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与中亚反华非政府组织

经历了中美之间的吵吵闹闹,甚至是激烈的贸易战之后,上述人员的地位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乌马罗娃与“祖国”合作,获得了美国对自己项目的支持,甚至进入了哈萨克斯坦总统公共委员会。拜斯罗夫成为吉尔吉斯斯坦驻英国大使。图尔杜库罗夫因动乱遭到讯问,却并未被捕。前总统阿坦巴耶夫被捕后,他摇身一变成为反对派社会民主党的实际领导人之一,获得了很大的政治影响力。

目前中美贸易战接近尾声。双方开始拟制“和平”协议,现在可以环顾一下各个战场了,尤其是硝烟尚未散尽的中亚地区。这合情合理,因为2019年美国的关键任务之一就是在各个方向对北京极限施压,包括通过中国在中亚的伙伴: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华盛顿控制下的地区非政府组织是重要的斗争武器。

美国的伎俩主要有通过鼓噪新疆少数民族问题制造中国的负面形象,老调重弹:宣扬中国对邻国的领土扩张威胁。美国实施反华活动主要有三种方式:收买媒体进行抹黑;公开支持非政府组织的活动;直接上阵,包括挑起暴力事件、动乱。

美国与中亚反华非政府组织

一、擅于抹黑的“形象包装师”

媒体在信息战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敏感问题经常会引起民众浓厚的兴趣:中国对地区经济的影响,新疆维吾尔族、其他少数民族的现状。

中亚地区的西方媒体:“自由”(美国“自由广播电台”分部)和“现在时”(“自由”的子机构),经常充当反华宣传的急先锋。有时“战争与和平研究所”(英国)、“欧亚网”(“索罗斯基金会”)也会赤膊上阵。

然后这些内容会在地区各个媒体上广播散布,美国对中亚媒体不惜血本。美国国际开发署向吉尔吉斯斯坦媒体拨款500万美元,资金主要注入非政府组织“国际新闻”项目、“克鲁普”、“仙人掌-媒体”网站等媒体运营商。2018年美国开发署宣布启动总额达1500万美元的中亚媒体工作补充资助计划,但细节并未透露。

2019年中亚许多媒体上关于中国的负面报道连篇累牍,不足为奇。例如,仅在2019年1-2月,上面提及的“仙人掌-媒体”对中国问题进行了大肆渲染。期间62%的报道是负面消息,其中51%(!)涉及比什凯克的反华活动。与中国有关的正面、中立新闻仅占7%。

整个2019年“克鲁普”的新闻报道大致相似。关于中国及其政策的报道中,48%是负面消息,39%——大肆攻讦新疆的少数民族状况、报道吉尔吉斯斯坦的反华活动。正面事件、信息总共只有8%。

显然记者们对新疆的局部事件趋之若鹜,对中国其他地区、特别是经济高速发展、航天计划蒸蒸日上,却视而不见。

美国与中亚反华非政府组织

二、非政府组织-扬声器

制造中国的负面媒体形象时,哈萨克斯坦的非政府组织“功不可没”。例如,“国际法律倡议”(“索罗斯基金会”和“自由之家”)、“祖国、互助”大肆鼓噪“新疆问题”。

两个组织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召开新闻发布会,举行活动批评中国内政,对“北京压迫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指手画脚。有关民族组织认为,这些活动没有给在中国的同胞带来任何益处,“雷声大、雨点小”。但上述非政府组织却得到了内部的大力支持。

“祖国”是一个长期项目,在华盛顿支持下鼓噪新疆问题。美国负责南亚、中亚事务的国务卿助理威尔斯亲自操控这一非政府组织的工作。美国大使馆直接帮助其在哈萨克斯坦完成注册。这一非政府组织的代表、律师乌马罗娃很久之前就获得了美国大使馆的经费支持,2018年从特朗普手中接过了显赫的美国奖赏。

美国公民蒲宁,专门负责维吾尔族问题,领导反华信息战、募集中亚地区项目资金,与“祖国”勾勾搭搭。窜到比什凯克,协助成立了“保护中国吉尔吉斯族委员会”。

吉尔吉斯斯坦当地的非政府组织活动十分猖獗。认真研究了此前的反华活动,媒体专家米哈伊洛娃指出:“与美国、欧盟多国(包括英国)资助非商业机构联系密切的吉尔吉斯斯坦内部人士公开批评中国。”

典型例子:非政府组织“为了民主和公民权”(美国国际开发署和“索罗斯基金会”)的头目拜斯罗夫,呼吁比什凯克官方因新疆局势对中国实施实际的制裁。

美国与中亚反华非政府组织

三、反华活动

强大的信息战伴随着中亚地区声势浩大的反华活动,策划者试图使其非人格化、伪装成“群众自发的”。

例如,2019年9月在哈萨克斯坦的反华活动中,“公民倡议联盟”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未经批准的集会中该组织50名激进分子遭到逮捕。众所周知,“觉醒吧、哈萨克斯坦”、“争取内务部改革”和其他参加反政府动乱的团伙参加了这一运动,亲美非政府组织代表公开操控了上述组织。

在吉尔吉斯斯坦,勾连没有这么明显。例如,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比什凯克反华活动的背后是极端民族组织“软木合唱”。然而消息灵通的吉尔吉斯斯坦记者发现,活动期间,上面提及的美国专家蒲宁专程从阿拉木图窜到比什凯克。后来查明,他加入了美国民主基金会臭名昭著欧亚处处长加特津斯克的朋友圈,他们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反对派代表秘密会晤,形成了所谓“加特津斯克之门”。

世界太小了。与动乱藕断丝连的还有丑闻的另外一位配角——声名狼藉的反对派政治领导人、非政府组织协会代表图尔杜库罗夫。反华活动组织者正是在比什凯克通过电话向他报告活动的进展,他对媒体说后来这些人遭到了逮捕。

记者问他:为什么跟这些人接触频繁?图尔杜库罗夫,显然有些惊慌失措,说打算为被捕者提供“辩护”。然而在他的履历中我们没有找到任何受过法律教育的经历或律师资格证。

造成近20人死伤(主要是当地金矿的中国工人)的索尔通-萨雷动乱也与非政府组织脱不了干系。当局宣布有不属于当地居民、不明来历的人员参与了冲突,并进一步展开调查。

然而评论员比季克奇(目前的姓氏是卡德尔马舍夫)坚决反对搜捕大规模动乱的肇事者,认为宣布调查“将激进对本国人民的迫害”。假如他本人与这一事件没有任何瓜葛,他的恐惧就很让人费解。

这个家伙因2016-2017年在纪念1916年谢米列奇耶起义一百周年运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而“声名鹊起”,当时这一运动大肆进行反俄宣传,指责莫斯科推行“新殖民主义”。卡德尔马舍夫的活动得到了非政府组织“预言”(在吉尔吉斯斯坦“索罗斯基金会”操控支持下建立、开展工作)的鼎力支持。不能排除,这种勾结将会继续。

索尔通-萨雷事件暴露了很多问题。例如,当局的调查显示,在科亚-塔什冲突中,媒体指责“加特津斯克之门”分子挑起了动乱,发现他们与参与金矿冲突的是同一伙人。

某些媒体急于证明上述事件存在联系,然而我们认为,局势发展要求进一步查明“外国的蛛丝马迹”。

四、活动总结

中亚地区亲美非政府组织成功建立起足够强大的信息场。特别是在乌马罗娃和蒲宁的参与下,“祖国”的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充分利用了来自新疆的移民,他们在新的地点迫切需要支持,“声泪俱下”地讲述自己祖国的可怕经历。

中亚特有的反华活动为这一工作提供了肥沃的土壤,特别是在塔吉克斯坦向中国移交了部分领土之后。

攻击对象主要是中国在中亚地区的投资项目,包括在哈萨克斯坦开设的多家企业,在群情激昂的背景下不得不取消。现在企图利用这一信息场破坏在努尔-苏尔坦和阿拉木图中国承包商参与的“安全城市”项目。原本试图把新批评技术与警察监管方法相结合,然而并未达成预期的政治效果。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与中国的经济联系十分紧密。美国企图利用同样一伙人、组织既反华、也反中亚有关国家政府,结果只能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在图尔杜库罗夫或“觉醒吧,哈萨克斯坦”头目的例子中,一目了然。

经历了中美之间的吵吵闹闹,甚至是激烈的贸易战之后,上述人员的地位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乌马罗娃与“祖国”合作,获得了美国对自己项目的支持,甚至进入了哈萨克斯坦总统公共委员会。拜斯罗夫成为吉尔吉斯斯坦驻英国大使。图尔杜库罗夫因动乱遭到讯问,却并未被捕。前总统阿坦巴耶夫被捕后,他摇身一变成为反对派社会民主党的实际领导人之一,获得了很大的政治影响力。

这些人在新的岗位上会捍卫谁的利益?会继续作美国的马前卒、积极反华“摇旗呐喊”的院外集团成员,还是转而关心其他问题?

让我们拭目以待。

【编译:救兵。来源:俄“军事政治分析”11月22日。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华语智库”,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美国与中亚反华非政府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