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变局看中国不怕打又谋和平合作

中国和当年苏联不同,中美关系也应该不同于当年美苏关系。中美建交40年来历经曲折,但总体获得积极发展,并有利于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如今,习近平主席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想、“一带一路”倡议及其实践乃至迄今12轮中美经贸高级磋商中,中方表现的诚意与诚信,都表明中美两国应该而且可能“合作解决问题”。特朗普是颇有政治抱负的总统,关键就看他能否有足够的战略眼光和政治魄力,彻底摆脱冷战狂人、战争狂人的牵制,顺应大势,顺应人心,作出正确的战略抉择。

从大变局看中国不怕打又谋和平合作

当今世界正处在百年大变局,变化的广度、深度、裂度与速度都是空前的。它直接关系到中美关系大变局,关系到世界和平与发展繁荣。

美国总统特朗普及其周围某些冷战狂人和战争狂人,逆时代潮流而动,“向世界开战”,中美关系也降到1971-72年打破中美关系僵局、实现尼克松总统访华以来的最低点。其所作所为,使这场大变局具有全球大乱局的特点,具有二战结束以来世界性大险局的严峻性。

世界向何处去,中美关系向何处去,成为当前各国高官政要、专家学者、工商巨子乃至普通老百姓迫切关注的焦点。

精准研判世界大变局,将中美关系大变局放到世界大变局中去研判与考量,才能正确把握中美关系发展大方向,淡定应对中美关系大变局。

大变局•大乱局•大险局

综观全球,世界发展重心已转移到亚洲;资源丰富却贫困落后的非洲,终于减少战乱走上发展经济的正道;拉美不再是美国的“后院”。欧盟东扩引发“新老欧洲”的烦恼,又遇到英国“脱欧”的拖累,但法德等大国争取摆脱美国阴影、团结自强的呼声再次高涨。美国历经9.11恐怖主义袭击、长期阿富汗战争与伊拉克战争的严重消耗、实体经济的空洞化以及金融危机的打击等等,已经风光不再。今年8月27日,法国总统马克龙言简意赅指出:人们当今正经历着“西方世界霸权的终结”!

世界百年大变局的核心与关键,则是美国从冷战后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绝对霸权地位开始相对衰落,同时以中国为突出代表的新兴大国迅猛崛起。当前中美关系大变局正是在这世界大变局的大背景下发生的。对当年打破中美关系僵局作出贡献的基辛格先生说得对:“中美关系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也许出于某种考虑,基辛格先生强调美国目前乃至一个时期内仍是政治、经济、军事、科技和文化影响力的世界头号强国,没有认可美国开始相对衰落这一历史趋势。一些敌视中国的美国政客和专家学者,则刻意回避“开始相对”四个字,诬称中国误判美国“已经衰落”,因而“威胁美国”、“妄图取代美国”!其实,恰恰是美国误判了中国,也误判了美国本身!

其实,正是在美国开始相对衰落的大背景下,毫无从政经验却有狂热政治野心、霸气和冒险精神的地产巨商特朗普才应运而生,出乎意料地胜选总统:不满现实的美国广大中下层被他的非建制派和民粹主义所吸引,而既得利益集团则需要这位另类总统为之拼命一搏!特朗普的竞选口号“让美国再次伟大”与“美国优先”,既默认美国已不再“伟大”(开始相对衰落),又决心孤注一掷、不择手段维护美国开始动摇的绝对霸权地位!

特朗普执政至今不到3年,对内独断专行,对外霸凌外交,不断使出损人利己甚至损人不利己的狠招、绝招、阴招和险招,搞得天下大乱,也加剧国内纷争。其泡制的最大险局,则是针对俄国(也针对中国)的核军备竞赛,以及变本加厉挑战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的红线和底线。

今年8月2日,特朗普宣布正式退出1987年美苏(俄)《中导条约》,为其掀起新一轮核军备竞赛自动松绑,16天之后就陆续试验早已准备就绪的陆基中导可载核弹头导弹。看来,2021年到期的《新战略武器条约》也难免类似命运。

更危险的是,特朗普执政团队已悄然修改了过去里根总统关于毁灭人类核武不可用、以及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关于无法使用的核武实际上已成核威慑政治工具的论断。今年6月11日,参联会通过14年来首份核战争理论文件《核战争》,公然提出用核武器“为取得决定性成果并恢复战略稳定创造条件。”为了掩人耳目,特朗普当局加紧研发所谓“毁灭性有限”战术核武器。其实这是个伪命题,一旦使用战术核武器而占优势,就无法阻止受害方不用战略核武器反击!

今年8月29日,特朗普又宣布美军太空司令部正式启动,据报道已秘密进行太空战军演。

另一大险局是摆开同中国“全面对抗”的架势,咄咄逼人!

中国40年来改革开放使国家得以迅速全面和平崛起,中美差距显著缩小,却没有像某些美国政客幻想的那样“西化”,采取“丑化、弱化、分化”中国的种种手段也彻底破产。于是美国决策层便产生了“战略焦虑”,而在其霸权思想、冷战思维和零和思路的主导下,其战略反思必然作出战略误判。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等文件便提出所谓“大国竞争时代”,并把俄中列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这就是近19个月来美国对华不断展开贸易战、科技战、金融货币战、人文交流战、舆论战、文明冲突战、意识形态战,直至猛打台湾牌、香港牌的深刻背景。

良性竞争并不排斥合作共赢。美国对华战略定位的实际含义是“敌人”。难怪上百名清醒的美国前高官政要、专家学者和企业界领军人物发表联名信,直奔要害地指出:“中国不是敌人”!今年7月被总统提名为参联会主席的米利上将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诡辩地先把敌人的概念压缩为“开战”,然后声称中国“还未发展成敌人,”但已构成美国的“百年威胁”!

强势•弱势•大势

美国迄今仍是世界头号强国,特朗普又是霸凌总统,强势欺人,大有打遍天下无敌手之势。在其严峻挑战和全面攻势下,中国为什么却有十足底气,不愿打也不怕打?因为美国所作所为有根本性弱势,就是违背世界发展大势。不妨放眼世界,看看一系列铁的事实,包括颇有深意的趣象:

(1)   国际经贸本质上是互利共赢。中美世界两大经济体产业链早已紧密融通,美国对华贸易战乃至诉诸“脱钩”、“撤出”,必然弊大于利,甚至饮鸠止渴,加重企业及消费者负担,还失去中国这个世界最大的贸易、服务、技术和投资大市场。而中国却能举全国之力变压力为动力,变坏事为好事,加速改革开放和结构调整,实现持续、稳定、健康发展。今年8月27日,美国超市巨头开市客(Costco)居然“抗命”在上海开设首店火爆成功,对美国当局岂非莫大讽刺!只有美籍华人冒牌学者章家敦,在其“中国崩溃论”破产而沉默多年后,忽然“打了鸡血”替特朗普帮腔,在香港叫嚣“即将到来的中国崩溃”!

特朗普打贸易战“敌友通吃”更犯众怒。多次公开谴责特朗普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的德国总理默克尔,9月6日对华进行就任14年来第12此访问,加强中德经贸等诸多方面的合作。9月10日,东盟10国与中日韩经贸部长会议发表联合公报,力挺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

(2)   另一个趣象是,特朗普出于私利不断“退群”而声名狼藉,为张罗伙计而“组群”又困难重重。退出巴黎气候协议引起公愤,退出泛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让日本坐享其成取而代之当头领。作为最发达国家却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自称世界“人权卫士”,每年不忘发表报告指责上百个主权国家,本身却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经常备受批评甚至落选。为了对石油大国伊朗施压,居然退出联合国“五常”主导的伊核协议。为了进一步对伊朗施加军事压力,组织所谓霍尔木兹海峡“护航联盟”,应征者却不多,德国公开拒绝,日本则称自己“单独护航”!近来,美国又声称打算在亚太部署陆基中导,迄今仅收获一片沉默。

(3)   特朗普对盟国也不断施压,毫无平等、尊重可言。他推出北约“过时论”,威逼欧洲盟国增加军费以减轻美国负担。他一再高压日本分担更多美驻军费用,却在外交场面将安倍首相夫妇挤出红地毯。他在访英时公开指责伦敦市长还公开支持某人应该当选首相。他甚至搞小动作,回避与德国总理默克尔握手,又在同法国总统马克龙握手时失礼地暗中较劲。他还指使加拿大替美国非法拘押中国高科技企业华为高管孟晚舟,使尴尬的加方痛失扩展在华市场的良机。9月4日,加方宣布任命驻华新大使,为改善双边关系找出路。9月6日,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在《悉尼先驱晨报》撰文奉劝追随美国的澳执政当局:“让我们给反华狂热降温吧!”

(4)   8月2日,日本将韩国排斥于出口管理优惠对象国。8月22日,韩国废除韩日情报共享协定。8月25日,韩日同时举行“守岛”军演,双方关于独岛(日称竹岛)的归属之争升温。关于二战日军强征韩籍“慰安妇”的赔偿之争也越演越烈。9月6日,首尔和釜山市议会宣布284个在韩日企为“战犯企业”。韩日关系恶化。同时,朝韩关系缓和使韩国对美依赖有所松动。美日韩军事同盟前景堪忧。值得注意的是,8月20日起在北京举行的中日韩外长会议,却一致同意为年内结束《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展开合作,并将推动中日韩自贸协定谈判。

(5)   特朗普除了使“大棒”,也会一厢情愿地抛“胡萝卜”。在美俄舰机不断惊险对峙之际,他居然在8月G7峰会上提议邀请俄国“重返”G8。9月初,普京总统幽默回应:那就请到莫斯科来吧!还应请中印和土耳其参加!把俄国逼到如此地步,还幻想联俄制华简直痴人说梦!金正恩委员长看清美国要求朝方无条件弃核而不作相应保证,近月来恢复了多种导弹试验。暴躁的特朗普却罕见地粉饰太平,一再发出空洞的“善意”,以求保住实现特金会的“政绩”,又幻想最终能诱使朝方上钩,客观上却促使中朝传统战斗友谊得到新发展。他甚至在全面打压中国的同时,还装模做样表示尊重中国的核大国地位,妄图套住中国参加美俄核裁军谈判,结果被普京打脸。

(6)   作为海洋第一强国的美国迄今拒绝参加《联合国海洋公约》,却又不断拿公约说事。歪曲历史、事实与法理,挑动南海争端,甚至频繁出动舰机搞“自由航行(飞行)”,挑战中国主权,客观上促使中国加速“不沉航母”的岛礁防卫建设。

联合国GA2758决议承认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一部分。这是美国早已承认的世界共识。如今特朗普猛打台湾牌,不断提升美台关系,企图使中美关系政治基础的三个联合公报空洞化,不仅使美国大国外交信誉扫地,也挽救不了“台独”失败的命运,更会引发美国难以承受的政治风险。

气急败坏之下,6月9日起,美国赤裸裸地在中国香港策划、组织和指挥了惨无人道的“颜色革命”。但是,颠倒黑白的舆论战、网络战终究掩盖不了真相,美国高唱“民主、自由、人权”的虚伪性彻底暴露于天下,成为对香港人民、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人民极好的反面教材。美国乱港制中的阴谋必将彻底失败告终。

(7)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艾利森的所谓“修昔底德陷阱”一说,让美国仇华,制华鹰派如获至宝,更是他们近年来战略反思的理论基础。其实,拿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关于斯巴达与雅典之战套用到21世纪中美关系是何等荒唐!再说,后来艾利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已解释说,他是强调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因而应当力求避免。也就是说,这并非“必战铁律”,其著作题目用“中美必战”只是为了吸人眼球。如果非要说有什么陷阱的话,那就是特朗普及其执政团队掉进了“时代陷阱”!

(8)   早在今年6月18日,特朗普就启动他力争连任的活动。政敌民主党煽动的“通俄门”等成为他挥之不去的魔咒。佩洛西更有绝句:“不让特朗普被弹劾,而是让他坐牢!”实际上,不择手段重振美国霸权的总目标上两党是一致的,民主党只是让他把坏事做绝,从而为本党争取明年大选重新执政。《华盛顿邮报》9月4日刊文称:“特朗普自掘政治坟墓”!

定力•实力•合力

基于对世界百年大变局和中美关系大变局的精准研判,中国自然有足够的战略定力,淡定应对种种挑战。最根本的是坚定不移把自己的事做好,实现“两个百年”振兴中华的伟大战略目标。

对于霸权,只能用实力说话。当年,中国靠抗美援朝和“两弹一星”争取到和平崛起的环境条件。如今,中国进入“新时代”,面对美国的极限施压与霸凌威胁,只会激发中华民族空前的爱国热情和坚强斗志。

特朗普的一些政敌把他抹黑成为“精神病”,外人不宜置评。但他是否被某些冷战狂人、战争狂人绑架倒值得观察。9月10日,特朗普终于要求极端鹰派人物、国安顾问博尔顿“辞职”,这对世人也许是个好消息。人们拭目以待。

9月7日,基辛格先生向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发表视频致辞称,

【“坚信以合作方式解决问题,是中美两国对世界和平与进步的共同责任。”】

中国和当年苏联不同,中美关系也应该不同于当年美苏关系。中美建交40年来历经曲折,但总体获得积极发展,并有利于两国人民和国际社会。如今,习近平主席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想、“一带一路”倡议及其实践乃至迄今12轮中美经贸高级磋商中,中方表现的诚意与诚信,都表明中美两国应该而且可能“合作解决问题”。

特朗普是颇有政治抱负的总统,关键就看他能否有足够的战略眼光和政治魄力,彻底摆脱冷战狂人、战争狂人的牵制,顺应大势,顺应人心,作出正确的战略抉择。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美关系

原标题:从大变局看中国不怕打又谋和平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