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救药:从中兴、华为案看美国的敲诈勒索团伙

美国司法部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专门敲诈外国公司”的产业链。我回想起过去30年美国白领犯罪的事,我发现这是渐渐演进的。司法部罚那些人,罚金几个亿,他周边的律师、顾问、法院法官,都会有默契。

【本文首发于2019年10月14日】​

著名的美籍华裔,来自台湾的王孟源,应该说是国际时政评论方面的高人,与YST一样,常常语出惊人。

2018年12月1日,华为副董事长、财务总监孟晚舟在加拿大温哥华机场被非法扣留,源于美国向加拿大提出了逮捕和引渡申请,整个法律程序目前正在进行中。

其后,中文媒体和国人,都在痛斥美国和加拿大狼狈为奸,非法扣押中国公民,也在寻找美加之间“政治原因不得引渡”的法律大漏洞。

但是,王孟源在他的博客里发布文章,从一个特殊的视角,讲述了此事很可能并非美国联邦政府所为,而是源于一个美国的跨国诈骗集团!

王孟源介绍说,多年来,这个诈骗集团利用美国的全球霸权,将“长臂管辖”玩到了极致,专门盯着全球著名的跨国公司敲竹杠!其中最为著名的受害者,就是法国的阿尔斯通公司!

前阿尔斯通高管皮耶鲁奇结合亲身经历,与人合著的《美国陷阱》,揭露美国司法诈骗团伙的卑鄙与不择手段,今年春天出版后,曾经一度很热。

那么,到底是怎样的陷阱呢?我们不妨来看看王孟源的博客文章。

不可救药:从中兴、华为案看美国的敲诈勒索团伙


中兴的案子是好几年前的事情,已经认罪,已经罚了好几亿,事后又再爆发,是因为一件小事,因为没有降薪。条款里面规定高管要降薪,没有降。

这件事曝光到司法部,是中兴的律师报上去的。司法部立刻就下了杀手,我记得是要了8亿还是9亿,当时我就疑心,这不像正当执法。

举个例子:我曾经在德州住过2年,后来住这边,有机会到纽约州乡下,到乡下开车,会有那种“超速陷阱”

什么意思呢,这些小镇,没有什么人,没有什么钱。警长就会专门在那里开超速的票。德州一个小镇,原本连一个警官都养不活,后来换了个警长,2年后,养了15个警官,而且负担了整个镇2/3的经费。

就是说,他开罚单赚的钱,比整个税收还多一倍。像这样的做法,其实在美国是非常司空见惯的。

纽约州有一条州级公路,它与洲际高速公路平行,2条路的时速限制都是55英里;但这条路几乎没有车去跑,同时洲际高速则挤得不得了,常常人山人海。

我一开始不理解,后来我在那里拿了超速罚单后,才知道,那段路是恶名昭彰的“超速陷阱”,你即使开56英里,它也会开罚单给你。一张票是$350,它就靠这个来支持财政。所以,这种事情在美国是司空见惯的。

只要法律允许的,他们这些司法人员就会想着法来自肥。

当然,他们会看,有没有力量来限制他们。像这种超速的话,基本没有任何力量能限制他们。因为他是完全合法的。唯一能影响他的,只能是不去开那条路。

3~4年前,美国允许警察可以扣留车里的任何值钱的东西,即使你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因为他认为,只有毒品犯才会拥有一大笔钱。

扣押之后,当然可以去申诉。他们的逻辑就是“毒贩的钱,先扣下再说,他敢申诉,我们再处理”。

这跟一般人认为美国是个法制国家的情况,完全不同的,完全跟“保障财产”是相反的。

问题在于,你如果是当地住民,他是不敢这样的,因为当地住民可以投票选举警长。所以,通常倒霉的是真正犯法的人和外地人。

有很多例子。有些外地人,刚卖了一辆车,身上有2万现金被扣。他住在几百英里以外,他要申诉,只能在当地法院,申诉5~6次才能把钱要回来,而且要交保管费,费用可高达1/3。这些都是网上可以查到的东西。

你们不知道美国体制之黑之污染之腐败,不是一般人能了解的!

他这个腐败呢,是欺负弱势群体。你外来人,没有本地关系的话,他就可以欺负你。你是中产阶级,像我住的这个镇,警察客气得要死。

连我的儿子都说,他根本不怕镇里的警察。开出镇的时候,才会紧张。因为这个镇的警察是拿我们的薪水,出了事,闹一下,镇长要处理的。

但如果你到了别的镇,或者州警的话,他可以根本不理你,要小心他拔枪打你(笑)。

美国的制度就是这样,没有在美国住过的人,没法想象。这些事,主流媒体也不会去报道。

不可救药:从中兴、华为案看美国的敲诈勒索团伙

这次华为的事情,我很怀疑,就像“超速陷阱”一样。直到上周,我看到最新一期《经济学人》,有2篇文章讲《反海外腐败法》,如何整欧洲企业。

我在瑞士信贷做事的时候,就听到我的上级,那些高管,开玩笑说,来美国要小心,后来我退休后,听到他们也被罚了几次,有几亿。

尤其德银被罚的最多,每年被罚几次。

做金融的都知道,德银是管理最松散的一家世界大型银行。德国人很信任他们的手下,都是美国人、英国人,为了赚红利而胡搞。

除了银行之外,还有好几家被罚,其中《经济学人》提到了阿尔斯通(ALSTOM),法国的民族骄傲,热汽轮机龙头企业,法国仅存的重工高科技跨国公司。

阿尔斯通的技术,领先中国至少20年,它却莫名其妙地被美国通用电气(GE)吞并了!——美国通用电气(GE)和德国西门子(SEMENS),是世界燃气轮机前2名。

起初我也不明白,看了《经济学人》那两篇文章,我恍然大悟。我多年来的疑虑都被理清、印证。

很明显,美国司法部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专门敲诈外国公司”的产业链。我回想起过去30年美国白领犯罪的事,我发现这是渐渐演进的。

在1980/1990年代,白领犯罪,这些高管有机会被关起来。到了1990年代2000年代开始,就逐渐少了,通常是公司认罚。

问CEO,你要坐牢关10年,还是认罚1个亿,当然是认罚,因为钱是公司的、股东的。因为这么容易,所以罚金很快就上去了,从1990年代1个亿,到2000年代几个亿。

这让我很容易想到,他们雇的律师、顾问,佣金也很高。我还在瑞联银跟瑞士信贷的时候,公司教育我们两个事情,一个是comply,22‘08’,一个是专利。

外国公司在美国做生意,要注意两点:一是专利,稍有不同就要申请专利,专利评估是滥竽充数。二是小事要小心,特别是洗钱;真正的高管,都说“到美国要小心”。

司法部罚那些人,罚金几个亿,他周边的律师、顾问、法院法官,都会有默契。

这些执法官员,一年薪水不超过$10万;但退休后,当个顾问,一年几百万的赚,这个是绝对,人人都会做的。

很快,就形成一个默契。不需要任何写下来的规则,大家都知道,我们是为哪家公司代理,都假装代表人家公司。

美国司法,不是随便指定法院的。比方说,专利法,有专利法庭,只有少数几个法官主管专利事情。参与诉讼的司法部门,还可以自己选择哪一个法官。这样,非常容易形成一个闭环的产业链。

法官的表亲是律师所所长,助手和律师事务所律师,是轮换旋转门的。所以,这样的佣金是工资的10倍。只要两年,就能形成产业链。

比如美国的“内幕交易”,专门做内幕消息的对冲基金,最大的就在我附近,每个行内人都知道他就是这个领域的专家,一年大概赚60亿美元。

大家都知道,但美国证监会(SEC)不会去查他,为什么?

美国证监会(SEC)的律师薪水很少,4~5万年薪在纽约无法维持房费!必须坚持4~5年,有了人脉,有了积累,退休下来,去律师事务所为对冲基金服务。这样,他怎么可能找对冲基金的麻烦?

这还是20年前。后来有了完整产业链。最低级的顾问公司,到硅谷找低职的产品经理,购买内幕消息。

比方说,苹果(Apple)产品下一季卖得不好。我是低级经理,我们在砍采购量,预测产量不好。这个信息我就卖10~50万不等。这个数比我的年薪还高啊,不做白不做。

因为我卖给顾问公司,顾问公司抽100%;卖给对冲基金,对冲基金一次赚1亿,最后大家利润均沾。平常没人找他们,他们把钱与律师、法官都分好了。

五年前,当时纽约的联邦检察处,有个检察官就真的想办这个案子。他起诉了几十个交易员,但就是没办法把最大的对冲基金老板定罪!为什么?

因为老板的白手套太多了!等他把这个案子追得差不多了,忽然最高法裁定,检察官你这个定罪,必须从第一个顾问,到第二个顾问,到最后卖给对冲基金,环环都要定罪,才能定到对冲基金。

这根本不可能完成!最后,这个检察官只好放弃,不了了之。到特朗普上台,这个检察官就被开除了。因为特朗普耳朵软,对冲基金要把检察官整下去。

所以,华为这事我有怀疑,但一直没证据。这期《经济学人》的这两篇文章,成了最好证据。

不可救药:从中兴、华为案看美国的敲诈勒索团伙

阿尔斯通的主业有两个,一个是燃汽轮机,一个是铁路的生意。跟GE、semens一样,都是百年传统工业。

2012年,它在印尼做一个燃气轮机生意,付了回扣。美国司法部就去查印尼的回扣案件。FCPA法案是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为了查美国公司在国外的受贿立的法。

阿尔斯通在美国有分部,印尼这个项目原本跟美国分部无关,但用美金结算的,这就成了理由。

美国司法部利用阿尔斯通CEO一次路过美国的机会,把他抓了,关在重刑犯的牢房里,要罚几个亿。

阿尔斯通起初不从,打官司,每天律师费几十万,案子反反复复拖了几年。最后,阿尔斯通的老板想干脆请GE收购阿尔斯通,GE在美国国会有后台,美国司法部动不了GE。

当时,法国总统搞不清,就做了民族败类,同意阿尔斯通卖给了GE。收购条款里,是阿尔斯通不承担罚款,如果一定要交,由GE承担。

很快,GE完成了收购,但美国司法部不承认免罚款条款,还是要罚阿尔斯通。这事最近新热起来了,马克·龙因为黄背心事件,还顾不上处理。

华为梦晚舟事件,很可能是中国版的阿尔斯通案件!

起因,很可能是中兴的认罚,钱交得太爽快,美国司法部尝到了甜头。而且中兴认罚,还是领导人找到特朗普套近乎,搞下来以为自己沾了便宜,少掏了腰包。

其实,美国司法强调司法独立,特朗普自己还被司法部的通俄门调查搞得焦头烂额,指望他能改变司法决定,是方向性错误。

我觉得这件事,最好的办法就是曝光

司法部这一小撮人,都是蒙声大发财,他们最怕曝光。所以最有效的办法是中法搞个高峰论坛,就讨论阿尔斯通被卖案。


以老平的观察,与曾经的阿尔斯通事件大为不同,孟晚舟事件明显是政治问题!如果是能够用钱摆平的事,对于华为而言,那都不是事!想想,华为确那几亿美元吗?

好了,既然是政治问题,涉及到美国对华为的整体战略问题,性质非常不同,与法国人的联合又有何用?

再说了,作为美国的欧洲小弟,法国又怎么可能与美国怎么样?——这也是老平到了几个月后的今天,才将此文发布的主要原因。

老平认为,如王孟源所说,既然这个已经形成了庞大产业链,利益集团力量强大;美国联邦政府,又怎么可能能对自身的毒瘤下手呢?能撼动谁?

再说了,人家霸道惯了的美国,还护犊心切呢!

——还记得最近那位美国外交官的妻子,在英国开车撞死了人之后,用外交豁免权逃回美国吗?看看人家特朗普,有交人的打算吗?

总之,王孟源的言论虽然对解决孟晚舟事件没多大帮助,不过对于大多数打算赴美的人,倒是增添了一个了解美国的视角:这个国家的腐烂程度,绝对超乎我们的想象。

请问土豪们想好了,美国司法如此黑暗,你们要去跳那个陷阱吗?美国枪支泛滥,枪击案频发,警察一言不合就爆头,你们还会带着全家,去过心惊肉跳的日子吗?

如果玩的就是心跳,那么慢走不送!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老平观世界”,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原标题:不可救药:从中兴、华为案看美国的敲诈勒索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