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2020年是决定决定台湾何去何从的关键之年,谁将赢得选举,执掌台湾,本文不再做分析和预测,因为被冠以“渗透”实在太荒谬,关键的还是看年轻人吧,因为台湾的未来如何他们都得承受,好自为之吧!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前天(12月31日),民进党操纵的所谓“反渗透法”在台湾“立法院”通过了三读,意味着不久将成为岛内的“法律”。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台湾《自由时报》报道的标题截图

这个“反渗透法”一共有12条,其核心内容就是针对两岸人民交流设置障碍,并且是以法律的形式对往来两岸的台湾民众和团体进行严酷的打击,处罚之严甚至超过了原来蒋介石“反攻大陆”时期。在两岸已经开启交流10多年后的今天,这样的一个“法律”对台湾民众来说无疑是一个恶法,预示着民进党当局逆历史潮流在岛内要掀起一场实实在在的“绿色恐怖”!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反渗透法”关键条款截图

昨天和今天,岛内绿色阵营、“台独”党团,以及“台独”分子无不欢欣鼓舞,认为“反渗透法”的通过让他们“去中国化”、“台独”更有“法律依据”,而国民党、亲民党等泛蓝政党则高声表示抗议。蓝绿以及各色政客也纷纷在媒体上表达各自的观点,拥护和反对的声音多是隔空対呛,很是“热闹非凡”。

“反渗透法”的核心要害究竟是什么?为何这么快就会顺利“三读通过”?反对“反渗透法”的政客们为何要反对?他们又是怎样反对的?

一、“反渗透法”的核心要害

本文不去逐条分析“反渗透法”,只想指出其中的要害。

1、将大陆定义为“交战或武力对峙的国家”

“反渗透法”虽然从头到尾并没有出现“中国”或“大陆”字样,但在民进党当局的解释以及蔡英文、赖清德、苏贞昌等人的表态中都明确表示“反渗透法”就是针对“中国”所制定。因此,在该“法”中所指的“渗透”就是大陆。那么该“法”是如何定义大陆的?是这么定义的——“交战或武力对峙的国家”。也就是说,民进党当局将10多年前两岸开启交流之后宣布结束“敌对状态”的局面通过该“法”拉回到“交战”的状态,甚至比之前的状态还要倒回去60多年。

这种倒退已不是一般的倒退,而是试图彻底的逆转!按照该“法”的定义,目前两岸人民的往来实际上就成了穿梭在“交战”中。既然在“交战”中往来,充当“间谍”或被“误伤”就在正常不过了。而该“法”又决定了只有台湾当局有权判定谁是“间谍”。因此,台湾居民,特别是往来两岸的台湾民众随时可能会被按上“通牒”的罪名,而往来两岸的党团也同样可能被戴上“被渗透”的帽子。

可见民进党的这个“反渗透法”是多么的险恶。这就是为何蔡英文和民进党当局、台陆委会要强调“‘反渗透法’不是要阻止与中国交流”的原因,他们不过是要向台湾社会表演“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把戏,只不过是要再次欺骗台湾民众。

2、从法理上实施“台独”

即使在台湾戒严时期,蒋介石也从未将大陆看成为“交战国”,就算陈水扁试图搞“台独”也不敢以“交战国”称呼大陆。现在民进党的“反渗透法”中用“我国”和“交战国或武力对峙的国家”称呼两岸,这是赤裸裸宣称“台独”,是向台湾社会发出明确的“中国”和“台湾”是两个“国家”的信号。

因此,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反渗透法”的问题,而是民进党当局企图通过该“法”从法理上割裂大陆与台湾的关系,操纵法理“台独”的新手法。这也是为什么岛内“台独”党团以及“台独”分子对该“法”的通过欣喜若狂的原因。

3、掀起“绿色恐怖”

10多年来,两岸往来已成为常态,现在在大陆经商、就业、学习、生活的台湾同胞已达200余万人,他们与大陆的企业、机构、学校、社区有着频繁的正常交往,他们中许多人的资金、资信、医疗、置业等等已融入了大陆社会,而台湾的一些学术、商务、专业团体也经常与大陆对应的机构、团体交流。如果按照“反渗透法”,这些往来两岸的台湾团体和台湾居民,特别是生活在大陆的台湾同胞,他们绝大部分都会可能随时受到台湾当局“依法惩处”,因为他们是否“被渗透”是台湾当局说了算。如果有人还相信“台湾是讲法治”的这种鬼话的话,那么就看看王炳忠、侯汉廷、林明正等人是如何被“查水表”的。

那些主张统一的团体和政治人物必将成为“反渗透法”重点针对的对象,今后在岛内没有人再敢提倡统一,因为随时可能会被“查水表”、拘捕、起诉、判刑等。

这种“绿色恐怖”很快就会引发寒蝉效应,对往来两岸的台湾团体、台湾居民,特别是对在大陆生活的台湾同胞将带来极大的打击,而在岛内可能只会允许出现一种声音,那就是“台独”,两岸局势的发展就不是简单的回到过去,而是可能发生颠覆性的变化。

因此,“反渗透法”绝非蓝绿问题,更与“红”没有关系,民进党此时提出该“法”其目的就是企图切断台湾与大陆的联系,实现法理“台独”!同时,“反渗透法”也将台湾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的假面具撕得粉碎!

二、各色政客的表演

面对“反渗透法”,台湾各色政客的表演非常“精彩”,也充分暴露了他们各自的嘴脸。其中有关绿色的,因为他们是“反渗透法”的制定者和拥护者,本文就不必多费口舌多分析。倒是泛蓝,或称历史上的泛蓝很有得一聊。

1、国民党的软弱和“诡异”

这两天,国民党从上到下都表现出一派义愤填膺,愤怒批判蔡英文以及民进党以在“立法院”占多数的优势强行三读通过“反渗透法”,马英九直接说“反渗透法就是将台湾拉回到戒严时代”,国民党的各“立委”也在不同媒体痛批民进党操纵通过“反渗透法”,并表示要提出“大法官释宪”。

然而,在31日“立法院”通过“反渗透法”时,台湾社会事前预估“蓝绿会有一场恶战”、“蓝营杯葛会挑灯夜战”的情景并未发生,下午三点就顺利三读通过。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因为国民党的39名“立委”都没有投反对票!他们在干嘛?在“议场静坐”。于是“立委”占多数的民进党很顺利的投票就通过了三读。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国民党“立委”静坐并未投反对票截图

或许有人会说,难道国民党杯葛就能不让“反渗透法”通过?那是不了解台湾政坛的情况。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对比:马英九时期与大陆签署的《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台“立法院”通过了,可被当时“立委”占少数的民进党杯葛,致使后来《服贸协议》无法通过,再后来民进党又提出要制定一个审查服贸协议的“监督条例”,最后,还掀起了一场“太阳花运动”使ECFA彻底没戏。当时的“立法院”国民党占多数,可多少“法案”就是在“立法院”受阻!为何?民进党向台湾社会传递的扭曲信息是ECFA是大陆带给台湾的“毒药”。

再看看这次民进党提出的“反渗透法”,在“立法院”讨论时,国民党提出的质疑只是程序问题(没有“行政院版本”),并没有像现在坚定的提出破坏两岸交流的要害问题。甚至在讨论时,一些国民党的“立委”不表态。最典型的是蒋介石的后人蒋万安不仅不发言,甚至提前离开,而且他之前甚至表态“反对中G渗透”。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蒋万安没有发言并提前离开

静坐、不发言、提前离开,这就是国民党“反对‘反渗透法’”的作为,这样的作为能起到什么作用?正如台湾资深评论员邱毅先生分析的“国民党只抗议不杯葛”。特别是现在提出所谓的“大法官释宪”更是可笑,因为国民党的“立委”没有投反对票,依据台湾的相关“法律”规定,没有投反对票根本就无权提出“释宪”!可见,表现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无非是大选日期快到了而做的戏!国民党的软弱在马英九时期就表现得淋漓尽致,现在更是如此!

2、郭台铭的无耻

自从在国民党党内初选失败,宣布脱离国民党后,郭台铭虽然还披着蓝营的外衣,但已与被民进党推上台北市长的柯文哲打得火热,甚至到了称兄道弟的地步。

面对民进党提出的“反渗透法”,郭台铭前脚在媒体上提出反对意见,并声称要“带人抗议”,后脚就在脸书上进行解释他“从未说过反对‘反渗透法’”“反对的是立法程序”。这一点其实与国民党并无多大差别,但他却批评国民党软弱。更无耻的是,他竟然把自己打扮成一个“被渗透”的受害者,还恬不知耻声称自己是台当局“最希望抓共谍”,并对大陆国台办进行造谣诋毁。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郭台铭脸书截图

这么多年以来,郭台铭在大陆多地有投资,享受了大陆给予台商的各种优惠,可以说在大陆他是获得实惠最多的,要说“被渗透”应该是他郭台铭早已渗透到大陆才是事实!现在他相反攻击大陆,造谣、诋毁国台办,这不是典型的白眼狼是什么?!

郭台铭这样做的目的何在?因为他现在是脚踏两只船,一方面支持柯文哲的民众党,一方面又支持宋楚瑜的亲民党,这样他就可以让他的郭家军抢占不分区安全名单进入“立法院”,以发挥他的政治影响,图谋以后能登顶大位。

通过郭台铭的表演,我们看到了一个从无良商人到卑鄙政客转变的小人!

3、民进党及“台独”势力的嚣张

前面说了,本文不打算分析绿营的观点,但有两件事有必要点一下,因为从这两件事情上可以让有些人看清台湾的所谓“民主社会”。

第一件事是,以时代力量、基进党为代表的“台独”党团,在“反渗透法”三读通过后,不仅高兴得手舞足蹈,而且狂妄嚣张称:“2020是抗中元年”。可见他们确实把“反渗透法”当成了实现“台独”最好武器。这一点如本文前面所阐述的观点是一致的,应该引起我们警惕。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台湾《自由时报》的标题及插图

第二件事是,台大政治系教授苏宏达近日被台当局调查局带走审查(也就是被“查水表”)。他为何被“查水表”?原因非常荒谬:2018年11月苏宏达在自己脸书上批评民进党当局的故宫政策,被台当局控以“散佈谣言,足以影响公共之安宁者”之罪,按照台湾“社会秩序维护法”第六三条第五项规定,可以处三日以下拘留或罚款3万元新台币。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台大政治系教授苏宏达

然而,苏宏达在脸书表达的观点是针对原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陈其南在电视公开声称“要在2025年前分三阶段完成所谓故宫转型、国宝全数南迁、分建东方各馆在台中永久典藏古物等”提出的质疑,而陈其南的这个观点当时就引起社会广泛质疑和批评,而且按照“社会秩序维护法”的规定,即使苏宏达的言论“违法”,追究时间也应该在两个月之内,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现在来“查水表”不是荒唐是什么?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台湾故宫博物馆原馆长、“台独”分子陈其南

其实,对苏宏达的调查主要的原因是,陈其南是老牌的“台独”分子,曾经引发两岸民众痛批的将国宝级的文物颜真卿《祭侄文稿》借出到日本展览就是他所为。而苏宏达对陈其南的批评实际上是刺痛了民进党的痛处,所以,在选举的关键时刻,在“反渗透法”争论之时,将苏宏达抓起来“调查”,一方面可以炫耀民进党当局的“权威”,另一方面也试图达到“杀鸡给猴看”的目的。因此,苏宏达在脸书上和对媒体高声发出质问:“是谁封杀台湾人说话自由?”

“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

苏宏达脸书截图

这才是台湾“民主社会”的真相!

一个“反渗透法”不仅充分暴露了民进党当局的险恶用心,也照出了各色政客的不同嘴脸。离11日大选投票日只剩下不到10天,各色党派、政客还会作最后冲刺,表演也一定更加“精彩”,特别是民进党的奥步肯定还会玩出花样,我们就等着“看戏”吧。

2020年是决定决定台湾何去何从的关键之年,谁将赢得选举,执掌台湾,本文不再做分析和预测,因为被冠以“渗透”实在太荒谬,关键的还是看年轻人吧,因为台湾的未来如何他们都得承受,好自为之吧!

2020年元月2日

【兰斌强,察网专栏作家。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兰斌强”,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台湾 政治 蔡英文

原标题:“反渗透法”给台湾各色政客提供了表演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