捅香港马蜂窝?这国外长活该被蜇得满头包!

两个月来,德媒一脸错愕地看着黄之锋屡次批评德国:默克尔访华,他指责围绕香港局势的表态“不够直接”;总统施泰因迈尔祝贺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他严厉批评为啥只字不提香港;就连发现港警在制服暴徒时使用德制水炮,他都马上喊话德国停止出口。本想利用“港独”,结果却给自己和整个德国招来一副狗皮膏药。

黄之锋又批德国了。

一向反华的德国《图片报》采访他时主动喂料,说他们搞到一份德国政府内部文件,显示“德国联邦军队正帮助训练中国官兵”。

有人猜测,这可能就是中德间例行的卫勤部队互训联演项目。其中会涉及中国军人去德国交流,一共就11名,而且明年才去。

但黄疯不管这些,张嘴就说柏林这样做让他“深感愤怒”,要求德国防部尽早结束这项计划。

这让德国外长马斯更尴尬了。

倒不是全因为被一个“港独”青年指鼻子斥责而没还嘴。还因为,这完全是他自取其辱。

1

柏林中心区的德国国会大厦屋顶花园餐厅,是俯瞰整个柏林景观的最佳地点。但今年9月一个晚上,这里变成了一处政治秀场。

来自世界各地的上百名“人权人士”聚在那里,参加《图片报》召集的酒会。黄之锋也出现在屋顶,在那见了马斯。

这是一次事先预谋好的见面。

现场的马斯看起来神情自若。但熟知他处境的德媒说,其实外长内心一点都不平静。

就任一年多来,社民党籍的马斯一直饱受质疑,党内党外,与联盟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内外,都有人批评他不称职。

马斯见黄之锋,对北京展示强硬,说是为捍卫“民主自由”,其实是想借此自秀一把。对这样的机会,他不知有多渴求。

捅香港马蜂窝?这国外长活该被蜇得满头包!

可惜事态没按预想的发展。

柏林一面,似乎让黄之锋产生错觉。黄疯的逻辑大概是,你见了我,就得对我负责。

于是两个月来,德媒一脸错愕地看着黄之锋屡次批评德国:

默克尔访华,他指责围绕香港局势的表态“不够直接”;总统施泰因迈尔祝贺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他严厉批评为啥只字不提香港;就连发现港警在制服暴徒时使用德制水炮,他都马上喊话德国停止出口。

本想利用“港独”,结果却给自己和整个德国招来一副狗皮膏药。

更关键的,一些德媒指责马斯又在撕裂联邦政府,怀疑见黄之锋这事,他事先根本没和默克尔商量。

因为德国总理府对香港等问题表态一向谨慎。马斯见黄疯时,默克尔刚访华归来,一大堆双边协议等待落实,决不想节外生枝。

据说黄之锋还要求见默克尔来着,但遭拒绝。

2

马斯在对华关系上跟默克尔唱反调,不只香港问题。

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建设,也是激发马斯表现欲的话题。德国政府内部对此意见冲突相当激烈。

联盟党籍的默克尔反复强调,不将任何供应商排除在外,只要对方满足安全要求就行,比如相关设备要由德国网安部门确定没有预留后门等。这也是当前德国政府官宣的政策。

社民党籍的马斯,则点名要将华为锁在门外。理由跟美国一样,说用华为会威胁国家安全。

捅香港马蜂窝?这国外长活该被蜇得满头包!

为啥特意强调两人党籍?因为党派之别,一开始就决定了马斯会跟默克尔有这一杠。

赢得前年大选后,默克尔历时169天才完成组阁。按照协议,跟联盟党联合执政的社民党,获得外长这一重要职位。

但默克尔连续四届执政,一直都把外交大政控制在总理府内。社民党籍外长上任,为显示党派存在感,总想拉开跟总理的政策距离,在外交决策中争取更大发言权。马斯如此,前任加布里尔也一样。

不同的是,马斯远没有前任懂得啥是外交。

这是一门交朋友的艺术,主要通过妥协和求同存异等手段解决矛盾,实现国家利益。加布里尔也对中国有过批评,但他更多时候强调,两国合作才真正符合德国利益。

而马斯,继任一年多来接连在涉港、人权、华为5G和新疆等问题上,对华展示对抗性强硬。

他以为是在出风头,实际却暴露了外交上的愚蠢。

3

去年3月出任外长前,马斯几乎没有任何处理国际事务的经验。

要不是社民党正经历百年来最严峻时刻,可用之人急缺,马斯很难进入联邦政府,很可能在生于斯长于斯的萨尔河畔就政治终老了。

1996年,年仅30岁的马斯就首次进入萨尔州议会,随后两次担任州政府的经济部长。他曾三度竞选州长,但都落败。

很多年后,一些德媒回忆马斯在萨尔州的日子,首先想到的竟是他喜欢踢足球,曾用公款资助一支足球队,为此争议缠身。

2013年是个转折。马斯突然被社民党召到联邦政府出任司法部长,这才避免了曾经的“政治新星”在萨尔州陨灭。

出任司法部长后,马斯立刻表现出意识形态上的拧巴。

他在西方政治光谱里偏左,支持网络自由等。但上任没多久就推动通过法案,加强对德国互联网的监管,念起“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的经。

在小萨尔州连州长都当不上,如今一跃成为联邦政府部长,甚至还掌管事关重大的外交事务,德国国内的质疑从未断过。

马斯也对得起这些“期待”。

就任外长以来,他在对华、对美、对俄甚至处理欧洲内部事务上,一再暴露政治智商。

捅香港马蜂窝?这国外长活该被蜇得满头包!

前几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德,马斯陪着参观两德统一前交界的一个小村庄。期间,他一再感谢美国,赞美“美国是可靠伙伴”。

默克尔、马克龙等欧洲领导人这两年一再警告美国不再可靠,但马斯却一直幻想套住美国,几次访美,都劝说美国继续担任西方民主价值领袖。

对左边的法国,右边邻国波兰和更远一点的俄罗斯,马斯也一直没拎清,到底怎样相处才最符合德国利益。

比如波兰。在意识到法德等老欧洲国家越来越难驯服后,美国明显加大对中东欧国家的拉拢。其中不乏挑拨它们与法德关系的手段,但马斯好像一直都没看清楚这点。

有欧洲媒体说,他要么是单纯,要么就是愚蠢。

4

53岁的马斯,现在是德国娱乐杂志和小报上的常客。

两年前,他与首任妻子离婚,随后跟德国一位电视剧女演员谈起恋爱。除了私生活,马斯的衣品出了名的好。2016年,他曾被德国GQ杂志评为“最会穿的德国男人”。

捅香港马蜂窝?这国外长活该被蜇得满头包!

衣品很好,可惜政治品味一直没跟上。

马斯拉低了今日欧洲整个政治群体的印象分。他当然不能代表所有欧洲政客,甚至不能代表德国政界的平均水平,但也确实反映出欧洲理性政治家越来越稀缺的境况。

二战后,欧洲曾涌现了戴高乐、阿登纳等一大批政治家。他们挺过个人生死的威胁,熬过国家存亡的考验。

灾难深重,使他们宏观上形成对国家利益的清晰认知,对欧洲自身和世界格局的广阔视野,实践中则坚持于己有利的立场,即使在当时比自己强大得多的盟友美国面前,也不卑不亢。

但现在的欧洲政客,大多早早陷入选举政治斗争,精于笼络人心和争取选票的各种操作,但却丢了政治家该有的视野。

马斯就是这样的政客。

而且他太纠结于自己的政治名声。这使他的政治智慧既不全球,也不欧洲,甚至很难德国。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补壹刀”,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港独 黄之锋

原标题:捅香港马蜂窝?这国外长活该被蜇得满头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