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昌明:我为何要宣传毛泽东思想?

我出身职员家庭,父亲是上海天韵楼职员,年老失业后乡居宁波老家。为了生机,1948年我12岁、小学一毕业即被送到上海三和栏绳厂当了一名“童工”,后又先后在裕顺昌海味行和懋泰运输行当“学徒”、“练习生”。多次挨过老板的打骂,切身感受过资本的剥削与压迫——干牛马的活,过猪狗的生活。解放后,是毛主席和共产党把我从资本的压迫下解放了出来!把我从旧社会的死亡边缘上解救了出来!我的个人经历决定了我的思想情感——感恩劳动人民救星毛主席,没有毛主席,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我!

【本文为作者钱昌明向察网的投稿】

钱昌明:我为何要宣传毛泽东思想?

今天12月26日,是人民领袖毛主席126周年诞辰纪念日。我们上海部分红友聚集一起,共同进行缅怀、感恩,以志纪念,很有意义。

毛主席是世界公认的伟人、革命导师。是他扭转了中国历史发展的方向,由百年沉沦转折为奋发向上;是他改变了中华民族的命运,完成了国家的统一,民族的独立,人民的解放,洗刷了百年国耻,让古老民族重新焕发了青春,岿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是他建立了社会主义新中国,让千百年来世世代代受苦受难的劳苦大众,由奴隶翻身变为国家主人;是他推进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赢得了世界上一切被剥削、被压迫人民的信仰与尊敬……

今天,毛主席虽然不在了,但他的光辉思想还在。历史已经证明:毛泽东思想战无不胜!它可以斗倒世上的一切魑魅魍魉,也必将能继续引领中国和世界人民为寻求人类解放的胜利而斗争。

打自2009年起,我就立志余生只做一件事:宣传毛泽东思想。十年来,已自费在香港出版了两本专著《社会主义叛徒辛子陵——九评〈红太阳的陨落〉》和《雪泥鸿爪话文革——一名“老造反”的经历与书证》。前一本是系统批驳辛子陵反毛、污毛言论,是国内第一本为毛主席辟诬专著;后一本为以亲身经历,叙述文革真相的史书。另外,在一众红色网站和平台上,发表了530余篇网文,宣传毛泽东思想,反霸、反修,批判反毛、反共、反社右派言论。笔者虽只是一草根网络评论员,如今已成为不少网站的“特约评论员”、“专栏作者”,在一些网站还保留有笔者的“文集”。

我已虚度八十有五,过年就是八六,且体弱多疾(患有心绞痛、房颤,糖尿病等多种疾病)、视力也不佳。一些学生、朋友出于对我健康的关怀,都劝笔者应该停笔、休息,多多保养身体,安度晚年。奈何此乃本人之所愿,决心一息尚存,绝不改变。

我所以立此所愿,其实有三大原因。

一是感恩毛主席。是毛主席、共产党让我这个旧社会的童工、资本奴隶,获得翻身解放,并把我培养成为新中国的一名大学生、人民教师。

我出身职员家庭,父亲是上海天韵楼职员,年老失业后乡居宁波老家。为了生机,1948年我12岁、小学一毕业即被送到上海三和栏绳厂当了一名“童工”,后又先后在裕顺昌海味行和懋泰运输行当“学徒”、“练习生”。多次挨过老板的打骂,切身感受过资本的剥削与压迫——干牛马的活,过猪狗的生活。

解放后,是毛主席和共产党把我从资本的压迫下解放了出来!把我从旧社会的死亡边缘上解救了出来!我参加了工会,接受革命道理。我的政治觉悟不断提高,积极参加了“五反”斗争,以后又参加了“失救会”工作。1952年我16岁那年,考取新华书店华东总分店干部学校,参加了革命工作。不久,就响应号召奔赴外地工作,去浙江桐庐新华书店干革命,担任农村图书发行员。1953年底再被调往浙江湖州新华书店,一直搞农村图书发行。五年书店生涯,使我有机会大量阅读,提高文化水平。1957年,党培养我,让我这个连中学的门也没进过的人参加高考,录取于上海师范学院历史系。1960年我在师院加入了共青团组织。1961年毕业后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先在文建中学、市八中学任教,后又调入上海市湾区教育学院,教了一辈子历史。退休后再在老年大学、开放大学任教,直至2014年离开讲坛。

我的个人经历决定了我的思想情感——感恩劳动人民救星毛主席,没有毛主席,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我!

二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有责任向后人说明历史真相,宣传毛泽东思想。本人亲历了文革全过程,切身感受了那时酷烈的斗争;在文革中又遭受过迫害,也最了解文革真相。由此,也最能体会毛主席的战略性思考和艰辛探索。我有义务要宣传毛泽东思想。

三是我是一名史学工作者。我这辈子学历史、教历史,研究历史,这使我懂得了历史发展的轨迹,懂得毛泽东思想是人类文明理性发展的宝贵结晶。

人类历史,就是一部由野蛮走向文明,由感性走向理性,由低级走向高级的发展史。

人类在经历了两、三百万年蒙昧时期的发展后,于五千年前进入文明时期(以文字出现为标志)。文明时期的第一阶段,还只是初级阶段,它是人类感性发展的产物,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只能产生私有剥削制度。

私有剥削制度虽然促进了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但随之产生的弊端却日趋严重,且无从解决。私有制必然形成私有观念;私有观念必然导致人与人、人群与人群、阶级与阶级、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国家集团与国家集团之际利益的对立与冲突;这种复杂的矛盾与斗争,最终必然引发战争,导致人类自相残杀。这一血淋淋的悲剧,早已为五千年的历史所见证,——更为20世纪发生的两次世界大战的悲剧所证明。一句话,人类如果不能消灭私有剥削制度,不能改变私有观念的恶性膨胀,在当今“核导”时代,人类必将因互相残杀而自我毁灭。

1848年马克思主义问世,标志人类文明的理性发展到了一个质变界限,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掀起,说明人类文明正在进入第二阶段,即文明的高级阶段。这是理性发展阶段,也就是以公有制的共产主义社会,取代私有制的资本主义社会。随着公有制的建立,公有观念必然取代私有观念,人与人、人群与人群、阶级与阶级、民族与民族、国家与国家、国家集团与国家集团之际利益的对立与冲突,必将随之消失,人类才会有美好的未来。那时,人类再不用生活在核恐怖的阴影之下,饥饿、贫困将彻底消失。尽管那时还会有新的矛盾产生,还会有人类与自然的矛盾,人们之间还会有先进与落后的矛盾,认识差异的矛盾,但绝不会是人类自相残杀、自我毁灭的矛盾与斗争。

经过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革命的战斗洗礼,在经历了苏联和20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衰以后,毛泽东思想无疑已成为当今最为完善的科学共产主义理论,它已成为指导中国和世界人民继续革命,拯救人类文明免于毁灭的指路明灯。这就是我要宣传毛泽东思想的第三个原因。

【本文为作者在上海部分红友“1226”纪念会上的发言,发布时有修改。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毛泽东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1912/538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