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升:中国国民党——气息奄奄的脑瘫病人

今日的国民党在民进党的打压下,已经如同烈日下的雪人,这一切都是国民党自找的,怨不得别人,缔造这个党的人,是孙文这种敢大声说“我是中国人”的人,而把它带向末路的人,是一群企图在自己和他人意识形态中寻求折中、而不敢说“我是中国人”的人,失去了中国这个大地,“中国国民党”什么都不是。

【本文为作者王升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王升:中国国民党——气息奄奄的脑瘫病人

【理想是需要的,是我们前进的方向。现实有了理想的指导才有前途,反过来也必须从现实的努力中才能实现理想。——周恩来】

医学中,将一种因脑中枢神经先天不足或后天损害而导致肢体失去控制的病症称为“脑瘫”,全称“脑性瘫痪”,症状有运动障碍、智力障碍、视听觉障碍、语言障碍等等。

可能有人会诧异,我们谈的是“中国国民党”,你讲什么脑瘫?

其实,大家仔细想想,现在的中国国民党,可不就是一个“脑瘫患者”?

今天的中国国民党,在地区上失去了控制,就是“运动障碍”;在应对政治危机中明显迟缓和反复犯错,是为“智力障碍”;对于各种政治潮流把握不良、民进党处处占先、而国民党着着受制,即是“视听觉障碍”;国民党对外宣传,言语老套、语无伦次,可谓“语言障碍”,而这一切,都源于一点,那就是中国民党“中央”组织无力控制全局,反而内斗不止,斗到最后把自己斗垮了,把国民党也斗垮了。

在中国台湾,中国国民党被很多人说是“政治僵尸”,不过我本人不敢苟同,因为在我看来,僵尸好歹还有活动能力和攻击能力,而今天的国民党呢?既没有活动能力也没有攻击能力,就像上文说的,与其说是个“政治僵尸”,中国国民党还不如说是个“脑瘫病人”——没有活动能力、中枢运行不良、接收和发出信息的能力都严重损害。

要分析国民党中枢运行问题的原因,很多人会将其解释为“内斗”,但是,严格来讲,内斗也有一个本质原因,或者说,内斗只是这个本质原因的一个表现和后果,正是这个本质原因的存在,导致内斗出现,内斗不止则直接瓦解了中国国民党。

那么国民党中枢崩溃的本质原因是什么呢?

一.当“大中华国族认同”遇到“台湾本土意识”

的确,有很多人指出国民党丢了精神,其实立党精神,或者说“党魂”的丢失,的确是国民党问题的本质,正是“党魂”的丢失,直接造成了内部信仰的缺失和组织力、凝聚力的缺失,但是这还是没解释清楚一个问题:为什么国民党丢了党魂?

对于一个党组织而言,最重要的不是有没有一个好的领导人,也不在于有没有一个好的时代,而在于,这个组织内部凝聚力来源是否出现的问题,同时是否存在结构性矛盾,很遗憾,这两个问题在国民党内部同时存在。

首先,国民党内部的凝聚性来源,在于内部的“大中华”国族认同,这种认同发轫于辛亥革命前的同盟会时期,甚至是同盟会之前的光复会时期,大家看同盟会怎么指责清王朝的?说它是“洋人的朝廷”,因为同盟会认为清王朝已经堕落为西方列强的代言人,不再代言中华国族,所以必须打倒,这种认同持续到辛亥革命、推翻满清后,第一个提出“五族共和”的,就是国民党领袖宋教仁(1882-1913,字钝初,湖南常德人),“五族共和”就是典型的基于“大中华”国族认同思想发展出的政治主张。

后来蒋介石上台,实际上继续贯彻“大中华”国族认同思想,将自己包装成“中华”代言人,以给自己增加统治的合法性。

败退台湾后,中国国民党失去了大部分统治区,只能在小小的台湾及其附属岛屿上继续运作,这就遇到了国民党最大的危机:国民党凝聚力出现危机。

毕竟,台湾被日本人统治了50年,日本人在台湾埋了很多暗桩,如果中国国民党不能将台湾凝聚起来,有可能在撤退台湾时崩溃。

因此,中国国民党的策略,一方面是强化其“大中华国族认同”的宣传,自我标榜其为“大中华”的“合法政府”,管大陆叫“沦陷区”。靠着这个认同提供的凝聚力,蒋介石成功稳住了150万迁移到台湾去的党、政、军等人员,同时将台湾600万人成功拉到自己的麾下,将小小的台湾经营成了铁板一块。

但这是有时限的。

蒋介石凝聚台湾的方式是用“大中华国族认同”先凝聚150万党、政、军等人员,然后再靠这些人凝聚台湾本土人,这种做法,在最初的5-10年是非常有效的,但是国民党为了在台湾稳住,防止对岸的渗透,它要用特务和军队封锁台湾岛,组织两岸的交流,这样一方面的确阻止了大陆方面的渗透,但另一方面也阻止了台湾和大陆的沟通,时间一长,两岸就会出现精神上的隔阂。

随着时间推移,当年跟着蒋介石去台湾的人或者老去、或者退休、或者离世,这群以大陆为“梦中家园”的人随着时间流逝逐渐会边缘化,连带着他们的“大中华国族认同”也会跟着他们边缘化,而他们的后代和台湾本省人的后代渐渐会模糊界限和思想,对这些新生代而言,大陆都不过是一个存在于书本上的模糊不清概念。

其实国民党内早有人看出这个问题,国民党大知识分子雷震(1897-1979,字儆寰,浙江长兴人,祖籍河南罗山)曾评论说“反攻大陆不能实现”,这就触及到了国民党的“大中华国族认同”问题,雷震可能本意是好的,他觉得国民党应当发展经济,但是雷震终究是个读书人,不是政治家,他不清楚,他的言论触及到国民党的凝聚力和合法性来源,也就是“大中华国族认同”了——按照他的逻辑“反攻大陆不能实现”,那么国民党靠着“外省人”进行的“反攻大陆”事业就有没意义,那么国民党和那150万人会很容易被视为“外来人”,那时候国民党政权的凝聚性和合法性何在?

雷震的话没有错,但是在台湾,他的话不能存在,因为在台湾,“大中华国族认同”和基于其上的“反攻大陆”事业,实在是国民党政权“没有办法的办法”。

现在转过头来,就像前文说的,随着时间流逝,“大中华国族认同”逐渐会边缘化,另一方面,随着国民党的“三不政策”和两岸封锁造成的隔阂,以及台湾本岛孤悬海外的地理特点,国民党统治下的台湾不可避免会出现“台湾本土意识”,而且随着封锁和隔阂的一直持续,这种意识形态只会越来越强。

一方面是“大中华国族认同”越来越弱,另一方面却是“台湾本土意识”越来越强,而这种趋势在国民党的“三不政策”和“戒严状态”下又难以扭转,那么即便前者一开始更强,也迟早会有后者压倒前者的时候。

时间进一步流逝,蒋介石死后,上台的蒋经国已经无法像蒋介石那样统治台湾,他只能逐渐向“台湾本土意识”让步,例如容忍更多“台湾本土意识”的声音以及接受更多台湾本土的文化作品(如闽南语文化、原住民文化等等)地位上升,而这二者在蒋介石时代是被边缘化的。

虽然蒋经国对于“台湾本土意识”有足够戒心,例如1979年秋的“美丽岛事件”中,蒋经国敏锐地意识到“台湾本土意识”正在坐大,有瓦解国民党“大中华国族认同”的危险,于是他出动人马,将其强硬镇压,可以说,“美丽岛事件”是“台湾本土意识”崛起的一个重大标志。

但是蒋经国可以用军队和特务镇压“台湾本土意识”,却熬不过它。

随着蒋经国身体越来越差(蒋经国有家族性糖尿病),他渐渐失去对国民党的控制力,而且“大中华国族认同”也和他的身体一样,同时在衰退着,而“台湾本土意识”却越来越强,最终,“台湾本土意识”熬死了蒋经国,也熬死了“大中华国族认同”。

顺带一提,“美丽岛事件”中崛起了很多今日台湾著名的“台D大佬”,例如黄信介、施明德、吕秀莲、陈菊、姚嘉文,为他们辩护的很多律师后来也出名了,如黄信介的辩护律师陈水扁,姚嘉文的辩护律师谢长廷、苏贞昌等等。

其实“大中华国族认同”之所以在台湾会衰退,根本原因在与国民党为了自己的利益,封锁了两岸的交流,才最终导致台湾出现“本土意识”以及基于其上的分离主义出现。

明清治理台湾几百年,台湾没说过“独立”;日本窃据台湾期间台湾日日盼望回归;怎么国民党统治台湾了,居然“治”出了台D?这怎么看都是国民党的责任。

也许“台D”出现不是国民党故意的,但是“台D”会出现,国民党负主要责任,因为它封锁两岸导致分离主义出现。

二.“台湾本土意识”对国民党的瓦解

因为国民党统治力的衰落,“台湾本土意识”崛起,这种思想反对认同“大中华”,主张台湾本身是个“独立社会”,基于这种思想,台湾崛起了一个专讲“台湾本土意识”的党派——民Z进步党(简称“民进党”)。

其实最初民进党1986年9月28日在台北圆山饭店宣布成立时,其实是违反了国民党的法令的,但是手下将资料呈送蒋经国时,蒋经国放弃了镇压,他大概也看到了国民党黯淡的未来。

随着民进党的发展,其社会号召力、动员力越来越大,由于“台湾本土意识”在台湾的影响,国民党的“大中华国族认同”开始让道。

加上国民党威权统治多年,由于缺乏改革,积弊甚深,民进党没有这种历史牵绊,他们以“亲民”和“底层人路线”吸引了大量底层人,而蒋经国晚年打开的民主选举,更是恶化了国民党的处境。

为了选举,国民党只能选择靠向在民间具有越来越强影响力的“台湾本土意识”,并将“大中华国族认同”边缘化。

但是国民党不论怎么靠向“台湾本土意识”,都无法和以“台湾本土意识”为“立党之本”的民进党在这一点上抗衡。另外,历史上的“二二八”和民进党基于其上添油加醋的宣传,更是严重挫伤了国民党的合法性,可悲的是,国民党自己也不敢光明正大面对“二二八”,更是给民进党授人口实,“二二八”从此成了民进党的免费政治矿井,每年都可以挖,每年都有新收获。

过去国民党的“二二八”在民进党的舆论操控下,渐渐被抹黑成了“外来政权镇压本土民意”的事件,这成为国民党严重的“历史牵绊”。

而且,苏共的历史也早已证明:一旦附庸了他人的思想,无论如何靠近,都不可能走得如他人一般,因为你自己有自己的特点,别人的思想不一定那么契合。所以苏共在接受了英美的“民主社会”思想后,不管怎么走都进退失据,最终土崩瓦解。

梁启超早就说过:欲踵其覆辙以图成功,中智以下,信其不能;而当局者瞢然未有觉焉。

是的,国民党90年代以后,就在模仿80年代后期的苏共,却想重蹈苏共的老路以图成功,以“接受对手理论”的方式来求自保,这种事,就算智商没有达到中等级别的人,也知道是不可能的,可我们英明的中国国民党愣是没发觉!

三.2000年的失败和“反思”

国民党接受“台湾本土意识”,不是没有遭到内部的反对,例如以郝伯村、郁慕明为首的一批人就痛批李登辉向“台D”妥协,还想附人骥尾,但是没有用,李登辉反而将郝伯村和郁慕明边缘化,最终导致郁慕明等人愤而出走,建立继续以“大中华国族认同”为主旨思想的“新党”。

国民党在接受了“台湾本土意识”后,在岛内选举中立即进退失据,最终在2000年的选举中遭遇历史性惨败,失去了执政权,国民党开始反思,但是它很快发现,“台湾本土意识”自己无法抗衡,捡起来“大中华国族认同”就算可以奏效,前面国民党已经将“大中华国族认同”否定,再次捡起来无异于和以“大中华国族认同”为建党理念的“新党”争正统,很可能会面对与民进党时一样的下场。于是乎,它转向了“经济”,打算以“发展经济”作为口号,来赢得选举。

国民党在这个选择上具有很好的优势,因为虽然封锁多年,国民党和大陆终究还是有更大的联系,而大陆的经济此时正在蓬勃发展,如果能抓住这个机会,确实能搭上大陆发展的班车,把台湾经济发展起来,中国国民党也就暂时回避了“台湾本土意识”这个意识形态“短腿”的问题了。

起初,靠着自己和大陆之间的联系,国民党成功骗来了(注意是“骗”)大陆的大量让利,确实让台湾发展起来。如2016年为例,大陆对台贸易逆差达6500亿人民币!第二年更是暴涨到7534亿人民币!!要知道,这个增长速度明显快于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好几倍,等于是说大陆在剜自己的肉给台湾输血,帮国民党维持!

大陆进口台湾的水果、打垮了自己的水果生产、进口台湾的海产、威胁了福建浙江的海产业,等等等等,要不是我们认同台湾是“兄弟”,我们凭什么这么帮衬他们?!

国民党呢?它只觉得这是理所应当,大陆让利少了,他们还发气!

最终大陆认识到国民党在用自己的让利维护自己的利益。于是卡紧了让利,台湾经济顿时不景气,台湾人这才发现,原来国民党在发展经济的能力上,上不比民进党强多少。

于是国民党的“拼经济”口号,渐渐也得不到市场了。

四.组织内部结构性危机

国民党内有识之士渐渐意识到再这样持续下去,国民党非土崩瓦解不可,于是以洪秀柱为代表的一群高级知识分子,决定重拾“大中华国族认同”,在意识形态上直接和民进党对抗。

但是,此时的国民党在蒋经国死后,由于一直没有严谨的内部培养、轮替机制,陷入了“政治寡头”轮流坐庄的局面,国民党内几个政治势力开始互相博弈,国民党再也走不出一个能为全党认同的当然的领袖,李登辉及其之后几个国民党党首全都是内部政治势力互相博弈的结果(这在马英九和朱立伦身上表现得极其明显),这就造成国民党内部利益纠纷盘根错节、组织上互相牵制和扯后腿。

这种结构性危机一方面造成国民党中央运转极度低效,而另一方面又导致国民党从上到下内斗不止。

最终洪秀柱能成功成为国民党党首,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内部大佬互相倾轧造成权力真空,而长期的内斗和低效让国民党党员们心生厌倦,所以看到勇敢的洪秀柱站出来,国民党党员们看到了希望,才有了洪秀柱成功当选党首。

但不幸的是,国民党的结构性危机并不会因为洪秀柱的努力被化解,因为国民党积重难返,洪秀柱有心无力,最终党内巨头发现洪秀柱可能因为“大中华国族认同”而危害大佬们的选票时,大佬们就合流,全力对付洪秀柱,最终将洪秀柱成功赶下台。

国民党“中央”的内部倾轧,挫伤了国民党的中枢,最终导致国民党中央变成大佬们博弈的战场,而国民党中枢的破坏,自然就导致国民党从上到下的崩溃。

2000年前,国民党还号称有百万党员,而到今年,仅剩40万左右,颇似苏共二十八大后戈尔巴乔夫主持下,短短一年损失200-300万党员的苏联共产党。

五.中国国民党的未来

意识形态的丧失加上政治理念的失败,以及内部结构性危机,国民党未来非常黯淡,本人之前曾写过:

“别以为国民党泡沫化了,民进党就会把他们当做‘政治花瓶’或者‘吉祥物’留下来,一旦泡沫化,民进党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去年,本人就以“骑士小腿”为马甲,在铁血社区的帖子《从历史发展看国民党今日陷入的危机》中曾说:

【“洪秀柱就企图重拾党魂,但是国民党积重难返,她的努力,注定是痛苦而无望的,何况三民主义本就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无法具象化,更无法像TD、反中那样,把所有台湾当下问题(比如就业难、物价上涨、住房紧张)打包成一个政治口号(比如“都是大陆的错”),自然也就不能像TD、反中那样形成一股强大的社会煽动力,自然就难以吸引大家的支持和凝聚。”】

如今有人可能会说“韩国瑜可以拯救国民党”,但我个人根本不看好他,因为韩国瑜虽然的确靠着煽动民粹崛起了,但是他没有办法化解国民党的意识形态危机,也不可能解决国民党内部严重的结构性危机,甚至连“拼经济”要兑现都很难,韩国瑜也许能通过民粹胜选,却不能通过民粹拯救国民党。

国民党未来越来越黯淡,其实这也是国民党这种组织的宿命。

国民党只是告诉所有人一个教训,那就是:抛弃了自己的意识形态、忽视了自己的组织建设,就算是再强大的政党,也终究会瓦解。

其实,苏共早在80年代后期就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抛弃意识形态、忽视组织建设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然而国民党看到了苏共的结局,却不以为意,不但不努力以扩大两岸交流来扭转“台湾本土意识”反而更加排斥“大中华国族认同”,同时不思建设组织,而是为了利益互相倾轧,活该今天走向这个局面。

拿着一手好牌打成稀烂,说的就是中国国民党。

实际上,今日的国民党在民进党的打压下,已经如同烈日下的雪人,这一切都是国民党自找的,怨不得别人,缔造这个党的人,是孙文这种敢大声说“我是中国人”的人,而把它带向末路的人,是一群企图在自己和他人意识形态中寻求折中、而不敢说“我是中国人”的人,失去了中国这个大地,“中国国民党”什么都不是。

其实,今日国民党的瘫痪,这只是再次印证了严复曾说过的话:

如鱼之离水而处空,如蹩跛者之挟拐以行,如短于精神者之恃鸦片为发越,此谓之失其本性。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国民党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0/52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