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从优秀学生的书单起步,然后变成名师的书单,接下来在xx日报微博的助力下打入教育编制,变为1-9年级必读经典书单,然后不再甘于名师的推荐,正名为xx日报推荐的书单,接着,继续与时俱进,又成功与换新教材挂钩,传播名头伪装为换新教材后定制的1-9年级书单,接着搬出教材总编,书单成了部编版新教材主编推荐的书单,最终,居然把这份毒书单鼓捣成了教育部通知附的书单。苍天,真是胆大包天啊!为了一己私利或其它更加邪恶的目的,某些人如此肆无忌惮地在互联网上编造谣言,你们就不怕有朝一日被庄严的国法严惩吗?!

【本文为作者夏山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本文尝试对近五年来,在网络上发布此所谓“必读经典书单”的文章的基本模板(含标题)的嬗变过程,进行梳理和探究。)

在大体确定了1-9年级书单的制作和传播过程之后,笔者又继续以模板为线索梳理了此“毒书单”在网络上传播的嬗变过程。读者想要对笔者的前期调查情况多一些了解,可以参考察网文章《“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的初探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笔者总结出的毒书单所用最多的七个模板:

模板一:1000个优秀学生的秘密书单...

模板二:700名师的秘密书单...

模板三: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700名师推荐的书单...

模板四: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xx日报推荐...

模板五:换新教材,700位名师定制的1-9年级书单...

模板六:温儒敏:语文新教材,专治不读书(附1-12年级必读书单)

模板七:教育部通知:2019年中小学启用新教材(附1-9年级书目)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启程,开始这场毒书单嬗变探究之旅吧。

模板一:1000个优秀学生的秘密书单...

此模板在2015-6-25,由邓艳萍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萍语文上首发。2015-8-31,中国教育报下属好老师”公众号转发邓艳萍文章,文尾附“优秀学生的秘密书单。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之后,各平台陆续依照此模板纷纷转发,直到最近一次以此模板转发书单的时间是2019-7-7,“时间胶囊博物馆Mneno”公众号。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模板一为关键字搜索一下,看到发模板一书单的”公众号文章,阅读量达到10万+的只有萍语文。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模板二:700名师的秘密书单...

此模板2015-12-17,由“徐科实小”公众号首发,阅读量342。

2015-12-22,有“岳阳小记者”公众号转发,阅读量111。

然后,2015-12-25,这是关键的一次转发。转发者是“中国教育报”公众号,阅读量10万+。笔者猜测应该是这次转发直接导致了xx日报微博在两天后的转发。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8月,《700名师的秘密书单:(1-9年级)》由复旦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编著者有三位,其中一个是邓艳萍。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模板二可见到的最近一次转发是2019-9-1,“好父母在线”公众号的转发。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模板二为关键字搜索一下,看到发模板二书单的”公众号文章,阅读量达到10万+的只有“中国教育报的两次转发,分别在2015-12-25和2016-2-13。第二次转发时的推荐力度之大令笔者印象深刻,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不收藏,没天理!

模板三: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700名师推荐的书单...

这个模板的首创是xx日报微博,2015-12-27,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在微信搜索可以看到的最早的转发是“向辣妈进军”以及“半岛亲子教育”两个公众号,时间都在2015-12-28,即是xx日报微博发此书单的次日。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经查,此模板距今最近的一次转发时间是2019-5-12,由“七彩凤凰教育在线”公众号发布。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经查,模板三传播的力度有限,没有阅读量上10万的。但是,模板三是下一版的重要过渡。

模板四: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xx日报推荐...

现在可以查到的,这个模板的首创是“幸运宋先生”公众号2016-9-17。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经查,此模板距今最近的一次转发时间是2019-7-11,由“语数英”公众号发布。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模板四为关键字搜索一下,看到发模板四书单的公众号文章,阅读量达到10万+的只有一个”公众号:“我是好老师”。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模板五:换新教材,700位名师定制的1-9年级书单...

这个模板五的首发者,是“快微课”公众号,2017-9-7,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文章的作者处列了两个人,一个是我们早已熟悉的萍语文,另一个是温儒敏。看到这两个名字整齐的排在一起,笔者完全震惊了!温儒敏,教育部聘中小学语文教科书总主编,温教授正是此次负责新版部编版语文教材的总主编。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笔者复杂的心情那一刻简直无法言表。心中翻腾着想,这俩人如何就成为一篇文章的联名作者了呢?!最后只能给自己的一个解释是,温教授的大名只是被快微课平台侵权盗用了,教授本人对此文章的发布完全不知情。因为笔者很难想象温教授自己审核这个书单后,仍然会同意平台以自己作为文章的第一作者向社会发布。

然后笔者开始继续调查,查出此模板距今最近的一次转发时间是在一周前,由“语文老师吧”发布。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模板五为关键字搜索一下,看到发模板五的相关公众号文章,阅读量达到10万+的只有“快微课”平台。

模板六:温儒敏:语文新教材,专治不读书(附1-12年级必读书单)

模板六本质上是模板五的变种,可查最早的以此为模板的文章发布于2018-6-14,发布平台是“语文阅刊”公众号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笔者可以找到距离现在最近的一次转发是2019-8-2,“小学语数”公众号。在阅读量达到10万+方面,这次上榜的公众号是:“小学语文教师杂志”,2018-6-26。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不过在调查到了这一环节,我也在“羊城晚报学大大”公众号上看到了温教授辟谣的文章,说网传必读书单是假的!这个信息还是特别令笔者欣慰的,前面调查时我就不相信温儒敏教授会同意以自己的名义对公众发布这样一份毒书单。请看这张令人欣慰的截屏图: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模板七:教育部通知:2019年中小学启用新教材(附1-9年级书目)

模板七这个终极版模板胆大包天的首创者到底是何方妖孽呢?其心当诛!最近这一波在朋友圈里刷屏的主要就是这个模板七。

目前笔者可以找到的首发是2019-2-17,杜老师语说”公众号。看截屏图: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杜老师语说的文章尾部标明来源为:“北京教育观察网”,笔者在近几日调查此毒书单事件时,不断发现有阅读量超过10万+的文章注明其来源是“北京教育观察网”。心里测度此平台必定是很大很热闹的。但调查后笔者发现有一个令人不解的现象,“北京教育观察网”上共发现两篇有此毒书单的文章,但阅读量却少得惊人,分别是216和289,这什么骚操作,也太诡谲了!截屏图如下: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最近时间里转发此模板的文章很多,我就不在这里列出了。至于终极版阅读量,“梅语文”公众号小学语文教师杂志”公众号是并列冠军。“萍语文”开始,这个“梅语文”收尾,还挺搭调的啊!那这个“小学语文教师杂志”公众号不但模式六冠军,模式七也蝉联!请瞻仰截屏图: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再探“毒书单”源流:网传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制作与传播

好了,我们毒书单嬗变的再探旅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

来,将这七个模板列在一起再看看:

模板一:1000个优秀学生的秘密书单...

模板二:700名师的秘密书单...

模板三: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700名师推荐的书单...

模板四:1-9年级必读经典书目,xx日报推荐...

模板五:换新教材,700位名师定制的1-9年级书单...

模板六:温儒敏:语文新教材,专治不读书(附1-12年级必读书单)

模板七:教育部通知:2019年中小学启用新教材(附1-9年级书目)

优秀学生的书单起步,然后变成名师的书单,接下来在xx日报微博的助力下打入教育编制,变为1-9年级必读经典书单,然后不再甘于名师的推荐,正名为xx日报推荐的书单,接着,继续与时俱进,又成功与换新教材挂钩,传播名头伪装为换新教材后定制的1-9年级书单,接着搬出教材总编,书单成了部编版新教材主编推荐的书单,最终,居然把这份毒书单鼓捣成了教育部通知附的书单。苍天,真是胆大包天啊!为了一己私利或其它更加邪恶的目的,某些人如此肆无忌惮地在互联网上编造谣言,你们就不怕有朝一日被庄严的国法严惩吗?!

目睹五年来这份毒书单嬗变的轨迹,读者怎能够不对你身处的信息网络大海多一点认识,多一份警惕?!

读者朋友,无论你对这份快成了妖精的毒书单持何种态度,我都要泣血以告:我们不能再被此妖迷惑,害了自己,害了孩子们!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大家可以通过这篇文章了解此毒书单的前世今生,拥有一双孙悟空一般的火眼金睛,将来类似的妖孽一出现,我们一定要立即举起金箍棒,狠狠揍向它们!只有这样,才能保护好我们的孩子和我们家,才能保卫好我们的国。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9/51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