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游:关于美国出笼针对中俄报告的思考

就我国而言,美国的这份报告与过去最大的不同,是不再单纯对中国进行各种形式的遏制,还进一步加上了明确的目标,“击败”。由于美国对中国政策的最终目标是“击败”,那它今后的所有政策最终也必然围绕着实现这一目标来制定。而“击败”这一目标的出笼让中国的崛起开始面临新的巨大挑战。

【本文为作者清江游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清江游:关于美国出笼针对中俄报告的思考

最近,美国防长埃斯柏带领下的国防部提交特朗普总统一份“遏制和击败战略竞争对手”的报告待批。而在美国的官方说法中,所谓的战略竞争对手那就是两个世界级大国,中国和俄罗斯。当然,这一报告不是一份战略性的报告,而是一份具有详细的为打败中俄的包含具体内容和具体措施的报告。这是美国有史以来针对中俄两个世界大国的首个含有具体措施和明确目标的首个国防报告,也是美国把中俄并列作为敌人对待的具有实际内容和措施的正式报告,这恐怕是我国那些追随美国的公知们没有料到的。而这一局面的出现是不以我国的意志为转移的,也不以世界各国的意志为转移,它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为重新夺回对世界统治权欲望的体现。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份报告已把对中俄的遏制加上了更强硬的措词,那就是“击败”。“遏制”加上“击败”表明的是中美之间俄美之间没有双和的可能,也没有双赢的结果,用老人家的话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一,抛开俄罗斯不说,就我国而言,美国的这份报告与过去最大的不同,是不再单纯对中国进行各种形式的遏制,还进一步加上了明确的目标,“击败”。由于美国对中国政策的最终目标是“击败”,那它今后的所有政策最终也必然围绕着实现这一目标来制定。而“击败”这一目标的出笼让中国的崛起开始面临新的巨大挑战。

长期以来,在我国的很多人眼里,美国对付中国都是竞争加遏制为主,合作加遏制为辅,但近两年明显改变。首先是竞争的涵义变了,敌对成为竞争背后真正的涵义;其次是遏制具有了更多的内容,美国伸的手更长,范围更广,干涉我国内政公开化,它通过的一系列干涉我国内政的法案就是证明,遏制已达不择手段的地步。各种形式的对抗成为双方关系的新体现,所谓的合作更多地停留在口头上而不是落在行动上。而美国这个针对中俄报告的出笼将遏制升级到“击败”,升级到美国对中国有了一个明确的“击败”目标,要“击败”中国这一竞争对手。

换言之,在美国的眼里,中国作为对手核心问题不是竞争,不是遏制,而是要击败。什么样的对手必须击败?那就是敌人。虽然我们还没有看到详细的美国这个报告中要“击败”中国这一竞争对手展开的各种具体行动和采取的各种具体措施是什么,但当“遏制”加上“击败”后,中国与美国之间两国关系的变化就不局限在程度上,而上升为性质的改变,美国与中国的所谓竞争对手的关系其涵义也就有了根本性的改变。此外,这份报告还有一个重点,那就是再一次明确把中国列为头号对手,俄罗斯则退居第二位。

大家都非常清楚,击败一个敌人也许需要战争,也许就如孙子所说不战而屈人之兵,不需要战争,就像当年美国赢得与苏联的对抗那样。从这一角度来看美国国防部提交给特朗普的这份报告,还可以发现美国升级了对中国的威胁。过去,人们形容美国与苏联的关系时用了一个词叫“冷战”,于是现在也就有了冷战思维。那么,美国升级对中国的威胁是什么?这种威胁是不是属于冷战的范畴?也许很多人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更希望中美关系热乎点。但当美国定下要击败中国的目标时,从客观上已形成了对中国崛起的巨大挑战,也可以说成是树起了一道巨大的障碍,而这个挑战、这个障碍使中国与美国关系的对抗性越来越强,擦枪走火的可能性越来越高。

过去我们可以不承认这种挑战,可以对这种挑战轻描淡写,但当这种挑战让中国的崛起面临更大的危险时,就不是承认不承认的问题了。问题就是如何应对这种挑战。当然,有人认为挑战也意味着机会,挑战与机会并存,不能只看到挑战看不到机会,甚至认为走自己的路不需要把美国的挑战当成一个重要影响因素来看待。可事实却是我国必须迎接这种挑战,迎接这种挑战并粉碎美国的企图才可能有机会。如果像当年的大清王朝一样,认识不到这种挑战的出现,根本没有迎接挑战的想法,那根本就不存在任何机会。

回顾历史,我国在近代的落后虽有很多原因,但没有远见,看不到已到来的挑战,忽视这种挑战的危险性恐怕是使我国挨打的直接原因。

1840年以前,西方集团在全世界开拓殖民地并取得巨大的成功之后,开始对我国虎视眈眈,我国已成为西方帝国开拓新殖民地的目标,虽之前还未兵临城下,可炮声早在印度响起。至1840年前,英国殖民印度的战争基本已结束,英国已有余力把手伸向中国,并开始不断地蚕食西藏。而在中国周边的俄罗斯、日本也迅速发展成具有高度扩张性的帝国。这时的中国北面、东面、南面、西面都已形成了对中国安全的全面威胁和挑战,特别是西方集团国家对我国形成的威胁更直接。可我国当时竟然完全忽视这种挑战的存在,不是看不到这种挑战,而是没有看到挑战的任何可能性。虽然少数有识之士提出过相关建议,但整个国家的舆论,整个国家仍然沉浸在天朝大国的幻觉中。为什么只看到禁烟和为禁烟的备战,而没有看到真正危险的挑战是对国家的全面挑战?正因为如此,几次战争来临,大清国彻底走向衰败。当年的大清国可用三个词形容,一败涂地,一蹶不振,苟延残喘,差点步印度后尘。

历史的教训啊。今天,我国面临的挑战与当年大清朝面临的挑战哪一个更危险?能说清吗?当年,西方集团各国还打着小算盘,今天还有吗?

二,必须承认美国国防部的这份报告提出遏制和击败中俄的具体措施事实上是具有超前性和客观性的,它不是对世界发展态势的误判,而是力图改变这种发展态势。

一个时期以来,总有一种观点影响着关于中美关系的思考,那就是所谓的“误判论”。误判论者天真地以为,美国之所以采取针对中国的一系列对抗政策,把中国视为头号敌人,缘于它对世界整个形势的误判。它看不到世界发展的大势和潮流,看不到中国包括俄罗斯的发展并不是对美国的主观挑战,而是自强自立的需要。它看不到中国的崛起是一种必然趋势,而这种必然趋势不是为争取霸权,也不是为取代美国,是中国国家崛起和发展的必然。

真的是这样吗?其实,美国对中国、对世界的态势没有丝毫误判。由于中国正处在崛起中,且没有完成整个崛起的过程,更何况崛起后到站稳地位还需要一个过程,这两个过程就是中国面临的两个关键发展节点。

第一个节点是,任何大国崛起并非一定能够顺利完成,即使能完成,那这个过程可能会很长;第二个节点是,崛起后要想站稳地位也需要一个过程,能不能站稳仍然是有疑问的,未必一定能成功。正是这两个节点的存在客观上给了美国两次极大的机会,而美国也正在抓这两个机会。

从这个角度讲,我国面临的美国挑战,至少会有两次。眼前的这次就是美国试图打败我国,成功阻止我国的崛起。如果失败美国还有第二次机会,趁我国崛起后立足未稳时打败我国。美国现在是在抓第一个机会,着眼第二个机会。可见美国它更多地是从前瞻的角度来看世界,看中国,更多地是从客观角度看世界,看中国。所以,美国选择击败我国的选项不是误判形势,是预谋,这对我国来讲是不是危险更甚?

三,一个时期以来,大家都认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代表的西方文明极有可能走向衰落,但很少有人发现,西方集团即使肯定要走向衰落,这个过程可能很长,且衰落之前还有可能极度膨胀。为挽救衰落极有可能失去理智,美国最近的一系列作为似乎正在证明这一点,它在膨胀而不是在收缩。

美国首次公开把中俄同时作为敌人来看待,是自华约组织解体以来树起的最大的、也是最多的敌人,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当年,尼克松时代为专门对付一个主要的敌人苏联,美国极力靠近中国,与中国形成短期的统一战线。而美国现在的做法与当年美国的政策完全是背道而驰的。难道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有自信能同时对付两个世界级大国吗?

有人说这是自信的表现,也有人认为是不自信的表现,事实是这和自信不自信没有关系。如果我们承认美国看世界的眼光是独到的,是具有前瞻性和客观性的,那么我们不得不承认它做出这种非正常的选择是缘于它的战略判断的准确性。前面提到的,它要抓住机会,在它看来,相比俄罗斯的威胁,中国的威胁更大。

在下曾说过一个观点,美国不是一个守成的世界大国,它是一个新兴的、当代的霸主帝国,它的统治太过局限,也太过短暂,这才使它总是有一种危机感,也总是要未雨绸缪。说它局限是因二战以后,美国是自己把自己当成是领导世界的最大霸主,但它的地位只在西方集团影响的范围内得到承认,并没有得到世界的公认。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一霸独大之后,它再次树起领导世界的雄心,遗憾的是仍然不为世界所公认。而其中最大的否定因素就是中俄和世界上多数的发展中国家。也正因为如此,美国始终围绕着俄罗斯、围绕着中国进行着各种各样的遏制活动,搞制裁,搞包围,进行各种形式的武力威胁,进行各种形式的干涉内政的活动,目的就是要把挡在它领导世界面前的主要障碍中俄清除掉。在这一目标下,肢解俄罗斯,肢解中国显得越来越急迫。

说它太过短暂是说美国作为当代的霸主帝国不仅因为它没有得到世界的公认,实际上它从没有真正成为全世界的霸主。若说它是霸主只因为它在苏联解体后把自己的统治范围进一步扩大,这不过二十多年而已,可它却总是以为自己已领导世界上百年。这个错觉让它觉得它应该有能力压垮中俄,从而实现对世界的全面统治,而这个错觉也是让它不断地膨胀的重要因素。

四,美国针对中俄的报告不是在树敌,而是承认敌人存在的客观现实,是看到中国的崛起对世界的影响必然是消除西方对世界统治的奢望。

很多人都说美国总是要树起一个敌人来当靶子打才能安心,它发动的所有侵略战争从主观因素讲似乎都有这个缘故,但事实不是这样的。美国非常急切地要阻止或者说是要遏制中国的崛起,同时也要防止老敌人俄罗斯恢复苏联时期的荣光,不是要树起某个敌人,而是要打击客观存在的敌人。

也就是说,美国为遏制中俄出台具体措施的报告不是在树敌而是因敌人的客观存在。当美国明确了敌友之后,打击敌人,击败敌人对美国来讲是必然的选择。

虽然美国为实现其领导世界的野心率领它手下的盟国发动了一次又一次对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侵略战争,但从战略上讲,美国没有实现它的目标,它还是只能领导西方集团国家以及追随它的部分国家。当苏联解体后,它以为真的可以领导世界所有国家时,遗憾地发现中国开始崛起。而中国的崛起带来对世界最主要的影响是再次使美国领导世界的设想化为泡影。

主观上讲,中国没有对美国的所谓世界领导权提出挑战,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公开表明从不会争夺世界领导地位或建立世界霸权的缘故。但客观上看,中国的崛起给世界各国树立了一个榜样,那就是国家自主,国家不必西化,不必以西马首是瞻,还为世界多元化的发展带来肯定的答案。换言之,中国崛起最主要的影响在于从客观上否定了西方集团几百年来建立起的所谓世界主流是西方的,西方代表世界的那种观念。

长期以来,西方集团借着对世界的殖民统治,把自己的一切上升为世界的代表,企图抹掉世界几千年来多元化的客观事实。可中国的崛起再次澄清了世界的客观事实,那就是西方的无论是价值观还是社会制度,无论是民族意识还是文化观念,它不再是世界的,而不过是一个时期的、一个地区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对中国的崛起愤愤不满,非要阻止不可的原因。也恰恰是因了这一客观的影响,中国不可避免地成为美国的敌人,也因成为美国的敌人,未来中美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

可以预言中美之间的冲突肯定要比肩俄美冲突,超越俄美冲突。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俄报告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2/536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