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钧棒:自由派公知最恨哪些“猪队友”

内地的自由派在政治上推动改旗易帜受挫以后,改变策略,通过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再改变社会制度,大力推进私有化,希望通过资本家与外国势力的勾结实现对中国的权力的控制。而香港某老板代表的一些香港大富豪在这次的香港动乱中的表现,也为内地民众提供了反面教材。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香港某老板等资本家的贪得无厌和无度掠夺,造成了香港的严重两极分化,与爱国商人霍英东相反,香港某老板有了钱宁可拿去给患重病的英国经济“输氧”,也不愿意拔一毛以利于香港百姓。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曾经想解决香港民众的住房问题,但是由于香港的资本势力的强力阻挠而无法实施。由于中国政府要让上海成为新的金融中心,动了香港某老板之流的奶酪,他与反对派势力配合默契,想借助香港动乱向中央政府施压,以维持香港资本家的既得利益,到了反对派闹得实在不像话以后,才假装出来“劝和”,说些模棱两可的“反对暴力”的话。香港某老板就是个活教材,告诉国人,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命脉如果掌握在极个别大富豪的手中,而且这些大富豪又与外国势力勾勾搭搭的时候,对这个国家和地区意味着什么。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常言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猪队友通常是对手的神助攻,能够起到对手起不到或者是难以起到的作用。

从给国内的自由派公知的改旗易帜的大业添乱的角度看看,并且按照出场表演的先后,自由派公知最恨的“猪队友”当属如下这些人——特朗普、蔡英文、“乱港四人帮”、香港某老板。

从严格的意义上说,特朗普应该属于自由派公知的主子。问题是特朗普对于美国一直来用于忽悠全世界人民的所谓的“普世价值”来说是个另类,或者说特朗普是那个说穿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底细的小孩子,客观上坏了自由派欺骗国人支持他们推动改旗易帜的好事,所以国内的自由派并不是很尿特朗普。原因如下:

自由派公知忽悠国人,在美国,权力关进了笼子里,我们应该学习美国好榜样。而特朗普说,在美国,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这让国人看清楚,原来美国的权力只是关进了“资本”的笼子里面。事实上,在美国,一言九鼎的是资本家。“99%反对1%”的斗争哪怕是席卷全美国也没有用,资本家照样让“狗”咬民众。

自由派公知抹黑拥护政府的中国人,称他们是“五毛”,是领钱发帖子的。而特朗普上任伊始就宣称停发对于各国的“推广民主费用”,说这样做不但没有用,反而会让这些国家的人更加拥护政府。特朗普是个明白人,却苦了自由派公知被打肿的脸。

自由派公知鼓吹“市场万能”,主张一切交给市场,政府不要管。在美帝制裁“中兴”,国人痛感应该自己应该掌握核心技术,不能让别人卡脖子的时候,公知大喊不可,称这样会破坏全球产业链,违背市场经济原则。而特朗普不但动用举国之力干预市场,还纠集“八国联军”干预市场。这让国内那些市场原教旨主义者颜面尽失。

自由派公知称美国是“法治国家”,中国如果不按照美国导演的“南海仲裁”闹剧办就是“无视国际法”,而特朗普的左膀右臂之一博尔顿威胁国际法院以及美国指使加拿大绑架华为高管的做法让全世界人民看清楚美国式的“法治”是什么东东。

自由派公知称“民主国家”,军人不能干政,一干政就会受到惩罚,而美国的军人频频干政,一个个叫嚣对别国开战,却活得非常滋润;自由派公知称“民主国家”不阅兵,攻击中国“耀武扬威阅兵是无知”,而特朗普偏偏就阅一个给你看。而且所有的“民主国家”都阅兵。

蔡英文应该属于大陆自由派的队友,她为了在2020年台湾地区大选中赢得对国民党的选战,在前些时间事急马行田,居然利用权力之便利把存放在台湾的当年蒋介石的一些手令公之于众,说实在的,这些对于国民党没有任何杀伤力,却让大陆的自由派中的不遗余力为民国招魂的“国粉”这些年来苦心经营,通过歪曲和捏造历史塑造的“委座”的“抗日英雄”的高大形象轰然倒塌。蔡英文没想到,她扔的这颗炸弹,把她在大陆的同盟军炸“死”了一大半,起码几年缓不过气来。

而“乱港四人帮”最近在香港的所作所为,对于内地的自由派公知来说,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坏了自由派公知们在中国内地改旗易帜的好事。

香港就是“宪政”的一个地区性标本,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没有公知们鼓吹的“军队国家化”以外,西方政治经济制度基本上在香港复制,然而,只要西方国家认为有必要,就可以把整个社会弄瘫痪,还称这是“美丽的风景线”,而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美国和英国的时候,却进行镇压了。

最近内地的中小学教材进行了重大改革,不知道这与香港的扭曲的通识教材对于这次香港动乱的作用是否有关,但是从之前温某被从国家中小学教材编写组除名开始,就可以看出国家对此已经高度重视,不能再容忍一小撮人利用教材编写领域毒害青少年。

香港动乱对内地的大学教育敲响警钟,这些年来,大学里面的自由派人士打着“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旗号大肆对大学生放毒,希望把大学搞成培养颜色革命马前卒的工厂。而富于讽刺意味的是,当年提出这个口号的“自由男神”蔡某人本身就是“4.12大屠杀”的重要角色,他自己不兼容并包,甚至连他当年的铁杆粉丝柳亚子也差一点被杀掉。而这次香港动乱中大学生打头阵大肆打砸烧相信会惊醒很多国人,尤其是那些把孩子送到香港读书,孩子却为了得到乱港势力发放的“破坏捣乱费”参与动乱和暴乱而失学,相信对于这些人以及其他人都是很好的反面教材。。

国内的自由派鼓吹要有所谓的“民媒”,并且以此与“党媒”分庭抗礼。内地的那些受到资本控制的所谓的“民媒”这些年来的造谣惑众煽风点火已经把自己的名声弄得很臭。而这次西方媒体、香港黎德英旗下的香港媒体在香港动乱中的没有底线的公然颠倒是非、造谣惑众、煽风点火,让内地的广大民众看清楚所谓的“民媒’是什么东西。

“司法改革”是内地司法界自由派公知喊得最响的口号,公知贺卫方甚至是露骨地喊出要通过司法改革的“威虎山小路”改变中国的社会制度的“雄伟规划”,另外一个法律界大咖“江泰斗”更加明确宣称公检法由于听政法委的,所以说都不是他们所需要的“法治”。而香港的那些外籍法官在从“占中”到这次“反修例”中的表现,让国人看清楚自由派所鼓吹的“法治”是什么货色。香港的法律在西方国家搞乱香港的政治需要面前只是一张擦屁股纸,香港警察上午抓到的人,法官出于乱港的政治目的,下午就给放了。联系到国内“死磕派”这些年来的出色表演,相信很多人已经看清楚自由派所需要的“法治”的实质。

香港应该是属于标准的所谓“三权分立”,够符合西方的普世价值了吧,而在美帝和英国的强权面前,什么“权”也“立”不起来,激进示威者可以在美帝的操纵和支持下打砸立法会,殴打警察,冲击政府机构和执法机关。

“民主自由”是自由派喊得天响的口号,这次在西方国家的忽悠下,香港某些无脑的废青已经完全堕落到被卖了还帮着数钱的地步。8月29日乱港分子的导师组织了一次名叫“遍地花开”的放映会,在20多个聚集点,流动播放一部关于2014乌克兰颜色革命的纪录片。

任何一个正常人,只要稍微了解乌克兰现状,都不希望自己的家园走到乌克兰的境地。

奇葩的是,有人却被感动得痛哭流涕,恨不得把一夜之间把700多万市民共同的家园变成乌克兰。

千钧棒:自由派公知最恨哪些“猪队友”

这位如果不是“好演员”那么就是被卖了还帮着数钱的典型。

至于乌克兰现在的状况内地的老百姓都知道了,内地的自由派公知在这方面找不到下蛆的缝,而香港的青年学生居然被洗脑到这种地步,令人惊叹。

前不久曾经有人撰写文章,担心长此以往,香港会变成乌克兰,没想到在香港,居然有人以变成乌克兰作为美好的愿景,可悲!

香港某老板也是自由派的猪队友。

内地的自由派在政治上推动改旗易帜受挫以后,改变策略,通过改变中国的经济制度再改变社会制度,大力推进私有化,希望通过资本家与外国势力的勾结实现对中国的权力的控制。而香港某老板代表的一些香港大富豪在这次的香港动乱中的表现,也为内地民众提供了反面教材。香港实行的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制度,香港某老板等资本家的贪得无厌和无度掠夺,造成了香港的严重两极分化,与爱国商人霍英东相反,香港某老板有了钱宁可拿去给患重病的英国经济“输氧”,也不愿意拔一毛以利于香港百姓。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曾经想解决香港民众的住房问题,但是由于香港的资本势力的强力阻挠而无法实施。由于中国政府要让上海成为新的金融中心,动了香港某老板之流的奶酪,他与反对派势力配合默契,想借助香港动乱向中央政府施压,以维持香港资本家的既得利益,到了反对派闹得实在不像话以后,才假装出来“劝和”,说些模棱两可的“反对暴力”的话。

香港某老板就是个活教材,告诉国人,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命脉如果掌握在极个别大富豪的手中,而且这些大富豪又与外国势力勾勾搭搭的时候,对这个国家和地区意味着什么。

尽管明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是内地的自由派公知还是希望香港动乱能够产生他们所需要的结果的,但是事与愿违,不但竹篮打水一场空,还教育了内地的民众,让他们提前了解到了“颜色革命”的严重后果。

奥巴马主政的时候,国内的自由派公知信心满满,以为改旗易帜势在必得,没想到特朗普一上台,搅乱了自由派的黄粱梦,而且在自己的队伍中还出现了那么多猪队友,能够不捶胸顿足吗!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9/51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