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知的悖论!

老百姓要的并不多,无非就是鲁迅先生说的“三部曲”:“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当下,生存和温饱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早已不成问题,现在无非就是发展到什么程度而已,而公知推崇的那些所谓的“自由”、“民主”能解决什么问题?前有苏联,后有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不仅发展无从谈起,连生存温饱都成了奢望,这样的“民主”、“自由”老百姓躲都怕躲不及,又怎么可能神经到去响应呢?这就是一个悖论!老百姓无法理解公知为何自甘堕落对中国咬牙切齿又对美国奴颜媚骨,就像公知永远无法理解老百姓为何“奴性十足”一样。

公知的悖论!

这几天写了几篇扒皮公知的文章,有人据此说我对公知有偏见,其实还真没有。讲真,我只是看不惯公知那种为了黑而黑,为了反对而反对的德性。话说,当下有些公知为了黑中国已经完全到了抛弃常识抛弃良知的病态程度了,比如前两天被@无为李爷 挂出来“游街示众”的中国历史研究院古代史研究所研究员@孟彦弘 。

@孟彦弘 先生是研究历史的,按理来说应该是非常明白事理的人,可是,生活中有难免会有意外,起码,在我看来,@孟彦弘 先生就是个意外。孟彦弘先生曾说“我对所有政府的一切行为,都是用质疑的眼光去看的”,不过,据我的了解,孟彦弘先生口中的“所有政府”其实就是中国政府,至少我未看到孟彦弘先生质疑过任何其他政府。

公知的悖论!

当然,孟彦弘先生会辩解其他政府跟他没关系,轮不到他去反对,真这么说的话好像听着也没错,问题是,如果天下真的没有好政府,质疑不质疑都是那么回事,那质疑还有什么意义呢?更不要说,既然如此,孟彦弘先生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呢?今天质疑这个,明天质疑那个,那岂不是让自己永远活在质疑当中,活得累不累啊?

不过,联系上下文,孟彦弘先生的本意显然不是为了质疑政府那么简单,而是为了给香港的废青开脱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几个月来,香港废青的所作所为有目共睹,可是,按照孟彦弘先生的说法,因为政府说那些打砸抢烧的废青是“暴民暴乱”,所以,孟彦弘先生反而有充足的理由去“怀疑”“暴民暴乱”的定性了。老实说,孟彦弘先生的逻辑非常奇怪混乱,连我这样一直自认为脑子很好使的人都给绕晕了。

说起来,我真的好久没有写扒皮公知的文章了,拉孟彦弘出来“示众”一下完全是出自对@中国历史研究院 的敬意,我实在不想看到在这样一个让人肃然起敬的地方有害群之马的存在。话说,点对点揭发公知是非常容易招人忌恨的,不过,正所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虽然不敢以君子自居,不过有些事该做还是会做的。毛主席曾说:“我们不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敌人便给我们以致命的打击”,虽然我们对公知依然充满善意,不过,可想而知,公知是永远都不可能对我们有什么善意的,这么想想也就豁然开朗了,反正已经把公知得罪到家了,多得罪一个少得罪一个又能有什么区别呢?

我一不是党员,二不是官员,三更没有人给过我一分钱,费时费力扒皮公知纯粹是因为公知做得太过分了,用老百姓的话来说,实在看不过眼了才站出来说两句而已。这些年,公知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大家有目共睹。说起来真的挺悲哀的,虽然公知中不乏不学无术之徒,可毕竟还是有一些人是有真才实学的,我实在是无法理解为何这些人的骨头那么软要自甘堕落去做什么公知,像钱学森那些老一辈的科学家那样好好的做学问,好好的学以致用为人民服务不好吗?

说到学问,那些公知虽然无法与钱学森等老一辈的科学家相提并论,但是,有些公知肚子里多少还是有些货的,他们真正比钱老他们差的不是学问,而是输在了人格上。尤其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有些公知还是“吃皇粮”的,可那些公知说的话做的事却是典型的吃里扒外吃饭砸锅,这就是人品问题了,话说,如果那些公知辞去公职,做个什么“自由学者”,然后再怼天怼地,起码还让人觉得他们是条汉子。

一些公知整天说中国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当然,中国这么大,肯定有地方是不尽如人意的,这咱不否认,但你不能转脸又把美国夸得跟朵花似的,话说,美国就啥问题都没有吗?再说了,美国好与不好跟你们公知有一毛钱关系?打个不恰当比方,自己的老婆再不漂亮那也是自己的,别人的老婆再美也不会给你暖床更不会给你生娃,你一边心安理得让自己老婆暖床生娃,一边将别人家老婆夸得贤良淑德肤白貌美大长腿,整天用别人的老婆膈应自己老婆,这不是犯贱又是什么?

公知都快成过街老鼠了,可自我感觉却依然良好,动辄以“民意代表”自居,以为老百姓会像他们一样向往所谓的“民主”、“自由”,不过,还是老人家说的好,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要真想知道老百姓想要什么,起码也要向老人家说的那样:“跑到你那熟悉的或不熟悉的乡村中间去,夏天晒着酷热的太阳,冬天冒着严寒的风雪,搀着农民的手,问他们痛苦些什么”,敢问一下公知,你们谁这么做过?你们连这些最起码的都没做过,凭什么代表老百姓呢?你们不是最痛恨“被代表”吗?

说老实话,老百姓要的并不多,无非就是鲁迅先生说的“三部曲”:“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当下,生存和温饱对中国老百姓来说早已不成问题,现在无非就是发展到什么程度而已,而公知推崇的那些所谓的“自由”、“民主”能解决什么问题?前有苏联,后有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不仅发展无从谈起,连生存温饱都成了奢望,这样的“民主”、“自由”老百姓躲都怕躲不及,又怎么可能神经到去响应呢?

这就是一个悖论!老百姓无法理解公知为何自甘堕落对中国咬牙切齿又对美国奴颜媚骨,就像公知永远无法理解老百姓为何“奴性十足”一样,奉劝公知以后别问那么多为什么了,说到底,你们公知和老百姓根本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次元里。

其实,老百姓的想法真的很简单,无非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生活罢了。年轻人白天上班,晚上吃鸡王者撸串,老年人白天带娃,晚上广场舞Hi起来,这日子想想都美得不行。话说,这种日子还不够“自由”?当然,公知是肯定不会同意的,不过,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会认可的!

【林爱玥,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林爱玥”,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公知的悖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