陨落,梅德韦杰夫的宿命

对于俄罗斯来说,梅德韦杰夫的自由派是没有存活的空间的,这不是俄罗斯自己能够决定的,每一次俄罗斯出现了自由派,几乎都成了欧美国家玩弄的工具,这一次是梅德韦杰夫,上一次是叶利钦。在梅德韦杰夫决定成为自由派,在梅德韦杰夫决定和欧美搞好关系的那一刻,就决定了梅德韦杰夫的宿命。

陨落,梅德韦杰夫的宿命

你是不是注意到一个问题:作为俄罗斯的二号人物,梅德韦杰夫怎么一直看不见了?

是的,梅德韦杰夫不见了,而即便是一直算是关心俄罗斯时政的知乎,也仅仅知道梅德韦杰夫的亲信遭到了清洗,比如说“开放政府事务部“部长米哈伊尔·阿贝佐夫在莫斯科被捕,前财政部长阿列克谢·乌柳卡耶夫被捕,这都是梅德韦杰夫的亲信,梅德韦杰夫一向是以体制自由派对外昭示形象的,外媒在猜测是不是普京容不下梅德韦杰夫。

有这么简单吗?

01

早在2013年的时候,就有一个神秘的YouTube的视频,视频一开场,就直斥梅德韦杰夫为了和西方妥协而叛国,导致卡扎菲被杀,视频信息非常丰富,比如说退休的将军列昂尼德·伊瓦沙夫接受采访的时候惋惜卡扎菲的倒台。

前总理兼大使普里马科夫在视频中表示,梅德韦杰夫在对利比亚作出决定之前应该与普京进行更多磋商:

“这些事情应该在高层商定。因此,而不能是一个人的决定。”

视频明显经过裁剪,而且长达一个多小时,里面穿插了大量的各式各样俄罗斯政治人物的讲话,穿插了大量的历史事件。

在卡扎菲问题上斥责梅德韦杰夫叛国,绝非仅仅是这一个视频的UP主的观点,作为俄罗斯半官方的媒体RT在五年前也半讽刺的用了一个新闻视频来表达自己的隐含意思:梅德韦杰夫必须要为卡扎菲的死亡负责。

梅德韦杰夫需要对卡扎菲的死亡负责吗?那么就要回顾一下当年在历史上发生的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

第1973号决议授权在利比亚建立禁飞区,而俄罗斯投了弃权票。

这一个致命的投票,就是这个投票,葬送了卡扎菲。

梅德韦杰夫的决定甚至激发了俄罗斯外交官以及俄罗斯安全官员的抗议,当时俄罗斯驻利比亚大使弗拉基米尔·查莫夫向梅德韦杰夫发送了电报,警告最重要的盟友有可能丧生,然后梅德韦杰夫解雇了他,大使返回莫斯科后公开宣布梅德韦杰夫的行为违反了俄罗斯国家利益。

当时梅德韦杰夫是总统,而普京是总理,普京在投票前没有阅读安理会的决议,在后来读了决议案文本的时候,普京发现这个决议文写的很“概括”,这就意味着某些国家可以利用这个决议文来做任何事情,比如说推翻卡扎菲,普京认为梅德韦杰夫被骗了。

普京用的语言非常严厉,他认为这个决议是有缺陷且不充分的,他说:“如果读了它,那就很明显,它授权对于一个主权国家采取任何措施,让我想起中世纪的十字军东征”,然后普京把美国的阿富汗战争,轰炸南联盟,伊拉克战争进行了比较,普京说:“现在轮到利比亚了”。

注意:普京是公开发表这番言论的,尽管普京发言人澄清说这是表达个人观点,但是这个批评毫无疑问就算是一个谴责了,紧接着梅德韦杰夫紧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表达自己为什么要在安理会上弃权,他认为安理会的决定是合理的,俄罗斯不应该否决这个决议。梅德韦杰夫警告普京说,靠语言不会帮助结束紧张局势,谈论十字军东征之类的言论,是他无法接受的。

而实际上梅德韦杰夫在投票前和奥巴马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当时的西方媒体甚至用“奥巴马的指示”来形容这次投票。

2011年12月22日,这是梅德韦杰夫最后一次在俄罗斯联邦议会发表国情咨文,他说尽管利比亚发生战争,但是他并不认为和北约的关系特别糟糕,并且宣称乌克兰完全有权寻求和欧洲的一体化。

卡扎菲死后,利比亚战争并没有结束,梅德韦杰夫成了全俄媒体攻击的对象。

梅德韦杰夫此时依然在推进其经济改革的倡议,私下会见了全俄27名主要寡头,寡头们正在等待2012年总统大选的结果,梅德韦杰夫希望寡头们支持他的改革提议,并且暗示寡头们他会参选,要么寡头们就必须接受俄罗斯停滞不前的现状。

寡头们很困惑,有些寡头把梅德韦杰夫的讲话解读为他们的最后通牒,但是梅德韦杰夫给寡头们的信息非常混乱,寡头们甚至无法确定他是否有意愿或者有能力连任。

六月,此时俄罗斯大选已经结束,梅德韦杰夫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的时候,第一次承认他想再度连任,随即又不得不承认,这并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决定了的。

而这,就是梅德韦杰夫政治生涯的真正结束,此后的梅德韦杰夫已经亮相越来越少了。

02

坦率的说,梅德韦杰夫 不是没有过机会,在2008年到2011年,梅德韦杰夫有大把的时间,在梅德韦杰夫刚执政时期,就爆发了那次著名的格鲁吉亚事件,8月1日,格鲁吉亚首先对南奥塞梯发动攻击,而俄罗斯在8月8日才发动进攻,很多人当时惊讶于普京迅速回国,但是各位注意了:5月8日普京就任的总理,8月1日格鲁吉亚开战,8月8日俄军才介入。

也就是说,当时实际上普京是总理的身份,而军事问题本该是由总统掌管的,

所以从8月1日到8月8日之间,梅德韦杰夫在干嘛?

我翻查了《卫报》2008年9月13日的新闻,在冲突结束后,新闻如下:

乔治布什打电话给梅德韦杰夫:“你是一位自由派背景的年轻总统,为什么需要这个?”

梅德韦杰夫引用过去小布什曾经说过的话:“我告诉他,我们别无选择。”

梅德韦杰夫认为,这场危机对于俄罗斯与美国和欧盟之间的关系并不造成很大影响。

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的故事还没有完,在2012年,也就是这场战争结束四周年的纪念前,俄罗斯互联网上流传着一个纪录片《迷失的一天》,闹得整个俄罗斯沸沸扬扬。

2012年8月8日,一群退休的俄罗斯将军,包括前总参谋长尤里·巴卢耶夫斯基组织在一起,看了这部纪录片。

巴卢耶夫斯基说:

“从我的角度来看,总司令应该说一句话:按照计划行事这个命令是最主要的,这个命令被拖延了太长的时间。”

这毫无疑问是在指责梅德韦杰夫的优柔寡断和软弱,而这个指责是来自前总参谋长,就更显得指责是多么严厉。

而谁都没想到,在梅德韦杰夫当上总统的2011年,他的优柔寡断和软弱再次显现出来,葬送了卡扎菲。

梅德韦杰夫或许是个好人,他算是一个自由派,或许他在加拿大,澳大利亚之类的政坛能够发挥的更好,很显然,他真的不适合俄罗斯。

我们把视线回归到2011年的梅德韦杰夫的国情咨文,这次的国情咨文,梅德韦杰夫提到了:“乌克兰完全有权寻求和欧洲的一体化”。

而就在这次咨文发布了以后的两年,乌克兰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亲欧盟示威运动,当时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中止和欧盟签署政治和自由贸易的决议,最终导致了亚努科维奇的下台。

川普的弹劾案现在轰轰烈烈,从弹劾案目前公布的资料,可以毫无疑问的决定,美国介入了乌克兰的问题,而且是深度的介入。

那么回过头来,我们是不是应该说,当年梅德韦杰夫的国情咨文,是不是给了美国人以及欧盟一个“不好的信号”呢?当美国人或者欧盟国家看到梅德韦杰夫的国情咨文,他们是会觉得俄罗斯已经放弃了乌克兰,还是觉得梅德韦杰夫是一个真正的自由派人士呢?

我们已经无从得知了,但是毫无疑问,2011年的国情咨文如同联合国安理会1973号决议一样,杀伤力同样的巨大,断送了亚努科维奇的前途。

2019年6月,普京接受了《金融时报》的采访,彼时的采访是以“普京认为自由主义过时”这个标题来作为噱头的,但是这个视频里面最关键的一点,金融时报却没有提。

那就是当年出兵叙利亚,普京说自己当年在出兵叙利亚的时候也非常的踌躇,但是最后还是决定赌一把,赌赢了。

普京不是神仙,也不是所谓的坚强硬汉,我可以想象当年普京是顶着多大的压力做出这个决断的。

坦率的说,对比中国,普京的俄罗斯所面临的困境不是中国可以比的,俄罗斯的GDP和韩国差不多,比中国差得远,中国无论从人力物力财力,各方面都远超过俄罗斯,中国可以一声不吭,也可以高调指责,即便是中国一声不吭,对于各国来说都是一种无声的杀伤力,钱是人的胆,中国的市场不是俄罗斯可以比的。德国的汽车,法国的空客飞机,以及中国巨大的农产品的需求。

巴西右翼总统雅伊尔·博尔索纳罗当年上台的时候,很多人怀疑是不是中巴关系要闹僵,从现在的情况看,这位右翼总统怕是没有闹僵的资本,不但没有闹僵,还准备多烧点亚马逊雨林,多种点大豆,来满足中国永无休止的大豆需求。

13亿人口的需求,是那么简单的可以无视的吗?

是的,中国可以,俄罗斯不可以。

但是俄罗斯只能高调,它没有低调的资本。

对于俄罗斯来说,梅德韦杰夫的自由派是没有存活的空间的,这不是俄罗斯自己能够决定的,每一次俄罗斯出现了自由派,几乎都成了欧美国家玩弄的工具,这一次是梅德韦杰夫,上一次是叶利钦。

在梅德韦杰夫决定成为自由派,在梅德韦杰夫决定和欧美搞好关系的那一刻,就决定了梅德韦杰夫的宿命。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李建秋的世界”,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陨落,梅德韦杰夫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