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应台的“假面具”

她们这群人,从未真正关心过“小民的尊严”,因为她们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阶层,更不是一个立场,她们不可能真正站在“小民”的视角去看问题,她们有着显赫的家世、花不完的遗产、漂亮的文章、响亮的名声,无论去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都能靠笔杆子和巧舌如簧换口饭吃。但真正的小民不行,真正的小民需要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先进的制度,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一个大家都能好好生活的世界,我们不需要那些下辈子才能兑现的“空头支票”。

龙应台女生终究是闲不住,又开始对香港指手画脚,发表她的“高见”了。

她说“香港是花园地上的一颗鸡蛋”,把香港暴徒的行为,称为对“官方暴力”的反抗,把他们偏激、愚蠢、被利用的暴力,渲染出了“以卵击石”反抗暴政的悲壮味道。

龙应台的“假面具”

她在文章的末尾,居然还以煽动的语气说:

【“中国那么大,只有香港人站了出来”。】

龙应台的“假面具”

言下之意,她是期望整个中国都乱起来?

其实这个“鸡蛋”比喻并不是龙女士的独家发明,这来自于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鸡蛋高墙”论,村上春树说过:

【“若要在高耸的坚墙与以卵击石的鸡蛋之间作选择,我永远会选择站在鸡蛋那一边。是的。不管那高墙多麼的正当,那鸡蛋多麼的咎由自取,我总是会站在鸡蛋那一边。”】

村上春树是一名出色的小说家,但出色的小说家并不代表他不会放狗屁,因为这句话是没有逻辑的,鸡蛋是弱者,高墙是强者,但鸡蛋如果是个臭鸡蛋,如果是个主动挑事、作恶多端的坏蛋,难道我们也该宽容、理解和原谅?臭鸡蛋自己砸到了高墙上,碰得粉碎,难道还要怪墙?

或许他不是在放狗屁,但不代表他的话不会被放狗屁的人歪曲、利用。很多小资文青听说了这句话之后,都把它作为了座右铭,以表示自己是个“温情”的“左派”。实际上他们只是一群自私、伪善、自我感动的“白左”而已,损着别人的牙眼,却主张宽容.......

【“臭鸡蛋不砸到他们头上,他们还是会闭着眼镜装睡!”“燃烧弹、砖头、雨伞落不到他们头上,激光没烧坏他们眼镜,他们自然还会远远地鼓掌叫好。”】

龙应台的“假面具”

20年前,我上中学的时候,我们的语文读本、课外阅读、考试时的阅读理解,很多都是龙应台、刘墉、柏杨的文章。因为他们文字优美,观点独特,很受中学老师的欢迎。

那时候“中二”的我们,看了她的《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感觉很解气,但是时间长了,我们就会发现——龙应台、柏杨这帮台湾作家的通病,他们善于把一件发生的个体上的小事情,夸大到全民族全中国头上去,把特殊性当作普遍性,柏杨《丑陋的中国人》一书,也是这种套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充满叛逆精神的年轻人看了,确实喜欢。但这种责问、抨击和煽动,是没有事实依据和统计分析的,说白了,只是在发泄个人的小情绪,输出个人的“私货”,从来没有实事求是过,当年轻人成长了,就会发现——龙女士漂亮的语言下,是一颗空洞苍白的灵魂。

他们这群人的理论,你多看几遍,不就是“逆向民族主义”,不就是“河殇”嘛,没什么了不起。开口闭口“酱缸文化”,言必称希腊罗马,后来网络公知们把这一套发扬光大,如今已经是人人见之掩鼻,臭大街了。

2016年的时候,龙女士跑到香港大学开讲座,面对香港的高校师生,大谈音乐与政治无关,却又鼓吹《绿岛小夜曲》等台独味道浓厚的歌曲,甚至说《反攻大陆歌》“挺好听”的,台下一片沉默,龙女士问在场的香港师生“哪首歌是你的童年启蒙歌?”

结果浸会大学副校长周伟立向她介绍:

【“我想起进大学的时候,很多师兄带我们唱的《我的祖国》。”】

龙女士很尴尬,问现场的同学:

【“《我的祖国》怎么唱?”】

龙应台的“假面具”

龙应台的“假面具”

龙应台的“假面具”

结果全场师生给她来了个大合唱——“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这人龙女士很尴尬,她一来低估了普通民众的家国情怀,二来太虚伪,一边口口声声说着“音乐和政治无关”,一边又别有用心地贩卖自己的政治观点。双重标准的嘴脸露出来,文人的清高和傲骨,就都喂了狗了。

我原以为龙女士这么多年下来,应该有所进步,因为不久之前,也就是2018年,她在大陆的时候,刚刚被大陆警察“上了一课”,当时龙应台沈阳市大街上看到一男子受伤后报警求助。出于“心里深藏的不信任”,她再三督促询问警察会如何处理。警察对她说:

【“我们会叫120急救。”】

龙应台又大声说:

【“您承诺我一定会去?而且现在就去,对吧?”】

警官点头后,车子开走了。

龙应台的“假面具”

她却仍担心警察不作为,杀了个“回马枪”返回现场一看究竟。于是目击了这一幕:警察已经把伤者扶到了人行道坐在阶梯上,并且问清楚了伤者的情况。最后,几个警察几乎是“温柔”地扶着这个被酒友抛弃而受伤的小市民,上了警车。望着警车逐渐没入车水马龙的夜色中,龙应台说,

【“今晚可上了一课,关于中国、关于我自己的某些成见。”“基层警察的举止是文明的一个指标,很重要的一个指标。”】

可惜,龙女士上了这一课之后,依旧长不大。我能理解,她这种人,生于国民党官僚家庭,早早成了台湾的“上等人”、“文化人”,她这种人,从未有过真正的“祖国”,也没有和“祖国”一起成长起来的经历,她不了解我们唱“一条大河波浪宽”的心情,她也不懂得一个大陆的基层警察内心的责任和荣耀,所以,感慨归感慨,龙女士还是那个只懂得“小确幸”的小布尔乔亚。

在龙女士心里,香港暴徒是“弱者”,是一群“学生”,但她却忘了,这群“弱者”正拿着致命武器,肆意欺凌普通人,殴伤警察,破坏城市设施,他们需要“呵护”,那么700万奉公守法好好过日子的普通香港民众就不需要呵护了吗?

龙女士有句名言,叫做“我不要大国崛起,只要小民尊严”,我不知道是何等愚蠢冬烘的脑袋,才会把“大国崛起”和“小民尊严”对立起来?在近现代史上,通常只有大国崛起,才有小民尊严!

龙女士的父母在民国生活过,在那个租界遍地,洋人享有“治外法权”的时代,请问他们有“小民尊严”吗?哦,我忘了,他们不算“小民”,河南遍地的饿殍、上海街头乞讨的穷人,才是“小民”,他们有尊严吗?

小布尔乔亚总是幻想有个莺歌燕舞、文采风流、民主自由的民国,他们“文化人”可以有“小民尊严”,却忘了“昆明楼事件”中被美军凌辱的民国名媛们,却忘了北京大学的女生沈崇,更忘了被国民党枪杀的左联作家、李公朴、闻一多,还有被青帮、蓝衣社套麻袋丢进黄浦江的进步学生。

尊严?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做“尊严”!

她们这群人,从未真正关心过“小民的尊严”,因为她们和我们根本不是一个阶层,更不是一个立场,她们不可能真正站在“小民”的视角去看问题,她们有着显赫的家世、花不完的遗产、漂亮的文章、响亮的名声,无论去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都能靠笔杆子和巧舌如簧换口饭吃。但真正的小民不行,真正的小民需要一个强大的国家,一个先进的制度,一个稳定的社会环境,一个大家都能好好生活的世界,我们不需要那些下辈子才能兑现的“空头支票”。

她们摆出一副悲天悯人、反抗制度的嘴脸,假装和“小民”站在一起,只是为他们牟取政治利益,李敖骂过她,说她是“鸟鼠兽”,在走兽里装走兽,在飞鸟中又装飞鸟,其实就是个“蝙蝠”。

我们和龙女士真的不一样,大陆的年轻一代早就看清楚了,所以,龙女士如今依旧没有市场了。

但是她们依然不甘心退出历史舞台,居然要在香港问题上指手画脚,蛊惑人心。

龙女士虽然头脑灵活,立场模糊,为人善变,但她假面具戴得太久了,就真的成了自己的一张脸了,于是到了关键时刻,她就是这张脸。

只不过,秋天已经来了,害虫们的日子不多了。

【申鹏,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平原公子”,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龙应台 香港 公知

原标题:龙应台的“假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