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义:塞外,吹响嘹亮军号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国外敌对势力猖獗,国内“非毛化”倾向也很热闹,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军队影视艺术家们奉献了一大批表现长征、表现大革命、表现井冈山斗争,表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袖人物的非常感人的一系列好作品,这些作品以中国共产党和领导的人民军队的正史作为反击敌人进攻的精神武器,向全社会宣传我们的光荣史,宣传我们的主流价值观,从而使我们整个社会在热潮兴起时,保持了清醒。这支拿笔杆子的文艺队伍,应该说是和平时期的英勇战士,同样也是捍卫我们国家利益的功臣。

【本文为作者陈先义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大境门外,吹响了军事题材影视向高峰登攀的冲锋号——

记“旗帜·使命·创新”影视高峰论

陈先义:塞外,吹响嘹亮军号

塞外张家口,大境门外,皑皑白雪覆盖的坝上高原。寒风袭人,但零下十七八度的气温,丝毫不能降低这里一派热气腾腾的繁忙景象。

两年以后的今天,这里将是一个重要战场,由中国第一次主办的国际奥林匹克冬奥会张家口赛区展开一场攀登高峰的争金夺银的鏖战。而今天,另一场向高峰登攀的嘹亮军号已经率先在这里吹响。这便是由来自军内外的著名影视艺术家和理论家评论家们参加的、主题为“旗帜·使命·创新”的军事题材影视峰会。这的确是一次中国影视艺术界堪称高端的盛会。几十年来,活跃在中国电影电视界的代表人物、为军事题材影视剧做出重要贡献的剧作家、导演、制片人、评论家等,一起在这里共商军事题材影视剧进一步繁荣、由高原向高峰登攀的大计。

四年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对文艺工作的谈话中明确指出,我们现在的文艺是“有高原缺高峰”。几年来,围绕习主席指出的问题,影视界始终在进行艰苦的探索,在打造精品、创造大作力作的道路上进行着艰苦的跋涉。

2019年的12月31日,是新旧交替的最后一天,长期以来从事军事题材影视艺术创作的艺术家们放弃休假,立即从各地奔赴张家口,参加由中广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和张家口市委宣传部等单位联合举办的这次具有特别意义的会议。

多年以来,军事题材影视剧创作可以说撑起了国家主旋律题材和弘扬主流价值观创作的半壁江山。回顾三十多年来的历史,军事题材影视剧的创作由一个不为人知的与少儿频道同频的无什么影响的题材,逐渐发展到一个为十四亿人关注的特别重要的题材类别,成为全世界军事题材产量最高、影响最大的题材,可以说,从事军事题材创作的这支各门类专业非常齐全的队伍功不可没。被称为军事题材影视大家的李洋、庞敏、陈胜利等专家说,如果从21世纪初算起,从《历史的天空》(2004年)《亮剑》(2005年)《暗算》(2006年)《士兵突击》(2007年),几乎一年一个热点,年年创收视奇迹,把军事题材这个曾经边沿化的题材做成了热门题材,正是有了以军人为主体的这样一支具有国家情怀和文化战略眼光的队伍。

专家丁临一、边国立、张德祥、张谦,剧作家和制片人李刚、马继红、高军、蔡传道等回顾这些年走过的路认为,中国观众正是通过《亮剑》《激情燃烧的岁月》《历史的天空》等一批高扬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旗帜的作品,重新认识评价和深度了解我们人民军队的革命传统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的,从艺术上也彻底摈弃了过去假大空的创作模式。成长于新时代的青年们,正是通过《红十字方队》《第五空间》《DA师》《突出重围》《导弹旅长》等作品来认识新时期的人民军队,从而立下从军报国的壮志,一批又一批大学生报国从军的热潮不能不说受到了影视剧对军队的宣传影响。同样,社会观众从《彭德怀元帅》《许世友上将》《洪学智上将》等一大批表现人物的作品中更深刻认识了我们那些出生入死为了新中国而抛头洒血的革命先辈的光荣形象。可以说,没有这些年我们对革命英雄主义的大力张扬,没有我们对历史的艺术回顾和艺术表现,我们今天的意识形态面貌或许是另外一种模样。

前鉴不远,对中国人民来说警钟在耳。

那就是前苏联和东欧的惨痛教训。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非常多,但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起着关键作用的问题不可忽略,那就是苏联在相当一个时期由于西方意识形态的渗透,对自己历史采取的完全虚无主义的态度,对自己的英雄完全采取颠覆、嘲讽、戏弄的极端化做法。一个给我们印象深刻的事实是,当年对中国观众影响极大、甚至影响了我们整个电影创作的电影作品,如《列宁在十月》《列宁在1918》《这里的黎明静悄悄》等等堪称艺术经典的作品,曾经那样为中国大众耳熟能详,甚至几句“面包会有的”那样的电影台词,成为中国百姓的口头禅,甚至那几个《这里黎明静悄悄》的女兵,成为中国青年的偶像。此后很多年,苏联文艺再有这样的反映英雄、歌颂领袖、颂扬革命战争的作品吗?没有了,因为意识形态变了,苏联和东欧在文艺领域与他们光荣的历史切割了。

陈先义:塞外,吹响嘹亮军号

因此,他们后来在经历了惨痛的教训之后,才算明白,从他们文艺上与历史切割以后,已经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所以,当人民觉醒之后,社会曾经一度把历史的罪孽归于一系列文艺作品,比如《阿尔巴特大街的儿女们》《古拉格群岛》《一杯苦酒》等丑化斯大林、颠覆十月革命和卫国战争的被称为“文学炸弹”的作品,这些作品当时几乎颠覆了整个苏联人的价值观。

如果说美国及其西方对苏联采取了颜色革命的长期准备,那么对中国也同样采取了这样的手段,甚至直到今天依然都毫不收手,并且更加疯狂。但是在上世纪末西方势力最为疯狂的岁月,在这个社会主义曾作为强大阵营的世界,是中国坚决顶住了西方的压力,保证了我们国家不变质,党不变色。这其中,在我们党的坚强领导下,在面对西方势力猖狂进攻的时候,在西方学者用《大失败》的叫嚣来瓦解我们的队伍的时候,我们军队文艺队伍高举革命英雄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精神旗帜,理直气壮的用影视剧来宣扬英雄、宣扬领袖,宣扬我们波澜壮阔的革命史,宣传我们马克思主义的主流价值观。如今已经有多达千余部的这样的作品。我们毫不夸张的说,中国普通大众就是通过影视形象来认识中国革命战争,来认识中国共产党的光荣历史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国外敌对势力猖獗,国内“非毛化”倾向也很热闹,但也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军队影视艺术家们奉献了一大批表现长征、表现大革命、表现井冈山斗争,表现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领袖人物的非常感人的一系列好作品,这些作品以中国共产党和领导的人民军队的正史作为反击敌人进攻的精神武器,向全社会宣传我们的光荣史,宣传我们的主流价值观,从而使我们整个社会在热潮兴起时,保持了清醒。这支拿笔杆子的文艺队伍,应该说是和平时期的英勇战士,同样也是捍卫我们国家利益的功臣。

作为艺术形态的军事题材电影电视,不管市场具有什么样的变化,创作队伍必须具有国家情怀,必须站在国家安全利益上看待自己的创作,这是历史对这支队伍的要求。这次与会专家讨论的一个中心话题是我们的队伍怎么在我们的创作中,保持和弘扬我们党一贯倡导的以党的利益和国家利益为中心的光荣传统。

中广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会长张明智、电影学会会长王兴东、著名制片人孟凡耀特别指出,军事题材历来是中国影视的主流题材,这个题材的创作所提供的优秀作品,是人民对文艺工作者的热切期盼。回顾建国以来我们社会大众正是在这样一大批作品的熏陶下,不断提高观众的思想认识水平和满足对艺术鉴赏需求的。建国70年来,优秀影视作品层出不穷,如电影《南征北战》《董存瑞》《上甘岭》《小兵张嘎》《英雄儿女》《建国大业》《战狼》《红海行动》;电视剧《红十字方队》《突出重围》《长征》《女子特警队》《激情燃烧的岁月》《历史的天空》《亮剑》《沙场点兵》《潜伏》《黎明之前》《三八线》等等,这些有高度、有温度、有底蕴的作品,为我们这个时代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精神记忆。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仲呈祥谈了自己对当下军事题材创作的认知,心潮澎拜。他说,习近平主席去年三月四日接见全国政协文艺界代表时特别强调讲到“培根铸魂”的问题,培什么根?铸什么魂?那就是培中华民族精神之根,铸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之魂。而创新就是习近平总书记讲的四个字“守正创新”。守什么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正。以守正为本,以开放的眼光学习国外的先进文明中适合中国国情的新经验、新做法、新技法,为我所用。坚守优秀的传统文化、红色文化,坚守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创造的革命文化、红色文化,坚守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最后实现“各美其美、美人其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目标。

与会的专家李洋、李刚、张谦、蔡传道、刘跃进、李宏等特别指出,对于电影电视艺术工作者来说,落实习近平提出的文艺创新、发挥艺术的导向作用,需要责任感,需要勇气,需要胸怀,否则,导向和创新只能流于口号,发挥不了作用。我们这个队伍,经过几十年的历练,不论策划、编导、演员,有一大批在全国都是出类拔萃的一流人才,他们曾经面对着各种各样的诱惑,但在诱惑面前,他们始终保持了思想的定力,所以才产生了一批又一批影响大众的优秀作品。比如,2002年拍摄《DA师》的时候,美国在世界上的第一支数字化部队才刚刚成立,数字化部队对我军来说还仅仅是一个新概念。艺术能否走在现实的前边?能否引领军队现代化的发展呢?这对于文艺创作需要一种胆识,当然这种胆识来源于对现代化知识的学习和预判,必须有对于对军队建设“现在进行时”的密切关注为基础。如果说当年的《突出重围》是对当时军队变革的一种强烈呼唤和展望的话,那么《DA师》就是用一种前瞻的视野,用艺术的手段设计了军队向数字化迈进的一张蓝图,这种大胆的设计和对未来的展望,完全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受,成为轰动一时的佳作,这对于我军的现代化建设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它与中国军事科学界当时研究的前沿课题几乎是同步进行。今天,当数字化、电子化部队建设已经成为我军现代化建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在如火如荼进行的时候,回顾我们文艺未雨绸缪的这种大胆创作,的确值得骄傲。只是对于文艺的这种功能作用和大胆实践,因为我们缺乏总结而一向却鲜有提及。

中广电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李京盛认为,文艺如何反映现实是一种古老的美学思想,但如何创造现实和引领现实,同样是一种更具现代和前瞻的美学思想,如何影响现实,我们已经做到了,并且在继续做。我们不能老用老眼光来停留在“过去式”,还要研究何表现“现在式”和“将来式”,这样才有可能在多方面发挥艺术的导向作用。这就给我们带来一个思考,那就是我们的军队文艺应该依附在什么母体上?作为表现军队和战争的艺术,毫无疑问,正如习近平主席所指出的,它应该依附于准备打仗打胜仗这样一个母体上,而不能依附于标语口号上。这也是习近平总书记就任中央军委主席以来,不断强调的一个重要话题。“听党指挥,敢打胜仗,作风优良”,习近平主席提出的这12个字的治军要求,就是对我们做好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基础。

记得当年军队文艺工作者在打造《DA师》之后,接连有打造了《狼烟》和《战争目光》这样的作品,为什么打造这样的作品,在当时的一批策划人认为,在面对军队现代化日新月异的变化中,我们不须提高全民的国防意识,而当时的大背景是,全社会都在一门心思关注GDP数字,而在当时的军队有前瞻眼光的文艺家看来,如果心中只有GDP数字,缺乏国防这根筋骨是完全不行的,没有国防绿色屏障的GDP对于一个14亿人的国家是非常危险的,也是没有意义的。所以当时以李洋为代表的几位军队影视工作者在策划中提出叫响一个口号,通过影视打造绿色国防生态。什么是绿色国防生态。那就是国防不仅是军队的事情,也是全体中国人民的事情,是全体国人国防意识的增强。于是打造像《狼烟》《战争目光》这样的一批作品,目的是在表现某一天战争突然来临时,我们整个社会怎么应对这场突然而来的战争。这种超前思考,实际上在培养整个国民思想深处的战争准备和战争意识。后来,处于这种认知,又相继打造了一大批反映军队现代化建设的诸如《第五空间》之类的反映军队现代化的作品。这种强烈的国防观念和国家意识,后来不仅影响了创作领域,也完全影响了国民的思想认知。

与会的专家们,今天军队现代化建设出现了日新月异的重大变化,伴随军改的持续深入,军队文艺工作者的情况也在发生变化。适应军改的新形势,军队文艺工作者怎样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军队影视文艺工作者认为,不管编制体制怎么变,一个军队影视工作者,他的队列意识不能变,他歌颂党和军队的基本职能不能变,他军人的本色不能变。在当前形势下,怎样增强导向意识、精品意识、创新意识,怎样走出高原,完成向高原的登攀,为这个时代创造更多的大作力作,军队影视工作者,不论在什么编制岗位上,不论穿不穿军装,都要牢记军人本色,都要铭记国家责任。都要努力用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好作品向人民奉献。就在这次会议上,一批作品如电影《地道战》,电视剧《历史的天空》都在刚刚宣布建立的第一个“中国军事影视城”签约。一个打造军事影视精品的热潮不仅是决心和口号,已经转化为具体行动。

张家口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数百年前,南北走向的万里茶道从中国福建的武夷山经过船队、马队、驼队的万里跋涉,形成了中国通向俄罗斯和欧洲的一条极为重要茶道。这条茶道的由马队到驼队的转化点,张家口就是重要的古道转换点之一。数千年历史上,这里又是重要的军事要塞。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历史上,这里又发生无数悲壮的战争故事。眼下,第一座“中国军事影视城”又在这里落地生根,在这里由当今最具影响的影视艺术家研究军事题材影视剧的创新和发展,为军事题材的进一步繁荣,打造军事题材的精品具有特别的意义。后年将是建党百年的重大庆典,利用张家口这个古战场的地域优势,创造无愧于时代的大作力作,是这个时代赋予军事题材艺术家们的光荣使命,与会人员一致表示,将努力进取、不负使命,努力实现由高原向高峰的登攀,创造军事题材文艺的再度繁荣。

【陈先义,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国家重大题材影视作品审查专家组成员。原籍河南兰考,北师大毕业,曾任后勤学院教员、解放军报文化部主编,2011年退休,现从事重大题材文艺研究。著有《为英雄主义辩护》《走出象牙之塔》《捍卫我们的英雄》《追寻丢失的精神》等十余部,另有报告文学、散文集《横槊东海》《战神之恋》《在统帅部当参谋》《中国军人看世界》等作品。其作品曾多次获中国新闻奖政府一等奖,全军文学创作一等奖。曾获全军具有突出贡献拔尖人才一等奖。】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