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的第二个十年来了

当顺利把美国再一次拖进去中东这个泥潭之后,整合东亚,拿回台湾,甚至是利用美国的债务危机和股票市场危机,对整个美元体系发起一起有足够杀伤力的攻击,都是顺理成章的事。炸死卡西姆·苏莱曼尼,是一次小国利益绑架超级大国利益的荒诞事件,但对我们来说,毫无疑问是一次值得重视并把握住的机会。这场事件,往后的演化,也许会超出今天很多人对它的评估。21世纪第三个十年最残酷的一页,可能在多数人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已经逐步翻开了。

以美国炸死伊朗“圣城旅”的高级指挥官卡西姆·苏莱曼尼这一事件为标志,已经拉开了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全球动荡与混乱。

然而,仔细考量炸死卡西姆·苏莱曼尼这起事件,我们很容易看到这并不只是一起孤立的因为美国大使馆遭到袭击而发动的袭击。

在这一次轰炸前面,至少冥冥之中,已经有一股势力,三次尝试将伊朗推上了战争的轨道。

在2019年的6月13日,挪威船东拥有的Front Altair号和日本拥有的国华勇气号(Kokuka Courageous)油轮在阿曼海遭遇袭击后发生爆炸,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袭击发生之后,在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来支撑的情况下,一口咬定伊朗应该对发生在阿曼湾的袭击负责。

而2019年9月14日,沙特阿美石油公司的设施遭到至少7枚巡航导弹和18架无人机袭击,一度引发沙特和伊朗将爆发战争的可能性。

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的第二个十年来了

到了2019年10月11日,伊朗一艘油轮在沙特港口城市吉达附近爆炸起火,伊朗石油部官方表示,爆炸的原因是遭到了“恐怖袭击”,两枚来自沙特方向的导弹直接命中了船体。

显然,这些事件,都围绕了同一个目标,就是在中东地区,将伊朗至少拖进一场大规模的军事冲突。

尤其是第二次事件,即沙特的炼油设施遭到袭击,在我看来是风险度极高的事件,对于这起事件,我已经在《破解袭击沙特的真正凶手》里面详细分析过。

而这次事件最后并没有成为引发中东大战的导火索,我个人看来,是因为沙特和伊朗都对真正策划了这次袭击的凶手有了了解,才逐步将这起影响巨大的事件压下去使其不致于成为两国开战的导火索从而让真正策划的人去获得渔翁之利。

其实从美国在2019年的若干次反应来看,在过去的2019年里,特朗普政府其实并没有过强地表达出参与进中东对伊朗的新一场类似当年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甚至是想刻意回避跟伊朗的军事冲突。

但自从美国国内开始对特朗普展开弹劾之后,随着连任选举的压力越来越大,可以明显地看到,特朗普已经急切地需要一场地区性战争来缓解自己的压力以及对相应的利益集团作出交代。

在炸死卡西姆·苏莱曼尼的前一天,我已经在《用空袭促瓦解:美以军事打击伊朗的逻辑、方式及可行性》里详细分析过。

如果说之前对于特朗普来说,对伊朗的战争意味着烧钱,不划算,但现在,能否发动对伊朗的战争,已经成为他能否还坐“总统”这个位置的关键。

如果无法在呆在所谓的“总统”这个位置上,那么,划不划算,烧不烧钱之类的,都不会跟他再有半点关系。

所以,从动机上,他已经具备了很强的去推动战争的意图。

不管是谁真正下达的命令去炸死卡西姆·苏莱曼尼,我觉得他的目的已经离达到很接近了。

因为,伊朗必须报复。

前面不管是沙特的导弹袭击,还是油轮遭到攻击,伊朗都选择了冷处理,但这一次,性质完全不一样。

如果放任卡西姆·苏莱曼尼被炸死而没有任何动作,伊朗会同时面对国内外的强大压力。

对于外部势力来说,炸死卡西姆·苏莱曼尼是对伊朗底线以及未来大规模轰炸伊朗本土,定点清理伊朗关键政治人物的一个试探,如果伊朗没有任何动作,那么随之而来的就是对伊朗更高级别的人进行定点清除和直接轰炸伊朗。

对于伊朗的国内势力来说,卡西姆·苏莱曼尼已经接近一个民族精神的图腾,如果不进行强有力的报复,首先无法对统治阶级和绝大部分国民乃至军队势力交代。

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的第二个十年来了

其次,在这件事情上的软弱,会给伊朗国内蠢蠢欲动的亲西方势力一个非常明显的信号,那就是伊朗统治集团已经屈服于西方和以色列的压力。

所以,伊朗能忍下前几次挑衅,但卡西姆·苏莱曼尼被炸死这口气,我判断伊朗是忍无可忍,退无可退了。

不管怎么样,伊朗都必须作出报复的行为。

在我个人看来,伊朗的报复行为,可以分成“受控”和“不受控”两种状态。

“受控”,指的是伊朗国内仍旧能够对“圣城旅”以及其外围的武装组织能够进行强力的约束,那么,随之而来的报复,按照国际通行的惯例,会以干掉一个同等级别的美军高级将领而结束。

在我看来,由于中东的众多美军基地已经进入了高度的戒备状态,且伊朗的武装力量不易渗入沙特和以色列这种国家,所以伊朗如果发动袭击,那么最有可能袭击得手的,是在阿富汗这种混乱的国家,去袭击驻阿富汗的美军将领。

现役的北约驻阿富汗指挥官、美国四星上将Austin Scott Miller。

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的第二个十年来了

或者美军驻阿富汗的另外一个高级将领John Francis Campbell,都是可以考虑作为报复行动去杀掉的对象。

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的第二个十年来了

而“不受控”,指的是失去了卡西姆·苏莱曼尼之后,伊朗一旦不再能够有力地约束其外围那些训练有素且对卡西姆·苏莱曼尼忠心耿耿的部队,那么很可能在那些部队里,会有人因为对失去指挥官的巨大悲痛而直接尝试去攻击美国本土,在美国本土进行大规模杀伤美国的本土平民作为对炸死卡西姆·苏莱曼尼的报复。

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的第二个十年来了

而不管是杀死美国驻中东或者驻阿富汗的高级将领,还是直接袭击美国本土,最后的结果,一定是特朗普政府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得捆绑上对伊朗的战车之上。

一旦美以跟伊朗在中东爆发冲突,那么对于远离战场数千公里之外的我们来说,会迎来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

中东开战的同时,台湾岛上的伪军参谋总长又因为飞机失事,相当于被动地进行了一次“斩首行动”,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甚至是稍纵即逝的时间窗口。

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的第二个十年来了

沈一鸣作为对大陆进行所谓的作战部署的军方实权派,掌握了大量的作战资讯和方案,短期内,丧失掉这样一个高级指挥人员,无疑会削弱国民党伪军的指挥系统(当然,不削弱那些废物也挡不住),甚至会带来管理层级上一定程度的混乱。

如果在这个时间短以所谓的“反渗透法”违反“反分裂国家法”为理由,去迅速完成统一大业,那么我相信我们这代人一定可以被未来的历史所铭记。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不得不去考虑的是,中东出事,台湾的一堆高级指挥人员“飞机失事”,造成的所谓“战略机遇期”实在是太明显,以至于不得不让人怀疑,这里面是不是有着刻意让我们去利用这个所谓的“战略机遇期”的可能性?

如果是一个人为刻意制造的圈套,我们应该怎么样利用这个圈套,在不中计的情况下顺利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就是一门战争的艺术了。

但由于这种情况涉及到我们对另外的一个国家的策略,所以我不能在这个公开的渠道谈我自己的想法,就当是留给各位的一道思考题。

而如果不是圈套而真的是一个机遇的话,那么,在我看来,我们就有着比统一台湾更重要的事情要去思考了。

一旦美国与伊朗在中东爆发冲突,那么相比于台湾,对于我们来说,不得不去思考和准备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将要比预想中更要快地承担起重建整个世界政治秩序的任务。

因为再次踏入战争的美国,会更快地迎来比我们预想中的衰落以及紧跟其后的国际政治和金融秩序的迅速瓦解。

如果伊朗的报复行动能够波及到美国本土,那么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如同911的世贸大厦被袭击一样导致大量的国际资本抽离美国。这也意味着美国股市的上涨,已经可以划上句号。

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的第二个十年来了

而随后的美国军事行动,又意味着美国债务的大幅增加,债务和财政的失控,会让整个美元体系遭受到自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的最严重冲击。

对于美国来说,更为严峻的是,对伊朗的军事行动,是不可能只停留在空中打击的层面的,因为美军的飞机可以飞走,但中东那两个,一个被特朗普政府奉为爸爸,一个被奉为金主爸爸的国家,是搬不走的。

摧毁现有伊朗政权之后,更大的可能性是伊朗的武装力量和军用武器技术的扩散。

域外的像俄罗斯那样的大国(嗯,肯定是俄罗斯),在伊朗的现有政权瓦解之后,完全可以继续支持,甚至是更加直接地建立跟伊朗武装力量的联系,遥控这些武装力量从多个地方对特朗普政府的两个爸爸国发动袭击,迫使这两个国家投入地面部队去清剿。

而一旦像以色列那样的国家要分散它的地面部队去不同的地方清剿,那么完全就可以利用他们分兵的机会,每一次集中起优势兵力,务求集中歼灭其小批量的成建制部队,以杀伤其人员而不是争夺要地为目标,把它们由肥拖瘦,由瘦拖垮。

只要拖到其后备力量都被消耗殆尽之后,美国最终也不得不派出地面部队亲自下去趟这趟浑水。

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的第二个十年来了

当顺利把美国再一次拖进去中东这个泥潭之后,整合东亚,拿回台湾,甚至是利用美国的债务危机和股票市场危机,对整个美元体系发起一起有足够杀伤力的攻击,都是顺理成章的事。

炸死卡西姆·苏莱曼尼,是一次小国利益绑架超级大国利益的荒诞事件,但对我们来说,毫无疑问是一次值得重视并把握住的机会。

这场事件,往后的演化,也许会超出今天很多人对它的评估。

21世纪第三个十年最残酷的一页,可能在多数人还没意识到的时候,已经逐步翻开了。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NE0”,授权察网发布】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标签: 中东 伊朗 伊拉克

原标题:中东火药桶爆炸前夜,21世纪动荡的第二个十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