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决不能允许毛泽东影视艺术形象塑造向后转——谈谈从古月到唐国强的“毛泽东形象”塑造

眼下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一个时期以来,关于对领袖伟人形象的塑造,却在某些作品某些演员身上,正在朝粗鄙化、简单化的方向倒退。包括电影在内的一批作品,已经受到观众的普遍批评,被认为是关于领袖形象的艺术表现的倒退。我们可以看某些作品的形象和气质,与当年的毛泽东差距太大,毛泽东青年时期头发长点是事实,但是绝不会长发盖耳,绝不会一走路头发遮住了半个脸。毛泽东衣着朴实,着装不太讲究也是事实,但也绝不至于衣衫松松垮垮,甚至窝里窝囊。为了强调某一点,夸张到很不适当的程度,便大大损害了领袖形象。在相当多的作品中,为什么蒋介石国民党的一些要员,一出场就周武郑王,衣着整洁,说话文雅,那么正规整齐呢?为什么我们有些演员出演的蒋介石,已经丝毫看不出那个屠杀人民屠杀共产党的刽子手的凶恶形象,而已经是一个可怜的民国儒家形象的代表呢?说的更准确一点,我们有的作品,简直是在为这样一个人民公敌唱悲戚戚的挽歌。这种前后对国民党共产党重要人物的对比,应该引起我们对当下一些人主流价值观淡薄的极大担忧。即使普通百姓观众已经看出了一些人的价值取向。

【本文为作者陈先义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塑造好荧屏银幕上的毛泽东等领袖人物形象,对中国影视艺术来说,这是一个不可忽略的非常重要的艺术话题。因为包括毛泽东在内的一批领袖人物形象,已经深入人心,如果达不到神形兼备的艺术效果,就很难得到大众的审美认同。

对领袖形象的塑造,在世界影视艺术历史上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话题。关于领袖形象,艺术层面追求的最高境界就是两个字:“神似”。

列宁1924年逝世以后,为了表达对这位伟大革命导师的深切怀念,满足人民对领袖的思念敬仰之情,苏联电影艺术家一直在探索把列宁形象搬上银幕,这期间有过多次作品尝试,也创作过不少作品,然而却都没有留得下来。由神似到形似,对列宁形象整整探索了15年,这个15年,基本是模仿人物形象,它填补和满足人们怀念领袖的精神空白期。直到1939年由导演米哈伊尔·罗姆执导的《列宁在1918》的问世,一部可称为电影经典作品的出现,一个不仅形似而且神似的列宁形象才宣布完成。这个形象受到全世界的特别关注,至今在电影艺术史上依然闪耀着永不泯灭的光辉。列宁的挥手动作和那句“面包会有的”等经典台词,至今依然留存于中国人民的文化记忆里。《列宁在1918》从此成为世界电影史上一部塑造领袖形象的成功之作。

陈先义:决不能允许毛泽东影视艺术形象塑造向后转——谈谈从古月到唐国强的“毛泽东形象”塑造

《列宁在1918》剧照,演员S·史楚金

毛泽东主席逝世以后,中国影视艺术立即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塑造荧屏银幕的毛泽东形象。这个过程,几乎走了与前苏联同样的道路,从形似到神似经历了20多年。毛泽东逝世以后,中国的影视艺术家一直在探索关于毛泽东形象的艺术再现,以满足中国人民对这位伟大导师的缅怀和追念。第一个算是有影响力的把毛泽东形象推上影视的要数演员古月。他的贡献是以相对的形似和湖南方言把毛泽东作为一个艺术形象推向荧屏银幕。他是这个探索阶段具有代表性的有成就的艺术家,贡献和功劳载入历史,他以及包括孙飞虎等演员对毛泽东形象的塑造,让中国人民看到了一个艺术化的毛泽东形象。

陈先义:决不能允许毛泽东影视艺术形象塑造向后转——谈谈从古月到唐国强的“毛泽东形象”塑造

特型演员古月

但是,客观的实事求是评价,古月等演员扮演的毛泽东形象,不过也只是形象的模仿。仅仅追求了外型的像和神态的逼真,却缺少艺术的内涵,人物的精神气质和思想内蕴都无法满足人们对领袖的那种特殊记忆。从古月以后,中国观众一直在呼吁和期待中国影视艺术能有一个“神似”的毛泽东形象。因为毛泽东形象已经深深留在了一个伟大民族的记忆,至于形似与神似的标准,每一个那个年代过来的中国人都有留在内心深处的尺码。从毛泽东逝世,这样的期待和探索一直持续和等待了20多年,到了2001年,由王朝柱创作、唐国强主演领袖毛泽东的36集电视剧《长征》公开播出,一个神似的毛泽东艺术形象一下子震撼影视界,引起中国艺术界和广大观众的普遍认同。

陈先义:决不能允许毛泽东影视艺术形象塑造向后转——谈谈从古月到唐国强的“毛泽东形象”塑造

毛泽东扮演者、著名演员唐国强与本文作者陈先义老师

但是,唐国强扮演毛泽东,经历的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当时,很多业内人士甚至相当多的意识形态的领导同志表示不甚同意,认为毛泽东这个形象,由当时还显奶油小生形象的唐国强出演不合适。在这个关键时候,作为该剧编剧的王朝柱坚定认为必须起用唐国强,理由是我们对领袖形象的塑造,必须完成由形似到神似的艺术跨越,必须用有潜力挖掘神似的新人。否则,我们便会停留在模仿阶段。不仅要用唐国强,而且一定要他不讲湖南话讲普通话。此前的毛泽东及其他领袖形象,基本使用的是方言,实际是艺术的模仿。王朝柱认为,艺术不能停留在模仿阶段,模仿的艺术永远无法满足观众高层次的审美。南腔北调的方言对演员表演是极大限制。艺术上统一和整齐一致才能具有审美的意义,才能实现审美的高境界。假如操着广东话、湖南话、浙江话的演员杂七杂八拼在一起,不可能有强大的审美力量,是非常撇脚的。这个建议和决定,无疑又是中国影视的一个巨大跨越。

唐国强主演的长征,最终以一个全新的领袖形象出现。一个曾被认为形似不甚十全十美却艺术达到很高境界的毛泽东,一个带有青岛普通话的毛泽东,成为今天受到国内外亿万观众一致称赞的对象。成为人们公认的最能表现毛泽东真实气质的毛泽东形象。如今,如果有人再回看此前20年的毛泽东形象,应该说与《长征》中的毛泽东形象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至今,唐国强已经演出有毛泽东形象的作品四十多部,他的艺术形象探索,不仅是对中国影视艺术的巨大贡献,而且完全影响着世界关于伟人和领袖形象的塑造。当然这是一个学术话题,应该另列专文阐述。

包括唐国强(演毛泽东)、刘劲(演周恩来)、王伍福(演朱德)等一批卓有建树的杰出人物形象塑造,是中国艺术家对影视艺术的一大贡献。为什么能够如此?我认为关键一点,是以唐国强、刘劲为代表的一批艺术家对领袖充满敬畏之心、敬仰之情。这与一开始个别演员装腔作势的比划几个动作,学几句毛泽东的方言,甚至而后像游戏娱乐一样走场串会的领袖形象的做法,一下子拉开的大大的距离,演好领袖,首先要学习领袖,研究领袖,敬重领袖。可以说,唐国强等艺术家,他们由于坚持研究和学习,已经成为研究毛泽东的专家。至于在生活中,也在不断学习领袖的精神情操,这是当下这批优秀特型演员受到大众欢迎的关键所在。当然,他们也在不断向艺术和思想的更高境界登攀。

但是,眼下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一个时期以来,关于对领袖伟人形象的塑造,却在某些作品某些演员身上,正在朝粗鄙化、简单化的方向倒退。包括电影在内的一批作品,已经受到观众的普遍批评,被认为是关于领袖形象的艺术表现的倒退。我们可以看某些作品的形象和气质,与当年的毛泽东差距太大,毛泽东青年时期头发长点是事实,但是绝不会长发盖耳,绝不会一走路头发遮住了半个脸。毛泽东衣着朴实,着装不太讲究也是事实,但也绝不至于衣衫松松垮垮,甚至窝里窝囊。为了强调某一点,夸张到很不适当的程度,便大大损害了领袖形象。最近的一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就受到观众的普遍批评。因为有唐国强塑造的领袖形象的比照,社会便有了对比,对比中便产生了批评,甚至被认为是关于领袖形象艺术塑造的倒退。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一种情况?

首先是缺乏对毛泽东等领袖人物的敬畏之心。前些年,由于对毛泽东及其对英雄形象的消解和错误解读,我们社会上的某些人,的确受了不小的影响。对毛泽东矮化、丑化、匪化的表现时有抬头。错了并不以为错误。作为一个受到全世界敬仰的伟人,中国艺术却表现淡漠,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件让人悲哀的事情。这是我们的宣传教育的失当给艺术造成的结果。

第二,关于长发披肩,衣衫不整的、甚至几分匪气的领袖形象,有一种极其错误的理论。这种理论认为,现代青年这是偶像,年轻观众喜欢这样的形象,甚至直接说某某演员就是青年人“刷流量”的明星。因为有流量,就必然带来收视率。这种言论极其荒唐,这是拿领袖形象开涮的行为。如果青年人喜欢这样的形象,那只能说明这样的癖好是错误的,不应该是听之任之,跟着青年人的喜好走,而是往正确的审美方向加以引导。

这些年,有一种奇谈怪论,有些人非常喜欢拿青年说事。至于是不是青年喜欢,缺乏真实的调查研究。一是在说假话。二是如果真的有这样的青年,那也需要我们强力引导。而不是听凭错误的认知发展。据作品来看,实际根本不是这样的情况,举个例子,在相当多的作品中,为什么蒋介石国民党的一些要员,一出场就周武郑王,衣着整洁,说话文雅,那么正规整齐呢?为什么我们有些演员出演的蒋介石,已经丝毫看不出那个屠杀人民屠杀共产党的刽子手的凶恶形象,而已经是一个可怜的民国儒家形象的代表呢?说的更准确一点,我们有的作品,简直是在为这样一个人民公敌唱悲戚戚的挽歌。

这种前后对国民党共产党重要人物的对比,应该引起我们对当下一些人主流价值观淡薄的极大担忧。即使普通百姓观众已经看出了一些人的价值取向。

第三,我们不能不看到,这一切都源于一个收视率。好像不这样去表现,就会给收视造成影响,好像不这样去表现,就不是真实的历史一样。这种把错误当时髦盲目追捧的现象,是完全有害于艺术的。对此,普通观众已经批评多多。在影视艺术领域,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已经走进了唐国强、刘劲、王伍福等表现的神似新阶段,我们决不能允许从这个阶段后退。

本来,一批弘扬历史的主流价值观的竞相出现,是一件好事情,但是我们必须建立在对历史对人物的精确把握上,我们应该对出演领袖形象的形象做出严格选择。不能因为他有流量,或是什么当红明星,就一定要他出场。没有对领袖对我们的党对我们的军队的炽热情感,是不可能表演好党和军队的光荣历史的。一句话,演好英雄和领袖,必须对领袖和英雄的品格和风范充满发自内心的敬畏和热爱。

今年的国庆大阅兵,浓墨重彩地突出了毛泽东的宣传,党中央领导同志特意去瞻仰毛主席纪念堂,并且从70年大历史的角度高度评价毛泽东等一代老一辈革命家的巨大贡献,受到全国人民的热烈欢迎和极大拥护。这便对领袖对英雄的艺术表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有必要认真审视我们的艺术,对如何表现好重大革命历史题材中的重要人物提出更高的标准,任何倒退都是对艺术的亵渎。

【陈先义,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国家重大题材影视作品审查专家组成员。原籍河南兰考,北师大毕业,曾任后勤学院教员、解放军报文化部主编,2011年退休,现从事重大题材文艺研究。著有《为英雄主义辩护》《走出象牙之塔》《捍卫我们的英雄》《追寻丢失的精神》等十余部,另有报告文学、散文集《横槊东海》《战神之恋》《在统帅部当参谋》《中国军人看世界》等作品。其作品曾多次获中国新闻奖政府一等奖,全军文学创作一等奖。曾获全军具有突出贡献拔尖人才一等奖。】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0/52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