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总督”彭定康在香港埋下的雷,是时候全部拆除了

事实上,乱港者们在道义上存在一个天大的致命弱点,我们却一直没清楚认识到并充分加以利用。有些傻乎乎的乱港分子打着英国国旗不断要求恢复到英治时期,这让支持乱港的英国人全都心神不宁,一再提醒乱港者:英治时期香港没有任何民主,香港总督是英国女皇直接任命的非香港人。当年维持香港安全的政治部,在英国移交香港前撤销了。类似这样的缺口一直没被补上,所以香港竟然逐渐变成世界间谍特工自由的天堂。

一国两制的本意

香港问题千头万绪,要想全厘清得一步一步来。需要客观地认识到,香港问题的确有一个特殊之处,当初因为英国人极其不愿交还香港,因此关于香港行政和政府管理体系如何安排方面的中英谈判非常不顺,且弊病很多。现在的香港不是一个正常的成熟和完善的管理体系,存在很多漏洞。因为这些漏洞和埋下的雷,国外势力不断深入地介入香港。内地因不愿让人认为要改变“五十年不变”的承诺,就一直难以下手解决相应的问题,尤其被香港部分精英一哭闹,就更不敢去解决了。

什么是“一国两制”?最初的本意是除了移交主权和改变与主权相关的方面外,其他所有方面尽可能不改变英国统治时期的社会制度和管理体系。

“末代总督”彭定康在香港埋下的雷,是时候全部拆除了

正确认识变与不变

我们对“五十年不变”的承诺有重大的误解,被完全捆住手脚了。不变是指“一国两制”,“内地和香港采取不同的社会制度”这个基本关系不变。但内地自身的社会主义不断在改革和变化。美国的资本主义在不断变化,英国、欧洲的资本主义在不断变化,凭什么香港的资本主义一点不能变?只要内地与香港是不同的制度,“两制”承诺就没有变化,除此之外,其他一切都是可变的。只要理解清楚了这个问题,一切“怕”的问题就都可以解决了。

彭定康埋下的雷必须全部拆除

可是,我们现在接收的这个香港并不是“不变”,而是被末代总督彭定康给改得面目全非,乱七八糟,颠倒了很多是非。

“末代总督”彭定康在香港埋下的雷,是时候全部拆除了

因此,如果真正遵照“一国两制”的本意,应当是保持英国统治时期成熟稳定状态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管理体系。如果我们维持现有状况不变,等于是永远保持了被彭定康改得残缺不全的香港畸形社会。要真正做到“一国两制”,就得把被彭定康颠倒了的是非重新颠倒回去,把埋的雷全给拆除,把搞残缺了的社会管理职能给补上。

我们是要保持英国统治时期的成熟体系不变,不是保持你彭定康刻意搞乱香港的东西不变。我们今天之所以要变,就是因为你彭定康当年瞎变一气。今天的乱港局面,彭定康才是始作佣者和罪魁祸首,是香港最大的历史罪人。香港必须改革,别的改革方向基本不可能达成共识,以英国麦理浩任总督时期完善社会制度和社会管理体系为目标模板进行改革,是最容易达成共识的方向。

我们当然得承认人家英国统治时期的社会管理制度和体系有其先进的地方,有其规范的地方,尤其是人家麦理浩任总督时期的管理,那是好得不得了。我们比所有香港人和所有英国人都更加推崇当年英国人麦理浩的管理经验,我们要的是原汁原味的英国管理体系,不是被你彭定康搞乱了的东西。

如果你英国能告诉我当年你们管理体系中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坏的地方,坏到什么程度,为什么那么坏,说清楚了,我们可以不按那样改。香港基本法可以改,最终改的权力在全国人大,除了主权归中国外,其他没什么不可以改的?有人怕政策变化怎么办?我们就是要多弄点让乱港者害怕的东西,他们什么都不怕,那还不翻天了。不要整天让这帮乱港者动不动就要砸点什么东西,我们整天提心吊胆地去收拾残局。我们得时不时主动“砸点什么东西”,或者表示出要“砸点什么东西”,让这帮小子整天提心吊胆去。

重建香港社会管理体系

事实上,乱港者们在道义上存在一个天大的致命弱点,我们却一直没清楚认识到并充分加以利用。有些傻乎乎的乱港分子打着英国国旗不断要求恢复到英治时期,这让支持乱港的英国人全都心神不宁,一再提醒乱港者:英治时期香港没有任何民主,香港总督是英国女皇直接任命的非香港人。当年维持香港安全的政治部,在英国移交香港前撤销了。类似这样的缺口一直没被补上,所以香港竟然逐渐变成世界间谍特工自由的天堂。

“末代总督”彭定康在香港埋下的雷,是时候全部拆除了

应借这次机会,打出一个让所有人都彻底闭嘴的大旗:以麦理浩任总督的英治时期成熟有效的社会和行政管理体系为基础,重建、改革和完善香港社会管理体系。

你不是迷信英国,要恢复英国人的管理和统治吗?我们就来帮你系统地恢复,并且一定是要以中英香港问题谈判之前的香港管理体系为基础进行恢复。

首先由国家安全局负责恢复和重建政治部。再闹就恢复到香港市长直接由中央政府任命,并且必须是从内地派驻非香港人任香港市长,以与英国女王任命非香港人做香港总督的社会制度严格保持一致。如果对内地官员管理能力有质疑,大不了再直接从英国请一堆纯种英国人来做顾问甚至副市长,这样心里就平衡了吧?所有议员选举也可全部取消,恢复到与中英谈判前的英治时期完全一样。港人治港本身就是为讨好香港而违反“一国两制”原则的,既然现在这个方式大家都不满意,那就改回英国统治时期的治理方式嘛。英国人能说你统治香港时期的东西不好吗?

不是有很多香港人打着美国国旗要美式民主吗?民主的实质是权力的制衡,而不是投票。谁来制衡胡作非为、无法无天、总是包庇暴乱分子的香港法官?以美国的陪审团制度为基础改革香港法院的审判制度,让你明白什么叫真正的美式民主。香港人,英国人,美国人,欧洲人能说美国的陪审团制度不好吗?......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纯科学”,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末代总督”彭定康在香港埋下的雷,是时候全部拆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