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绝非一日之寒,而是香港文化、教育、新闻舆论、司法长期沦陷的结果,是美国、英国、香港反对派、港独分子长期釜底抽薪的结果,是我们长期放弃争夺香港教育、司法、文化、新闻舆论阵地的结果。要想扭转这种局面,要想让香港青年一代重怀爱国之情,就必须坚决夺回香港的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没有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香港的乱局即使这次平息了,以后也还会不断轮回,也还会不断重复上演,香港将彻底失去未来。

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

香港暴乱仍在持续,暴徒们对香港社会的破坏愈演愈烈,当真相越来越明朗、暴力倾象越来越严重、对社会的破坏越来越剧烈的时候,许多香港市民开始退出而不再参加街头游行,剩下仍在继续进行暴力破坏的基本上是一些年轻人,而这些年轻人又以学生为主,除了大学生,甚至还有很多仍然是少年的中学生参加,这些大、中学生的世界观并未完全形成,对中国的国情和大陆现状并不了解,几乎都从没有到过大陆,在学校没有受过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历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很容易被人洗脑,最终变成了有强烈暴力倾向、没有法制观念、没有国家意识、没有家国情怀、没有社会责任的暴徒。

10月10日,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鉴于香港街头暴力向校园蔓延的状况,邀请本校学生和校友进行公开对话,对话现场发生的一幕令人震惊。段崇智的发言屡次被场内激进学生起哄、闹场、喝倒彩,还有学生对其进行人身攻击,骂其为“段狗”、“中大之耻”。一名年轻女孩用普通话对激进示威者说,“你们总是在谴责他人的过错,却没有想过正是你们自己在破坏香港的法治、自由、民主。”她的发言遭到场内激进学生侮辱叫骂,“fuck you”“你妈死了”之类的粗口秽语不绝于耳。令人担忧的是这种状态正在成为当下香港各个高校、中学较为普遍的现象。

香港理工大学专上学院发生的一幕也证明了暴力正在学校蔓延。学院讲师陈伟强因称《禁蒙面法》刑罚不够重等言论,遭到了本校学生的攻击,一百多名学生将他包围禁锢在教室,辱骂五个多小时,甚至还三次被学生推倒攻击。学院是如何处理这件性质十分恶劣的事件呢?学院声称维护大学多元共融的原则,不首先处理学生违法违规行为,却先停了陈伟强的教职,校方显然是在纵容和包庇校内的暴力分子。

10月9日是《禁蒙面法》生效后首个开学日,香港姚连生中学数十名蒙面学生及校友在校内发动暴力攻击,公然涂污校园、禁锢教职员,又用铁通等堵塞校门,用镭射笔、砖块、油漆水樽、垃圾桶等“武器”攻击教职员,直到校方报警后,防暴警察到场追截,暴徒学生才散去,这一幕被一些香港人称为“黑色恐怖杀入校园”。

大家一定会有很深印象,在警方拘捕的暴徒中,有很多是未成年人,越来越多的未满十六岁的少年参加,最小的一位被拘捕的暴徒竟然只有十二岁,还是一名初中一年级的学生,十二岁,初一学生,懂什么政治?懂什么“五大诉求”?懂什么“双普选”概念?他们是非观念都还没有形成,就被人洗脑推上了街头暴力第一线,成了一个行凶作恶的暴徒,这是谁之过?这是什么文化和教育熏陶培养出来的暴徒?我们只能说这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利用少不更事的年轻人特别是利用无知少年做政治筹码,引诱他们做街头政治的炮灰。

我们还会发现另一种现象,那就是在这次持续暴乱中,总会出现举美国国旗、唱美国国歌的场面。10月9日,香港沙田崇真中学的学生在校园内挥舞美国旗唱“港独”歌。沙田崇真中学是香港名校,当时学生绕篮球场一周,从一楼一直到顶楼的走廊也都站满了学生,他们大声合唱“港独”歌曲,其中四名学生在操场中间挥舞美国国旗。

这种场面在香港街头或许并不少见,如今这种场面进入大学校园甚至中学校园不能不令人震惊,这说明什么?香港的大、中、小学到底在对学生进行怎样的通识教育?香港学校里到底在怎样妖魔化中国国情和大陆现状?到底在怎样妖魔化我们的祖国?到底在怎样妖魔化大陆同胞?他们为什么会对说普通话的大陆同胞、对中央政府、对祖国产生如此深的仇视情绪?他们又对真实的美国和真实的英国历史了解多少?他们对香港的那一段殖民地历史是否感到很自豪很荣耀?他们是否还想让香港重回英国怀抱、重新当一回殖民地、重新做一回奴隶才觉得满足?

有朋友问我,到底是什么原因使香港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想香港今日之殇都与香港这个长期成为英国殖民地、并曾被日本军事占领有关,不仅是教育,还有文化、新闻舆论、还有司法等等都曾被长期殖民地化,当这种殖民地文化通过教育和舆论强化进入香港人的思想意识的时候,他们会不自觉地形成殖民地思维甚至还会形成殖民地情怀。

从1949年到1960年之间的一代香港人被称为婴儿潮时期出生的香港人,这个时期的香港社会渐渐开始出现“香港人”意识,“香港人”意识的出现标志着香港与大陆开始出现族群意识分离倾向,其文化也因此出现较大变化,主要原因是大陆与香港族群隔离造成香港对大陆文化、族群、国家意识疏远,随着这一“香港人”群体增大,加上在回归前后香港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均高于大陆,大陆政治对香港形成固定化的影响,使得“香港人”的自觉意识渐渐走向与大陆对立甚至对抗的意识,这也是香港左派新闻媒体失势、右翼新闻媒体大行其道的根源。

陶杰等文化人虽然其父辈是左派文人,但本人长期受英国教育,最终形成了对大陆、对中国主体的极端漠视甚至仇视,他们又以其价值观和文化意识去影响更年轻一代人,这种文化与年轻一代在学校所受的英式、反中、右翼思想教育一起影响了新一代年轻人的价值观和文化观,使得更年轻一代的大中学生变得极端抗中反华,极易被洗脑煽动信奉所谓的西方民主价观,甚至学会了西方政治中的街头暴力,容易被人培养成政治炮灰和政治暴徒。

1949年之前那一批大陆去香港的中国人尚有很深的中国情结或大陆情怀,但1949年之后去香港或在香港本土出生的那一批香港人则完全不同,在“香港人”意识作用下,他们不仅没有大陆和中国情怀,而且还对大陆极为反感和抗拒,这和在台湾出现的“台湾人”意识是一致的,“香港人”和“台湾人”已经养成一种族群意识,这是很可怕的,再加上一部分像龙应台和陶杰这样的香港和台湾本土作家文化的流行与熏染,使得这种族群意识更加浓厚,由此真正形成了台湾独立和香港独立的文化根基。

从香港人视英国从日本接管香港的殖民统治为“光复”可以看出,他们那时是比较认同英国人统治的,及至后来回归,这种“光复”的殖民意识仍然十分浓厚,这也是陶杰这批“文化掮客”能够拥有市场和话语权的背景,在我们看陶杰等就是文化汉奸,而对拥有“香港人”意识的香港人来说,他实在是香港独立的“文化旗手”,只要这种“文化旗手”在,香港的问题就会持续存在甚至会越来越严重。因此我们要香港“去殖民化”,其实是要香港去陶杰这样的“文化旗手”,是要去陶杰这样的“文化汉奸”。

另一方面,这些年香港的教育又怎么样呢?又在教学生什么呢?以前我们只知道我们有部队像定海神针驻扎在香港确保香港的主权不会丧失,香港不会出大事,我们认为“港独”不会成气候,不可能成功。可我们不知道的是,这些年美国、英国和香港的反对派、港独分子一直在香港做着深入的釜底抽薪的工作,他们一直都在通过颜色革命方式跟中国争夺香港地区青少年的思想控制权,一直在争夺香港的教育掌控权、主导权,他们争夺的还有大、中、小学教材内容编写权,他们是要控制教师和学生的思想意识,是要引导学生极端仇视中央政府、仇视大陆,仇视祖国。我们今天看香港现状,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们成功地控制了香港的年轻人,成功地将香港年轻人培养成了一批街头暴徒,培养成了政治炮灰。

香港教师界有一个教师协会,有近10万会员,香港几乎所有大中小学教师都是这个协会的成员,而这个“教协”却长期被反对派势力把持,已蜕化为一个鼓吹“反中”、“反政府”大搞港独的反动组织,成为了“反中港独”的工具。不论是2014年非法“占中”、2016年旺角事件,还是今年的“反修例”,都有教协这个背后黑手推动,今年8月17日,“教协”还专门发起示威活动,鼓动学界去维园“强力表达”政治诉求,纵容乱港团体煽动学生不上课去搞政治,称“他们有表达政见的权利”。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香港教育界和教师群体对当前这场政治暴乱都负有重大责任。

立法会议员、香港理工大学教师郑松泰就是一个“港独”教师爷式的人物,许多参与暴力示威的学生都受到过郑松泰这类“港独”教师的洗脑,他无耻地欺骗香港青少年,教唆年轻人参加暴乱,诋毁、攻击他们的父母,声称:反对上街的家长是“猪”、是“港猪”,鼓吹年轻人要“与港猪划清界限”。香港真道书院教师戴健晖更在脸书上诅咒警察子女“活不过七岁”及“20岁以前死于非命”等恶毒仇警言论。

教协长期以政治操控教育,已将相当一部分香港青少年推入“盲目崇拜西方”的深渊,不仅无法去“殖民化”,反而致使“殖民化”程度不断加深。

今年暴力事件发生以来,大家都在反思香港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先生就曾心痛地指出,自己任内开始推行的中学生通识教育失败,令年轻一代变得“有问题”。著名数学家、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教授曾直言,香港回归后的教育政策制订者对此难辞其咎,在中学取消中国历史作为必修科,以及加入通识教育都是一个灾难,令学生变得“通通唔识”,结果培养出一代缺乏历史感、文化观,没有理想、楷模的年轻人。

由于通识课教材各版本课本无须送审,课本内容中就出现了许多“港独反中”的内容,部分持反对派立场的老师都参与了课本编写。这些内容有攻击“一国两制”、美化“占中”、激化香港与内地矛盾、内地存在的问题从负面解读、或者直接用恶龙等形象来进一步丑化、引用过时的数据、用人口素质低这类带有歧视与丑化的语言、引用典型的西方视角下关于中国话题的负面结论等等。比如香港九龙塘某间幼儿园使用的教材里,有个童话故事是这么讲的:中国是暴虐的国王,而英国是一位神奇的魔法师,最后魔法师救了自由港。沙田地区一名校的小二常识科手工纸,要求就有关《逃犯条例》游行画画,有小学生画出警方与示威者对峙场景。从小受这种教育孩子长大后能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吗?能对祖国有感情吗?能不对祖国产生仇视和扭曲的感情吗?能不对西方充分崇拜和向往吗?

2010年有人曾提出增设国民教育及德育课程为中小学必修课,但此举遭到反对派极力反对,反对派指责国民教育是“政治洗脑”,最后教育部门不得不在反对派的大型示威面前退让,无限期搁置国民教育课程。

在香港的课堂上没有人对香港学生宣传大陆在上世纪九十年代索罗斯对港币发起狙击战的时候,如果不是大陆的支撑,香港的金融业早已惨不忍睹,没有人对学生宣传从1961年开始,大陆一直向香港供水,每一千加仑只是象征性收1毛钱。1965年大陆动用两万名民工建设香港输水工程,四次扩建累计花费76亿,东江大旱时,东莞、深圳自己的水不够用了,大陆也一直优先保证香港。没有人对学生宣传整个香港吃的新鲜肉、新鲜蔬菜,几乎都是大陆保证供应的。

香港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绝非一日之寒,而是香港文化、教育、新闻舆论、司法长期沦陷的结果,是美国、英国、香港反对派、港独分子长期釜底抽薪的结果,是我们长期放弃争夺香港教育、司法、文化、新闻舆论阵地的结果。要想扭转这种局面,要想让香港青年一代重怀爱国之情,就必须坚决夺回香港的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没有教育权、文化权、司法权、新闻舆论权,香港的乱局即使这次平息了,以后也还会不断轮回,也还会不断重复上演,香港将彻底失去未来。

有一首改编自Beyond《光辉岁月》的歌曲是这么写的:“大陆的少年和香港的少年,

都是一个国家的未来,我们都是炎黄子孙,都是黄种人,身上流着一样的鲜血。我们应该一起扛起历史的责任,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努力。你所站立的那个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什么,中国便是什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

现在我们应该发出沉重的呼喊:救救香港的孩子!

【李光满,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光满冰点时评”,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香港文化和教育之殇:救救香港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