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穆加贝,从毛泽东思想到新自由主义

通观穆加贝的一生,我们可以发现,其早年在领导民族独立和建国初期奉行毛泽东思想的时期,可以说是战无不胜,成果斐然。而在苏东剧变后接受了新自由主义开始,穆加贝便连连受挫,最终不仅本人被迫辞职,津巴布韦的发展也陷入了很大的困境。这,大概也多少能说明一点儿两种思想的优劣吧。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穆加贝,从毛泽东思想到新自由主义

津巴布韦前总统穆加贝9月6日去世,终年95岁。在当天举行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耿爽表示,穆加贝是津巴布韦卓越的民族解放事业领导人和政治家,中方对穆加贝的逝世表示沉痛哀悼。应该说,这一评价是实事求是的。

但是,这两天来网上也出现了大量不怀好意的攻击,诸如“穆加贝崇拜毛泽东主席,搞土改把津巴布韦变成了一个通货膨胀惊人的国家”云云。因此,笔者想谈一谈穆加贝从推崇毛泽东思想到转向新自由主义的历史进程,仅供朋友们参考。

应该说,穆加贝的确是一个非常崇拜毛泽东主席的非洲领导人。据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黄桂芳回忆,穆加贝和曼德拉一样,都是在狱中仍然坚持阅读《毛泽东选集》,并且将其作为自己争取民族独立的精神支柱的:

【我去津巴布韦任大使后,到穆加贝总统的官邸去做客,有意思的是他家名字叫津巴布韦宫,其实就是院墙内的两层楼房。会客室的书架里还很显眼地摆着英文的一套《毛泽东选集》,因他反对白人统治发表所谓“颠覆国家的演讲”而被捕,在监狱被关了十年(1964至1974年)。他一直崇拜毛泽东,就读《毛泽东选集》,像南非的曼德拉似的。我1990年3月陪时任副总理的吴学谦前去参加纳米比亚独立庆典,吴学谦就问过曼德拉:“你为什么能坚持下来?”他说:“主要是我的信念。监禁我没道理!我没错,更没有罪,这是我的精神支柱。”吴学谦又问:“那么你在狱中刻苦学习的动力是什么?”他说:“一是《毛泽东选集》,一是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
上个世纪50年代末,穆加贝在加纳的塔科拉迪教师培训学院教书,在那儿找了一位加纳的姑娘丽萨,成了他的第一夫人,1995年去世,并成为了津巴布韦的第一烈士。他说:“我在监狱的时候,丽萨给我送去《毛泽东选集》,我从中学到了毛泽东的武装夺取政权,从农村包围城市的理论,学怎样开展革命。他讲得很透彻,强调要重视农民问题,我们都是农民出身呢,我就是农民出身的教师。所以要注意发动农民起来闹革命。”
白英美编著,他们改变了世界的眼光,中国书店出版社,2012.08,第60页】

但是与现在一些媒体报道的相反,恰恰是穆加贝早年坚持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时期,津巴布韦成就斐然。其不仅顺利地采取武装斗争与和平谈判相结合的方式实现了民族独立,而且迅速度过了独立后初期极为困难的时期,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经济和社会取得长足进步,成为了非洲南部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津巴布韦独立后,穆加贝政府面临十分复杂的局面,种族矛盾、部族矛盾,党派矛盾相互交织,100多万难民嗷嗷待哺,经济困难重重,社会秩序混乱。当时西方报刊曾预言,津巴布韦独立后会出现政治动荡,经济混乱,甚至会爆发内战。但是,由于穆加贝政府采取了比较明智而现实的政策,这些矛盾和困难逐个得到解决。
独立以来,黑人工资已经提高了两次。从前每个农业工人的月工资最高只有20津元,现在提到了50津元。法令规定工商企业新雇工人工资不得低于105津元。对低工资职工实行免费医疗。穆加贝很重视教育,1981年教育经费占预算支出18%,超过国防开支。
王振亚  冯绍雷   王俊栓,当代国际共产主义运动  1945—1985,甘肃人民出版社,1987年03月第1版,第366页】

也正因为如此,习仲勋在80年代会见津巴布韦客人时曾高度评价穆加贝领导的津巴布韦革命和建设成就,明确强调“你们把我们好的地方真正学到了,避免了我们的缺点”:

【毛主席的教导谁都知道,主要是靠你们自己的斗争。我们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制定政策要从自己的实际出发,你们的政策是对的。不论在你们过去的斗争年代还是现在,你们都从本国实际出发,这很好。你们党从一九六三年建立到现在将近二十年。我们党有六十一岁,你们党二十岁,你们党虽然年青,但比我们党走的弯路少。
开始我们也学习人家,主要学习苏联,我们没有学得太好。照搬别国党的经验不行,要从实际出发,走自己的路,把革命建设引向胜利才算学到经验。理论原则不能照框框套。因为我们是大国,又是大党,还有英明领袖毛泽东同志,在世界人民中影响很大,但不能说我们就不犯错误。自己犯了错误,外国学我们也跟着犯错误。而你们把我们好的地方真正学到了,避免了我们的缺点。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习仲勋文集  下卷,中共党史出版社,2013.10,第776页】

然而,在90年代初苏东剧变的冲击下,津巴布韦的黄金时代也走向了终结。从1991年开始,穆加贝同意接受国际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方案,此后津巴布韦便陷入了灾难:

【津巴布韦政府转而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寻求指导和援助。于1991年开始实施新自由主义的经济改革方案。称为“经济结构调整计划”(EconomicStructural Adjustment Program。ESAP)。然而事实证明。为期五年的ESAP对津巴布韦的经济产生了灾难性影响。
周光宏,姜忠尽主编,“走非洲,求发展”论文集,四川人民出版社,2008.3,第97页】

仅以就业为例,时任津巴布韦就业创造部部长的华裔老革命朱慧琼女士认为新自由主义政策不可能改善就业环境,津巴布韦90年代以后的就业问题恶化正是新自由主义改革的结果,要解决这一问题就必须让政府在就业问题上发挥关键作用,但是由于无法说服穆加贝等人,最后她在1994年被迫辞职:

【大批高级公务员相继离开政府。许多从事公共服务支撑工作的职员被解雇,因为新的意识形态认为,公共服务应该给予私营经济部门经营。例如,学院和大学过去都有自己的餐厅,现在餐厅员工都被解雇了,学校食堂外包给私营部门。结果,大学生在餐厅再也吃不上物美价廉的饭菜了。
与之相反,朱慧琼认为,政府在推动经济发展、解决就业方面应发挥关键作用。尤其是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几百万年轻人,他们应该有机会为国家发展贡献自己的知识与才华。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加强诸如道路、桥梁和水坝等基础设施建设,增加公共服务需求。这将为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提供就业机会,同时促进国家经济增长。那些更早实施工业化的国家如中国和日本就是遵循这一发展路径的。……朱慧琼花费大量时间去找总统穆加贝和财政部长奇德泽罗,可惜朱慧琼没能说服他们。
1994年,朱慧琼经过慎重考虑,决定请辞就业创造部部长,因为自己的观点与现政府采用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相抵牾。尽管朱慧琼洞悉问题的根源,但在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主宰一切的大环境下,她发现自己已经无能为力。
龙小农,舒凌云著,朱慧琼:津巴布韦非洲女子大学董事长,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4.09,第135页】

经济上的变化也导致了政治上的变化。苏东剧变之后,尽管穆加贝曾表示“社会主义不讲马克思,就像基督徒不讲上帝一样不可思议”,还是在党内多数老干部的强大压力下被迫同意了以“社会民主主义”取代“马列主义”为指导思想的提案。不过经过穆加贝的努力,1994年9月民盟全国代表大会再次将马列主义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然而仅仅过了两年多,1996年的10月28日民盟又再度删除了“以马列主义原则为指导”,改为“建立和保持一个依据我们的历史、文化和社会实际的社会主义社会”。这一提法一直保持到了今天。

至此,穆加贝领导下的津巴布韦不仅在实质上,而且在形式上也已经放弃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当然,这并不能否认穆加贝个人仍然对毛泽东主席有一定的感情,但是其治国方针已经和毛泽东思想没有什么关系了。

就拿被批评很多的土改政策来说,其实并不是穆加贝政权迈向社会主义的理想的实践,而是新自由主义失败的必然产物。因为津巴布韦此前在90年代初期起推行了有利于白人农场主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导致不管是普通农民还是城市消费者都陷入了严重的困境:

【ESAP的农业政策来源于新自由主义农业理论的两个标志性教条:国家取消对农业的补贴和放开农产品价格。这些教条又基于以下假设:政府和市场一分为二。两者被认为制度上“相互独立而又互相排斥”;市场机制的效率与政府干预的内在低效相对立;政府干预往往造成寻租.技术落后和资源错误配置等扭曲后果。在这一理论中。农民被设想为理性的利润最大化追求者。能够在一定的条件约束下对以价格为表现的市场变化做出灵活反应。因此。国家应放弃对农业生产和销售的干预。退回到古典经济学中单纯的“守夜人”角色。以便使市场发挥全部作用。达到资源的最优配置和生产的最大效率。此外。新自由主义理论家们在土地所有制改革议题上同样坚持保护私有产权.市场导向和自愿买卖的原则。
然而。这一貌似正确的理论付诸实践时却表现出极大的局限性。在发展中国家尤为明显。实际上。新自由主义的农业政策通常只有利于较有竞争力的农业资本家.富农和商人。而损害了小农.农业工人和普通城市消费者的利益。在津巴布韦。实施这一政策的结果是黑人小农经济的衰退。粮食产量降低和价格飞涨。以及普通城市居民生活水平下降;而白人农场主阶层却能利用对出口的鼓励种植外向型的经济作物获得较大利润。ESAP启动一年后他们在农业生产中所占份额就由75%回升到90%。种族间矛盾因而更加尖锐。到ESAP结束时。失业.通货膨胀和赤字等问题都比以往更为严重。曾被称为非洲“面包篮”的国家每年要花费大量外汇从国外购买粮食。
周光宏,姜忠尽主编,“走非洲,求发展”论文集,四川人民出版社,2008.3,第98页】

在这种情况之下,2000年时津巴布韦农民已经在老战士领导之下开始了大规模自发的夺取土地运动。穆加贝政权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为了白人农场主的利益彻底和广大人民群众对立,另一个是认可群众为了生存而进行的斗争。但即使是选择前者,有拥护毛泽东思想这一“原罪”的穆加贝也不可能得到西方资本势力的全力支持,因此他才不得不选择了后者,支持人民群众夺取土地的斗争。

津巴布韦在土地改革当中的确出现了恶性通货膨胀等很多问题,但是这并不是土改本身的必然产物。与其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也进行了大规模的土地改革,但是不仅没有引发严重的通货膨胀,反而在土改的同时根本上解决了国民党政府遗留下来的恶性通货膨胀等问题。穆加贝之所以做不到这一点,是因为此前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已经让津巴布韦经济严重依附于西方,穆加贝政权在土改的同时也没有在根本上否定新自由主义的发展模式,重新确立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主义政策,因此就不可能扛得住西方国家进行的制裁。

不过即使如此,我们也不应该像某些西方主流媒体一样全盘否定津巴布韦的土改。不少非洲学者认为,由于津巴布韦是个农业国,普通群众普遍获得了土地后,通货膨胀对于居民实际生活的影响下降。多数人即使在通货膨胀达到顶峰的2008年也比土改前粮食集中在白人地主手里,劳动者没钱又没地那种严重饥荒的状态要好些。但是,其并没有能够取得像新中国初期的土改那样巨大的成就应该是不争的事实。

通观穆加贝的一生,我们可以发现,其早年在领导民族独立和建国初期奉行毛泽东思想的时期,可以说是战无不胜,成果斐然。而在苏东剧变后接受了新自由主义开始,穆加贝便连连受挫,最终不仅本人被迫辞职,津巴布韦的发展也陷入了很大的困境。这,大概也多少能说明一点儿两种思想的优劣吧。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9/51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