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的“美国”是当前世界最大危害

美国靠杀戮侵略而立国以来,在其国内的政治、经济争斗中,谋杀是家常便饭。对外,美国为了侵占土地或控制政治经济附庸而谋杀它国政治领导人的行径也比比皆是,这些谋杀既有偷偷摸摸的暗杀,也包括找借口出动军队侵入它国进行的公开杀害。可以说,谋杀是美国社会运作和社会伦理的基础之一,某种程度上是其国不成文的隐形的“宪法”。现在,公开的“宗教裁判所”当然没有了,“火刑”也不存在了,但暗中的、隐形的“宗教裁判所”仍然存在于其社会意识和社会制度里,只不过改变了形式,以“独裁者”、“恐怖分子”之类的理由对异见者或异文化进行“裁判”并谋杀。这样的国家,不管挂着怎样的名头,其本质上就是恐怖主义国家。

【本文作者桃花舍主人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恐怖主义的“美国”是当前世界最大危害

这个己亥年年末,伊朗和美国在第三国伊拉克的国土上进行的武力互攻引得世人关注:美国用导弹偷袭的手段炸死正出访伊拉克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马尼,伊朗则以数十枚导弹轰炸了美国侵略军在伊拉克的两处空军基地以作报复。我们可以看到,这是两个既有“宗教信仰”又有“选票选举”的“民主制”国家的武力对攻。

这次事件是非很清楚:美国与伊朗两国之间多年来一直互相对立,但并未处于交战状态,所以,美国炸死伊朗重要军事领导人苏莱马尼的行为是标准的谋杀,是恐怖主义行动。为此,伊朗宣布策划和实施了谋杀行动的“美军”和美国国防部是恐怖组织,从当下国际公认的法理和道义上来说,是无可置疑的。事实上,国内网络上许多老百姓早已纷纷对此次事件发声,认为美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这充分体现了真正的中国人的文明和正义,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美国竟然以军事偷袭手段谋杀它国领导人,这令全世界善良的人们震惊。但其实,谋杀(包括在政治领域和经济领域)是西方“文化”的根性,而美国是它的典型代表。

美国靠杀戮侵略而立国以来,在其国内的政治、经济争斗中,谋杀是家常便饭。比如,众所周知,该国仅仅两百三十多年历史中,光是被谋杀身亡的“总统”就有亚伯拉罕·林肯、詹姆斯·加菲尔德、威廉·麦金莱和约翰·肯尼迪四个,再加上被谋杀侥幸未中或未死的安德鲁·杰克逊、富兰克林·罗斯福、哈里·杜鲁门、杰拉尔德·福特、罗纳德·里根五个,平均每二十多年就有一个“总统”遭遇谋杀。还有许多“州长”、“议员”、资本家和其它“名人”被谋杀或被“自杀”,至于名气等而下之的人的被谋杀、被“自杀”,则无可计数。对外,美国为了侵占土地或控制政治经济附庸而谋杀它国政治领导人的行径也比比皆是,这些谋杀既有偷偷摸摸的暗杀,也包括找借口出动军队侵入它国进行的公开杀害。

可以说,谋杀是美国社会运作和社会伦理的基础之一,某种程度上是其国不成文的隐形的“宪法”。之所以如此,主要在于构成其“文化”根源的那个“宗教”具有极其狭隘的排他性,使其无法具备和而不同、宽容仁义的文明优秀素质,对“不同”者如果不能强力压服,就进行肉体消灭,其历史上的“宗教裁判所”正是如此。现在,公开的“宗教裁判所”当然没有了,“火刑”也不存在了,但暗中的、隐形的“宗教裁判所”仍然存在于其社会意识和社会制度里,只不过改变了形式,以“独裁者”、“恐怖分子”之类的理由对异见者或异文化进行“裁判”并谋杀。

这样的国家,不管挂着怎样的名头,其本质上就是恐怖主义国家。

曾经我们根据“历史五阶段论”,把“工业化”之后的西方称为“资本主义社会”,认为它相比于之前的“封建社会”是“进步”的。现在看来,“资本主义”的西方社会较其本身之前的“封建”时期,在生产、生活的技术方面和某些社会意识方面是有所提高,但实质上的社会进步仍很小,这主要就在于,其驱动社会运作的基本思想意识还是处于蒙昧野蛮的状态之中,进化迟缓落后,则其现在使用的社会运作口号与工具,比如什么“民主”、“自由”、“人权”,“选票”、“三权分立”,等等之类,更助长了其蒙昧落后之恶。西方社会就像当今的某些“熊孩子”,个子长得高大,手里有了钱,会使用一些“高科技”工具,但由于心智不成熟,顽劣成性,常常干出对社会有害的事儿。

“熊孩子”式的西方社会,纵容出了美国这样的任性于恐怖主义意识和行为的国家,对当今世界构成了最大的危害。

「赞同、支持、鼓励!」

察网 CWZG.CN

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维护费用及作者稿费。
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如考虑对我们进行捐赠,请点击这里

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完成支付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politics/202001/54146.html