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美国打手

使用兴奋剂是世界各国都存在的问题,特别是西方集团的国家这一问题是相当严重的。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似乎对西方集团国家总是能网开一面,特别是对美国更是视而不见。为什么西方国家集团的很多著名运动员都有服用各种禁药的权利?这一数字甚至有几百名之多,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运动员即使是因病失误服药都不分青红皂白严厉处罚?双重标准在反兴奋剂问题上是非常明显的,处罚被某些黑手操控着。这次所谓的造假事件被操控美国不是嫌疑极大,而是太过露骨。这让人感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完全就是在当美国的打手。

【本文为作者清江游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美国打手

最近,有一件事很多人可能非常关注,那就是我国著名游泳运动员孙扬的所谓抗药检事件,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推迟最终判决。原本国际游泳联合会公布了结果,孙扬没有抗拒药检的行为,孙扬的行为完全符合运动员规则。可那个所谓的世界反兴奋剂组织不干,非要上诉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还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求对孙扬实施禁赛八年的处罚,这是非常奇怪的事件。

这件事的奇怪还在于持续了一年多至今竟无结果,为什么?大概是想拖到东京奥运会开幕,导致孙扬无法参加奥运会?

其实,这件事只是针对孙扬个人的打击,对我国游泳界和体育运动影响是有限的。但即使如此,我们也会发现一个问题,世界那个反兴奋剂机构为什么对我国的运动员孙扬抓住不放?仅仅是抗拒药检吗?为什么提出禁赛八年,世界上有哪个运动员在服用违禁药品后受到八年禁赛的处罚?孙扬没有服用违禁药品,也没有武力抗拒药检,特别是孙扬公布了当时药检的视频之后,事件已大白天下的情况下,所谓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仍然要禁赛孙扬八年,并不肯撤回对孙扬的禁赛!西方国家的运动员出现服用禁药的情况有禁赛八年的处罚吗?

不过,孙扬事件比起俄罗斯整个国家体育界的遭遇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据报道,世界那个反兴奋剂机构近日对俄罗斯作出处罚,四年内禁止俄罗斯运动员参加国际上的各类大型赛事,这包括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和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这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世界体育界作出对一个国家的最严厉处罚,也是史无前例的对一个世界体育大国的处罚。可我们没有发现这个反兴奋剂机构拿出任何可靠的、有说服力的依据,看到的是它按照美国提出的指控,按照叛逃者的一面之词就武断地做出的处罚。怎么让人感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正在沦为以美国为首西方集团的打手?

对俄罗斯国家被禁赛的决定实际上也是对俄罗斯所有运动员的禁赛决定。不过,对这一决定人们很容易产生三点疑问。

一,对俄罗斯国家实施禁赛的权力是谁给的?一个反兴奋剂机构应该有这个权力吗?

二,对俄罗斯国家禁赛的根据在哪?仅靠叛逃者的口供、依照美国的指控能证明这是公平公正的决定吗?难道世人不怀疑美国在此中作了手脚?

三,凭什么仅因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的问题就扩大为俄罗斯整个体育界的问题,扩大为俄罗斯国家所有体育运动员的问题?扩大到俄罗斯国家的问题?

第一点疑问,世界各国什么时候给过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止某国参与国际体育赛事的权力?

按照西方的普遍说法,或者叫按照西方价值观,世界体育运动的各种比赛、竞赛等活动世界各国天然都有参与的权利,而这个权利不应因个别组织、个别人的错误而被剥夺,也不能因个别国家、个别人的指控而被剥夺。人们完全有理由质疑,剥夺某国参加国际赛事的权力怎么会落到世界反兴奋机构的手中,这个机构怎么在行使根本没有的权力?它既不是法律机构,也不是仲裁机构,它凭什么做出禁止某国参加国际赛事的决定?

换言之,如果因非常重大的原因要禁止某国在一定的时期内参加各类国际赛事,提出这个建议的权力应是属于国际奥委会和各种国际赛事联合会的,况且还需要充分的理由和事实根据才能提出这类建议,而最终的决定不仅要事实清楚,更重要的是它必须应由国际体育仲裁机构做出最终的裁决,且这个国际体育仲裁机构的成员必须是由世界各国的体育组织派出的代表组成,以保证它的公平性、合法性。权力不能也不应该是那个反兴奋剂机构的。也就是说,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根本没有权力禁止一个国家参与任何国际赛事。最多它也只是建议权,且这个建议权是向国际奥委会和相关国际体育联合会提出,由奥委会和相关体育联合会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出。

按照西方鼓吹的人生之俱来的平等是不可剥夺的原则,国家与之俱来的平等也是不可剥夺的,不能因个别错误而致使整个国家受罚。对此,我们应说国际奥委会有权对个人使用兴奋剂做出禁赛的决定,世界各大项体育联合会也有权对体育运动员个人使用兴奋剂作出禁赛的决定,当然都是事实确凿的前提下才能做出这种决定,而禁止世界上任何成员国参与国际大赛的决定,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没有这个权力,任何体育机构都不拥有这个权力。

为此,对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赛俄罗斯的决定必须进行反制,也就是必须改革世界反兴奋剂机构。首先明确它没有禁止任何国家参与国际体育赛事的权力,其次,即使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禁赛的建议权也必须是世界所有国家的体育机构赋予的,否则它就是非法的,它的建议权也只能向相关国际体育联合会提出。第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组成和人员构成必须世界化,不能任由少数国家的人员把持。第四,对个别运动员因服用兴奋剂的处罚,反兴奋剂机构也只是拥有建议权而不是剥夺权。以孙扬事件为例,所谓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按照莫须有的罪名要禁赛孙扬八年,但它只能提出建议而已,也就是说,禁止孙扬参赛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没权,还得由国际体育仲裁法庭说了算。前面说到的,这个国际体育仲裁法庭需要世界各国体育机构授权,由世界各国体育机构派代表参与。就目前的这个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是不是能公正对待孙扬还需拭目以待,但决不能任由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胡来。也就是说,所有对运动员个人禁赛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是无权的,当然更没有对国家禁赛的权力。

第二点疑问,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做出禁止俄罗斯参与世界赛事的的决定有依据吗?

掌握任何可靠的证据吗?按照这个反兴奋剂机构自己的说法,主要是指控俄罗斯的“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造假”,但它们没有拿出任何实际的证据来证明这一点。他们的依据是美国的指控,依据的是叛逃美国的俄罗斯相关人员的所谓披露。

由此可见,禁止俄罗斯国家参加国际赛事的依据是不充分的,而指控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造假的理由亦属一面之词。从法律角度来讲,定嫌疑人的罪不能以一面之词来定案。而这里的问题还在于,指控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造假是俄罗斯叛逃者的供诉而不是确凿的证据。或者说俄罗斯叛逃者到美国后才提出了所谓的数据造假的问题,且没有经过任何核实。进一步讲,即使存在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造假的事实,它并不能证明俄罗斯国家在体育界是有计划的、大规模地使用兴奋剂,更不能拿这一指控来证明俄罗斯体育界全体使用了兴奋剂。所以,以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数据造假为由禁赛整个俄罗斯的体育界显然是不公平的。

况且,所谓的世界反兴奋机构的组成到目前为止是否公平公正早就遭到很多国家的质疑,它的成员构成具有极大的歧视性和倾向性。

大家都非常清楚,使用兴奋剂是世界各国都存在的问题,特别是西方集团的国家这一问题是相当严重的。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似乎对西方集团国家总是能网开一面,特别是对美国更是视而不见。为什么西方国家集团的很多著名运动员都有服用各种禁药的权利?这一数字甚至有几百名之多,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运动员即使是因病失误服药都不分青红皂白严厉处罚?双重标准在反兴奋剂问题上是非常明显的,处罚被某些黑手操控着。这次所谓的造假事件被操控美国不是嫌疑极大,而是太过露骨。这让人感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完全就是在当美国的打手。

第三点疑问,虽然指责莫斯科实验室数据造假并没有事实根据,但假使存在问题,凭什么把这一实验室的问题扩大到整个俄罗斯体育界和俄罗斯国家的所有运动员?

人们完全有理由问一句,俄罗斯国家所有的体育运动员都服用禁药了吗?俄罗斯的体育机构、组织都在指使俄罗斯运动员服用禁药吗?如果没有这样的事实根据,凭什么做出把整个俄罗斯国家禁赛的决定?这还是单纯的体育问题吗?显然,西方把持的所谓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是在配合西方集团对俄罗斯国家进行政治打击,而不是在维护体育竞赛的公平与公正性,也不是在维护体育道德,它是在维护西方集团国家的利益,在为西方集团的政治利益服务。

可见,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俄罗斯的处罚其恶毒在于它不是处罚“嫌疑人”-那个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而是以此为借口,以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这个“嫌疑人”的存在而处罚整个俄罗斯的所有体育运动员和俄罗斯国家。按道理,必须先查清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是否真有数据造假的问题,如问题存在且证据确凿,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也应建议俄罗斯有关部门查处有关人员和运动员,细查是谁的数据造假,谁的没有造假,惩处确实犯错者,根本没有理由直接处罚俄罗斯和所有俄罗斯的运动员。

有人也许会说,按照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说法,还有21天的上诉期,可上诉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但大家想想,在前期一切根本没有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就定“罪”,后期上诉的仲裁结果会是什么?前面说过,这一切实际上是美国操纵的,其西方集团的国家都在积极配合,无论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还是各大体育赛事联合会,包括那个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处罚俄罗斯的问题上被操控后,俄罗斯还能指望国际体育仲裁法庭的公平公正公开的裁决吗?所以,我在前面先就提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必须经世界各国体育机构授权才能行使裁决权,必须由世界各国派出的代表组成。

不过,问题还在于,事实上无论是莫斯科反兴奋剂实验室还是俄罗斯国家,俄罗斯的体育界不是作为“嫌疑人”出现的,而是直接被定为了“罪犯”。被处罚岂不是定罪?岂不就是“罪犯”?可审判过吗?允许俄罗斯在中立的条件下为自己公开辩护过吗?没有拿到事实根据就定为“嫌疑人”,没有进行公开、公正的“审判”就定罪,如此荒唐,简直是世界体育史上的大闹剧!

在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处罚俄罗斯的问题上,还冒出更为荒唐的提议。他们虽要禁止俄罗斯参与所有的国际赛事四年,把禁赛作为武器来打击俄罗斯,却还提出俄罗斯运动员如能自证清白可以不代表俄罗斯以个人名义参加国际体育赛事,这岂不是没根据先定罪?换个说法,那就是在处罚俄罗斯的问题上,先把俄罗斯定了罪,把所有俄罗斯的运动员都定为嫌疑犯,且不进行任何审判,事实上被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也都“定罪”,整个俄罗斯国家都被“定罪”,所有的俄罗斯体育运动员岂能无罪?所以,俄罗斯运动员想参加国际体育赛事必须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在这,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在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就判了俄罗斯所有运动员是“犯罪”者,且作为“法庭”不是疑罪从无,而是疑罪定罪,这不荒唐吗?世界上哪有这种法律规定?这明显暴露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真实目的不是什么数据的问题,就是为了打击俄罗斯,就是甘当美国为首西方集团国家的打手。

从这三点疑问中我们能看到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处罚俄罗斯的决定是多么经不起推敲,多么缺乏事实根据。它的决定超越了体育本身,已不是涉及体育公平竞赛的原则问题,也不是维护体育道德的问题,完全是在政治博弈中充当美国打手,打击俄罗斯。这是一起非常典型的美国把自己的霸权延伸到国际体坛的事件!

然而还有奇怪的事发生。那就是在俄罗斯被处罚闹剧上演后,我国竟然冒出一些跳梁小丑公开配合美国,配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为美国的演出、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闹剧公开叫好,这里面甚至有些体育名人也跟着起哄,他们跳出来不只为美国上演的闹剧摇旗呐喊,还力图配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俄罗斯的制裁,充当世界反兴奋剂机构的走狗,公然叫嚣制裁孙扬,企图把祸水引向我国。他们大概是认为,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向俄罗斯开的枪下一步肯定会向射向我国,当走狗嘛要先期制造一些舆论,这是能从美国主子那领份酬劳的。

建议我国尽快揪出这些小丑示众。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2/534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