一次东方与西方之间生死存亡的斗争,是一次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大绞杀。此时此刻,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重要代表自然也承担着诸多重大责任,从提出并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到组建“亚投行”,从上海合作组织扩容到人民币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货币篮子,从中俄战略合作到中巴经济走廊,都是在逐渐走向国际化过程中,积累和展示中国力量,在斗争中实现共赢,赢得国际事务主导权,同时又在中国周边维护主权和核心利益方面表现出坚定的决心和坚强的意志。

“西方”在分化,欧盟在解体,民粹在泛滥,这是趋势,当今世界,美国只是相对衰落,从绝对量来说,美国还在继续走向强大,除了中国在快速接近美国,其它国家都在与美国越来越远地拉开距离,曾经有力量与美国展开博弈的欧盟现在已接近于崩溃,特朗普提出“让美国重新伟大”并不是一句空话,现在只有一个国家对一目标构成威胁,那就是中国,此时如果中国仍然不敢出头,仍然想让大象躲在蚂蚁的身后,那么现实将会是不仅蚂蚁,就连大象也会受到美国的碾压,从当前中美之间爆发的大规模贸易战以及金融战、科技战、地缘政治战可以看出,中美之间迟早会正面相撞,或者说现在已经开始正面相撞。

我们会看到,当今的西方阵营中,美国和欧洲正在分化,相对于美国,欧洲正在衰落,然而相对于中国,美国又在衰落,这同样是一个趋势。目前中美关系已经进入了以斗争为主的阶段,从中美贸易战可以看出,美国的目的是要阻止中国高科技产业升级,是要整垮中国国有经济,是要让中国为美国的利益而修改宪法,是要阻止中华民族复兴,是要阻止中国重新崛起,通过G7法国峰会发表对香港事件的声明可以看出,美国及西方国家不仅要在香港搞颜色革命,而且还要对整个中国搞颜色革命,要让中国重新回到西方国家能够控制的政治、经济和金融轨道,重新主导这个世界。

从本次G7峰会我们能够知道,西方发达国家主导这个世界一切重大事务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从G7向G20进行政治转移,从G7向G20让渡权力已经不可避免,2018年G7加拿大峰会尚能听到骂声一片,虽然最后仍然没有达成任何共识,甚至都没有发表联合声明,但那也好过今年的G7法国峰会,悄无声息,几乎到了连放屁都不响的地步,如此你还认为G7有前途有未来吗?G7的衰落注定是整个西方发达国家衰落的先兆,当G20登上历史舞台的时候,就预示了G7已经开始走向坟墓。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G7 西方 美国 欧洲

原标题:G7的衰落是否预示着西方发达国家的集体沉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