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华裔律师解读未来美国出卖香港的N种可能

纵然以李蕙仪律师为代表的一批专家和理性人士严肃指出了法案的巨大风险以及背后暗含的美方险恶图谋,也无法阻止该法案以极快速度走完法律流程,成为美国干预香港、恶心中国的又一砝码;更加不幸的是,乱港分子引狼入室却又欢欣雀跃,演出了一票“亲者痛仇者快”的卖国卖港戏码。

2019年11月27日,美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悍然为香港激进分子撑腰打气。面对这部威胁对香港实施制裁的法案,乱港分子反倒一片欢腾,这一波卖港求荣的无脑操作让人大呼看不懂。

洛杉矶华裔律师解读未来美国出卖香港的N种可能

图1 李蕙仪律师《对“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批判性解读》文章截图

2019年9月,该法案尚在美国会讨论阶段,香港移民后裔、著名刑事辩护律师李蕙仪(Kasie Lee)发表文章,从法律层面对该法案文本进行了理性解读和分析。李蕙仪律师曾任美国大洛杉矶地区亚太公共辩护律师协会主席,是旧金山十大华人律师之一,对美、港及内地法律情况都十分熟悉,她没有简单否定和攻讦乱港分子的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仅从一名法律专家角度,援引多起法律历史事例,摆明了美国未来依据“法案”损害香港利益的多种可能,有理有据地驳斥了乱港分子对法案的褒扬和称颂,深刻揭示了美国以支持港人民主自由为名、实为将自身利益最大化的险恶用心。

洛杉矶华裔律师解读未来美国出卖香港的N种可能

图2  本文作者、著名华人律师李蕙仪

作者首先表明了态度:尽管人们对改革派和激进派主张的看法各有不同,但最终所有人都真诚地希望看到香港的安全和自由。因此,我在这里对“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批判性分析并不是简单的批评和杯葛,而是为思考提供更多的可能性,以便所有关心香港的人都可以清楚和深入地探讨这一问题。

一、法案出台的背景

香港地位和城市治理的“特殊性”是一种委婉的说法,香港在某些领域像国家一样存在,但没有自决权。这种复杂的定位既帮助香港成为全球资本交换的重要节点,又是引发这座城市政治危机的核心所在。

最初,香港政府提出一项引渡法案,反对者认为该法案将使香港人被纳入中国内地的法律体系,这违反了香港半自治的原则,于是在今年6月开始大规模抗议活动。该法案现已撤回,但示威者仍然奔走于街头,提出了更多的要求。港府宣布激进示威活动非法,警方做出强力回应。之后,越来越多的抗议者开始游说和呼吁美国施压,施加额外影响。他们希望美国能够通过议员马可·卢比奥和克里斯·史密斯提出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主要内容是:

对香港的自治权进行年度评估,以确定美国是否按照1992年《香港政策法》维持与香港的特殊贸易和外交政策;

拒绝任何强迫将香港人移交到中国内地司法系统的人士入境美国,并冻结其在美资产;

帮助因民主抗议活动而被捕的香港人获得美国签证;

对香港是否执行美国出口法规和制裁协议进行年度评估。

二、法案涉及的移民与边控风险

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我关注的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某些条款将会放大美国移民和边控机构的权力,以创建新的人员类别清单,即使这些人遭受不可预见的后果,也无法追究当局责任。从表面上看,“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第4(b)条表示,确保在2014年“占中”抗议期间被捕、拘留或起诉的任何个人,不得仅因抗议事实而被拒绝入境美国。为此,该法案要求美国驻香港领事馆创建和维护此类人员名单,以“交叉检查”签证申请,同时允许与“相同价值观的国家”共享此名单。

实际上,该条款存在严重的危害和滥用的可能性。可以想见,对于绝大多数香港示威者来说,匿名等于安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会对这些示威者的活动进行另一层不透明、不负责任的国家监控,相关名单和数据库将包含极其敏感的信息,如果出现不当访问或数据泄露,对个人将会造成严重后果。无数的例子表明,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多次泄露过境人员的影像,没有任何信息是真正的秘密

香港示威者必须知道,国家承诺绝不应被视为理所当然。尽管当前的美国对香港示威者表示同情,但这种立场随时可能改变,而这种改变的后果是灾难性的。以“儿童入境暂缓遣返计划”(DACA)为例:2012年,奥巴马政府通过了该计划,为非法入境美国的儿童提供了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的途径。政府据此创建了一个包含近百万DACA非法移民儿童的个人信息数据库,包括指纹。可谁知,仅仅5年后,特朗普政府就废除了该计划,有充分理由相信,美国政府极有可能反过来利用这些数据来定位和驱逐被采集个人信息的儿童

洛杉矶华裔律师解读未来美国出卖香港的N种可能

图3 美国废除“儿童入境暂缓遣返计划”(DACA)引发民众抗议

三、法案涉及的种族歧视风险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第7节包含一项指令,美国将针对参与“向中国内地引渡港人等违反人权事宜”的人士建立另一个数据库,向这些人施加制裁和移民禁令。

从表面上看,这个数据库将对可能侵犯香港人人权的人员起到威慑的作用,但是,入库的范围没有明确界定。我们必须了解,美国经常以看似种族中立的法律为借口,来掩护更大规模的种族主义歧视行为。1913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通过了《韦伯-汉尼法案》(又称《外国人土地法》),禁止“不具备公民资格的外国人”购买和租用房产,又有14个州也先后推出了类似法案,专门用来针对日本移民及其子女。同样,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签署的9066号行政命令,于1942年授权拘留被认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人员。但此命令没有进一步限制,导致当局最终关押了12万名日裔美国人并剥夺其个人财产。

洛杉矶华裔律师解读未来美国出卖香港的N种可能

图4 1942年日裔美国人在重新安置中心(集中营)的日常禁令

同“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第7节一样,《外国人土地法》和《9066号行政命令》也标榜是“种族中立的”,但鉴于美国糟糕的法律史,谁敢仅凭“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字面表述,就认定它是安全的?不会被滥用?

四、法案涉及的外交政策风险

我担心,美国可能借该法案暗中强化其外交政策,包括损害香港人民利益的政策。

洛杉矶华裔律师解读未来美国出卖香港的N种可能

图5  美方毫不讳言该法案直接为美国利益服务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第3节清楚地阐明了该法案的目的是捍卫美国的利益(见图5),而美国的利益与香港人的利益是截然不同的。例如,该法案要求评估香港遵守美国对伊朗严厉制裁的情况,但正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专家所说,“美对伊制裁违反了国际人权和规范”,而正是这些制裁导致伊朗平民死亡,伊朗人民的人权受到严重损害。我认为,我们应该反对美国用所谓保护香港人权的法案,来损害其他地区(伊朗)人民的人权。任何遭受人权侵犯的人民,都应该得到我们的声援。

“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支持者认为,中国内地受益于香港的特殊地位,而威胁撤销香港特殊地位将阻止中国侵犯人权,但是,美国也同样从香港的特殊地位中获益。中美关系的历史表明,美国的经济利益始终高于其对人权的关注。例如,美国于1979年向中国授予“最惠国”贸易待遇,但须经国会每年对中国的人权状况进行审查。尽管美国声称有充足的证据证明中国违反人权,但每年仍然通过豁免,继续与中国进行贸易。到2000年,更是直接取消了这一报告要求,与北京建立了永久正常贸易关系。“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也有似曾相识的年度豁免认证选项,但是,美国常见的立场是:在有经济动机的情况下遵守诺言,在没有经济动机的情况下忽略诺言

五、结论:香港极有可能被美国“出卖”

我们知道,香港人面临的问题不仅是本地问题,更是国际政治问题。我理解抗议者渴望得到外部干预和保护的意愿,我也承认,在当前形势下,“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表面上可以为抗议者提供某些战略优势。但是,我无法赞同将香港的命运置于遥远大国的自身利益之中。正如香港人被英国剥削和抛弃一样,在美国眼中,“盟友”也是经常拿来出卖的。1979年,美国突然取消承认台湾当局为中国的唯一合法代表,就是因为当时它认为与中国大陆建交具有更大的价值。同样,没有人能够保证美国不会有一天突然抛弃对香港的承诺

我再一次提请大家注意利用美国移民政策和监视工具“帮助”香港人的潜在危险、美国外交政策滥用的潜在危险,以及为保护香港人权而损害他国人权的潜在危险。

即使“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真的被实施,充其量也只是权宜之计。它没有触及香港人的困境根源——地缘政治悖论,更重要的是,它抵消和忽视了对香港未来进行彻底重新构想的紧迫性和必要性:香港的存在不应再与超级大国的自身利益相捆绑

我了解到,“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得到了强有力的支持,并极有可能在国会成为法律。(编者注:该法案已于2019年11月27日由美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通过)如果是这样,我郑重要求香港人彻底评估法案文本,并提出常识性的改进,例如删除移民数据库条款和采用更具体措施防止出现任何形式的损害人权行为。无论立法结果如何,我都希望能够激起香港人继续就香港与西方国家的关系进行批判性讨论。

不幸的是,纵然以李蕙仪律师为代表的一批专家和理性人士严肃指出了法案的巨大风险以及背后暗含的美方险恶图谋,也无法阻止该法案以极快速度走完法律流程,成为美国干预香港、恶心中国的又一砝码;更加不幸的是,乱港分子引狼入室却又欢欣雀跃,演出了一票“亲者痛仇者快”的卖国卖港戏码。

资料来源:https://lausan.hk/2019/hong-kong-human-rights-and-democracy-act-critical-analysis/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原标题为《未来美国出卖香港的N种可能—洛杉矶华裔律师对涉港法案的批判性解读》】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香港 暴乱 美国

原标题:未来美国出卖香港的N种可能—洛杉矶华裔律师对涉港法案的批判性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