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反华伎俩日益低智化:我对“王立强事件”的看法

中国国内有很多犯罪分子,为了躲避中国法律的制裁,他们很多人会宣称自己是“政治犯”,以寻求不明真相的外国人同情,借以取得“政治庇护”,从而漂白身份,逍遥法外。而王立强很有可能就是企图以“特工叛逃”这种“爆炸性”新闻来谋求同情,以谋求在澳大利亚落脚,逃脱法律制裁,然而他头脑不够,以为大家会信以为真,却不知今天的国人早就不是吴下阿蒙。个人挺同情外国媒体和外国人的,连这种低质量的新闻也能拿出来博眼球,今日西方的江河日下,就是这群西方人全体性的低智化导致的。

【本文为作者王升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首先,引用一段。

近日,一个名叫“王立强”(英文:William Wang Liqiang)的中国公民,突然登上了澳大利亚和美国一些主流媒体的头条新闻。因为这个王立强宣称自己是一名“中国政府的间谍”,手上还“掌握”了大量中国在海外的“间谍行动”信息。

2019年11月23日,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发布消息称,“中国特工王立强叛逃澳大利亚,供称在香港、台湾为中共从事特务活动”,王立强自称持有名为王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护照号EA6210226)、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证件号Z780239)和一本韩国护照(护照号M35772699),并使用这些证件从事所谓间谍工作,部分境外媒体网站转发该报道。

他还宣称自己来自中国内地的中产家庭,喜爱艺术,学过很长时间的油画,又称他是因为油画画得好,于是在给一位富商的太太教油画时,被这家“伪装”成香港富商的中国政府间谍相中,加入了中国的间谍网络,从此开始成为在香港和台湾给北京收集各种情报的“间谍”,但因为如今“良心发现”,不想失去“自我”,于是决定“叛逃”。他还宣称香港乃至澳大利亚都被中国政府渗透了,尤其是学校。

根据《华盛顿时报》的转载,王立强表示他目前“和妻儿都生活在澳大利亚悉尼,且想申请政治庇护”。

西方反华伎俩日益低智化:我对“王立强事件”的看法

但是,经中国公安机关核查,外媒报道的所谓“中国特工”王立强,真实姓名王立强,男,26岁,福建南平人,无业,系涉案在逃人员。2016年10月,王立强因诈骗罪被福建省光泽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缓刑一年零六个月。2019年2月,王立强虚构进口汽车投资项目诈骗束某460余万元人民币。2019年4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静安分局以涉嫌诈骗罪对王立强进行立案侦查。

(以上消息来自网络)

西方反华伎俩日益低智化:我对“王立强事件”的看法

这个王立强事件,本人本来不想过多谈论此事,因为本人觉得这个事情实在是荒诞不经,但是可笑的是,身边居然真的有人信以为真,既然有人信以为真,那就有必要谈谈了,来戳穿西方人对中国的又一次“泼脏水”行为(咦?我为什么说“又”)。

其实这件事,之前网上就有人发帖质疑过,例如中国台湾前“国安局”的“副局长”翁衍庆就列出了10条理由,本人不多赘述,不过,在翁衍庆的理由之外,本人还想再补充几条理由,和大家一同讨论。

理由一:他怎么有三本护照?

按照规定,间谍外派执行任务,一般只能带一本护照,如果真的临时要换身份,那也要将原有护照销毁、再换新一本,这个是情报人员的基本要求,主要是防止自己被人盯上,如果特工在外派工作中被人突击搜查发现了几本护照,那等于不打自招。

所以,王立强如果真的是间谍,那也绝不可能同时在身上带几本护照,原因无他,出逃的过程中,这种行为太容易暴露了,而且几本护照也排不上用场。

理由二:护照内容有问题

首先是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号码有问题。

根据报道,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号是EA6210226,据本人了解,2012年5月15日起颁发的护照,就是新版护照。新版护照中,以“G”和“E”开头的为普通护照、以“D”开头的为外交护照、以“S”开头的为公务护照、以“P”开头的为公务普通护照(来源:中国领事服务网),可以很清楚一点,如果王立强说的是真的,那么他的号码勉强也过得去,护照号码没有什么具体含义,都是随机产生的乱数,但是,根据中国外事机构的调查,王立强的护照涉嫌伪造、变造;

我们再谈谈他的那个所谓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

根据本人了解,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号码一般是一或两个英文字母+六个数字的形式,如果这么看,他的护照似乎就说得通,但这还是有问题,首先,他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的证件号是“Z780239”,“Z”打头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一般代表“1980年开始至1988年中后期在香港出生人士”,如果王立强只有26岁(1993年出生),那他的证件号码打头数字肯定是不对的,应该是“P”(代表“1979年下半年在香港出生;1980年开始至1994年在香港以外出生”)或者“R”(临时于香港居住)这一类,绝不可能用“Z”,这种错误太过低级,很容易就会暴露,而特工人员在外活动时是要保持绝对低调的,能不引人注意就不引人注意。

估计,王立强的“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搞不好就是地摊上花20块钱买来的。

我们再看王立强的“韩国护照”。

持照人的中文名音译和他的韩国名,竟然完全不一样?中文名音译那,叫“Wang Gang”(王刚?),韩文那里,似乎名字是叫“曹清美”,所以,王刚别名叫“曹清美”?

这个韩国护照,一看就是伪造变造的。

如此低级的错误,真是够了!

西方反华伎俩日益低智化:我对“王立强事件”的看法

理由三:他的说法有极大的漏洞,一看就知道没有基本常识

首先,间谍在在外进行情报活动的首要原则,用俗一点的话说,就是“不该管的别管、不该问的别问”。根据澳大利亚媒体的说法,王立强一方面针对中国香港进行间谍活动,一方面又针对中国台湾进行间谍活动(如专门操控媒体风向、引导人们关注韩国瑜、插手干扰台湾2018年“九合一”选举等),这就犯了间谍活动的大忌——首先,谍报工作中,最重要的就是“目标集中”,也就是“不该管的别管”,他要对台进行情报活动,那香港的事情他就不能管;他要在港执行情报任务,那台湾的事情他就不能管,他不能又管台湾又管香港。同时,他不仅不能插手自己职责以外的地区,连过多过问都是不可以的,因为特工工作中知道了太多事情,万一被抓或者叛变,会导致严重的泄密问题,这是举止皆知的常识,也就是“不该问的别问”。

另外,我们这边的很多媒体没提到一个细节,那就是王立强还声称他除了对香港台湾有情报活动,还在参与对澳大利亚的情报活动。

全世界的情报机构都清楚一个道理,那就是:情报工作要高效进行,唯有严密组织、小心活动才能实现,说是“如履薄冰”都不为过,这种情况下,派一个人同时对三个相距遥远、且没有直接关系的地方(香港、台湾、澳大利亚)进行情报工作,这怎么看都是……

算了,先不说这个。

王立强的说法,他计划和策划了香港的多次间谍行动,还有台湾的间谍行动,就算这是真的,那他的级别相当于领导情报工作的“大特工”了:能同时策划和领导他对媒体说的“逮捕叛徒”、“用上市公司的名义进行间谍活动经费调动”、“监控媒体”、“策划对台间谍活动”,如果他真有他所声称的权限,那他在香港的级别,差不多相当于30-40年代钱壮飞、李克农、胡底(“龙潭三杰”)这种级别了,甚至比在上海“红队”的陈赓还要高,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他王立强才26岁,一个26岁的年轻人,就是他再有能力,他能比钱壮飞、李克农还有能力?钱壮飞到30多岁时,还主要是负责情报工作,不会说像他一样,又管情报收集又管媒体运作又管抓人,他王立强算哪根葱?比钱壮飞、李克农还牛?

 

西方反华伎俩日益低智化:我对“王立强事件”的看法

关于地下党斗争的惊险故事,大家可以看看小说《风筝》、戚天法的系列小说和《陈赓传》、《李克农传》等地下工作者的人物传记,以及搜集一下关于“龙潭三杰”和“后龙潭三杰”的故事

理由四:王立强有没有权力调用如此庞大的情报资源

根据王立强的说法,内地准备投入2亿美元对台进行渗透,问题是,2亿美元是什么概念?这差不多相当于一次“颜色革命”的前期经费投入,还说这其中“有8000万新台币要给韩国瑜”,试问如此庞大的经费支出,王立强有没有权利调动甚至仅仅是知晓呢?

个人认为没有。

还是上一条的,有权力经手或者知晓如此庞大经费的人,一定是一个地区的特工组织领导者,至少是个二把手,王立强才26岁,要资历没资历、要经验没经验,他如何能领导一个地区的特工组织?

他还宣称他持有中国的一个特工名单,还是一样的,这种名单也是只有一个地区的特工领导者才有权力拿到手,只有26岁的王立强,根本没可能接触到这种名单,除非他是瞎掰。这个所谓的“特工名单”,搞不好是从哪个相亲网站上下载的。

理由五:王立强特工身份的由来存疑

上文说了,王立强加入特工组织,经过是这样:他自己学过很长时间的油画,因为油画画得好,于是在给一位富商的太太教油画时,被这家伪装成“商人”的特工家庭相中,吸收到特工组织。

我去,王立强先森,你以为特工组织是搞传销的?还带拉人头?

特工是怎么来的?大家看看戴笠怎么给军统培养人员就知道了。

军统特工,主要有两种来源:

第一种,是从军校在校生或者毕业生中选择人员,然后再转去专门的特工培训学校,经过一个比较长时间的培训,毕业出来后进入军统工作,比较有代表性的如抗战时的军统“息烽训练班”、“兰州训练班”和“中美合作所”;

第二种,是具有某些特长的奇人异士,被军统注意后,经过仔细考察和选拔,成为预备人员,再经过专门的训练和考试,最终被吸纳进入军统工作,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军统抗战时专门培养东南地区情报人员的“东南特训班”,后来的保密局台湾站站长林顶立(1908-1980,台湾云林人),就是“九一八”发生后赴内地参加抗日的台湾人,因为其身怀绝技而被戴笠吸纳为军统高级特工,后来在抗战期间作为“双面间谍”,在福建领导了对日情报战。

西方反华伎俩日益低智化:我对“王立强事件”的看法

关于国民党特务的具体故事,推荐大家看看前国民党特务沈醉的自传《我的特务生涯》

实际上,不仅仅戴笠和军统是这么培养人员,全世界的情报机构都是这么培养人员。

举个例子,日军1941年12月7日偷袭珍珠港前派出的著名间谍吉川猛夫,就是日本情报机关从海军毕业生中遴选出的人员;

再举个例子,普京,就是在列宁格勒大学毕业后,因为具有特殊技能(他是经济学博士),于是他被克格勃关注,面试成为克格勃特工,后来外派到东德(民主德国),专门负责收集经济情报(所谓专业对口)。

其实,不论美国的中央情报局(CIA)和联邦调查局(FBI),还是苏联和俄罗斯的克格勃(KGB),还是以色列的摩萨德(Mossad)、英国的军情六处(MI6)或者历史上国民党的“中统”、“军统”,亦或者别的特工组织,其人员选拔都主要是军人和有特殊能力的奇人异士,有时还有部分外交人员,而在成为特工前,还需要经过长时间专门的培训,非常讲究。

那么我们再回头看王立强。

他是吉川猛夫那样出身军队的人员吗?好像不是,他只学过绘画;

他是普京那样有特殊能力的奇人异士吗?好像也不是;

他搞过外交吗?开玩笑吧?外交部要他这种家伙?

所以,按照常识和惯例,大家觉得王立强能进情报机关吗?

当然,王立强所说的被情报人员吸收为成员,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毕竟,现在不清楚,但是历史上是有先例的。

例如我党重要的情报人员郭汝瑰、吴石,就是对国民党丧失信心而对共产党满怀希望下偷偷加入我党情报组织的杰出情报人员。但问题是,他们能加入,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他们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可以“破格吸收”。然而即便如此,他们的真实身份也不为很多人所知,例如郭汝瑰由于一直缺乏办法证明自己的特工身份,导致自己多年一直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直到晚年才最终确认身份;吴石也是因为台湾地下党负责人蔡孝乾叛变供出身份才最终暴露,说白了,这类被吸收的外围人员一般没有证件,他们的身份也只是和他们有直接联系的人才能证明。

西方反华伎俩日益低智化:我对“王立强事件”的看法

吴石(1894年—1950年6月10日),原名萃文,字虞薰,福州市仓山区螺洲乡人,中共台湾地下党高级情报员,著名特工,1950年因叛徒蔡孝乾出卖而英勇就义

与郭汝瑰和吴石相似的,还有陈永贵。

西方反华伎俩日益低智化:我对“王立强事件”的看法

陈永贵(1915年2月14日-1986年3月26日),山西省昔阳县乐平镇石山村人

陈永贵1943年加入地下党,负责在敌占区为八路军搜集情报,还曾遭到过日伪的酷刑折磨,但是他始终不松口,因为他清楚,只要自己不说,敌人找不到证明他地下党身份的证据,最终在乡亲的帮助下,他被从监狱中释放出来。

(大家可以看看关于陈永贵的地下党故事,里面有很多很有意思的地下党工作细节,如地下党如何联系等)

如果这么看,也许王立强可以作为真正特工所发展出的外围人员而存在,但是注意,那也只是“外围人员”!

不论是郭汝瑰和吴石,还是陈永贵,他们虽然的确是被吸收进来的情报人员,但严格来讲,他们主要负责的,也还是外围工作,尤其是情报搜集,搜集中采取的都是单向联系模式,自己只向自己的上级负责,而且只在命令下达时联系,不和同级别的其他特工人员联系,也不与他们来往(这主要是为了防止一旦某人被捕,导致敌人“顺藤摸瓜”最后组织被连根拔起的严重后果)。

那么,大家觉得,按照郭汝瑰、吴石和陈永贵的地下党故事里的经验教训,还有各国发展特务的惯例,大家觉得,王立强有可能仅仅因为会画画,就被特务相中发展为外围人员,而且发展为外围人员后,没过几年就能接触到如此重要的情报,还能经手相当于一次颜色革命的秘密活动经费,还能在香港同时策划绑架和媒体操控行动,还能经手对台、对澳大利亚的情报活动,哇塞,王立强可真牛!

西方反华伎俩日益低智化:我对“王立强事件”的看法

总结:一点推测

虽然王立强对媒体说“如果我不说实话,澳洲政府不会保护我,这对我来说没有好处。每一个我说出来的细节,每一件事都会被不停审查”。

虽然言之凿凿,但是他说得越多,错得就越多,如果愿意,我们还能继续深扒他话里的漏洞,但是已无必要。

通过以上的疑点,我们早就可以断定,他是个说谎者。

而且还是个不成功的说谎者。

我本人更倾向于公安机关的信息,那就是:这人是个企图逃避法律制裁的诈骗犯

毕竟,只有诈骗犯才能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出这么多明显的谎言,也只有诈骗犯才有这么厚的脸皮说“如果我不说实话,澳洲政府不会保护我”这样如此厚颜无耻的话。

如果以“诈骗犯”作为基础条件,那么王立强这一切言行就都说得通了。

中国国内有很多犯罪分子,为了躲避中国法律的制裁,他们很多人会宣称自己是“政治犯”,以寻求不明真相的外国人同情,借以取得“政治庇护”,从而漂白身份,逍遥法外。

而王立强很有可能就是企图以“特工叛逃”这种“爆炸性”新闻来谋求同情,以谋求在澳大利亚落脚,逃脱法律制裁,然而他头脑不够,以为大家会信以为真,却不知今天的国人早就不是吴下阿蒙。

个人挺同情外国媒体和外国人的,它们容易吗?为了恰饭,连这种低质量的新闻也能拿出来博眼球,今日西方的江河日下,就是这群西方人全体性的低智化导致的。

不过咱们倒是挺感谢他们,他们的疯狂和上蹿下跳,反而不断给我们带来了新的乐趣。

虽然他们可能的确挺让人厌恶,不过我们有时候还是要反击一下的,毕竟,看着说谎者被人戳破谎言时的窘态,是非常解气的,这比揍他们一顿更有趣,对小丑最好的惩罚不是嘲笑他,这只会让他觉得更有市场;对小丑最好的惩罚,就是当场让他下不来台。

今天的中国不傻,今天的中国人也不傻,澳大利亚媒体和王立强,在这件事情上给中国造成的最大成果,就是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让我们明白了西方的无知和无耻,同时也让我们借着这次机会再次重温了情报战的前世今生。

西方人干什么我们管不着,我们管好自己,别被人带歪了,已经足够。

反正西方怎么说就怎么说吧,爱怎么讲就怎么讲吧,毕竟——

西方反华伎俩日益低智化:我对“王立强事件”的看法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王立强 反华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2/53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