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华为251风波让我细思恐极

这次香港暴乱当中,不少评论都指出,国内外的反共反华势力从中“捡到了枪”。可是,过去枪明明是在我们手里的,怎么不知不觉间就把枪丢掉了呢?在大陆,难道就没有类似“丢掉枪”的情况吗?在这种情况之下,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也就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某些人利用社会问题别有用心的带节奏也就变得很容易了。华为作为一个重要企业受到冲击还是小事,要是整个中国面临“颜色革命”的风险才是大事。

【本文为作者鹿野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鹿野:华为251风波让我细思恐极

这几天来,华为251风波突然霸屏,不仅各大公号纷纷对此发表评论,而且百度头条还一会儿就推送一条相关信息,弄得笔者想不看都不行。因为笔者本身对于相关事件的内情并不了解,所以并不想对事件本身多说什么,在此只是想说一下,这场风波背后所蕴含的危险。

众所周知,华为作为近年来中国最有影响力的私营企业之一,在这个事件爆发之前,被不少人视之为“民族脊梁”,而在该事件爆发之后,虽然有少量辩护之声,但是整体看却几乎一夜间转变成了众矢之的。甚至同时期西方的一些制裁华为的新闻激发的爱国情绪,也无法冲淡这股风暴。

这是为什么呢?有人说,这是因为“黑公关”带节奏的结果。笔者并不否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甚至的确有一些平时就阴阳怪气的公知恨国党在这股风暴当中确实有带节奏之嫌。但问题的关键是,有人要带节奏也要有节奏可带呀,抛开“华为251”这个具体事件,如果现实当中不存在私企老板违反《劳动法》等法律法规,用“996”等制度践踏劳动者合法权益的现象,或者即使存在个别现象也都得到了有关部门有力纠正,那某些人还能带得起来节奏吗?

“996”的时侯,很多媒体是完全站在提倡“996”的企业一边的,还有大量支持的自媒体。因为“996”确实是资本剥削,他们站队很坚定。但白领小资们都感觉到很憋屈。这次是打着劳资平等反击大公司的名头,全网带节奏攻击。而实际上这个李某是占了不少便宜的,也不是什么劳资对立问题。但南方系各路媒体是硬往“劳资平等”上扯,而小资白领们是只顾发泄,而不顾事实。这是一种不讲政治大局,只看个人得失的狭隘且自我的心态。和柴静当年鼓噪京津小资是一样的。而且这部分人是网上发声主力。香港上街和这次上网骂华为的还不是真正的无产阶级。

但是,笔者在谈论高以翔事件的时候就已经提到过,现在普通劳动者承受的生活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即使是90后都在这种压力面前遭遇到了健康危机,正如《人民日报》官微评论高以翔事件时指出的:

【《中国青年报》针对18-35岁青年展开的一项调查却显示:63.6%的受访青年有过害怕看体检报告的经历,62.6%的受访青年表示平时压力大,怕体检查出问题,60.9%的受访青年坦言自己的生活方式不健康。……伴随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社会节奏变得越来越快,许多年轻人投入到了“自愿加班”的行列之中,不惜透支自己的健康,以大量额外工时换取更多的工作绩效。也有一些年轻人尽管不想加班,但并没有什么选择余地,只能被迫“996”,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缺乏休息、缺乏锻炼、紧张不安,都是导致年轻人健康状况恶化的负面要素。
90后不敢看体检报告:谁在损害年轻人的健康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651454922273962171&wfr=spider&for=pc】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笔者记得《人民的名义》当中,老革命陈岩石有一句名言:“过去的老百姓不相信政府会做坏事,今天则不相信政府会做好事。”但其实,国民党时代的老百姓也同样是不相信政府会做好事的,是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立即通过民主改革、生产改革、五反运动等一系列革新,旗帜鲜明地捍卫了广大劳动者的利益,才赢得了老百姓的信任。

而现在呢?各级政府及其有关部门是否都能切实做到,在劳资纠纷以及其他的社会问题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旗帜鲜明地捍卫广大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呢?笔者不敢乱说,但是恐怕至少不能说在这方面做的完美无缺吧?

在这种情况之下,党和政府的公信力也就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影响,某些人利用社会问题别有用心的带节奏也就变得很容易了。华为作为一个重要企业受到冲击还是小事,要是整个中国面临“颜色革命”的风险才是大事。

如果不相信的话,那就看一下现在香港的样子吧。现在有不少人把香港的暴乱说成是一种地域文化的产物,或者说成是过去殖民统治的遗存,乃至把当代香港青年称之为“废青”云云,似乎多数香港人从来都是反对中央的。但事实却与此截然相反,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时大多数香港人是拥护社会主义制度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的,害怕普选的恰恰是港英当局为代表的西方资本势力:

【1969年3月,英国内阁下属的香港问题部长委员会起草了一份绝密报告,建议与中国合作解决香港问题。报告指出,“如果不考虑中国对香港的主权,任何解决香港问题的途径都不会成功”。因此,报告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向中国表示,英国会在时机成熟时完全撤出香港。报告还建议迅速与中国进行非正式接触,应在不晚于80年代早期与北京就香港问题达成统一。
这份报告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如果……来自中国的压力持续增大,英国在1969 年就应撤出香港。……报告显示,英国当时坚决反对在香港进行自由选举,因为他们担心左翼会在大选中获胜。这与英国后来在香港回归前的态度截然相反。按香港总督麦理浩的话说,当时在香港举行自由选举,“如果共产主义者获胜,那将是英国统治的终结。而如果是民族主义者获胜,也将带来共产主义”。
南华,英国曾想提前30年归还香港,党史纵横,2007年07期】

那么为什么回归以后,香港民意却发生了180度的转变呢?其实答案也很简单。就是香港某些人胡乱曲解“一国两制”,把一国两制说成是中国共产党站在香港的超级富豪一边,漠视香港人民改善生活的要求。像著名右翼作家金庸就在香港回归前夕发表了《民主会把香港自由资本主义弄垮》一文,公然宣称中央是不愿意香港人增加福利改善生活,害怕因此搞垮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才反对直选的:

【邓小平的政策希望香港保持现状,不要有太大的变化,不要搞社会主义,保持现状对中国是最有利的。但某些党派号召你投我的票,我就大量的给你们福利。用很好的口号吸引选民,失业给你津贴,老人每人补给你5000元,小孩每人补给你2000元牛奶钱,这样包括老人的子女,孩子的父母都会投他们的票。结果像英国、美国一样变成福利国家,要收很重的税。香港现在只收15%的税,如果照他们说的一套去做,可能就要交60%、70%的税,那么投资者就会走光了,香港的经济就要崩溃了。问题不是直选不直选,而是照他们这样的民主,香港的资本主义就垮台了。
张问敏   宋光茂  郑红亮  詹小洪  王利民,中国经济大论战  第三辑,经济管理出版社,1998年02月第1版,第330页】

这样一来,那些住不起房,上不起学,找不着工作,被现实生活压垮了香港人,自然而然的也就被带了节奏,明明现实当中欺辱他们的是香港富豪及其背后的西方资本势力,却把反抗的矛头指向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央政府,“颜色革命”也就成型了。

这次香港暴乱当中,不少评论都指出,国内外的反共反华势力从中“捡到了枪”。可是,过去枪明明是在我们手里的,怎么不知不觉间就把枪丢掉了呢?在大陆,难道就没有类似“丢掉枪”的情况吗?

笔者在以前评述香港问题之时曾经谈到过,我们之所以必须反对香港的暴乱,关键在于没有指向现实当中香港的大地产商等超级富豪与其背后的西方资本势力,更没有呼吁实行“一国一制”、“社会主义”、“共同富裕”来解决香港现实社会当中贫富分化等严重问题,而是指向了中国共产党与中央政府,甚至为西方殖民主义叫魂。这一指向是违背了社会历史发展潮流的。如果要是按照他们的计划搞下去,香港现实当中存在的问题不但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好转,还会愈加严重。

而解决香港问题的途径也非常简单,就是不能把“一国两制”理解成为站在香港的大地产商等超级富豪一边反对香港的普通劳动者。相反在承认和保留香港地区的资本主义制度同时,有关方面应该像回归前一样,继续站在香港的普通劳动者的一边捍卫他们的合法权益,逐步解决至少是缓解香港种种严重的社会问题。只要占香港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拥护中央,反对西方资本势力,香港就不会出大的乱子。

大陆也是一样的,不管是处理华为251风波也好,还是防范“颜色革命”的风险也好,根本上说还是要切实做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现在不少地方进行了相关的主题教育活动,但是某些地方对“初心”和“使命”到底是什么却语焉不详。其实,看一下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就知道: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因此,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事实上是很清楚的,就是对外要站在中华民族一边,反对帝国主义和霸权主义,争取民族独立并促进民族振兴,对内要站在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占人口绝大多数的普通劳动者一边,反对剥削和压迫,领导人民获得自由和幸福。两个方面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甚至某种意义上说,在实现了民族独立之后,捍卫普通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就是首要的问题。

笔者希望,未来一定要把捍卫普通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切实做好,千万不要让国内外的反共反华势力再次“捡到枪”了,从华为251风波瞬间霸屏来看,时间真的不多了。

【鹿野,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2/532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