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不能再简单地把香港局势看成“废青”运动了

未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在宣传上掌握主动权,必须通过各种手段,把香港暴力事件中所有违法者的行为公之于世界,必须把台前及幕后黑手通通公之于众,必须对违法者的谎言进行最及时的揭露。在以美英为主导的西方世界,对信息采取双重标准是惯例,是常识,但我们不必害怕,相信世界仍然有正义尚在,我们的宣传要做到全面客观而且广泛,要让全世界看到中国的正义性和正当性。

孙锡良:不能再简单地把香港局势看成“废青”运动了

今年的香港,因为受到敌对势力的干扰,已经有几个月表现为不平静,不但对香港的经济产生了重大负面影响,也给香港市民的生活与安全带来了严重影响。

在新的形势下,作为同胞,大陆人民不可能不关心香港的现实和未来,讨论的声音自然不小,有就事论事的,有建言献策的,有谴责外部干扰的。无论何种声音,都指向一个共同目标——香港尽快好起来。

不管有多少条路径,我个人认为,在应对香港问题上,无论对内还是对外,必须立足于三个基本点:

其一,香港不能再度成为殖民地或半殖民地。任何外来势力都必须打消这个念头,14亿中国人不允许悲剧重演,中国有能力有决心守住这条底线。

其二,香港绝不可能独立,任何港独幻想都将破灭。香港,必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行政区,可以在适当的时段享受高度自治权,但没有一丁点独立的空间,《反分裂国家法》就是红线。

其三,香港的明天必须越来越好。这个方向不能动摇,无论少数人怎么闹,必须让香港的大多数人保持自信,未来不会因局部的负面事件影响到长期的美好生活,中国人有智慧让香港保持繁荣稳定和发展。

在坚守这三个基本点的前提下,应该非常自信地允许更多的选项,或者说可以听取更多的声音,尤其是在香港各社区选举之后,我们应该有一些新思维。

你们想变,我们就变

香港今天的局面,表面看是源于所谓的引渡条例,而实事上未必全如此,这应该是某些人蓄谋很久的一次爆发,否则的话,不可能发展现在的混乱状况。无论是被蛊惑还是出于民意,参与程度如此之高,是很能说明一些问题的。

说明什么问题?求变的声音并不小。

既然如此,我个人觉得,那就变吧!

自然界时刻在变,人类社会也时刻在变,各国各地各人也都时刻在变,变,是普遍的规律,香港人求变,本身并不错。既然这样,我们大家是否也应该想到变?上帝的话在其信徒那里都可以变,那还有什么不能变的东西?换句话讲,那些不变的承诺是违背社会发展规律的,因为人类发展的速度已经越来越快,绝大部分新事物的变更周期都只有几年,哪能有几十上百年不变的东西?

要变,就不能设限,一切都可以变,大家得坐下来商量着变,在满足三个基本点的前提下,变,既有利于国家,也有利于香港。

②给你们自由,但不能越过法律红线

香港,被认为是民主地区,香港人也自认为自己更懂民主自由。那好,给你们自由,让你们上街游行,让你们表达诉求,让国际社会听到你们的声音。事实上,你们一直都得到了这些,直到现在,闹成这个样子,中央政府还在给你们最大的自由权。

不过,自由是相对的,人类世界暂时还没有绝对自由的生活区域,香港也不可能得到绝对自由,香港市民也必须遵守法律,这也是香港同胞一直籍以自豪的公民品质。

如果自由的行为违反了法律,那对不起,必须依法行事,比如说暴力破坏香港公共安全,暴力对待香港市民,暴力冲击公共机关,都是法律所不允许的,违法者必须及时受到制裁。

现在的问题来了,香港的法律处于一种软约束状态,或者说处于一种双标状态,整个司法体系的自由度过大,大到让法律脱离了国家政治体系之外,香港法律界变成了一个单独的自由王国,这是下一步必须改变的殖民态遗留。

用什么方法去变?手段是很多的,暂不公之于众,相信有关方面有周密考量。

③给你们民主,但模式必须取得共识

香港的某些闹事者,永远把自己装扮成“民主”的代言人,好象大陆人民不懂民主似的,在国际上始终占据着所谓的民主道德高地。这是一个非常荒唐的现状,社会主义,从来不应该害怕民主,马克思主义者的心中应该有更科学的民主,绝不只有低层次的暴力民主。

你们不是要民主吗?可以给,但模式得坐下来好好谈。当今世界,即使是整个发达国家世界,也没有一个统一的民主模式,美、德、法、英、日等都各持特色,区别很大,香港自然不能单方面要求照搬其中某一模式,香港的模式必须服务于国家统一,必须有利于中华民族的长远改革探索,而不是满足于极少数的政治狂热分子。

如果不允许、不愿意讨论民主模式,只是顽固地要求按自己的模式操弄民主,这本身就是不民主的霸道思维。如此情景下,岂能取得共识?岂能得到推广?

④你们发声,我们也必须发声

从近几个月的形势看,香港的某些人和某些媒体,携洋自重,通过各种手段借重外国人传播不利于祖国大陆的负面声音,极力丑化祖国和同胞,把自己自绝于民族之外,这是非常可耻的,也是非常可怕的,不能再继续下去。

大陆方面,为了照顾香港多数人的利益,为了给足香港同胞理性思考的时间和空间,一直在忍辱负重,一直没有讲重话,更没有下重手,在宣传方面也是尽量做到最大克制,可以说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未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在宣传上掌握主动权,必须通过各种手段,把香港暴力事件中所有违法者的行为公之于世界,必须把台前及幕后黑手通通公之于众,必须对违法者的谎言进行最及时的揭露。在以美英为主导的西方世界,对信息采取双重标准是惯例,是常识,但我们不必害怕,相信世界仍然有正义尚在,我们的宣传要做到全面客观而且广泛,要让全世界看到中国的正义性和正当性。

特别要提出的是,在推广信息的时候,一定不要过度专注于个别媒体,不要让外人感觉单个媒体成为官方声音的代言人,比如说环球时报和胡锡进先生有时就给外界制造了很多错觉,不管对错,最后都把板子打在了官方身上,凭空增添了诸多被动。

各大流媒体一定要把合法、理性、前瞻的文章广泛传播,无论是斗争性文章,还是摆实事讲道理的文章,都要符合三个基本点,都要坚定国家的统一,不要投机取巧。

⑤尊重有诉求,但必须坐下来谈

香港的问题为什么拖成现在这个样子?主要原因还是缺少沟通,闹事分子不愿意坐下来谈,或者说香港方面没有把握到谈的良机。

我个人认为,不管什么人,不管他们提什么诉求,先不要一口拒绝,你提什么都可以,但必须坐下来好好谈,你拒绝坐下来谈,提诉求便是假的,必须向世界公开官方不设限的对话前提,港独分子若拒不对话,也必须把实事呈现给世界。

有人可能认为,破坏分子的诉求过高,没法谈,谈不拢。不要怕,他们提诉求,绝不只有一个港独的诉求,如果只有这一个,那他们注定得不到世界的支持,因为香港是中国主权的行政区,即使美英足够坏,也不敢只单独支持他们这个诉求,他们一定会提很多诉求。不要着急,不要害怕,坐下来慢慢谈就好,他们有诉求,我们有尺度,能靠拢的靠拢,靠不拢的继续谈。只要能谈下去,就能想法办法避免暴力,遇到谈不拢的地方,可以开诚布公地宣示原因,不给闹事者做限谋的空间。

怎么谈?层次很多,手法很多,港府,中联办,港澳办,全国政协,国务院,中央,伸缩空间极大,根本用不着担心无牌可打,最可怕的是不能制造打牌的机会,手上有牌,你打不出,就很被动。

⑥他们有推演,我们必须有应对

媒体经常把闹事青年称为废青,或者说无知大学生。这恐怕有点低估他们,没有真实反映目前街头运动者的组成结构和运动能力,他们的大多数可能涉世未深,可能只是跟风站队,但毫无疑问的是,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锻炼了一身本领,他们对政治逻辑有较深的研究,他们对街头运动有非常缜密的推演,如果没有一帮明暗调度的人,不可能坚持这么久,不可能闹得这么大,不可能制造那么广泛地国际影响。

现在,是重视这批人的时候了,不能再简单地把当前局势看成是废青运动,应该把香港的未来跟运动紧密联系起来,或者说要把这批人当作未来治理香港过程中交往的重点对象,回避他们已经不可能,一棍子也不可能打死整船人,除明确的港独分子,其他人要尽量争取,争取困难,就得从战略和战术两个层面进行规范。

战略层面的操作,可能用法律、政策等公开体现,战术层面的操作,那必须放在台下,不能公开,战术,更讲究手腕,艺术性很重要,谁进入谁的思维,在不打架的前提下,就看谁能掌控谁的判断。

过去五年,我已经多次提到过自己的“港六条”,虽然一直未能得到重视,但我仍然坚持这些建议是很好的,希望能有所体现。除此之外,我还希望官方能更加多地听取民间草根的合理意见,香港不能依赖精英,大陆同样如此,底层的基础更大更扎实,底层的声音也更有代表性,虽然他们可能不掌握财富和权力,但他们能看到更多的真实生活,他们的声音和建议可能更有益于国家治理,民间智库的肥沃度远远高于传统智库的肥沃度,早用早得益。

写于2019年11月26日星期二

【孙锡良,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孙锡良”,授权察网发布。原标题为《香港的美好明天》。】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香港的美好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