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失败:新自由主义的兴亡

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与西方国家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是一次制度转型,目的是希望通过制度革命,以拯救资本主义。正是这种市场原教旨主义催生出了80年代的“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和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动私有化和自由化,让各国政府在各个领域解除管治,让中央银行只关注通货膨胀这一个问题即可。然而事实上新自由主义,在经济增长方面远远没有实现此前三十多年凯恩斯主义所达到的水平,反倒是引发了大量触目惊心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另一方面,世界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本文为作者鲍盛钢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大失败:新自由主义的兴亡

已故美国地缘政治学者布热津斯基在《大失败:20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一书中将前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的解体归因于共产主义的失败。同样,他也预见到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动荡与最后走向大失败,也将归因于其内部制度,归因于资本主义。目前,民粹主义在美国与西方国家的兴起标志新自由主义的终结,那么,民粹主义能够拯救美国与西方吗?

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与西方国家新自由主义的兴起是一次制度转型,目的是希望通过制度革命,以拯救资本主义。正是这种市场原教旨主义催生出了80年代的“撒切尔主义”、“里根经济学”和所谓的“华盛顿共识”,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动私有化和自由化,让各国政府在各个领域解除管治,让中央银行只关注通货膨胀这一个问题即可。然而事实上新自由主义,在经济增长方面远远没有实现此前三十多年凯恩斯主义所达到的水平,反倒是引发了大量触目惊心的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另一方面,世界范围内的贫富两极分化达到了惊人的程度。

联合国的人类发展报告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就拉响了警报。1996年世界最富裕的358人的资本净值“相当于世界最贫穷的45%(23亿人)的收入之和”。1998年世界最富裕的200人在过去的4年里资本净值翻了一番,超过一万亿美元,而其中最富裕的3位顶级富豪其资产超过了全部最不发达国家及它们的6亿人口国民生产总值之和。发达国家内部也是如此,在最近的三十年里,90%的美国人口总收入增长了约15%,而1%最富人群的总收入则增长了150%。

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对新自由主义的反思和批判也应声而起。2008年7月,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斯蒂格利茨以“新自由主义终结了吗?”为题发表文章,他写道:

【“自由市场这套说辞一直在被有选择地运用,当符合某些特殊利益时就拥抱,不符合时就不提。”“新自由主义的市场原教旨学说不过就是一套服务于某种特殊利益的政治教条,它从来没有得到过经济理论的支持。”】

少数私有者对整个社会的全面控制,这其实就是马克思一直反复强调的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即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虽然因为新自由主义及其实践模式的出现而派生出了一些新的现象,但不仅没有改变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基本矛盾,反而由于资本主义由国家垄断加速向国际金融资本垄断过渡,提高了生产社会化程度,同时在更大的范围内实现了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这无疑进一步加剧了资本主义制度所固有的基本矛盾。新自由主义不仅只是实现了财富的集中和权力的重建,而且通过巨型企业反过来改变了整个社会结构。显而易见,新自由主义化进程让当今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再次突显,并且重新勾起了人们对阶级概念的认识,人们越来越感到世界正在进入一个资本统治世界的时代。

在2007年的一项量化研究中,研究者辨认出一个中心集团,其中包括了737个拥有最大控制权的所有者和1347家交叉持股的巨型企业,这些企业中四分之三的股票都由其他企业持有。研究者认定,

【“一旦这些主体步调一致,就意味着它们控制了相当于全世界所有跨国企业80%市值的一个跨国企业群。”】

此外,研究者还发现,排名前50名的企业中,45家企业来自金融业。另外,美英法三国体现出强劲的统治力,50家企业中有24家美国企业,8家英国企业,5家法国企业,新兴国家的企业基本没有。若将这个集团进一步缩小,人们还可以辨认出一个只包括147家企业的更核心的群体,这个被称之为“超级个体”、“资本国际”的小群体控制着所有跨国企业40%的市值,且在内部交叉持股。而位于这个“资本主义核心中的核心”,则是一个由18家金融领域的跨国企业构成的相互关联的密集网络。18家密切关联的金融企业、147家代表“资本国际”交叉持股的跨国企业、1347家交叉持股的巨型企业,共同构成了一个同心圆型的资本网络。

正是这个位于全球资本主义顶端的资本网络,运用它无可匹敌的金融力量,在美英法三国国家力量的支持下,主导了新自由主义在过去四十年时间里的全球化和大规模的社会改造。“资本国际”已经顺利完成了对全球化之下的人类社会的全面控制,甚至是全面改造,在可预见的未来,看不到可以与之抗衡的其它社会力量。

30多年前,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充满乐观主义情怀,将其《自由选择》一书最后一章的标题定为“潮流在转变”。因为当时人们普遍的信念正在从计划经济转向信仰市场经济。但是,30多年后人们发现西方社会的潮流又要转变了,这就是民粹主义的兴起,它标志新自由主义的终结与一个时代的结束。可以说民粹主义的兴起是对新自由主义的革命,对此就如同新自由主义曾经是对凯恩斯主义的革命一样。

《通往奴役之路》一书在哈耶克的学术生涯中占有极其重要地位,这本书为他赢得广泛的注意,他的世界性声誉就是由此奠定的。他在这本书中论证道,当时正在计划中的福利国家不是为个人自由的战斗在和平时期的继续,倒是朝着专制的方向迈出了一步,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但是,同样如果任资本放任自由,为所欲为,也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对此就如《1984》和《动物庄园》作者奥威尔批评哈耶克时所说的那样,“对广大民众来讲,回到自由竞争比暴君更糟糕,因为更不负责任”。

【鲍盛钢,曾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学本科国际政治硕士,曾获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比较政治学硕士,任教华东师范大学国际政治研究中心,后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学习国际关系。】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2/534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