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纽约示威与香港暴乱是一回事吗?

发生在纽约的示威游行指向是非常明确的,也就是第一是反对美国贫富两极分化,第二是反对美国的种族歧视行为。纽约的示威游行是针对美国的现实存在的问题,是符合人类历史发展潮流的,因此也就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难道美国资本势力做的不对,还不允许人民抗议吗?而香港的情况则与此相恰恰相反。其关键并非暴乱的形式,而在于没有指向现实当中香港的大地产商等超级富豪与其背后的西方资本势力,更没有呼吁实行“一国一制”、“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来解决香港现实社会当中贫富分化等严重问题,而是指向了中国共产党与中央政府,甚至为西方殖民主义叫魂。这一指向是违背了社会历史发展潮流的。如果要是按照他们的计划搞下去,香港现实当中存在的问题不但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好转,还会愈加严重。简单的说,纽约的示威是对的,所以全世界的进步人士都应该支持,香港的暴乱是错的,所以全世界的进步人士都应该反对。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纽约示威与香港暴乱是一回事吗?

近日来,美国纽约民众针对警方的暴力执法和严重的贫富差距进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活动。据《环球时报》转引外媒报道,相关情况大体如下:

【据英国《每日邮报》3日报道,当地时间1日晚,上千人前往布鲁克林街上和地铁内进行抗议。他们指责纽约警察暴力执法以及针对地铁逃票人员即将实施的执法计划。……示威者挥舞着标语,上面写着“别碰黑人孩子”“揍那个警察”等等,高呼“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与警察对峙。抗议者大喊着:“‘种族主义’单词怎么拼?纽约警察!”《纽约邮报》报道说,一辆警车还被示威者涂上了侮辱性语言——“纽约警察是3K党”。
社交媒体上出现的抗议视频显示,抗议者不满的不仅仅是警方暴力执法,还有贫富不均。……《华盛顿观察家报》2日称,此次的抗议还有一个诱因——纽约州长科莫最近决定在纽约市警察局增加500名警力,负责巡逻交通系统,并根除逃票行为。此次抗议的组织者称,“我们需要快速行动,因为500名警察正在发动对有色穷人的战争。他们以治理逃票为借口,但这简直胡说八道”。
纽约出现“美丽的风景线” 特朗普力挺警察
http://mil.news.sina.com.cn/world/2019-11-04/doc-iicezzrr7015885.shtml】

不少爱国网友把这次示威游行和发生在中国香港的暴乱相提并论,批评这次事件当中特朗普等大批美国高层力挺警方反对示威游行的做法是“双重标准”。这种做法较之那些紧跟西方媒体的公知水军固然不乏积极意义,但是笔者个人认为,严格意义上来说,把两者简单的相提并论仍然是不妥的。

一、关键要看反抗的指向

理由很简单,“反抗”只是一种形式,反抗的指向才是其实质。并非所有的“反抗”都应该反对,也并非所有的反抗都应该支持,关键在于这个反抗指向对不对,是否符合社会历史发展的潮流。

发生在纽约的示威游行指向是非常明确的,也就是第一是反对美国贫富两极分化,第二是反对美国的种族歧视行为。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年3月14日发表《2018年美国的人权纪录》指出,美国的贫富分化的确是极为严重的:

【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菲利普•奥尔斯顿2018年5月发布报告指出,美国已经沦为贫富分化最严重的西方国家,1850万美国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青年贫困率居经合组织成员国之首。2016年,1%的最富有人群拥有全国38.6%的财富,而普通民众的财富总量和收入水平在过去25年总体呈下降趋势。奥尔斯顿进一步指出,美国政府近年来推行系列刺激经济增长措施,但发展成果仅惠及富人,普通民众并未获益。“美国政府以牺牲社会福利为代价,对大公司和富有阶层实施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减税计划,该策略似乎是为扩大不平等而量身定制。”
近半美国家庭生活拮据。2018年7月17日,美国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今日美国报》网站发表署名文章指出,43%的美国家庭入不敷出,只能借债支付住房、食品、儿童护理、医疗、交通和通讯费用。美国城市研究所调查发现,近40%的青壮年表示收入难以满足食品、卫生保健、住房和公用事业等基本需求。
2018年美国人权纪录和侵犯人权事记(全文)
http://news.sina.com.cn/c/2019-03-14/doc-ihrfqzkc3817839.shtml】

同样,美国的种族歧视现象至今仍然触目惊心:

【少数族裔遭受司法歧视。《纽约时报》网站2018年6月7日报道,截至2017年,在舆论广泛关注的15起警察枪杀非洲裔案件中,只有一名警察被判入狱。美国死刑信息中心12月14日发布的全国死刑与种族统计数据显示,1976年以来的跨种族犯罪被执行死刑的案件中,有290名非洲裔因杀害白人而被执行死刑;相比之下,在白人是凶手而非洲裔是受害者的案件中,被执行死刑的白人仅有20人。《华盛顿邮报》网站7月29日报道,根据对近10年美国大城市杀人案的统计数据,杀死白人的犯罪嫌疑人被捕的可能性为63%,而杀死非洲裔的犯罪嫌疑人被捕的可能性仅为47%。
非洲裔经济状况堪忧。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网站2018年2月26日发表的评论文章指出,非洲裔家庭财富中位值是白人的十分之一。非洲裔的失业率长期维持在白人的2倍左右,贫困率是白人的2.5倍。消除无家可归问题联盟网站6月6日报道,非洲裔占美国总人口的13%,占无家可归者总数的比例却超过40%。
2018年美国人权纪录和侵犯人权事记(全文)
http://news.sina.com.cn/c/2019-03-14/doc-ihrfqzkc3817839.shtml】

显然,纽约的示威游行的确是针对美国的现实存在的问题,是符合人类历史发展潮流的,因此也就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难道美国资本势力做的不对,还不允许人民抗议吗?

而香港的情况则与此相恰恰相反。其关键并非暴乱的形式,而在于没有指向现实当中香港的大地产商等超级富豪与其背后的西方资本势力,更没有呼吁实行“一国一制”、“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来解决香港现实社会当中贫富分化等严重问题,而是指向了中国共产党与中央政府,甚至为西方殖民主义叫魂。

显然,这一指向是违背了社会历史发展潮流的。如果要是按照他们的计划搞下去,香港现实当中存在的问题不但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好转,还会愈加严重。

简单的说,纽约的示威是对的,所以全世界的进步人士都应该支持,香港的暴乱是错的,所以全世界的进步人士都应该反对。

二、“理中客”不等于正确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你这不也是“双重标准”吗?应该“理中客”才对。然而,笔者要说的是,所谓“理中客”并非真正的正确,只不过之前某个时期之内公开站在西方反共反华势力一边的公知水军太猖獗了,所以相对显得好看了一点而已。

比如说,在处理日本侵华的问题上有三种态度:第一是旗帜鲜明的站在日本侵略者一边,认为日本侵略是促进中国发展与进步的正义力量;第二种是旗帜鲜明地站在八路军等抗日武装里边,认为他们反抗日本侵略是正义的行为;第三种是某些鼓吹抽象“和平”、“反战”的人士,认为无论是鬼子打八路军还是八路军打鬼子都是应该反对的,正确的做法应该像张爱玲的《色戒》那样,实现抗日人士与鬼子汉奸一家亲。

显然,前两种做法都是立场鲜明的,只有第三种做法是所谓“理中客”。但是我们能说第三种做法就是对的吗?当然不能。因为这种做法混淆了侵略者与被侵略者的本质区别,客观上同样是起到了纵容侵略的作用。用最客气的说法,也至少是是非不分。

毛主席在《驳“舆论一律”》一文当中就明确指出过,从来没有什么抽象的“客观中立”、“言论自由”,正确的做法只有一种,那就是旗帜鲜明的站在广大人民群众一边与反动派进行斗争。因为“剥削者和反革命者无论何时何地总是少数,被剥削者和革命者总是多数”:

【你看,“舆论一律”,或者说,“没有舆论”,或者说,“压制自由”,岂不是很难听的么?
他们分不清楚人民的内部和外部两个不同的范畴。在内部,压制自由,压制人民对党和政府的错误缺点的批评,压制学术界的自由讨论,是犯罪的行为。这是我们的制度。而这些,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则是合法的行为。在外部,放纵反革命乱说乱动是犯罪的行为,而专政是合法的行为。这是我们的制度。资本主义国家正相反,那里是资产阶级专政,不许革命人民乱说乱动,只叫他们规规矩矩。剥削者和反革命者无论何时何地总是少数,被剥削者和革命者总是多数,因此,后者的专政就有充分的道理,而前者则总是理亏的。】

在那个年代的对外交往当中也是一样的。毛主席曾经多次指出,不干涉别国内政并不代表是非不分,不支持全世界人民的革命行动。甚至在尼克松访华时两国达成的《上海公报》当中,也只是美国单方面的表示要从台湾撤军,中国方面则还继续坚持支持包括美国人民在内全世界人民的革命斗争:

【中国方面声明: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
中国方面表示: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
美国方面声明:美国认识到,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它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考虑到这一前景,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在此期间,它将随着这个地区紧张局势的缓和逐步减少它在台湾的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

这是不是“不公正”,“不对等”呢?并非如此。因为美国当局支持的台湾地区的分裂活动是违背社会历史发展潮流的邪恶行为,所以必须停止;新中国支持的美国黑人等人民的反抗斗争则是符合社会历史发展潮流的正义行为,所以要永远坚持下去。那个时代的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三、必须旗帜鲜明、敢于斗争

幸运的是,近年中央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像今年9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2019年秋季学期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实现伟大梦想必须进行伟大斗争。在前进道路上我们面临的风险考验只会越来越复杂,甚至会遇到难以想象的惊涛骇浪。我们面临的各种斗争不是短期的而是长期的,至少要伴随我们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全过程。必须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做到“两个维护”,坚定斗争意志,当严峻形势和斗争任务摆在面前时,骨头要硬,敢于出击,敢战能胜。】

是的,我们必须要旗帜鲜明、敢于斗争,绝不能满足于做所谓的“理中客”。纽约示威与香港暴乱本来就不是一回事。某些人反对纽约示威又支持香港暴乱的要害并不在于“双重标准”,而在于其立场违背了人类社会发展的潮流。同样,反对香港暴乱同时又支持纽约示威更不是什么“双重标准”,而是坚持了站在人类社会的发展潮流一边这一马克思主义标准,也是唯一正确的做法。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1/525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