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的剑和文人的嘴——华为如何一夜之间成了“万恶的资本家”

在我印象中,华为一向与人为善,几乎从未听说有过什么欺压员工的新闻,倒是华为员工动不动晒出的各种高工资高福利让人艳羡得心痒痒,更不要说华为从未有过类似于富士康离奇“十三跳”之类的奇闻丑闻了。由此,这场针对华为的舆论风暴就颇为可疑了。

战士的剑和文人的嘴——华为如何一夜之间成了“万恶的资本家”

事事难预料,华为竟然一夜之间就从民族英雄被踩成了“万恶的资本家”。

华为深陷舆论风暴源自一份表态支持前员工李某元用法律武器维权的公开回应,这份回应被某些人解读为“你去告啊”,并由此展开了对华为“傲慢”、“蛮横”、“没有温度”……的大批判,一顶接着一顶的道德大帽子,让人目不暇接。

战士的剑和文人的嘴——华为如何一夜之间成了“万恶的资本家”

奇了怪了,华为让员工用法律武器维权难道错了?当然,在铺天盖地的讨伐下,华为回应的对错已经不重要了,这次华为是无论如何都会被有组织地绑架到道德的祭坛上的。可想而知,在这场舆论战中,各种套餐都早已为华为量身定做好了,就算华为保持沉默什么话都不说,肯定同样会被解读为“心虚”、“傲慢”……

这就是传说中的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在有组织的口诛笔伐下,华为是注定怎么说怎么错,怎么做怎么错的。这就是文人的厉害之处,虽然干啥啥不行,不过论玩嘴皮子,那是绝对战斗力爆表的。

在我印象中,华为一向与人为善,几乎从未听说有过什么欺压员工的新闻,倒是华为员工动不动晒出的各种高工资高福利让人艳羡得心痒痒,更不要说华为从未有过类似于富士康离奇“十三跳”之类的奇闻丑闻了。由此,这场针对华为的舆论风暴就颇为可疑了。

在我看来,华为之所以成为某些文人口诛笔伐的对象,大概是因为华为是高科技企业的一个标杆,就像一把出鞘的利剑一样,让美国浑身不自在。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美国全方位的封锁打压下,华为非但没有屈服,还一直表现得不紧不慢、不卑不亢,一副有你没你一样过年的态度。

华为的这种表现难免会激怒那些早已在精神上皈依世界第一强权美国的文人,对于习惯了跪在强权面前唱征服高呼“投降不丢人”、“早投降早得利”的某些文人来说,华为的表现简直大逆不道,美国让你跪居然不跪,真是给脸不要脸。

这几天,一些文人如同鲁迅笔下的未庄的狗一样狂吠起来,疯狂的攻击华为,试图通过这种内外夹击的方式一举击垮华为。可能有人说了,这些文人如此吃里扒外就不怕被人戳脊梁骨吗?如果有人真这么想就大错特错了,那些文人自有他们的一套说辞。

对于文人的嘴脸,《射雕英雄传》中有段描写非常精彩也非常贴切。裘千仞(实为裘千丈)道:

【“咱们身在武林,最要紧的是侠义为怀,救民疾苦。现下眼见金国大兵指日南下,宋朝要是不知好歹,不肯降顺,交起兵来不知要杀伤多少生灵。常言道得好:‘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老夫这番南来,就是要联络江南豪杰,响应金兵,好教宋朝眼看内外夹攻,无能为力,就此不战而降。这件大事一成,且别说功名富贵,单是天下百姓感恩戴德,已然不枉了咱们一副好身手、不枉了‘侠义’二字。”】

一边当汉奸,一边还以“侠义”自居,还要百姓感恩戴德,看到没,这就是某些文人的嘴脸,明明十恶不赦,却依然能脸不红心不跳将全天下最无耻的事用最美丽的语言描述出来,与之相比,香港那群废青叫嚣的“违法达义”不过是小儿科罢了,并没有任何新鲜的。当然,那些文人是绝对不会承认的,你要敢再说,就该小心他们给你扣顶“迫害知识分子”的帽子了。

文人虽然向来是谁强吹谁,却又总要摆出一副“不畏强权”的姿态,几乎从未有过例外。不过,文人的“不畏强权”是有“底线”的,那就是他们所不畏的“强权”肯定是绝对威胁不到他们的,否则,他们会跪得比谁都快。

众所周知,文人最向往的就是宋朝,宋朝的言官(谏官)制度是很厉害的,既然是言官,那自然是由嘴皮子厉害的文人来担任,仗着“言者无罪”(约等于当下的“言论自由”)胡说八道。那些言官大多都是沽名钓誉之徒,基本不说人话的,凭借着宋朝不杀言官的利好为所欲为。这种一边骂朝廷,一边拿着朝廷的薪水,还没有任何后顾之忧的感觉简直爽得飞起。

宋朝的言官最爱发表反对政府的言论以显得自己“独立思想”且“不畏强权”,大不了不干了,反正朝廷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这就是所谓的“求去”,这么说,并不等于那些言官真的不为五斗米折腰了,而是那些言官心里很清楚去了名气只会更大好处只会更多。请注意,这里是“求去”而不是“求死”,死谏的言官不是没有,但那绝对是凤毛麟角。换一个言官,基本还是同样的套路,将唱反调“求去”的思路贯彻到底。直到后来,那些言官锋芒太凶,将好好的言官制度当成表演个人逼格的秀场,闹得天怒人怨,才慢慢有所收敛,而宋朝原本好好的言官制度也名存实亡了。

文人虽然谁强跪谁,可强弱不是一成不变的,于是,那些首鼠两端的文人难免会沦为笑柄。公元208年,曹操大军逼近,一时之间,东吴的文人被吓破了胆,纷纷力劝孙权降曹。周瑜曾问鲁肃:“何人主降,何人主战”,鲁肃回应:“文官皆主降,武将皆主战”。文官投降的意志之所以如此坚决,鲁肃一语道破,投降对那些文人毫无影响,无非是换个主子而已。后来,赤壁之战,孙刘联军大破曹军,按理来说,那些当初主降的文官起码该脸红了吧?可实际上从未见哪个东吴的文官出来检讨忏悔,一个个官照当、财照发、酒照喝、舞照跳,可谓节操碎了一地。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还是古人看得清啊。当然,这么说倒不是说读书的文人里就没好人了,我们更没必要对文人有什么偏见,历史上,让人敬仰的文人同样数不胜数,但那些让人敬仰的文人一定是有水平、有风骨、有情怀的,与那些自我标榜的文人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比方被称为“宋朝第一人”的范仲淹。能写出《岳阳楼记》那样的千古名篇的范文正公的水平起码将历史上90%以上的文人远远的甩在了身后,怎么说也是个大文人,大才子了,但是,范仲淹之所以被称为“宋朝第一人”,胜的不仅仅是水平,更是风骨,是“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爱国爱民情怀。

遗憾的是,历史上,范文正公那样的文人太少,钱谦益那样投河怕水冷的文人却又太多。

历史照进现实!

诸葛亮病死五丈原后,姜维独力支撑着蜀国。邓艾攻蜀惨败于姜维手下,后邓艾采纳司马望的反间计,买通蜀国宦官黄皓,散布谣言,令蜀主刘禅生疑,召回姜维。黄皓没别的本事,就是特别能讨刘禅的欢心,由此可见,黄皓的嘴皮子肯定是非常厉害的,在黄皓的加油添醋下,刘禅果然中计,下诏召回姜维。对此,姜维只有仰天长叹,撤兵还都,半途而废。

回成都后,姜维几次求见刘禅不得。郤正告诉姜维:这一切都是黄皓在背后捣的鬼。姜维大怒,欲杀黄皓,可是,刘禅死活就是护着黄皓这个弄臣。姜维无可奈何,求计于郤正。郤正说你这次杀不了黄皓,接下来就该轮到黄皓杀你了,再不跑路恐怕真的要被挂路灯了。姜维无奈,只能连夜逃离成都。

战士的剑在战场上无坚不摧、挡者披靡,在文人的嘴下却只能落荒而逃。何其悲哀!具体到华为,华为虽然不至于被那些文人的嘴皮子击垮,可是,层出不穷的舆论攻击也一定足够头疼的了。

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可却是由文人记录的,于是,历史上文人“铮铮铁骨”的一面多了,贪财怕死的一面少了,甚至战士的剑有时在文人的嘴面前也不值一提不堪一击了。可是,国家的安全、人民的安宁向来却只能由战士的剑去守护。至于文人的嘴,有什么用呢?当国有危难的时候,无非多几个“主降”的软骨头罢了。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林爱玥”,授权察网发布。原标题《战士的剑和文人的嘴》。】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战士的剑和文人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