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国:紊乱将成为今后世界长时间的主要特征

在此紊乱世界中,各种野心家乃至纳粹是很难避免出现的,尤其在有此传统的西方世界。在一个紊乱的世界,试图独善其身,加强自身免疫力和尽可能减少外界的干扰,无疑是明智之举。如果某些国家不识此时务,错误判断世界形势,甚至认为现在是对外扩张的大好时机,敞开大门跟人来一场自由搏击以求强大,这是非常危险的。

【本文为作者刘明国察网的独家投稿】

刘明国:紊乱将成为今后世界长时间的主要特征

笔者在2016年对世界形势做了这样的一个估计——危机紊乱冲突分化重构(详见《世界进入了新常态》)。现在看来世界已经由危机演变到紊乱阶段了,或者说紊乱的特征日益突出了。

据有关媒体报道,最近(2019年10月)西班牙、智利先后发生暴乱,这是在西欧和南美。在世界的东方,中国香港的暴乱断断续续了进行了四个月,如果往前推到占中事件,那么香港持续混乱的时间就更长——2014年至今持续5年了。在中东,波斯湾的美伊对峙、剑拔弩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中俄及时强势介入,波斯湾的战争冲突暂时被遏制住了;可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土耳其对叙利亚的库尔德武装发起强势攻击,叙利亚刚刚趋于和平的局面又被打破了。

人类在世界性的经济危机(这是一次资本主义的总的危机)下,正在快速地失序、陷入紊乱之中。旧有的世界秩序已经难以压制住紊乱的动能,尤其是在曾经的世界秩序统治者(“米粒奸”)蜕变为世界秩序的破坏者,到处挑起混乱时,这个世界可能到达的紊乱度可想而知。

人类社会演变到今天,跟两次世界大战前夕乃至十九世纪初的历史阶段有很大的相似之处——都是经济危机这一社会主要矛盾在起着主要的内在推动作用,但是又有很大的不同。

十九世纪初,人口少、资源匮乏的西洋国家通过向中国印度等软弱而富有的国家转嫁危机,最终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其矛盾的冲突,建立起了帝国主义——殖民地世界秩序。

到两次世界大战之前,帝国主义者的生产力快速扩张,尤其是新兴帝国主义国家如美国、德国、日本的兴起,帝国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一时间又成为了世界经济危机中矛盾的主要方面——争夺殖民地,通过两次世界大战强制性地在相当大程度上摧毁了社会生产力,同时将德国和日本沦为美苏控制下的新型国际秩序中的第二世界国家(苏从德撤军后就剩美国控制),世界又建立起了新的国家秩序(出乎英国意外的是,他的霸主地位已易了位)。

现而今,情况也大有不同了。自前苏联解体后,美帝国主义一家独大,利用其硬实力和软实力两手,在全世界吸血乃至敲骨吸髓,骄奢淫逸的寄生生活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但帝国主义的垂死性、腐朽性和反动性,注定了它的没落。一方面,美国陷入了产业空洞化,高端又产业面临欧盟日本和中国等国的强力竞争。另一方面,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血肉可供这个吸血魔鬼吸食的了,甚至于第二世界如欧盟日本韩国和曾经的第一世界国家苏联也是深受其害,跌入了艰难甚至衰败的境地。再者,在中俄朝等有核国家的抗衡下,美帝国主义的硬实力霸权不好使了,所以,软实力就成为帝国主义维持其世界霸权的第一手段。也正因为如此,世界大战美帝国主义不敢贸然发动,而到处挑起动乱。香港的暴乱、法国暴乱、西班牙和智利的暴乱和英国的脱欧,其背后的逻辑都是如此——乱中取胜、坐收渔翁之利。

一方面旧的世界秩序难以维持,另一方面美帝国主义不敢贸然发动世界大战,欧盟牢记两次世界大战之害也不愿意主动挑起战争,再加之中俄还到处去灭火,世界暂时难以爆发大规模战争以快速建构新型的世界格局,所以紊乱将是世界在一个相当长时期的主要特征。

在此紊乱世界中,各种野心家乃至纳粹是很难避免出现的,尤其在有此传统的西方世界。在一个紊乱的世界,试图独善其身,加强自身免疫力和尽可能减少外界的干扰,无疑是明智之举。如果某些国家不识此时务,错误判断世界形势,甚至认为现在是对外扩张的大好时机,敞开大门跟人来一场自由搏击以求强大,这是非常危险的。

【刘明国,察网专栏学者,经济学博士、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世界 格局 西方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0/52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