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民主”乱局,是一堂伟大的爱国主义教育课

曾几何时,某些人对所谓的“普世价值”顶礼膜拜,可是,随着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等国一再上演的悲剧,“普世价值”的神话迅速破灭。事实胜于雄辩,公知所鼓吹的所谓“民主”、“自由”非但与真正的民主、自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而且还面目可憎,不但可以让某些原本安静祥和的国家陷入动荡和混乱,还可以让那些国家原本丰衣足食的国民沦为难民,由此可见,这绝不是什么真正的民主、自由,而是披着所谓的“民主”、“自由”外衣的恶魔。因此,当看到一些香港废青毫不掩饰地羡慕乌克兰的时候,我竟忍不住脊背发凉,很难想象他们到底是天生没脑子,还是真的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竟然不知道乌克兰已经从欧洲的大米仓沦为全欧洲最贫穷、最混乱的国家了吗?

香港的“民主”乱局,是一堂伟大的爱国主义教育课

六七年前,我曾说“意识形态领域是当今大国角力的主要战场,因此,我们必须在加强经济建设提高综合国力的同时加强意识形态领域的建设”,实话实说,这种说法并非我独创,更非我首创,我只不过是“拾人牙慧”而已,可即便如此,我依然受到了公知的猛烈攻击,接触网络时间短的人可能很难理解公知的那份疯狂,对此,我们应该感谢这些年网络环境的改善,感谢那些始终奋战在网络空间的有名的以及无名的英雄。

那个时候,我在某些人眼里就是一个“怪物”,甚至有些人觉得我大概是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穿越”过来的。这一点都不奇怪,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是所谓的“谣言就是遥遥领先的预言”的时候,是某些公知高呼“让意识形态沉默”的时候,因此,很不幸的,我成了某些人眼中的“异类”。可是,现实是最好的老师,新世纪以来,中东、北非以及东欧等地区某些国家一再上演的悲剧早已说明了一切,特别是当熟悉的剧情在中国香港上演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了意识形态的重要性。可以说,如果现在还有人认为意识形态应该“沉默”的话,那我只能说,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太蠢的话,那就只能是太坏了。

曾几何时,某些人对所谓的“普世价值”顶礼膜拜,可是,随着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乌克兰等国一再上演的悲剧,“普世价值”的神话迅速破灭。事实胜于雄辩,公知所鼓吹的所谓“民主”、“自由”非但与真正的民主、自由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而且还面目可憎,不但可以让某些原本安静祥和的国家陷入动荡和混乱,还可以让那些国家原本丰衣足食的国民沦为难民,由此可见,这绝不是什么真正的民主、自由,而是披着所谓的“民主”、“自由”外衣的恶魔。因此,当看到一些香港废青毫不掩饰地羡慕乌克兰的时候,我竟忍不住脊背发凉,很难想象他们到底是天生没脑子,还是真的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竟然不知道乌克兰已经从欧洲的大米仓沦为全欧洲最贫穷、最混乱的国家了吗?

坦白说,对于中东、北非和东欧等地区诸多国家的悲剧,我们虽然深表同情,却很难感同身受,因此,所谓的“普世价值”依然能够在一段时间内阴魂不散,可是,当同样的剧情在中国香港上演的时候,我们开始愤怒,开始发出怒吼,我们坚决不能容忍同样的悲剧发生在香港。香港是中国的香港,我们绝不容许任何黑手、脏手伸向香港为所欲为。

几个月来,香港的乱象让人痛心疾首,香港废青的疯狂让人不寒而栗,毫不客气的说,此刻依然给废青贴上“民主”、“自由”标签的,不仅是香港的敌人,更是全中国的敌人。因为那些人不但对中国香港指手画脚,还良知泯灭睁眼说瞎话。当某些西方政客为了他们的政治立场竟然沦落到最基本的常识、最起码的良知都抛弃,鲜廉寡耻的说出诸如“美丽的风景线”之类话语的时候,不难想象这些人是多么的荒唐、多么的冷血了。

万事万物都是辩证的,坏事与好事之间往往只有一线之隔。毫不夸张的说,香港正在上演着一堂现实主义的伟大的爱国主义教育课,对于我们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有百利而无一害。经过香港这几个月深度的爱国主义教育,我相信任何一个善良的人都再不会对所谓的“普世价值”抱有幻想,那些废青口中的“民主”、“自由”,我们不但不想要,更不敢要,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没有人会希望自己和自己的家人生活在白色恐怖般的暴力之中。现代社会是个价值多元的社会,没有人希望生活在一个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世界中,如果一个社会有人只因为一言不合就可以打着“民主”、“自由”的旗号暴力相向,那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局面?

有一个现象很有趣,那就是几个月来,一向滔滔不绝的公知几乎没有一个站出来为废青说过哪怕一句话,我想,大概是因为那些公知很清楚,如果他们这么做了,他们将会连同他们鼓吹的所谓“普世价值”更加臭不可闻。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正通过各种方式站出来支持香港警察严正执法,“光头刘Sir”等香港警察享受的英雄般的礼遇就是明证。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变得清醒,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加入到守护“阿中”的行列,此情此景,让人不由得感慨“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香港的形势正在好转,我们有理由相信香港一定会很快好起来,当然,如果你一定要问我“很快”到底是多快的话,我只能说我并不是算命先生,我并不能给出确切的时间,而只能说“很快”,这个“很快”快得看得见摸得着,因此,此刻我们不仅需要信心,还需要一定的耐心。

若干年之后,当我们重新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或许,我们会忍不住“感谢”废青,“感谢”他们彻底扯下了所谓的“普世价值”的皇帝的新衣,而那个时候,中国香港早已风平浪静,中国依然是伟大的中国。

【林爱玥,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林爱玥”,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