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景胜:香港经济形势严峻仅是初尝颜色革命的恶果

颜色革命造成的社会动荡分裂进一步引发财产损失、投资环境恶化、抑制社会消费、损害经济基础,导致经济衰败是必然的。颜色革命及其后果有时间上的持续性,少则几个月多则十几年,且有反复性。香港自作自受颜色革命的进一步恶果,不仅是民生受挫,其金融、航运地位亦可受到削弱。港人治港的要义是,危中醒悟有救,悬崖勒马可活,非撞南墙必死。

【本文为作者吕景胜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吕景胜:香港经济形势严峻仅是初尝颜色革命的恶果

近日特区政府公布的经济数据,均显示香港的经济已经进入一个非常严峻的局面,10月零售销售总额同比下跌24.3%,特区政府预测目前3.1%的失业率会随着很多行业受到影响继续上升。近10年来首次出现经济衰退,全年负增长几成定局。林郑月娥也表示香港经济陷入严峻局面,港府将在短期内出台第四轮纾困措施。

此前,特区政府分别在今年8月、9月、10月推出三轮纾困措施,动用大约200亿港元资金。林郑月娥说,即使特区政府预计今年或未来一两年公共财政会有亏损及赤字,但推出纾困措施正是用好过去多年累积的财富和盈余,以达到为市民解困。

香港目前经济形势仅是初尝颜色革命恶果,再心甘情愿做外部敌对势力遏制中国的棋子,自我放纵“民主自由”,自我堕落,颜色革命的更大恶果在等待着香港。

一、颜色革命造成的社会动荡分裂进一步引发财产损失、投资环境恶化、抑制社会消费、损害经济基础、导致经济衰败是必然的。这从已经发生颜色革命国家和地区来看是必然结局和命运。苏联东欧社会发展经济衰败十几年、二十几年不等,科索沃、乌克兰成为欧洲最穷、失业率最高国家之一。阿拉伯之春后的阿拉伯之冬国家和地区仍然教派冲突、战乱不止,分裂动荡恐怖血腥不断。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战乱几十万、上百万难民流离失所、国破家亡、社会衰退到倒卖奴隶。

自6月香港暴乱,资金流出已持续发生。美资券商高盛早前发表报告,显示由今年6月至8月已有不少资金流出香港,规模介乎30亿至40亿美元,即相当于230亿至312亿港元。新加坡海外居民存款连升两个月,8月份按月增加5%,亦反映有外来资金流入。新加坡金管局称,预计来自香港的资金流动将有所增加,另收到有关把资产从香港重新配置的询问。

据香港餐饮联业协会会长黄家和11月26日表示,业界累计损失105亿生意额,按年跌一成半至两成,单月损失最严重为10月,也是冲击爆发最激烈日子,业界在当月已损失近30亿港元。若风波持续至农历新年,结业食肆数目或会超过1000间。政府统计处显示餐饮业约2万人失业,倒闭餐厅至今已累积400间,但多业主现仍未肯减租。

根据香港旅游、零售、餐饮及出入口贸易的官方数据,今年6月至9月的访港旅客数字较2018年同期减少逾378万人次,6月至9月,四大行业按年少收的经济收益超过3000亿港元,虽然10月的最新数据仍未出炉,但业界估计跌幅更大,相信连同10月份,过去5个月少收的经济收益或高达4000亿港元。

截至10月29日,在93个港铁车站及68个轻铁车站之中,累计有85个港铁车站及60个轻铁车站先后受破坏,大量设施损毁,包括出入闸机遭破坏约1600次、售票机、八达通增值机及查阅机及客务中心设备960次、轻铁月台八达通收费器915次、闭路电视镜头约1100次、扶手电梯75次、升降机约50次、车站出入口玻璃幕墙约1060次及车站出入口卷闸130次。

街道设施方面,自今年6月以来截至10月底,全港一共约有460组交通灯先后约850次受人为破坏或干扰、40盏路灯被破坏、45600米路旁栏杆被拆除及约2900平方米的行人路路砖被拆走。食物环境卫生署约有670个废屑箱遭破坏。路政署亦有超过900个临时胶护栏和1500个水马遗失。

二、颜色革命及其后果有时间上的持续性,少则几个月多则几年、十几年。香港地区加上上次占中累计也有10个多月,时间越长损失越大。伊拉克自2003年历经战乱9年,导致20万伊拉克人死亡,400多万平民无家可归。自2019年10月以来伊拉克动乱频仍,暴力升级,警察与示威者冲突已死亡390人、伤者近万人,伊拉克总理迫于压力已辞职。伊拉克16年未消停。

利比亚自2011年起历经战乱、社会动乱9年,石油产量在一年之内就下降了30倍,卡扎菲当权的时候,利比亚的各项机制都十分完整。医疗,教育,这些福利给人民带了真正的好处,而现在的利比亚人民可以说是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四处充斥着武装分子,恐怖组织,苦不堪言。

叙利亚自2011年起历经战乱、社会动乱9年,已使叙利亚满目疮痍、民不聊生。自从内战爆发及至演化成多国介入的叙利亚战争,很多青壮年因此失去了生命,很多家庭流离失所、拖家带口流浪于欧洲各地,悲惨自不待言。

三、颜色革命有反复性,不止一次可能有多次。乌克兰颜色革命就反复多次,2005年尤先科和亚努科维奇搞掉季莫申科;2007年尤先科和季莫申科搞掉亚努科维奇;2009年尤先科和亚努科维奇搞掉季莫申科;2011年亚努科维奇搞掉季莫申科并把她送进监狱;2014年亚努科维奇逃亡,季莫申科又回来;2014年内战爆发波罗申科高呼民主胜利了;而今迎来喜剧演员总统。政客走马灯,民主胜利了,国家衰败了。

2011年埃及发生“尼罗河革命”,据非官方估算,埃及经济至少倒退15年,国际机构将埃及主权信用级别从B降至B-,世界银行以“埃及政局不稳”为由,推迟拨付48亿美元纾困款。2013年埃及发生二次颜色革命,2019年9月开罗、苏伊士、亚历山大、吉萨等城市又爆发了抗议活动,颜色革命有二进宫,还有三回春。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社会动荡导致的资金流失和经济萧条遗留下来的“老账”还没有解决。

观察这十几年来发生过颜色革命国家的政治和社会动态,可以发现颜色革命没有给这些国家和地区带来“光荣”,“民主”与“自决”出来的领导人往往很难控制住局势,又会被新的“民主”与“自决”出来的领导人赶下台。格鲁吉亚也发生过这种循环。萨卡什维利干掉谢瓦尔德纳泽,随后又被别人干掉。

四、再闹下去,香港将自作自受颜色革命的进一步恶果。今天你有200亿可发,以后总有200亿可发?今天你毁道路、砸建筑、烧隧道,拔路灯杆-------,砸毁烧如此多设施与财产,立法会大楼修复工程约需1亿港元、由路政署负责维修或重置的设施所涉及的费用超过1000万港元,香港中文大学、理工大学毁损修理费近一个亿,以后你总有1000万、一个亿、二个亿的修理费?还有隧道、路灯、垃圾桶、栏杆、港铁设施等等,都需要修理费,香港人民不买单吗?政府财政本是为民服务。怎成了为暴徒买单,虽然港府现在家底丰厚(国家免税),有一万亿储备金,但就这么闹下去,恐怕也支撑不了几年就要弹尽粮绝、山穷水尽了。

香港社会如果继续容暴纵暴,对打人伤人刀割、铁器砍砸、火烧没有足够的社会谴责、社会舆论压力、法治惩罚,沉默的大多数继续沉默,舆论媒体继续同情鼓励怂恿暴力,暴力将成为习惯,成为毒瘾定期发作,遇有不满随时爆发,将会反噬社会,危及每个公民,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无辜。

近日乌克兰的新纳粹分子已加入香港街头的抗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指出,这些脖子上纹着“纳粹标志”、出现在香港街头的4名乌克兰男子,是2014年乌克兰“颜色革命”政变期间,被美国CIA豢养出的一群极右翼新纳粹民兵组织的成员。这些人曾在2014年乌克兰的政变中犯下种种反人类的罪行,比如一手制造了当年5月2日导致42人死亡、数百人受伤的“敖德萨骚乱”。这些人来香港与黑衣暴徒合影,还去了香港理工大学凭吊,表示支持香港暴力,希望香港成为乌克兰。这些人充当香港暴徒的教师爷估计会让香港暴徒暴力技巧和血腥程度更上一个阶梯。

没有什么是不可替代的,世界在发展与动态中。暴力事件及暴力环境带来的隐性影响,即对香港形象的污损、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影响是十分明显的,这种影响也是难以估量的。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安全、稳定之于香港的意义不言而喻。资金是最厌恶风险的,只有营造安全、稳定的市场环境,资金才会愿意持续流入香港,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才会稳固。如果香港金融地位削弱下降,澳门、上海、广州、深圳、海南甚至长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等城市能否承继、分解或取代其金融功能应该早已在国家长远规划中。

新加坡曾因反华被中国给予颜色,尤其瓜达尔港的开通对马六甲的依赖减少,新加坡航运地位及业务量并非可以永远坐地坐吃、旱涝保收。希腊因管理不善及债务拖累也曾削弱其航运地位和业务量。香港航运地位也不是永远不可替代的,如果不断颜色革命下去,不作不死,澳门、上海、深圳、广州、温州、宁波、厦门、福州、海南等等都可取代或分解其航运地位。国家也早有尽快发展其他城市航运的规划和举措。

港人治港的要义是,危中醒悟有救,悬崖勒马可活,非撞南墙必死。

【吕景胜,察网专栏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2/532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