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2020国防授权法案,哪些内容值得中俄警惕?

特朗普明确提出“美国优先”原则,这一原则在军事领域的表现,就是再度拉大与挑战对手间的绝对军力差距,以保证在需要时可以动用美国压倒性的军事优势来迫使对手妥协,而对于强军花钱,两党从无异议。虽然在诸多国内议题上两党厮杀得不可开交,但随着中俄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以及美国国内政治气候逐渐转向,对中俄强硬已经成为当前新的政治正确,两党相互比拼谁“更爱国”,在增加军费问题上自然都不甘落后。

美国参众两院日前通过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并将其送交总统签署。

美2020国防授权法案,哪些内容值得中俄警惕?

这份法案中最引人关注的内容,一是在去年基础上增加了200亿美元,达到创纪录的7380亿美元;二是决定建立太空部队,使之成为美国第六军种。

实际上,这一天价预算的出台经历了一个漫长过程,是两院和两党经多轮讨价还价后的产物,背后博弈也反映出两党在一系列内政外交议题上的认知。

美国财年预算10月1日开始,来年9月30日结束。

去年8月15日总统特朗普就已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今年两院拖到12月才拿出一个可供总统签署的版本,确实是够晚了,这也反映出两党斗争的激烈。

美2020国防授权法案,哪些内容值得中俄警惕?

其实今年5月参议院就通过了自己的草案,众议院版本则在8月通过,但因两院版本中存在不小的差异,需要协商统一。

由于民主党人占据众议院多数席位,特朗普曾计划采用“临时开支”方案避开政治对手的责难,但共和党议员认为这对军队建设不利,于是两院的两党之间进行了长时间协调。

在最终版本中并未包含众议院草案中的几项政策,包括禁止特朗普动用军事资金修建美墨边境墙的条款等,但共和党也在军人带薪休假等议题上做出让步。

那么,当前这份法案的通过可以透露出什么信息呢?

首先,两党在应对中俄挑战方面具有高度共识。

新版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已将大国冲突列为当前最重要的挑战,中俄两国也被列为美国主要战略竞争对手。

这届美国政府上台后明确提出“美国优先”原则,这种“优先”在军事领域的表现,就是再度拉大与挑战对手间的绝对军力差距,以保证在需要时可以动用美国压倒性的军事优势来迫使对手妥协,而强军就要花钱,两党对此并无异议。

虽然在诸多国内议题上两党厮杀得不可开交,但随着中俄在国际上发挥更大作用以及美国国内政治气候逐渐转向,对中俄强硬已经成为当前新的政治正确,两党相互比拼谁“更爱国”,在增加军费问题上自然都不甘落后。

其次,在大选背景下两党争相取悦军工集团和相关选民。

美国2020年大选已经拉开帷幕,而军工集团、服务于相关企业的蓝领工人、军人团体及其家属一直都是大选中的重要选民群体,民主与共和两党都不敢得罪这些“军工民复合体”。

同时,美国社会上还蕴藏着一种“拥军”“荣军”的大众心理,做坏事的都是政客,而军人是崇高的职业,在国防和军人身上多花钱也是天经地义。

因此,保持高额军费投入,既能讨得重要选民欢心,也能为不少民众所理解,何乐而不为呢?

再次,两党可以通过高额军费投入各取所需。

从传统上看,共和党人更为关注美国的军事安全,希望将更多军费投入到高科技武器研发和非对称军力的建设上;民主党人相对更关注军人的工资待遇和生活质量,时常会要求将更多军费投入到提升军人工资和带薪休假时长等议题上。

美2020国防授权法案,哪些内容值得中俄警惕?

如果将军费提升到一个合适的高度,则两党的主要关注都可以得到满足,虽然这必然会导致更高的政府预算赤字,以及对其他领域拨款的削减。

共和党期待可以通过减税和削减民主党感兴趣议题的投入来降低赤字,而民主党则更愿意看到在台上的对手因为预算赤字入不敷出而导致步履蹒跚、政绩寥寥,那样他们就更容易找到可攻击的靶子,这样要比正面对抗更隐蔽,也更易显出积极合作的“高风亮节”。

由于最终版本已通过国会两院审核,估计总统签署的问题不大。

但不得不说,依靠“军事优先”来独善其身恐怕只是一个梦想,它在某种程度上是在破坏既有国际秩序的平衡,推着国际社会重返“丛林法则”,到头来只会加剧冲突和对抗。

军费预算连创纪录不会让美国更安全,对世界和平与稳定也不是好事。

【刘卫东,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研究员。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补壹刀”,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美2020国防授权法案,哪些内容值得中俄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