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水周:对孙小果一案的透析与冷思考

因为时间长,它给予我们的视野从政治、社会层面来说是全方位的,可使我们站在今天的时间节点上,以更加清晰的理性思辨回眸来路,反思我们各项政策实施的得失;因为案情够黑,可以使我们更加深入透彻地认知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工作中现实存在的深层次、系统性矛盾和问题。

【本文为作者彭水周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彭水周:对孙小果一案的透析与冷思考

出于义愤和随之而来的对时局的忧虑,写了这篇文章,试图通过对孙小果积案的寻根探源,反思我国几十年来政策实施及教育、司法等领域出现的诸多问题,以警醒世人。

近日,在全国掀起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早在人们视线内消失的曾震惊全国的云南孙小果积案再度浮出水面。这起前后历时20多年的案件,以其性质极其恶劣、背景极其复杂、审理过程一波三折而令人叹为观止。人们不禁要问:孙小果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有着怎样的深不可测的背景,竟能自1994年至2018年20多年间背负累累罪行,不仅出入牢房如履平地,而且还拥有雄厚的资金支撑他在服刑期间,建立自己黑色商业帝国,继续肆无忌惮地累积他的恶行?

翻开孙小果的犯罪历史,满眼充斥着令义愤填膺的恶行: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警校学生的孙小果伙同社会无业青年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名女孩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将其轮奸。1997年4月的一天晚上,尚在服刑期间的孙小果在昆明茶苑楼宾馆908号房,强奸了16岁未成年少女宋某 ;6月1日,在该宾馆906房间不顾女孩张某某反抗,当众将其强奸;6月5日,在同一房间,又强奸了一名波姓女学生;6月17日晚,在昆明兴绍饭店301房间,孙小果欲强奸幼女张某被拒后,指使其马仔对张某进行毒打威胁,并对其强行非法留置不准回家。同年11月7日晚,孙小果为迫使17岁少女张某某说出其表妹和男友下落,纠集6名马仔将其和其女性朋友杨某某强行掳至夜总会KTV包房内,对其进行毒打、侮辱,并用牙签刺其乳房,用烟头烙其手臂,还逼迫其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其头部。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杨某某挟持至昆明市豪胜娱乐城啤酒屋2楼,在公共场所对二人进行毒打,再次逼张某某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其头部;凌晨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杨二人带至昆明饭店大门口,再次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直致其昏迷。期间,孙小果马仔还解开裤子,将尿液冲在已被欧致重伤的张某某的脸上。……

如果不是白纸黑字,铁证如山,生活在阳光下的善良人们,很难想象这些令人发指的兽行竟然发生在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法治中国,而且行凶的是一名接受过警校正规教育、训练的青年人,他将本应同社会黑恶势力作斗争、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武警战士的天职转变为穷凶极恶危害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暴行。

在常人眼里,孙小果家庭并非一个普通家庭,这是一个有着光荣军人背景的家庭,家庭成员包括孙小果在内,全都从事维护社会稳定、保护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公安干警的崇高职业,有的甚至担任领导职务。孙小果20多年如入无人之境纵横黑白两道,不能不说与其家庭背景密切相关。唯物辩证法告诉我们,任何事情都有正反两面,当公安执法者,尤其是处于领导岗位,如果将国家公器用于为人民服务,便带给人民幸福安康;若将其用来鱼肉百姓,便会给人民带来深重灾难。

自1994年以来,全国开展了多轮“严打”专项斗争,破获了大量积案要案,打掉了众多黑恶势力保护伞,依法抓捕、判决、枪毙一大批犯罪分子,铲除了大批危害社会和人民的黑恶势力,有力维护了社会稳定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但每次“严打”,身处云南昆明的孙小果却总能偏安一隅,恢恢法网非但对他倍加仁慈地独开一面,而且纵容他在社会上继续作恶,在其亲自缔造的商业帝国里肆无忌惮地继续书写其血腥野蛮捞金史。为获取非法利益,他开设赌场,投放高利贷;为扩大组织影响和索要高利贷,纠集马仔殴打他人、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在公共场所聚众持械斗殴,打砸车辆,致人重伤……

翻开自1994年至今20多年来孙小果案审理案卷,其过程的云遮雾罩,案情的扑朔迷离堪称一部传奇,云南司法系统在孙小果一案审理、判决上的翻云覆雨、出尔反尔令人叹为观止: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被收审,1995年4月4日被批准逮捕,1995年6月被取保候审,同年12月20日,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2年(这里须注意的是,孙小果被批准逮捕后,并未被收监执行,且取保候审并未发现任何完整的合法手续,只是办案警官在盘龙区看守所看到一张1997年3月27日办的保外就医手续),1997年7月,服刑期间的孙小果因参与社会上一起案件,被接案派出所民警发现其竟是一个本应在监狱里服刑的罪犯,而这名罪犯仅在1997年8个月时间内,至少参与了强奸、故意伤害、强制猥亵侮辱妇女、寻衅滋事等8起犯罪案件(期间,警方打电话给同是民警的孙小果的母亲查询孙小果去向,得到的回答是:孙小果到四川外婆家去了)。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被告人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加上原来强奸罪所判余刑2年4个月又12天,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孙小果等人不服,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然而,戏剧性的大幕再次拉开,1998年,孙小果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维持原判,但死刑未被核准,改为死缓。孙小果在服刑期间,此案又启动再审程序,再审后对原量刑做了大幅度调整,最终孙小果被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

从1997年11月孙小果被刑事拘留至2010年4月出狱,孙小果实际服刑约13年。 而实际上,孙小果服刑期间,却多半以“李林宸”这个化名金蝉脱壳,像普通公民一样在狱外自由活动。

此间,还有一个耐人咀嚼的插曲:2008年10月27日,身处班房的孙小果以申请人身份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申请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国家专利;2009年5月获得实用新型国家专利。孙小果这一发明成果在其家人运作下向法院申请减刑并获准。

俗话说:可怜天下父母心。1997年7月,当本应蹲在监狱里服刑的孙小果神奇地出现在一起社会案件参与者名单中而再度判刑时,其父母接受《云南法制报》记者采访时,法相庄严、声泪俱下地对儿子犯下的罪行表示震惊、愤慨和谴责。这篇题为《可怜天下父母心——孙小果父母访谈录》的采访报道,发表于1997年12月9日的《云南法制报》。仅从文章标题中,我们便不难看出孙小果父母对待儿子既爱又恨的血浓于水的拳拳之情,以及采写该报道的记者的恻隐之心。然而,就是这对在记者面前大义凛然的警界父母,在儿子服刑期间于狱外犯案而被办案民警电话查询时,竟诈称儿子到四川外婆家去了。根据这一谎言,我们凭直觉便可得知,当时企图为涉案儿子开脱干系的孙小果母亲是知道儿子已离开监狱这一事实的。仅依据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看出身为干警、知法犯法的孙小果父母于报道中的冠冕堂皇的说词是多么虚伪。

2019年5月16日,《南方周末》发文称,罪犯孙小果每次犯事之后,都是其母亲在背后为他奔走活动。其实,这种说法只是一种肤浅的托词,从孙小果案于20多年间数审数判整个过程不难看出,纵容、庇护孙小果犯罪的是以其悉数从警的家庭成员和云南省公安司法系统为后盾的庞大势力。

孙小果亲人在20多年间利用自身特殊身份、地位上下斡旋、四处奔波,绞尽脑汁为罪行累累的孙小果呼唤公平、寻求开脱的同时,可曾想到,惨遭孙小果毒手的众多女孩(包括未成年少女,被用竹签刺乳、烟头烙臂、殴至重伤的张某某)以及尚未披露姓名的遭到以孙小果为首的黑恶势力荼毒的众多受害者,又到哪里呼吁、找寻公理和正义?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云南,在督导中发现孙小果积案背后存在诸多问题后,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向云南省交办;同时,全国扫黑办对该案实行挂牌督办,并于6月4日,派大案要案督办组进驻昆明。办案组对孙小果1998年犯强奸罪一审被判处死刑后,二审、再审改判以及刑罚执行和其他违法犯罪再次开展全面彻查,对在此案中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云南省司法厅、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云南省公安厅等公安司法部门一干涉案公职人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至此,一张庇护孙小果数十年来一路犯罪的由上至下编织的巨大的保护网脉络清晰地呈现出来。

2019年11月8日,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等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当庭宣告一审判决,以被告人孙小果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妨害作证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这一判决连同与此案相关联的云南省公安司法部门涉黑腐败公职人员查处,臭名昭著的孙小果案似乎基本划上了句号。但此案蕴含的重重玄机和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连同人们翘首期待的终审判决仍余绪未绝。

孙小果一案,以其狰狞凶险的面目,给我们政策、制度制定、施行,体制内自上至下行政监管,全党宗旨观教育,尤其是市场经济为法制建设工作所营造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态环境敲响了警钟。

毛泽东同志曾说过一句意旨深远的话:“《水浒》这部书,好就好在投降!”这一反其意而喻之言,也可套用于孙小果一案:孙小果案例,好就好在时间够长、内幕够黑!因为时间长,它给予我们的视野从政治、社会层面来说是全方位的,可使我们站在今天的时间节点上,以更加清晰的理性思辨回眸来路,反思我们各项政策实施的得失;因为案情够黑,可以使我们更加深入透彻地认知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复杂性和艰巨性,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工作中现实存在的深层次、系统性矛盾和问题。

我国自上世纪80年代实行改革开放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列强便以暗藏着颠覆中国共产党政权的险恶用心的泛自由民主的资本主义毒液,有计划有步骤地对我国各行业各领域进行渗透。时至今日,这一阴谋已从他们在我国政经体制、商贸金融、教育、宗教等事关国家根本利益和未来发展的核心事务、领域所表现出来的系列卑劣强盗行径,而成为司马昭之心的赤裸裸的阳谋。

实事表明,数十年来,西方资本主义列强针对我们的“屠龙计划”卓有成效。相关资料显示,仅改革开放之初由于非毛化思潮导致了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仅1983年8月至1986年底开展的历时3年的全国首次“严打”,便查获各种犯罪团伙19.7万个,团伙成员87.6万人,全国共逮捕177.2万人,判刑174.7万人,劳动教养32.1万人;其中,第一阶段(1983年8月至1984年7月)逮捕102.7万人,判处死刑2.4万人。

造成黑恶势力横行、社会秩序混乱的首要原因源于西方企图颠覆我党政权的阴谋,还有伴随我国开放政策的西方自由宪政民主思潮的侵入、泛滥。透过前后绵延20多年的孙小果案跌宕起伏过程,我们可以清晰看到西方资本主义对我国政治体制、司法制度和意识形态领域的渐进式渗透方式及产生的后果,尤其在公安、司法系统,监守自盗式执法犯法的恶果更具隐蔽性和破坏性。当前,以贺X方为代表的法律党,在司法、法官、律师等领域的影响力是非常恐怖的,他们所主张和宣传资本主义价值思潮的潜在危害和影响面,更是让人胆寒。公检法中某些人信奉贺X方等法律党为金钱和资本服务的资本主义价值观,为有背景的黑恶势力站台、撑腰,这种自毁长城的家贼恶行严重损毁我党执政的群众基础,严重危害国家政权。

这一点,我们单从1998年5月南方周末新闻部内刊《马后炮》上,跟踪采访孙小果一案的记者余刘文叙述的一段亲身经历中,便可知道黑恶势力有多么猖獗,扫黑除恶斗争在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何其艰巨:

【我被告知,孙小果的同伙尚有七八十人漏网,不知所踪。这条消息很快在(昆明)市公安刑侦支队得到证实。我当夜没法入眠,满脑子是孙小果那帮漏网“兄弟”,他们隐匿何处?也许就在身边。昆明的同学说昆明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就这样到了12点,突然电话铃声大作,简直要命,这个电话接不接?也许对方就在楼下。我最后还是麻着胆子把话筒摘起来,甚至连台词也想好了,只要对方威胁,我就说“你们这下真正把新闻做大了”,结果电话里传来娇滴滴的一声──“先生,要不要服务?”】

这段叙述文字中,最扎眼的是当时昆明市民中流传的一句话:“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人们不禁要问,在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里,怎么还允许长期存在黑白两个“政权”?其实,捅破在昆明百姓眼中几乎透明的那层薄纸,不难窥见公平之秤、正义警徽掩盖下的正邪媾合的幢幢魅影,这就是至今在昆明提及此案,人们为什么依然三缄其口的根本原因。20多年来,人们由经验得出“正不压邪”这一可怕真理。谁又能保证,20多年间进出班房如履平地且在服刑期间都未停歇书写犯罪记录的传奇人物孙小果不能再续传奇?

孙小果一案还暴露了我国教育【包括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以及社会教育(环境熏陶)】的严重缺失。近几十年以来,我们无论是起初的应试教育还是近年来数轮新瓮装陈酒的素质教育改革,都浸淫着西方资本主义泛自由民主思想意识和市场经济体制语境下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而更具讽刺意味的是,罪犯孙小果还接受过正规警校培训。

单从孙小果20多年有惊无险、逢凶化吉的诡异传奇犯罪轨迹,我们便不难窥见其家教一斑。媒体披露,身为干警的孙小果母亲在儿子犯案期间,多次找到办案人员,要求翻看有关儿子的案情材料及索回儿子被警方扣留的证物。一名公安干警因护犊情切,公然藐视国家法纪,强行干涉、破坏司法部门正常办案,为儿子销毁作案物证,其知法犯法行为,将一个“慈母”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孙小果从人生起始的赤子稚童渐变为后来的穷凶极恶的冷血恶棍,即便有一万个开脱理由,伴其成长的骄纵、溺爱式家教难辞其咎。

行文至此,不禁想起人民领袖毛泽东对孩子的言传身教。这位将自己毕生精力全部奉献给祖国和人民的世纪伟人,以高山仰止的清正风范,对子女成长时刻起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毛泽东始终将自己的孩子视同普通人民群众中一分子,将他们置身于人民群众中间,与人民群众同劳动、共患难,注重在工作和生活实践中培养他们为国为民、积极向上的社会主义人生观、价值观。

在1959年至1961年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困难时期,毛泽东同志为自己立下不吃荤菜、只吃米饭青菜的戒律,坚持同全国人民一道共度难关。他身边工作人员鉴于他的特殊地位和宵衣旰食操劳国事导致体能巨大消耗,劝他吃肉补充营养,他回答说:“全国人民都是这样,我一个人吃了不舒服啊!”在远郊上学的爱女李讷病了,卫士李银桥派人去看望,在得知她是因饥饿致病情由,便私下派人送去一包饼干。获悉此事的毛泽东当即严厉责问李银桥:“三令五申,为什么还要搞特殊化?”李银桥委屈地小声嘀咕:“别人的家长也有给孩子送东西的……”“别人可以送,我的孩子一块饼干也不许送! ”毛泽东一拍桌子,“谁叫她是毛泽东的女儿! ”

毛泽东子女在父亲一心为民崇高品格引领下,在清廉敦厚家风熏陶中,均未辜负长辈的期望,他们都兢兢业业、默默无闻地坚守在各自平凡岗位上,忠诚地服务祖国和人民,凡事以国家和人民利益为出发点,从不借势凌人、以权谋私。为了世界和平事业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献身的毛泽东长子毛岸英烈士,在赴朝参战前写给表舅向三立的信中说:

【“反动派常骂共产党没有人情,不讲人情,如果他们所指的是这种帮助亲戚朋友、同乡同事做官发财的人情的话,那么我们共产党正是没有这种‘人情’,不讲这种‘人情’。共产党有的是另一种‘人情’,那便是对人民的无限热爱、对劳动大众的无限热爱,其中也包括自己的父母子女亲戚在内,当然,对于自己的近亲,对自己的父母、子女、妻、舅、兄、弟、姨、叔,是有一层特别感情的,一种与血统、家族有关的人的深厚感情的。如果这种特别感情超出了私人范围并与人民利益相抵触时,共产党是坚决站在后者方面的。”】

相形这下,罪犯李小果家人这类党员干部们所作所为是多么自私、卑鄙。还有当今与孩子成长密切相关的教育模式、内容和市场经济语境下社会生态环境多么的不容乐观。

通过前后绵延20多年的孙小果积案的行进轨迹,不难发现我国司法制度日益西化的趋势。孙小果由有期徒刑到服刑期间监外犯案判处死刑,再到改为死缓,复又改为有期徒刑,可谓峰回路转,一波三折。即便令人存疑的孙小果于服刑期间因表现良好和发明“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 获批实用新型国家专利获得减刑,以及其亲人长期利用特殊身份采取各种手段上下请托为其开脱罪行等现实因素,都是在西化派法律党干扰破坏司法改革、否定党对司法的全面领导、否定全面从严治党、否定政法工作群众路线的背景下发生的。

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司法机构随着资本势力全面掌控政权,早已由最初体现应有的维护人间公平正义的国家、人民公器,褪变为为资本家阶级服务的邪恶工具,沦落为资本主义国家市场经济制度下伪自由民主伪人权的诡辩机构。

近几十年以来,我国某些司法改革有向当今西方司法制度更靠近的趋势,许多法学家、法官、律师们将贺X方等反共宪政大师视为精神领袖。而由接受西方法治文明教育的国内西化精英专家主导编纂的司法法典中,则充斥塞满西方法律术语的冷峻刻板、繁缛冗长的条款,这些隐藏文字机关的精雕细琢、晦涩难懂的法律条文,大概也只有编纂这些法典的专家们自己能洞悉其间奥义:全面与资本主义法律制度接轨,将人民民主专政改革颠覆成以资本、富豪(黑社会为其打手)专政为本质的西方宪政。

明了我国法律党、西化派们对司法改革的破坏误导,便不难理解牵扯时间长达20多年的孙小果积案审理、判决过程何以如此艰难而离奇。孙小果一案于今年11月8日一审判决有期徒刑2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一结果,更让人深思。

一个国家的法治状况是以这个国家的法制究竟以什么人为主体服务对象亦即政治的主要反映,司法基于广泛民意的公允与否直观反映出国家的良知,关乎民心向背、国运兴衰。我国是共产党执政的以人民民主专政为法制基础的崇尚天理道义这一传统法制理念的社会主义国家,但近年来,在某些网站平台、大V博客及诸多案例中,不时出现以歹毒下流言论和匪夷所思的判决结果,泼向为了人类和平事业于抗美援朝战场上壮烈牺牲的邱少云、黄继光,为抗击日本侵略者宁死不屈舍身跳崖的民族英雄狼牙山五壮士,为了人民解放事业在敌人屠刀下英勇就义的刘胡兰等人民英烈的污水;出现一些法棍狂妄地将挺身而出维护为共和国捐躯的烈士名誉的民间正义人士推上被告席、而人民法院居然予以受理的咄咄怪事。这些包括孙小果案在内的替资本站台、以西方司法制度为准绳的污秽言论和司法乱象,其矛头所指不言而喻,就是配合西方反华势力扭曲、抹黑中国共产党光荣历史,损毁我党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和崇高威望,以期达到颠覆共产党政权的终极目的。

写到这里,想起《资治通鉴》中记载的十六国时期前秦的一段有关司法的史实:

【“秦王苻坚自河东还,以骁骑将军邓羌为御史中丞。八月,以咸阳内史王猛为侍中、中书令,领京兆尹。特进、光禄大夫强德,太后之弟也,酗酒,豪横,掠人财货、子女,为百姓患。猛下车收德,奏未及报,已陈尸于市,坚驰使赦之,不及。与邓羌同志,疾恶纠案,无所顾忌,数旬之间,权豪、贵戚,杀戮、刑免者二十馀人,朝廷震栗,奸猾屏气,路不拾遗。坚叹曰:‘吾今始知天下之有法也!’” 】

译成白话文即:

前秦王苻坚从河东返回,任命骁骑将军邓羌为御史中丞(相当于今天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或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职务)。八月,任命咸阳内史王猛为侍中、中书令,兼任京兆尹((相当于现在首都北京市市长))。特进、光禄大夫强德是强太后弟弟,他依仗自己是皇亲国戚,终日酗酒逞凶,骄纵蛮横,肆无忌惮强抢百姓财物,掳掠百姓子女。王猛上任巡行,恰遇此霸欺凌百姓,当即下车将其拘捕,并上奏章,未等回复,便将强德斩首于市。待见到奏章后的秦王苻坚火速派人前来救护舅子时,为时已晚。王猛与邓羌志同道合,嫉恶如仇,秉公执法,无论权贵豪强,无所顾忌,数十天内,便处死或黜免权贵、豪强达20多人,一时声震朝野,鱼肉百姓的权贵纨绔、社会强梁销声匿迹,呈现出路不拾遗的清明治世景象。秦王苻坚感叹地说:“我今天才开始知道天下是有法律的!”

实际上,不培养真正的无产阶级先锋队并让真正的共产党员掌握司法、立法、行政等权利,无论是实质正义还是程序正义,都是一句空话。西方资本主义程序正义司法制度,本质上就是金钱和资本专制。距今1600多年前的邓羌、王猛令百姓拍手称快的嫉恶纠案这一实质正义的史实,在今天文明法制社会里那些唯西方程序正义马首是瞻的法学专家、教授眼里,大概属于丧失法治精神、肆意草菅人命、应该受到诅咒的野蛮行径吧?这些专家、教授还可能凭借源于直觉的通天底气,依据出自其手笔的灌注为资本站台的西方法制理念的冰冷、深奥的法律条文,阉割道义直觉,罔顾民意而反判邓羌、王猛有罪,甚至还能从法律条文中搜寻出为国舅强德等枭獍之徒平反昭雪的法律依据。

【本文察网发布时有删改。】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2/53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