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大鳄索罗斯说:狙击华为,打败中国!

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一个十分微妙的阶段,美国对中国的金融战虽然一直在进行,但现在显然正在激化,前期的贸易战和科技战很可能只是在为这场金融战作铺垫。在美国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之后,中美金融战随之升级。现在索罗斯作为美国犹太资本集团的代表,专门发表文章呼吁美国政府不要放过中国,不要放过中国华为,显然他是将自己作为全球犹太资本集团的代表而不仅仅是美国资本集团的代表对中国发出战争威胁,其心十分歹毒,其意十分凶恶。

【本文为作者李光满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金融大鳄索罗斯说:狙击华为,打败中国!

9月9日,美国金融大鳄索罗斯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专栏文章称,

【“作为开放社会基金会的创始人,我对打败当下中国的兴趣,超过了对美国的国家利益的关心。”】

并称,

【“如果共和党人允许特朗普为华为这家电信巨头纾困,那他们就是背弃最基本的民主职责。”】

索罗斯担心特朗普为了赢得选举而将解除对华为的制裁作为交易筹码放松对中国制裁。索罗斯称,特朗普政府最显著——或许是仅有的外交成就,就是跨越党派隔阂,继承并发展了自奥巴马政府以来的对华政策,准确地将中国视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并将华为视为威胁国家安全的存在,把它纳入了商务部的“实体清单”。特朗普的对华政策非常正确,美国对华为的封杀更不能解除,国会应该立法,限制特朗普可能会为了大选选情而将对华为的限制“交易”出去。

索罗斯认为,

【中国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领域是一个危险的对手,而在5G领域,未来几年将是决定中美谁能领衔的关键,当前的状况对美国是有利的。因为华为在5G市场上竞争所需的核心零部件要受制于30多家美国企业,因此只要华为仍在“实体清单”中,它就会缺乏关键的技术支持,实力会被严重削弱,中国在5G市场上的竞争力也会跟着弱化。】

索罗斯还表示:

【特朗普会在2020年总统大选前,将华为作为同中国贸易谈判的筹码,最终为了短期的选举利益破坏这一长期政策。特朗普可能希望在2020年大选临近之际安排与中方会晤,并达成贸易协议,他希望华为是谈判桌上的筹码之一,很难确切知道特朗普的动机是什么,但他似乎迫切希望与中方达成协议,提振美国股市和经济,提高自己连任的机会,把选举利益置于美国利益之上。】

索罗斯专门投书媒体,呼吁特朗普不要为了自己的选举利益而放弃美国利益,不要将选举利益置于美国利益之上,要继续加大对中国的制裁力度,继续强化对华为禁运,其目的到底是什么?特别是他那句“我对打败当下中国的兴趣,超过了对美国的国家利益的关心”反映了他的一种怎样的情绪?“打败当下的中国”或许不仅仅是一种经济上的诉求,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恶念,自1998年他在香港金融市场铩羽而归之后,这位全球著名的量子基金管理人,这位令全世界金融市场胆寒的犹太人就对中国怀有一种特别的复仇心理,当然还不仅如此,更大的可能是,作为一个犹太资本集团的资本家,对当下中国的发展态势产生的一种恐惧心理,不打败中国,这些犹太集团何以能安睡?何以能成功洗劫他国财富?

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索罗斯在全球金融市场上呼风唤雨,利用全球金融市场上各国实行自由市场经济的漏洞,在英国小试牛刀之后,相继在东亚狙击了泰国、印度尼西亚、缅甸、马来西亚、菲律宾、韩国和日本的货币,可谓大获全胜,赚得盆满钵满,然而最后却在香港狙击港币时遭到了港府和中央政府的强力阻击,功亏一篑,大败亏输而去。这或许在这位金融大鳄心理上留下了难以抹去的阴影。当然问题并不如此简单,即使没有那次香港大败,索罗斯对中国就没有复仇之念?作为一个犹太资本集团的代表,面对中国的强势崛起,面对中国对犹太资本集团大本营华尔街所产生的威胁,索罗斯想要打败当下的中国,洗劫当下中国的巨额财富是十分正常的心理。

当年索罗斯发动东亚金融战是长期预谋的行动。先是泰铢,泰铢被攻陷之后,就是印尼的印尼盾、马来西亚的马币,随后还有缅甸和菲律宾的货币,一直到韩国的韩元、日本的日元,可谓攻城拔寨,无往不利,直到攻到中国香港的港元门前才遭遇到了强有力的阻击,这场索罗斯与香港特区政府的港元之战惊心动魄,假如不是当年特区政府以政府力量入市拼死一搏,假如不是北京作为强大后盾给港府以无限的金融支持,港币被攻破恐怕也是必然的结局。

观察当年的东亚金融危机,为什么那么多国家以一个国家的力量都无法抵挡索罗斯这个金融资本集团的攻击?首先我们需要明白的是,索罗斯所代表的并不仅仅是一个金融资本集团,他的量子基金是整个犹太资本集团的代表,整个犹太资本集团的金融实力何止是一个国家的力量所能抵挡的?其次,东亚金融危机是一次策划多年的有预谋的行动,索罗斯为此进行了长期精心的准备,这种准备包括鼓吹经济自由化、鼓励东亚国家开放金融市场、制造经济繁荣假象和股市沫泡、筹集巨量资金等等,最后一击而中。第三,如果各国放任金融开放而不加节制,任金融国门洞开,在强大的犹太资本集团、强大的华尔街金融集团攻击面前,各国的金融主权被沦陷是必然的结果。第四,当今世界上美国作为金融霸主自有其强大的实力,抵抗美国金融霸权攻击的最有效方式是适度开放金融市场,保护好本国货币不受攻击,隔离美元入侵通道,建立人民币国际化体系。

当前中美关系正处在一个十分微妙的阶段,美国对中国的金融战虽然一直在进行,但现在显然正在激化,前期的贸易战和科技战很可能只是在为这场金融战作铺垫。在美国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之后,中美金融战随之升级。现在索罗斯作为美国犹太资本集团的代表,专门发表文章呼吁美国政府不要放过中国,不要放过中国华为,显然他是将自己作为全球犹太资本集团的代表而不仅仅是美国资本集团的代表对中国发出战争威胁,其心十分歹毒,其意十分凶恶。

以特朗普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为标志,以索罗斯发出“打败当下中国”为标志,美国对华金融战的重型战车已经启动,全球犹太资本集团对华金融狙击的枪声已经响起,中国必将面临重大考验。当年索罗斯狙击港元时,尚有中国内地的支持,现在中美之间已经直接面对,中国与全球犹太金融集团之间已经直接面对,这是一场提前到来的金融决战,不是我们急着要打这场金融战,而是敌人已经迫不及待。

从贸易战到科技战再到金融战,这是一场国与国之间的生死之战,我们一定要先守好自己的金融阵地,扎牢自己的金融篱笆,防止敌人的暗夜偷袭和背后冷箭。这是一个唤起血性、造就英雄的时代,索罗斯们要打败中国,中国则要阻击索罗斯们,狭路相逢勇者胜,退无可退之时,唯有亮剑迎敌。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索罗斯 华为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09/51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