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韩四靠”支持者被禁言看美国言论自由的本质

大量事实说明,危及美国垄断财团根本性统治的言论没有自由,抨击美国的价值观的言论没有自由,不利于美国操控其他国家的内部动乱的言论没有自由,不利于美国在其他国家和地区扶持自己的理想的代理人的言论没有自由。在奥巴马后期开始到特朗普时期,一方面企图扩大在中国等国家宣传鼓动,但是同时又不断干涉中国文化在美国的传播,甚至是最近连续使用永久关停个数千个中国推特账号和封杀支持韩国瑜的脸书社团的办法干预香港和台湾的事务,更加暴露了,美国的所谓的“言论自由”的虚伪性和欺骗性。国内的自由派公知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只不过他们出于忽悠国人支持他们的改旗易帜的政治图谋而故意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而已。

【本文为作者千钧棒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从“韩四靠”支持者被禁言看美国言论自由的本质

台湾地区2020年大选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因为在4月15日喊出“国防靠美国、科技靠日本、市场靠大陆、努力靠自己”口号,并且曾经公开发表同情乱港分子言论,被大陆网民称为“韩四靠”,由于台湾的国民党和民进党在大选之前都到美国去“拜码头”,所以大陆的民众对韩国瑜和蔡英文都没有什么好印象,很多人还认为,还不如由蔡英文搞急独导致急统来的痛快。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韩四靠”,由于台湾两党共同的主子美国更加希望蔡英文胜出,于是美国的脸书居然封杀拥有15万成员的“2020韩国瑜后援会(总会)脸书(Facebook)社团,引发“挺韩”人士不满。脸书却声称,此举是“保护台湾选举公正”的一环。

从“韩四靠”支持者被禁言看美国言论自由的本质

美国自我标榜并且被我们国内的自由派公知吹嘘为新闻和言论最自由的国家,自由派人士以此忽悠国人,并且要求中国政府给予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所谓的“言论自由”,以方便于他们肆无忌惮地煽动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但是美国佬的所作所为狠狠抽了公知们的耳光。

对于美国佬的自我标榜以及国内自由派公知为美国的涂脂抹粉,本人曾经发表题为《在美国,什么样的言论才有自由?》一文进行反驳,在这里就不赘述,只是简单摘取主要内容。

美国最高法院规定,有18种言论不受保护。

2016年底,美国总统奥巴马签署了《波特曼-墨菲反宣传法案》。根据该法,美国国防部将在2017年获得额外预算,专门建立一个反宣传中心,用来反制来自俄罗斯、中国和其它国家的政治宣传与谣言。

之前的2016年1月20日晚,国内著名的百度贴吧“李毅吧”网友“出征”Facebook,发表爱国言论,反对台独势力,被内地的自由派吹捧成“世界华人圈的民主典范”的台湾的按照美国模式建立的台湾媒体三立新闻台删除2016年所有推特内容。

美国参议院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2019年2月27日发布了一份报告。报告声称孔子学院在基本不受美国政府监督的情况下,扩张中国的影响力,委员会正寻求立法加以限制,若其不进行改革就应该关停。但报告也承认,尽管联邦调查局正关注着孔子学院,但委员会并没有发现孔子学院有从事所谓“间谍活动”的证据。

美国媒体早前曾披露,FBI正约谈多家美国大学,希望他们能协助FBI监视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和学者,而这一点在最近似乎也得到了哥伦比亚大学校长的确认。哥大校长布林格日前向全校师生发送邮件并在《华盛顿邮报》上刊文,称尽管FBI“鼓励”大学设立渠道监视尤其是华人血统的学生和访问学者,但哥伦比亚大学不会这么做。

前些日子,美国社交巨头推特公司在官方账号“推特安全”上突然宣布:他们已经暂停了936个在内地建立的推特账号,给出的理由是——这些账号有“官方背景”,通过协调一致的统一行动在传播、放大各种涉港信息,而他们传播的这些信息在破坏香港示威的“合理性”,还“企图在香港播下政治不和的种子”,“扰乱香港政治秩序”。

原来这批被推特所封的所谓破坏香港暴乱“合理性”的信息、账号全都是痛斥暴徒暴力行为,力挺香港警察的正能量内容。

继8月份关停上千个内地账号之后,推特又以“违反推特价值观和平台操作政策”“背后有国家操纵”等理由,永久关停了高达4301个中国账号。上次关停的理由是内地账号有“官方背景”“扰乱香港政治秩序”,而此次封停,则称这些账号“试图在香港的示威活动中挑拨、制造不和”。

根据美国媒体独立监督组织“公正与准确报道”(FAIR)的研究报告显示,尽管今年智利等地都爆发了大规模暴力抗议,但《纽约时报》、CNN等媒体却只对发生在香港的暴力活动表示出不同寻常的关注。报告显示,《纽约时报》记者称他们看到香港暴徒制造了成百上千的炸弹,但他们在报道中仍将这些武装分子称作“支持民主的活动分子”。

而近日中国国际电视台近期推出的新疆反恐纪录片却被YouTube以涉嫌违规为由下架停播。

这些都是跟中国有关的,再看看俄罗斯方面的。

近日,俄新社举办了一场名为“当代世界传媒业角色”的讨论会。参加活动的俄罗斯政界、学界及媒体人士表示,西方媒体的公信力正在下降。他们有选择的报道、刻意回避事实的做法正在让新闻业失去最基本的真实属性。

当天的讨论会上,许多代表对西方媒体公信力下降表示担忧。他们注意到,长期主导国际舆论,标榜人权和自由的西方媒体在国际报道中已经无法保证客观公正。西方国家受众经常使用的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正在用技术手段,对新闻信息进行主动筛选和过滤。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说,我不知道西方新闻的背后有多少过滤程序,我完全可以负责任地讲,作为新闻发言人,我经常要做各种评论,要想让我的评论原原本本地出现在西方媒体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俄新社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俄罗斯媒体对西方事件的报道尽量保持平衡,但是西方媒体的涉俄报道却以负面为主。以美国为例,2019年上半年俄罗斯的涉美报道中,67%为中立,31%为负面,2%为正面。而美国涉俄报道中91%为负面报道,8.8%为中立报道,只有0.2%是正面报道。

说到这里,国内的自由派人士或者是被他们深度洗脑的人也许不服气,即使是不敢再像以前那样公开大放厥词,心里面也在嘀咕,人家美国不是随时可以骂总统吗?甚至是把总统的塑像拉在大街上踢屁股吗?

在美国到底有没有言论自由?下面进行分析。

从历史上看,尽管美国标榜美国的公民享有言论自由,但是实际上是受到限制的,当然,在不同的时期限制的程度有所不同。

1906年4月14日,罗斯福总统在美国众议院办公大楼奠基典礼上发表了演讲,他用班扬小说《天路历程》里的扒粪者,来比喻那些揭黑的媒体和记者:

【“那人手拿着粪耙,目无旁视,只知朝下看;他被赠予天国王冠以替换他的粪耙,但他既不抬眼望天,也无视王冠,却仍继续耙那地上的秽物。”】

在罗斯福看来,扒粪者是“那种一生中总是拒绝正视美好的事物,只是心情严肃地将目光集中在那些卑鄙可耻的事物上的典型人物”,而这种人“会迅速成为对社会无益、于行善无助的潜伏最深的罪恶势力之一。”

毫无疑问,罗斯福十分担心媒体上的揭黑浪潮无法控制,最终会对资本主义秩序(即资本对劳动者的统治)造成根本性的颠覆。罗斯福实际上是在强调,扒粪者必须承认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并承认美国垄断财团统治的合法性,其存在才是合法的。如果新闻“扒粪运动”走到颠覆垄断财团根本性统治的地步,罗斯福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们当做社会主义者或无政府主义颠覆分子进行镇压。

人们不会忘记臭名昭著的麦卡锡主义。

从1950年初麦卡锡主义开始泛滥,到1954年底彻底破产的前后五年里,它的影响波及美国政治、外交和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麦卡锡主义作为一个专有名词,也成为政治迫害的同义词。从20世纪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掀起了以“麦卡锡主义”为代表的反共、排外运动,涉及美国政治、教育和文化等领域的各个层面,其影响至今仍然可见。美国右翼团体对麦卡锡的盖棺语是:了不起的勇敢的灵魂,伟大的爱国者。

那个时候是美国和苏联分别代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个不同阵营对峙的时候,于是美国在内部进行了意识形态方面的大清洗,在欧洲,人们更是将麦卡锡直接比作希特勒。国务卿杜勒斯更是向总统艾森豪威尔表达了这样的忧虑:

【“许多欧洲领导人似乎认为我们(美国)正在麦卡锡的领导下走向美国式的法西斯主义。”】

那么在美国有过允许社会主义言论存在的时候吗?有过,尤其是苏联解体,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的时候,那时候的美国的确有那么一点自信。

在某一段特定的时期,在美国宣传共产主义不受到禁止。当然,即便按西方世界的标准,美国社会对共产主义也是有某种成见的。你如果公开宣布自己是共产主义者,可能找工作会有点困难,很少有人会雇用你。

联系到文章开头列举的那些事实材料,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

在美国,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在其感觉到自己的影响力大的时候,对言论的干涉相对松一点,比如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以后,美国就曾经比较自信,而之前的面临国内对资本主义制度的质疑和上世纪50年代面临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挑战的时候,就非常不自信,甚至是是压制言论自由。而近年来,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越来越不自信,因此对言论自由的管控越来越厉害,具体说美国的所谓的言论自由呈现如下特点——

不错,在美国,的确是有批评美国总统的言论自由。但是实质性原因是正如特朗普本人所说的“在美国,政客都是资本家的狗。”

在美国,真正操纵美国政府决策的是400个腰缠万贯的大资本家,而美国的总统和其他政客,只不过是这部分资本家或者是那部分资本家的利益的代表者,是“资本家的狗”。由于美国所谓的的民主制度只能是在两个烂苹果里面选择一个,所以美国的民众只能是在不同的资本家的代理人之间选边站,也就是说,无论是来自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总统,在得到自己背后的资本寡头的撑腰和一部分民众“拥护”的同时,必然会受到有另外一部分资本寡头撑腰的民众的反对,一些民众对执政者不满,或者这部分资本寡头的“拥护者”对那部分资本寡头的代言人进行一些公开批评甚至是咒骂,根本损害不了建立在资本利益基础上的美国政治体制,因为在不同利益集团的资本之间,这种机会是均等的,这次有人批评特朗普,假如下次民主党的人当总统,反对者同样可以批评和咒骂他。这种虚假的“言论自由”和“政治开明”忽悠了美国人民,更加忽悠了我们国内那些被自由派公知深度洗脑的人。

另外,美国大力推动的是在世界各国煽风点火颠覆其他国家政府的“言论自由”。

但是,大量事实说明,危及美国垄断财团根本性统治的言论没有自由,抨击美国的价值观的言论没有自由,不利于美国操控其他国家的内部动乱的言论没有自由,不利于美国在其他国家和地区扶持自己的理想的代理人的言论没有自由。在奥巴马后期开始到特朗普时期,一方面企图扩大在中国等国家宣传鼓动,但是同时又不断干涉中国文化在美国的传播,甚至是最近连续使用永久关停个数千个中国推特账号和封杀支持韩国瑜的脸书社团的办法干预香港和台湾的事务,更加暴露了,美国的所谓的“言论自由”的虚伪性和欺骗性。国内的自由派公知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只不过他们出于忽悠国人支持他们的改旗易帜的政治图谋而故意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而已。

这就是美国“言论自由”的本质。

【千钧棒,察网专栏作家】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2/53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